王強本就是指着唐心混的,這結婚以來其實也沒有多少錢,這好不容易冒險盜用公款的錢也基本都在賭博的時候輸掉和被牛麗敗光了。

這王強準備和牛麗攤牌的時候,這牛麗已經開始收拾東西了,這女人最近又搭上了一個煤老闆,正想着是時候推出她那個演藝圈找個土豪嫁了,聽到王強的話,這女人更是下定決心要跟王強玩完了、

可是當王強道,這唐家的老爺子在離世的時候曾留下一份幾千萬的保險給唐心,保險裏寫着要是王強和唐心日子過的不錯,到了一定年限的時候,收益人是他們夫妻兩個,如果這唐心意外離世的話,經過唐炎的同意,這王強是可以拿到全部的保險賠償金的。

牛麗聽到這裏,頓時打定主意,臨走的時候再坑王強一把,把這千萬賠償金拿到手再,於是牛麗便勸王強找個機會殺死唐心,造成意外的現場、

估計王強也是被bi急了,一方面,他在外面欠下一筆巨大的高利債,這些人每喊着要剁了王強,今一個胳膊明一條腿的,這王強早怕的不行了。一方面,王強也知道,自己要是沒錢的話,是根本拴不住牛麗的心的,也不知道怎麼了,這王強就是喜歡牛麗喜歡到不行。

所以這王強一不做二不休,便下定決心要殺了唐心。這個傢伙真是無恥,在一個公廁裏的門上看見了一個賣迷藥的,於是王強就跟這上的人取得了聯繫。

這傢伙和賣迷藥的取得了聯繫之後,戴着假,披着圍巾,帶着墨鏡,大晚上的就去買藥了,這賣假藥的老漢當時一看見王強的造型之後,當時就嚇的一屁股坐在地上,差點背過氣去,這大晚上的全副武裝,還以爲看見鬼了。

這王強此刻也是非常的緊張,怕一點意外就讓讓的計劃功虧一簣,所以至始至終都沒有話,直接遞過去錢,從顫顫巍巍的老漢手裏拿過迷藥之後,甚至連怎麼用都沒有問就跑了。

這買到迷藥的王強,按照牛麗的指示開始了殺死唐心的計劃,剛好那段時間快到唐心三十六歲日了,因爲前段時間,唐炎找過王強談話,所以王強這段時間對唐心特別好,唐心還以爲這王強終於浪子回頭了,心裏也是十分慰藉。

於是王強便按照牛麗的辦法,在日的時候約唐心去他們大學談戀愛的時候常去的一家餐館吃飯,因爲一是這飯館比較偏僻,在郊外。二是能夠讓唐心心甘情願的跟他去偏僻的地方。

爲了一擊即中,王強這禽獸竟然將買到的全部迷藥都倒進了一盒子牛奶裏,甚至還用熱水加熱了。我看着畫面裏,王強對着唐心含情脈脈的道:“唐心,前段時間我爲了公司的事情冷落了你,其實你不知道,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爲了咱們的將來,和咱們即將要的孩子,你知道嗎。我想和你有一個很溫暖的家,和咱們可愛的孩子。”

聽着王強的話,唐心頓時眼前一亮:“強子你什麼,你終於決定要咱們的孩子了嗎?”看着唐心一臉幸福的表情,我幾乎都崩潰了,這女人在這個時候的智商這是腫麼了,怎麼假的謊言竟然完全看不出來。我甚至有種衝動直接鑽進我此刻正在讀的畫面裏,揭穿這王強的謊言,作爲旁觀者,我都差點氣吐血了。

可是我現在雖然氣的都快爆血管了,但是作爲局外人的我完全改變不了這已經的事情,所以我只能眼睜睜的看着,這種感覺非常憋屈,就好像你身在犯罪現場,零距離的接觸罪犯正在行兇的過程,但是你能做的只能作爲旁觀者看着,什麼都不能,什麼也不能做,這種感覺真的是非常糟糕。

可是現在我必需要看下去,通過王強犯罪的蛛si馬跡找到這傢伙犯罪的證據,這子也是個細心之人,要不然唐心始終這麼久警方都沒有找到證據,想必這子也是蓄謀已久,下了一番苦功夫的。

我繼續看着王強在努力的跟唐心煽情,表達他的真愛,真心和真氣,這用詞十分噁心,讓我幾乎都聽不下去了,所以對於王強忽悠唐心的這段,我就用雙手堵着耳朵,直到看見王強掏出那一刻加熱的牛奶打開遞給唐心的時候我才放下雙手。

估計是王強這子有點緊張,在打開牛奶的時候不心飛濺出幾滴落在了車子座位xiamian,我看見唐心含情脈脈的看着王強,會心一笑,很幸福的樣子,結果王強遞過來的牛奶,剛喝了幾口,我便看見唐心倒下了。

這情況真就是如同我在用讀魂術在唐心的記憶裏看見的那一幕再次上演,這畜不但沒有一si害怕,而是開始歇斯底里的數落唐心,唐父還有唐炎的不是,好像他現在的一切都是唐家一家人害的,看到這裏,我真是想抽死這傢伙,這行徑簡直禽獸不如,氣的我呼吸急促,雙手緊緊的握成拳頭。 第1022章

當初他極力反對,奈何他的話根本沒人會在意,那時墨湮轉世,冥界無主,他為了幫助墨湮隱瞞轉世的事情,只能說墨湮在閉關,即便代替墨湮參加了那一次審判大會,卻依舊無計可施!

「呵呵……好一個四方神尊!」墨九狸冷笑的說道,心裡算是把四方神尊給記住了!

「閻叔叔,威脅你的人,難道是四方神尊?」墨九狸看著閻王問道。

「不是的,四方神尊雖然強大,但是面對他們我並不害怕,大不了一死又能怎樣?可是那些人是比四方神尊還要強大的存在!」閻王輕嘆一聲繼續道:「從你爹娘出事後,我只見過一次你娘親的師兄,他來鬼界詢問你娘親的事情,我將自己知道的告訴他之後,他就離開了,他走後我思來想去都覺得你爹娘的事情不對勁,加上你爹爹一直沒有回來,我擔心有神發現你爹爹偷摸轉世的事情被發現,於是我就啟動了你娘親幫我布置的護界大陣,封閉了整個鬼界!你娘親的陣法,就算是神界的神,也無法輕易破開,可是此事也就隱瞞了百年不到的時間,還是被發現了,冥界冥王的位置被取代,開始我以為是四方神尊或者現任神主派下來的神,因此並沒有在意!新任冥王上任后,我也只去過冥界一次,卻是連人都沒有見過!不僅如此,我聽說就連魔界都易主了。

直到前不久,我收到西方神尊的邀請,前往神界的途中,被一群黑衣人截住!直接被他們抓到了一處山洞內,我想我是被西方神尊給坑了,那些人告訴我你還活著,讓我在見到你以後將你帶給他們,否則不只是你的爹爹會死,整個鬼界和我也將化為虛無。所以,我才會……對不起,是我的錯,閻叔叔差一點一念之差就害了你!九狸,對不起……」閻王看著墨九狸無比悔恨的說道。

「所以,其實那些人從頭到尾的目標都是我,我爹娘也是因我而變成現在這樣是嗎?」墨九狸聽完閻王的話,抓住重點的問道。

「九狸,或許他們只是想拿你威脅你爹娘,我覺得他們想抓你可能是為了你娘親!你娘親身份成謎,可是你娘親的陣法造詣是神都望塵莫及的!因此,我猜測可能是他們拿你娘親根本沒有辦法,才打算抓你去威脅你娘親!所以,我不能讓你一個人前往冥界,一旦你被抓豈不是……」閻王眼神閃了閃的說道。

雖然他隱藏的很好,但是墨九狸還是看到了他眼中那一抹無奈的閃躲,看起來自己猜對了! 冰山被我甜到時 不知道為什麼,她覺得所有的一切都是因為自己,自己的爹娘還有所有人,都是因自己變成如今的模樣,到底自己身上有什麼秘密呢?墨九狸怎麼都想不透……

她皺眉的想了許久,都想不出頭緒,乾脆放棄,抬起頭看著閻王說道:「閻叔叔,你不能跟我去冥界!你將我送去之後,就要馬上回來才行……」 第1023章

「為什麼?」閻王看著墨九狸不解的說道。

「閻叔叔,那些人已經知道了你,說明你很有可能在他們的監視中,如果你跟我去了冥界,長期不在鬼界,一旦被他們發現了,找到你也等於找到了我不是嗎?何況,他們現在雖然知道我還活著,卻並不知道我在那裡,你留在鬼界,到時候他們來問你,起碼你就知道他們發現沒發現我,也好提前給我報信不是嗎?不然,你跟著我在一起,一旦被抓,你能保護得了我嗎?」墨九狸看著閻王問道。

閻王聞言猶豫了,九狸說的沒錯,他不是那些人的對手,根本無法在那些人的手下,保護九狸!而且,如同九狸說的,那些人根本不知道九狸在那裡,如果自己跟去,很容易暴露九狸的行蹤……

想到這裡閻王一咬牙道:「好,我答應你,送你到冥界,然後我就返回鬼界,有什麼事情我就通知你!」

「謝謝閻叔叔!」墨九狸真心的說道。

總裁的小妻 「我在這裡發誓,絕不背叛墨九狸,如違此誓,魂飛魄散!」閻王定定的看著墨九狸,忽然發誓道。隨著他的誓言落下,一道黑色的光芒鑽入了閻王的眉心消失不見。

「閻叔叔你……」墨九狸詫異道。

「我曾經動搖過,差點害了九狸。這樣做我才能安心,九狸也可以放心!」閻王笑了笑說道。

說完,閻王揮揮手,身邊出現十二個一模一樣的魂魄,每一個模樣都跟閻王相同。墨九狸看到十二個閻王的魂魄十分的詫異,不解的看向閻王……

「這是當初你爹爹幫我煉製的,他們是用我的一抹神魂煉製出來的二十鬼影,無論在人界,鬼界還是神界,他們都能跟我毫無阻隔的跟我聯繫,且不會被發現。必要的時候他們還可以在冥界保護你十二次!就算他們十二個都消失了,我也最多就是受點輕傷,不會有事的,你帶著他們在身邊,在冥界有什麼地方不清楚,或者發生什麼事情不懂的,都可以通過他們來問我。我有事也會讓他們通知你……」閻王說完拿出一個漆黑的戒指,揮手十二個鬼影被收入其中,閻王把戒指遞給墨九狸道:「九狸,把戒指認主,以後就可以用他們跟我保持聯絡,這樣我才能放心!」

豪門暖愛:總裁獨寵萌甜妻 「閻叔叔,謝謝你!」墨九狸點點頭,再次說道,然後將戒指認主,戴在手上之後戒指就消失了,但是她卻能心念一動就看到戒指裡面的十二個鬼影。

「不要跟閻叔叔客氣,既然決定了,我先大概給你說一下冥界的事情,然後就送你離開去冥界!」閻王說道,大概是因為墨九狸的話提醒了他,讓他覺得快點把墨九狸送到冥界也好。免得留在鬼界時間久了被那些人發現,到時候九狸走都走不了了。

「好的!」點點頭說道,她大概猜到閻王擔心的是什麼了,其實她也是有些擔心的,即便閻王不說,她也沒打算在鬼界逗留,免得被發現了 等我們剛剛走到門口的時候,唐心下意識的想要摸那一把戳在門上的指紋鎖,可是當她的手直接穿鎖而過的時候,頓時便淚流滿面了。

這裏就是她的家,而她卻再也打不開家門的鑰匙,這就是生死之間的距離,看似很遠,其實只在一線之間,還好。因爲有視頻監控的原因,很快唐炎就出來開門了。

而唐炎路過的時候,根本看不到就在他咫尺之間的姐姐唐心,徑直穿過唐心的身體向着我們走來。唐炎看着我們問道:“我姐姐來了嗎?還是在李道長的那個黑色紙袋裏嗎?”

我搖了搖頭,朝着唐心的放心奴了奴嘴,意思是唐心此刻就站在他的身邊。唐炎看了半天,還是完全看不到,也是想他這樣陽氣旺盛的人,是不可能看的見此刻已經身爲鬼體的唐心的。

因爲天氣有點涼了,我便說道:“唐炎,唐心就在你身邊,咱們還是進去聊吧。”當我們進門的時候,我還是真沒發現李果他們提前佈置的視頻監控,確實是專業點的,要不是唐炎介紹一會聊天時候需要的角度,我還真是發現不了。

想來,只要今天王強敢出現,定然會落下把柄,逃不過懲罰的命運。因爲提前坐過準備,所以我便讓現場的警方的人出去李果之外全部出去了,這麼多人,估計王強一來看見就傻了。

此刻,王強對我們的安全是根本不構成威脅的,所以不需要這麼多人留在這裏,於是李果便將屋內警方的人安排到房子周圍進行部署。看着警方的人都出去了之後,房間就剩下我、鐵衣、李振、唐炎、李果五個男人和唐心一個女鬼。

我看着唐炎問道:“你的母親哪?不跟你住一起?”我問這個問題是因爲我看見唐心在衆人都看不見她的時候,一直在各個房間轉來轉去,我估計這應該是在尋找她的母親。

當我問出這句話後,我看見唐心看着我點了點頭,輕輕的說了聲謝謝。唐炎聽見我的話後說:“哦,我母親有點不舒服,我安排人陪着母親出去了,等處理完王強這畜生的事情之後,我便會把母親接回來,還有就是我不想母親看見這個畜生,要是氣出個三長兩短來,我可就……

。”

聽着唐炎沒有說完的話,我便懂得了他的意思,是啊!原本一個美滿的四口之家,此刻只剩下唐炎和母親相依爲命了,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於是便什麼都沒有說,只是點了點頭。

我看着李果也在看着我,於是我便從懷裏掏出了那一瓶子嬰兒淚,給唐炎和李果都擦拭了一些,因爲這李果和唐炎是老朋友了,所以我並沒有將他當公職人員。

當這嬰兒淚擦拭完畢之後,唐炎便和李果看見了站在我身邊的唐心,這唐炎已經試過一次了,沒有那麼激動,倒是這李果在擦拭完嬰兒淚看見唐心之後不住的喊着太神奇了,太神奇了。

我看着李果說道“李隊,這視頻系統都安排好了嗎?不會出現什麼差錯吧,一會這些可都是留證據的關鍵啊。”李果看着我,很肯定的點了點頭說道:“崔大人,你放心吧,這裏都安排的妥妥的,一定沒問題。”

因爲開始的時候是唐心因爲的是陽世陰差的緣故,所以叫我崔大人,而這唐炎在看見姐姐唐心之後,也開始叫我崔大人,此刻這李果也跟着叫的感覺非常不錯,我也很享受這個稱謂,頓時油然而生一種優越感,所以我也就沒有提出叫我名字就行。

聽着李果的話,我點了點頭說:“那就好,現在李隊你既然能看見唐心了,所以這接下來的事情也就不要奇怪了。我一會會用讀心術讀取王強在殺害唐心的記憶中,留下了什麼證據,當證據拿到手之後,你們便可以將這畜生繩之以法了。所以你一會只要配合我就行了。別漏出馬腳就好。”

李果聽到我的話,果斷的點了點頭,表示完全沒有問題。這個時候,我看了看錶,和王強約好的時間已經差不多了,還剩下不到十分鐘的樣子。

於是我們先換好提前準備好的西裝,我也就納悶了,爲毛這搞保險行業的春夏秋冬沒事都喜歡穿這個西服啊,還好現在天氣不熱,要是夏天讓我們套上這西服,估計比死還難受,我們換好衣服之後,閒着沒事每個人都抽了根菸。

這個時候,我想想還是不好,這李果在白山市也算是有名的警官了,這萬一要是王強真知道李果的存在那事情可就失之毫釐謬之千里了。

所以我想了想還是決定這一會與王強的見面,只需要我和鐵衣、唐炎就行了,因爲這胖子可以幫助李果和唐炎在溝通的時候,如果出現什麼問題,好歹有個專業的人在也好處理,還有就是,給胖子準備的那套西裝胖子完全不能穿,雖然這胖子說沒有問題,愣是憋着一口氣,憋的都後臉紅脖子粗的時候,十分面勉強的將西裝套在了身上。

就在胖子套上這西裝嘚瑟說自己身材還不錯的時候,這西服隨着胖子的動作完全爆裂開來,讓胖子穿着現在這一套運動裝去見王強肯定也是說不過去的。

於是我就說道:“李隊你現在的任務就是和唐心姐去房間裏錄下口供,這期間胖子會陪着你們,一來你不要害怕畢竟是第一次見這種情況,而來你們溝通的時候要是有什麼問題的話,就直接問胖子就行了。

一會負責和王強接觸的事情,有我和鐵衣、唐炎在就行了,你可以先將唐心的話記錄下來,以後肯定會有幫助,而唐炎你一會主要負責和王強溝通,需要的時候,鐵衣自然會配合你,這一點你就不用擔心了,剩下的事情,就交給我來辦,我一會要是進入讀心狀態的時候,可能會外表看起來有些癡呆,要是遇到什麼對話啥的你們替我圓過去就行了

。”

這個時候,我看見李果的外套上掛着一幅墨鏡,我便走過去說道:“這眼睛借我用用,我一會讀心的時候眼睛會變色,要是讓王強看到的話就不好了。”我結果王強遞給我的墨鏡之後,這唐心便和胖子、李果進去了隔壁的一個房間。

而我則戴着墨鏡穿着西服準備即將到來的王強,我掏出手機看時間的時候,發現自己的造型十分酷帥,於是忙中偷閒的來了兩張自拍,效果十分不錯,就算不需要美顏,已經非常的帥氣了。

這個時候,距離王強約定的時間還有三四分鐘的時候,我聽見別墅門口出來了汽車發動機的聲音,接着便聽見門外傳來了腳步聲,我看了看,這敲門聲響起的時候,剛剛就是我們和王強約定的時間。

我也不知道這傢伙是在裝逼故意踩着時間點進來的,還是真就趕上這時間,真是一分不多,一份不少。我對着唐炎點了點頭說道:“好了,現在你去開門吧,放平心態,暫時忘掉仇恨,記住你現在的隱忍就是爲了幫助你姐姐沉冤昭雪,你要是因爲憤怒而暴漏的話,我們的一切努力就都白費了。”

聽見我的話,唐炎點了點頭說了一句“我知道,我唐炎也是見過風浪的事情,你放心吧。”說完話,這唐炎便向着大門口走去,一開門我就看見一個短髮,帶着一副金色眼睛,穿着一套灰色西裝,看起來比我還像是買保險的男人。

總裁,先有後愛 第二章

怎麼說,我第一次看見王強的感覺,雖然這五官還算可以,但是完全算不上帥,有點棒子國人的感覺,小小的眼睛,長相應該說是一般的那種,這傢伙的個子不高,差不多就和胖子一般高,大概就是個一米七左右的樣子。

這王強一進門就弟弟長弟弟短的拉近乎,臉上帶着一種很職業很機械的笑,雖然是在笑,但是完全不含有感情的那種,讓我有種很不好的感覺,總感覺這傢伙不是什麼好人。真是納悶了,這傢伙是怎麼贏的唐心的心了,這姑娘看見也不傻啊,怎麼就能喜歡上這種材料啊?真是奇怪。

這個時候,唐炎很勉強的笑着,我知道此刻最難的其實是唐炎,對於我和鐵衣來說還好,這演戲的難度不大,可這對唐炎來說可真就是考驗演技了。

面對自己的殺姐愁人,還要裝出什麼事情都沒有的樣子,這種糾結的感情,想要刻意表演起來還真是不好操作,不過好在這唐炎平時就不給這王強什麼好臉色,而這王強本就在唐炎的公司幹,所以不管唐炎說什麼,他都要受着。

看見我們幾個,王強問道:“炎弟,這兩位是?”這個時候,唐炎沒好氣的說道:“以後不要叫我炎弟,跟你說過多少次了,叫我唐董,記住了沒有。”

這兩個傢伙說話的感覺,還真不像是一家人,估計這王強在唐家肯定也沒少受氣。可能是因爲王強知道自己所有的把柄都在唐炎手裏,一是王強擅自挪用公款的事情,在公事上得罪了唐炎,二是這王強在外面養了一個年輕的女人,這事情也讓唐炎知道了,這於私上,王強更是得罪了唐炎



要不是因爲這千萬保險賠償金的事情,我估計這王強還真是不敢上門。不過既然來了,這小子不管發生什麼不愉快都要陪着一張笑臉,這就是金錢和權利的力量。

我看見唐炎完全不想搭理王強的表情,生怕王強看出端倪,於是便趁着路過的時候,悄悄在唐炎的耳邊說道“要忍,一定要忍,注意態度和演技。”聽見我的話,這唐炎纔沒好氣的回了王強一句,“他們兩個是來處理我姐姐保險賠償金的事情,這位姓崔,你叫崔經理就行了,那位姓鐵,你叫鐵助理就行了。”

聽見唐炎說起了唐心,王強這傢伙頓時就像是影帝俯身一般的嚎啕大哭起來,聲淚俱下的喊着唐心的名字,這要是不知道的還真就以爲這是一對癡心戀人的感覺,不過因爲我們都知道了王強和唐心之間發生了什麼,所以這感覺就像是在看喜劇片一般的感覺。

誰知道,這王強越是這樣表演,這唐炎像是冷笑,看樣子很快就撐不下去就要上去揍這小子了,於是我趕緊示意鐵衣拉着唐炎,這個時候十分關鍵,千萬不能出什麼意外。

好在這唐炎也是有些閱歷的人,在我們的暗示這下很快的就開始調整好情緒了,冷冷的看着王強說道:“你要是早知道有今天,你當初幹嘛去了,你要是對我姐姐好一點,她也不會離家出走,現在聽警方說,我姐姐墜河了,好像是遇到打劫的,身上的錢財都不見了,現在我姐姐死了。”

說到這裏,唐炎演技爆發,直接上去就給了王強一個耳光,這王強隨着這一個耳光頓時倒在地上,死死的抱着胸口喊着唐心的名字,一直說自己做錯了,心好痛之類的。

看見差不多了,我拉了拉唐炎,說到:“王強先生,你們的家事,以後你們可以慢慢處理,今天我和鐵助理來就是想要說說關於唐心小姐的千萬保險賠償金的事情。這具體的事情,我的助理會跟你說清楚的。”

我說完話,看見王強將目光轉向我了,於是我便摘下墨鏡,假裝眼睛很不舒服的樣子,使勁的用雙手摩擦眼睛,好像是我剛纔喝茶水的時候,不小心倒在手上導致雙手有點返潮,所以我便從茶几上的紙抽抽出幾張紙,擦乾淨雙手。

這一次再摩擦眼睛的時候,這效果就好多了,隨着砰的一聲,我雙眼的讀心術頓時就點燃了,於是我趕緊帶好墨鏡,生怕這傢伙發現我雙眼的異樣而對我產生好奇。

這個時候王強倒是沒有察覺到我的異樣,而是看着我說:“崔經理,你這而爲什麼晚上在家裏還帶着眼鏡啊?”我剛要說話,就聽到鐵衣說話了,鐵衣說:“崔經理最近工作多,經常熬夜,使得雙眼發炎了,還流膿,所以爲了大家好,崔經理就帶着眼睛了,最近這段時間基本連睡覺都帶着眼鏡。”

聽到這裏,這王強不住的說道,什麼我辛苦了,要好好休息,注意身體,眼睛是心靈的窗戶要好好保護云云的,看樣子非常熱情,不過這傢伙的嘴還真是可以,說話一套一套的,一看就是社會閱歷很豐富的那種。

我便點了點頭,表示我接受王強的意見。這個時候,我漸漸的順着王強的瞳仁,便感覺自己開始慢慢的進入王強的記憶了,這種感覺很熟悉,隨着初步接觸時候腦海裏的一片白花花的雪花點之後,我腦子中的畫面開始漸漸清晰了



也就是說,此刻我已經完全進入了王強的記憶當中,很快便能得知這王強殺害唐心的具體細節了。想到這裏,我整個人都有種小興奮,全身被一種助鬼爲樂的正義感所激盪着,感覺很不錯。

這個時候,我的記憶裏出現了一個孩子,一個出生在農村的孩子,正在被其他的一些孩子圍着邊打邊喊,“狗強,你連跌都沒有,你是你娘撿來了……”而那個被叫做夠強的男孩子在被這羣小孩在圍起來打的時候,沒有哭,甚至一滴眼淚都沒有。從這畫面的角度來看,我便知道這背叫做狗強的男孩應該就是小時候的王強了。

我直接跳過了這段講述成長曆程的戲路,我基本知道這王強應該是從小生活在農村,因爲沒有父親而從小就被被的小孩欺負侮辱,接着就是王強在大學裏的畫面了,我看着王強跟幾個人在打聽消息,完事的時候還給了那兩個人一百塊錢。

看着王強死死的盯着走在前面的女孩,果然是唐心,看來這王強和唐心在一起,並不是如同唐心所說的那樣,是因爲上自學時候的巧合之類的,看來王強這小子十分有心計,估計是純粹爲了改變最近的命運,而不是因爲真的動情喜歡上了唐心。

也就是說王強和唐心的邂逅,完全是在王強有計劃的預謀當中,王強花錢買到了關於唐心的消息,知道了唐心的家庭背景很好,所以開始有目的的接近唐心,故意製造邂逅的機會,看來這小子也真是煞費苦心啊。

很快畫面裏的王強經常將自己打扮的乾淨清爽的樣子,通過和唐心同學買到的關於唐心行蹤的消息,故意提前幾分鐘到達,然後故意裝出一副驚訝的不期而遇的表情,給唐心營造一種這是解不開的緣分的感覺。

其實這唐心開始的時候倒是對着王強完全沒有感覺,可就是架不住這小子算計,一次次的出現,一次次的巧合,看着唐心一個人發呆笑着的表情,我就知道這姑娘算是被這王強算計準了,在經歷過一次王強花了一百十五塊後找來的三個民工英雄救美之後,雖然這表演十分浮誇,但唐心估計是被女孩從小對英雄的崇拜情愫所英雄,果斷的被王強追到手了。

第三章:

從這開始的畫面,我就知道這王強還真是一個非常有心計的人,估計是家庭出生不好的緣故,早年喪父,出生貧困,所以想要快速改變命運的想法是非常強烈的。

所以王強對於唐心可以說是勢在必得的,這傢伙追求唐心的那段時間,基本都不去上課,而是打工賺錢,什麼工作都幹,清洗廁所,工地板磚,街邊發傳單,基本能幹的都幹了。

他轉來的錢不吃不喝給唐心買花買禮物,加上刻意從唐心周圍的人打聽唐心的消息,所以很多次的不期而遇和小驚喜之後,唐心便成了王強的女朋友。

從那個時候開始,王強跟唐心在一起之後,經常以各種理由騙取唐心的錢,而因爲家庭出身比較好的原因,唐心對金錢的概念也很淡薄,所以也就沒有當回事。

大學畢業的時候,因爲唐心的介紹,這王強便進入了唐心父親的公司,這小子在進入公司之前,經常和唐心打聽,唐心父親的工作習慣愛好,工作時間等等,常常故意加班看電影到深夜,就是爲了唐心的父親經常有半夜去公司的習慣



因爲王強對唐心父親的各種習慣瞭如指掌,所以這表現機會多多,漸漸的就贏得了唐心父親的好感,加上這王強經常對周邊同事頂頭上司說自己已經和唐心訂婚了,這升官是遲早的事情,所以王強周邊的人總是在唐心的父親身邊爲他說好話。

這老爺子通過自己看見的和周圍人說的,對着王強的感覺也是越來越好,在老爺子生日的時候,這唐心便帶着王強參加了家庭的聚會,算是見家長了,老爺子覺得這小子肯吃苦,腦子活,有幹勁,所以也沒有過多的問詢王強的家庭情況,便同意了王強和唐心的事情。

這唐心和王強便正式以男女朋友的身份出席各種公開場合,這下子公司的人更是對他刮目相看,這小子營造了一種青年才俊的感覺。

前面說過,這王強之所以追求唐心並不是因爲自己多麼喜歡這個姑娘,一見鍾情之類的,而是純粹爲了唐心的家庭情況,爲了錢,爲了事業,爲了改變他自己卑微的命運。

那段時間,剛好唐心父親的公司人事調整,這王強便順理成章的成爲了管理財務的經理,這下子王強算是有錢了,吃喝穿十分講究,好像跟以前的那個自己完全的劃清了界限,這隱藏在身體裏的某種情愫開始生根發芽了。

這小子開始賭博了,每天以唐家人自居,隨意調動公司的資金,因爲這小子賭博的時候欠了一大筆錢,所以這小子思來想去便偷偷挪用了公司的錢,那段時間剛好是唐炎初進公司的時候,這段時間,因爲王強的變化,所以引得很多風言風語的議論。

這唐炎對王強的感覺開始漸漸有了變化,於是唐炎便安排人偷偷的調查公司的財務狀況,這不查不知道,一查嚇一跳,唐炎的無心之舉,還真就查出問題了。

而剛好那個時間,老爺子因病去世了,所以唐炎忙着照顧家裏的事情便無暇處理王強,當時便決定調離王強的職位,讓他從大權在握的財務經理,調職到了主管後勤的經理。

雖然這軌跡看起來像是平行移動,但是這明眼人都知道這是什麼意思,王強失勢了,以前對他笑呵呵的人這個時候已經調轉風向了,跟這王強拉開了距離。

在處理老爺子的事情那段時候,唐炎私下裏和王強有過一次見面,那是在唐炎的辦公室裏,唐炎閉起門來將公司的財務報表丟在了王強的面前,讓王強說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

這王強哪裏敢說,一直反覆的說着老爺子說着唐心,淚流滿面神淚俱下,這個時候,唐炎又將一個大信封丟在了王強的臉上,王強顫顫巍巍的將那個紙袋打開,當王強看見裏面的東西的時候,徑直給唐炎跪下了,自己扇自己耳光,這用力十分生猛,自己把自己扇的嘴角都是血。

這信封裏的東西,便是唐炎在安排人調查王強的財務問題的時候無意發現的王強保養的一個女人,這個女人叫牛麗,是一個演藝圈的不入流明星,卻經常以明星的身份自居,這王強爲了顯示自己的身份,和以前的自己劃清界限,所以勾搭上了這個叫牛麗的女人



我看了看王強和牛麗的那段記憶,在王強和牛麗相處的時候,這牛麗還真把自己當闊太了,鬧着王強買車買房買名牌,這沒多久便將王強存下的錢都敗光了。

可是這牛麗比唐心會打扮會撒嬌讓王強很有成就感,於是王強對着牛麗算是徹底的欲罷不能了,基本是牛麗說什麼,王強就幹什麼,可是現在王強沒錢了,這牛麗便吵吵着要跟王強分手。

這下子王強算是真急眼了,這小子已經愛牛麗愛到骨子裏了,這東西也是很有戲劇效果,王強因爲愛着唐心的錢而跟唐心在一起,而牛麗則愛着王強的錢,牛麗跟王強在一起,要是沒有了金錢這個強大的理由,這牛麗是斷然不肯跟王強繼續下去的。

這個時候,王強開始參與賭博,下的本很大,這傢伙卻越輸越多,自己的那點繼續算是敗乾淨了,這傢伙卻有了賭癮,總想着翻本,總想着賺回自己輸掉的就不玩了,可是這賭博本就是個無底洞,王強越陷越深,幾乎無法自拔了。

爲了償還賭債,爲了繼續和牛麗在一起,這王強便開始打公司的主意,因爲他負責財務,接觸錢的機會多,加上這小子本就是學金融的,所以各種手段下,盜取了公司的一大筆錢。

這不面對唐炎的質問,這王強算是真的怕了,這傢伙要是唐炎報公的話,這王強定然是吃不了兜着走的,所以這王強便一直以唐心和唐父爲理由求唐炎放過他。

當時他們倒是達成了一個協議,就是等唐父的病情好轉之後,這王強必需自己主動離開唐心,要是這樣的話,唐炎便不再追求王強,要是王強繼續纏着唐心欺騙唐心的話,這唐炎便會將王強交給警方處理。

誰知道,這個時候,唐父不但沒有病情好轉,而且還突然撒手人寰了,這唐父離開的時候,留給唐炎整個公司,而因爲此刻的唐心因爲王強的不關心,性格甚至有些自閉了,這唐父爲了女兒買了幾千萬的保險,每年都能拿到不少錢,算是女兒一輩子的保障,可是唐父卻不曾想到正是這個原本善意的想法,卻害死了自己的女兒。

這個時候,王強知道自己在唐家算是徹底呆不下去了,實在沒有辦法的情況下,跟牛麗攤牌去了,可是這女人精明的很,當她聽到王強罵罵咧咧的說老頭子把整個公司留給唐炎而留給唐心的是一個幾千萬的保險的時候。

這個女人就開始成爲了我讀取的記憶的主角,正是這個叫牛麗的女人,因爲這女人每次出現的時候都是濃妝豔抹,我也看不出長相到底怎樣,倒是身材非常火辣,估計是胖子喜歡的類型,這也是王強對着牛麗言聽計從的根本,這小子像是中毒了一般,這女人說什麼就是什麼。

我看見從牛麗的嘴裏說出了一個可怕的計劃,一個關於唐心命運的計劃。這牛麗眼珠子一轉便對着王強說道:“你的意思是老爺子給你們家黃臉婆留下了幾千萬是嗎?既然這樣,強哥哥,咱們就一不做二不休的,殺了你們家黃臉婆,咱們騙出保險之後,定居到國外,就你和我兩個人過二人世界,咱們的生活有了保障,我也就可以退出演藝圈了,咱們好好過,你說怎麼樣啊。”看着這女人撒嬌,我身上頓時起了一層雞皮疙瘩,真是太刺激了。

第四章

從我讀心的過程中,我得知了,這牛麗其實真是算不上什麼演藝圈的人物,牛麗其實是一個女演員家的保姆,這個女演員的老公是一個公司的老總,這個老總唯一的愛好就是女人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