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事長真的太狠心了,竟然讓自己的妻子流落在外這麼多年,而且,夏總監甚至把何珊給趕走了,看來……這個公司是呆不下去了。”

“就是!董事長進醫院就是活該!難怪他一直生病,就是因爲他愧對於自己的妻子。”

董事長進醫院?

淺淺心事,賦予情深 我的心猛地一顫,什麼時候的事情?我怎麼不知道?秦之允也沒有提過啊,再說了,剛剛秦之允的母親不是去了董事長的辦公室嗎?難道……董事長辦公室裏沒有人?

我慌忙從自己的辦公室走出去,急匆匆的走到董事長的辦公室門口,見我去了,祕書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絲的慌張,而且還急忙攔住我,說:“夏總監,董事長現在正在休息,您不方便進去吧?”

董事長在休息?剛剛秦之允母親不是走了?這麼快就休息了?我的腦海中忽然閃現出一個畫面,那就是……之前秦之允的母親好像跟秦修文說過要要幫他復活什麼女友,難道……秦修文要叛變?

不顧祕書的阻攔,我推開她便闖了進去,當我進去看到秦修文的瞬間,我的臉上露出詫異的面容。

我上前,看着一臉淡然的秦修文問道:“你爲什麼會在這裏?爸爸呢?之允呢?”我忽然想起來,秦之允好像跟我進入公司後就沒有再出他的辦公室。

秦修文看了我一眼說:“夏雪,你出去吧!我不想爲難你。”

秦修文的話讓我頓時不知所措,他在說什麼?讓我出去?不想爲難我?也就是說……我的猜測是對的?秦修文真的爲了什麼女友而跟他的母親聯手了?

我傷心的看着秦修文,我還以爲他是一個好大哥,他能做好一個好大哥,可到頭來,我發現那不過是我的想象罷了!

“你爲什麼要這麼做?你不是說你從來都沒有那麼開心過嗎?你不是說要開開心心的生活嗎?你不是……”

“夏雪!!!”

秦修文忽然對我怒吼一聲,眼底滿是冰冷的神色看着我說:“你現在問我這些有什麼用?能救之允嗎?能讓秦伯好嗎?能讓爸爸不傷心嗎?呵呵……你是一個只會給別人製造麻煩的人,你有沒有想過因爲你別人都付出了什麼?”

說話間,秦修文走到我身邊,他看着我說:“你想要你的孩子們嗎?想要……那就別多管閒事,因爲你根本就鬥不過我們,如果你想救之允,那就用你的智慧去救之允,而不是在這裏跟我生氣!”

秦修文的話猶如當頭喝棒,我沒有想到秦修文竟然又變壞了,爲什麼?只是爲了救他的女朋友?那侯靜呢?侯靜爲他付出了那麼多,難道都只是侯靜的一廂情願嗎?他怎麼可以這樣?

“秦之允呢?他在哪?”我看着秦修文問着,我知道我勸不動秦修文,我也不想勸他什麼,但我現在必須要知道秦之允在哪。

此話一出,秦修文當即對我冷哼一聲說:“夏雪,你真的想知道之允在哪嗎?我偏不告訴你,你不是有很多人在幫你嗎?那你去找她們啊!滾——”

秦修文的氣息吐在我的臉上,好像只有這樣,他才能表達他對我的厭惡之情,而我看着秦修文,忽然覺得一切都是那麼的好笑,枉我還把他當哥哥,以爲他已經學好了,卻不想……

真好!!!

我扭身離開了秦修文的辦公室,直接出了公司,我知道這裏已經容不下我了,我還留在這裏做什麼呢?

可是,當我走出公司時,我遇到了蕁蝶,她嘴角掛着一抹邪笑看着我說:“夏雪,米樂的母親來找你問罪了,你利用邪術殺了米樂,你以爲你能逃得掉嗎?”

米樂的母親?我詫異的看着蕁蝶,總覺得她話裏有話,立刻上前問:“你想要說什麼?什麼米樂的母親來找我問罪了?”

蕁蝶看着我冷哼一聲說:“你還不知道呢?你害的米樂死亡,她母親自然是來找你問罪啊!”

說話間,蕁蝶上車,並對我說:“她現在可就在海都酒店等着你呢!你要是不想她來公司鬧的話,我覺得你應該去看看。”

說完,蕁蝶便開車離開了,而我呆呆的看着蕁蝶離開,心中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總感覺有什麼事情要發生了似的。

可是……蕁蝶應該不會設計我,她還不至於那麼傻吧?於是,我打電話給阿彩,不管怎麼樣,阿彩也能幫到我什麼。

打完電話,我獨自一人去了海都酒店,我走到前臺本打算着要去問米樂母親在哪裏,卻不想……在酒店一樓,米樂的母親就在那,她無助的眼神看向四周,閃爍着迷茫之色。

看着她孤零零的坐在那,我的心裏一陣難受,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是好,調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緒,我立刻走向阿彩的母親。

她見我來了,立刻對我一笑,走到我面前便說:“夏小姐,您的病好了嗎?上次我也沒來得及給您做點飯菜什麼的。”

“阿姨……”我拉着米樂母親的手,心中一陣難過,急忙對她說:“阿姨,我已經好了,您怎麼來這邊了?”

米樂母親一聽,立刻紅了眼,但我可以感覺到,她是在掩飾着自己的悲傷,她說:“夏小姐,我聽說小樂她……她出事了?爲什麼會出事?我想見見小樂可以嗎?”

我看着米樂的母親,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跟她說,我怕我說出真相,她母親會承受不住,可是我要是不說……

“阿姨,我們先上樓再說好嗎?”

米樂的母親看了我一眼,急忙點頭,率先走上了樓,我看着那蒼老的身影,心中一陣難受。

上樓後,米樂的母親被安排到一個房間裏,我還沒進去呢,她便拉着我坐在了牀邊,又問我:“小樂她到底怎麼了?好久也沒聯繫我了,她不是這樣的孩子。”

我咬牙,強忍着內心的愧疚感,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去表達我此刻的心情,我其實好想說出真相,可是……米樂不是我害死的,我要是說了……

“阿姨,米樂她其實……”我咬脣,看着米樂的母親,始終都說不出真相。

“小樂她怎麼了?是不是生病了什麼的?”米樂的母親一雙眼期許的看着我,弄得我心裏很難受,真的,我不知道我該怎麼去表達我此刻的想法,可是……我覺得有些事情真的是難以表達。

“阿姨,您別擔心,也彆着急,米樂沒事的,她現在……”

砰——

我的話還沒有說完,酒店的房門便被踹開了,走進來的不是阿彩,而是蕁蝶,她嘴角露出了一抹邪笑,看着我笑道:“夏雪,怎麼了?是不敢說出真相嗎?你以爲你隱瞞得了嗎?”

我咬牙,上前便對蕁蝶說:“你來幹什麼?這裏不歡迎你!”想必她是來揭穿這件事的真相的吧?她就算想要陷害我,也不至於去傷害米樂的母親啊!

然而,蕁蝶又怎麼可能會想這些呢?她嘴角揚起一抹邪笑,看着我,又看向米樂的母親說:“阿姨,您的女兒是被夏雪害死的,她一直把米樂藏起來,您認爲她會敢對您說出真相嗎?”

“不會的,夏小姐是好人,她是不會傷害小樂。”米樂的母親當即反駁,我以爲她會相信蕁蝶的話,最起碼也要質疑一下的,卻不想……她竟然選擇相信我。

“蕁蝶,你不要在這裏胡言亂語了!你知不知道你這樣是在傷害別人?”我看着蕁蝶怒喊着,她簡直是太惡毒了。

可惜……即使我這樣說又能怎麼樣呢? 蕁蝶根本就不理睬我,看着我眼底滿是嘲諷的一笑,隨即便指着我笑道:“阿姨,您不相信我嗎?我告訴你,夏雪可是一個妖怪,不信你看!”

說話間,蕁蝶指向我,我只感覺我的臉好像疼了一下,我詫異的看向蕁蝶,剛要問她想要幹什麼,卻不想……我的臉上好像有什麼東西爬了出來,而米樂的母親也正驚愕的看着我。

我蹲下身,只感覺臉上一陣灼燒的痛,這時,我好像看到了一雙腳就在我的眼前,而蕁蝶和米樂的母親在我對面。

我擡眼望去,只見一個身穿古裝的女人……不!是一個女鬼站在我面前,她邪笑的看着我,我詫異的站起身,這不是白天嗎?哪來的鬼?爲什麼會有鬼出現?

我忙不迭的起身,剛要質問蕁蝶,卻聽米樂的母親說:“你……你的臉竟然爬出了鬼?”

我緊張的看了一眼那隻鬼,又看向米樂的母親說:“阿姨,不是這樣的,這一定是蕁蝶的計謀!幻覺,這都是幻覺!”

我驚慌失措的朝着米樂的母親走去,我不能讓蕁蝶傷害了米樂,又去傷害她的母親,絕不能!

“主人,你是要我殺了這個女人嗎?”就在我走向米樂母親的瞬間,那隻鬼忽然說話了,我詫異的回頭,只見她正在對我邪魅的一笑,隨即便朝着米樂的母親撲去。

“不要!”我驚慌的一聲大叫,可是……米樂的母親卻已經被那個女鬼給掐住了脖子,我上前,想要去救米樂的母親,蕁蝶卻朝我撲來,她掐住我的脖子,嘴角掛着邪笑說:“夏雪,你說……明天的新聞會不會說你殺了自己的助理,又爲了殺人滅口而殺了她的母親,但是你心裏又忽然很愧疚,承受不住不了這麼內疚而自殺了呢?”

我眼睛瞪得老大,只感覺呼吸都變得不順暢了,原來……這都是蕁蝶的計謀!呵呵……我真的是太傻了,竟然會相信蕁蝶的話!

木樨不是說我的孩子不會死嗎?爲什麼失算了呢?我的眼前有些眩暈,我想我一定是要死了吧?

“畜生!住手!”

一聲怒吼,只見沐晴出現,她出手殺了傷害米樂母親的那隻鬼,米樂母親得救了,可我卻在蕁蝶的手裏!

蕁蝶一見沐晴,當即嚇得不輕,可是她手裏有我這個籌碼,立刻勒住我的脖子,看向沐晴威脅道:“你想怎麼樣?你如果不想她死的話,那就給我走開!”

沐晴冷冷的一笑,拿出她的法器走向我們,步步緊逼的看着蕁蝶說:“蕁蝶,聰明的話,你立刻放下夏雪,不然……有你的苦頭吃!”

蕁蝶似乎被沐晴給震懾住,她呆呆的看着沐晴,身子在不住的發抖,而我擔憂的看着米樂的母親,生怕她會死掉。

就在這時,蕁蝶忽然把我推了出去,我身子往前傾,沐晴見狀,急忙來攙扶我,可就在這瞬間,蕁蝶跑了出去,在經過米樂母親身邊時,她回頭對我邪魅的一笑,拿出一把刀,狠狠地刺進了米樂母親的胸腔裏。

我呆呆的看着眼前發生的一切,腦中一片空白,我只知道米樂的母親好像要死了,是我害死的。

“阿姨!”站穩後,我推開蕁蝶,急忙朝着米樂母親跑去,可是……一切都晚了,因爲米樂的母親已經去世了。

“該死的蕁蝶!”沐晴在一邊低咒,而我看向沐晴,一臉期許的問道:“有沒有解救的辦法?有嗎?”我的眼淚在這一刻掉了下來,內疚感越來越強烈了,爲什麼會這樣?這一切是不是因爲我而引起的?

聽着我的話,沐晴無奈的對我搖頭,看着她這樣,我的心裏真的很難受,我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錯了什麼!

“夏雪,你現在要馬上離開這裏了,不然……你可能會遭嫌疑。”沐晴看着我一臉的擔憂,我不知道她這是什麼意思,但是我不能就這樣丟下米樂的母親不管啊!

這時,阿彩趕來了,當她看到米樂的母親死在了酒店裏,當即問我:“怎麼回事?怎麼鬧出人命了?是誰來過了?”

阿彩眯起眼,看着四周疑惑的問着,我想她一定是發現了什麼,不然也不會這麼問。

而我看了阿彩一眼,隨即便說:“是蕁蝶。”

阿彩一聽,當即蹙眉,看着我的眼神裏也多了一些責備,我想她一定是要責怪我跟蕁蝶見面,我現在腦子是空的,秦之允不見了,他爸爸應該是住院了,而秦修文叛變了,現在……就連米樂的母親都死了。

繼承者的專屬寶貝 “沐晴,你先帶夏雪離開,這件事……我找蘇聆風來處理,我覺得我們也該好好聊一聊了。”阿彩看着我,一臉沉重的說着。

沐晴聽後,立刻帶着我離開了,一路上,沐晴都沒有說話,我心裏很難受米樂的母親死了,更加不明白蕁蝶做了這麼多,傷害這麼多的無辜是爲了什麼。

“沐晴,你知道秦之允失蹤了嗎?你知道秦修文已經叛變了嗎?”我看向沐晴問着,我不明白爲什麼事情會變成這樣。

而沐晴看了我一眼,嘆口氣說:“夏雪,這件事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跟你說,但是你要明白一件事,你不能再這樣下去了,你知不知道大家都很累?爲了你,師父受傷了,爲了你的孩子……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跟你說,但是你這樣蠢,真的只會給我們添麻煩!”

沐晴極其不耐煩的說着,看着她這樣,我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是好,心中更加的責備自己的無能。

我閉上眼,強壓着自己內心的悲哀,在心中不斷的告誡自己,這一次……真的不能再退縮了,況且……秦之允失蹤了,爲什麼我都沒發現呢?一切好像都毫無徵兆的發生了一樣,就好像一瞬間就失蹤了似的。

很快的,我們到了公寓裏,纖瑤阿姨見我來了,立刻溫和的對我一笑,隨即對我說:“夏雪,你還好吧?”

我點頭又搖頭,我不好,我現在真的很不好。

我抓住纖瑤阿姨的手,當即不解問:“阿姨,秦之允真的失蹤了嗎?秦修文爲什麼會叛變呢?接下來……秦之允的母親會做出什麼事情來?”

我一連串問出了這麼多的問題,因爲我想知道我該怎麼處理問題。

纖瑤看了我一眼,急忙安慰我說:“夏雪,你不要想太多,秦之允會沒事的,只是……當務之急我們是不是應該想想怎麼對付她們?你沒有辦法嗎?”

我看着纖瑤,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是好,我說:“阿姨,我沒有辦法,但是……我想知道事情爲什麼會發展到這個地步,我到底該怎麼做,才能把事情做好?”

纖瑤看了我一眼,嘴角揚起一抹牽強的笑意說:“夏雪,你現在這個狀態是不行的,你需要做的是靜一靜,你需要冷靜下來,一路走來,你看到了很多事情,但處理事情都是別人幫你的,就算是學,也學不會嗎?”

我看着纖瑤,悲哀的心情難以言表,可纖瑤卻對我一笑說:“夏雪,睡吧,醒來後,你就會解決掉一切的麻煩,只要你堅信你可以,你就能解救我們,解救你自己和秦之允。”

“纖瑤阿姨,你這話是是什麼意思……”我的話還沒有說完,我就感覺自己的眼前一陣眩暈,就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我只感覺自己好睏好睏。

睡夢中,我看到秦之允被囚困在一個籠子裏,他全身是血的對我說:“夏雪,救我,救我……”

“秦之允!”

我大叫一聲睜開眼,我驚恐我剛剛的夢,但我更加驚恐眼下的情景,此刻,我就在公寓裏,可是……纖瑤阿姨和沐晴她們都不見了。

叩叩叩——

外面有人敲門,我被敲門聲嚇了一跳,心臟早已經失去了節奏。

叩叩叩——

外面再次響起了敲門聲,我詫異的走到門口,剛要追問是誰,只聽柳林擔憂的喊道:“雪姐姐,你在裏面嗎雪姐姐?”

一聽是柳林,我急忙打開門,只見柳林一臉擔憂的看着我,隨即便癟着嘴哭道:“雪姐姐,我以爲我見不到你了呢!嚇死我了。”

我輕拍着柳林的後背,無聲的嘆息道:“別怕,我不會有事的,只是……纖瑤阿姨和阿彩她們去哪了?”

柳林推開我,一臉驚恐的說道:“雪姐姐,難道這個世界,整個蘇城只剩下我們兩個了嗎?”

什麼? 惹不起的祁三爺 只剩下我們兩個了?我錯愕的看着柳林,不知道該怎麼表達自己此刻的心情。

而柳林卻緊張的說:“雪姐姐,這一定是她和蕁蝶的陰謀,她把所有人都藏起來了,如果我們倆找不到她們,救不了哥哥他們,那麼……我們倆可能就會留在這個世界了。”

這……

我腳步踉蹌,呆呆的看着柳林說不出一句話來,這是什麼意思?也就是說……我們現在就像是呆在被遺忘的世界裏?所有人都不記得我們了?怎麼會這樣? 帶着不安的心情,我走到了窗口,看着外面死寂一般的蘇城,我的心在劇烈的跳動,就好像馬上就要跳出我的嗓子眼了。

超級神途 “柳林,你是從海灣別墅那邊過來的嗎?家裏只有你有一個人了?”我蹙眉不解的看着柳林,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們現在是要怎麼樣?

柳林拉着我的手,走進了房間裏,她的手在不住的顫抖,看着我的眼神也極其的無助說:“雪姐姐,我好怕,我好怕我們倆在這裏出不去了,我好怕秦哥哥她們遇到了危險,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柳林一把摟住我,整個人躲在我的懷裏,像極了一個受到驚訝的孩子,不知道是因爲遇到了這麼糟糕的事情,還是柳林的恐懼感讓我有一種承擔責任的衝動,也許纖瑤阿姨說的對,我應該學會解決麻煩了。

我拉着柳林坐在了沙發上,呆呆的看着她問道:“柳林,你先不要着急,我們倆都不要謊,你讓我想一想。”

我靠在沙發上,強行的壓制着內心的煩躁,調動腦子裏的每一個神經和思想,我理清所有的思路,去想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

從遺忘的世界,我們遇到了蕁蝶,回來後,秦修文變好了。

我們把柳林帶到秦之允父親面前,秦之允的父親卻不認柳林,緊接着公司忽然遭受打擊,然後發現我懷孕了。

爲了照顧我,沈浩然爲我安排了助理,可米樂做我的助理一天就死了,隨即便查出米樂的死因跟我肚子裏的孩子有關,然後我們去冥界做檢查,兩個孩子被查出是鬼胎。

後來,帶着糾結的心情,我們去探望米樂的母親,半夜她母親莫名其妙的變成狸貓,發現一切都是蕁蝶設計的,準備除掉蕁蝶,蕁蝶被秦之允的母親救走了。

放下一切,我跟秦之允結婚,幸福的婚禮上,秦之允母親和蕁蝶一同出現,然後是何珊,緊接着秦之允的母親出現在公司,秦修文叛變,蕁蝶殺死了米樂的母親,後來……所有人都消失了……

睜開眼,看着天花板,我忽然覺得心中很難受,這一切的一切都好像是圍繞着我,重點就是秦之允的母親想要撮合秦之允和蕁蝶,逼迫我離開。

也許……這個時候我們應該去秦之允母親的那個別墅去,她在那邊等着我也說不定呢!我起身,看向柳林說:“走,我們去你母親曾經住過的那個別墅。”

柳林愣愣的看了我一眼,還沒有說話就被我給拉出去了,來到公寓外,柳林這纔看着我問道:“雪姐姐,我們現在要去哪裏?”

我看了柳林一眼,想了想說:“柳林,我們倆很有可能是被囚困在這裏了,就像那個被遺忘的世界,也有可能是你母親利用什麼把所有人給藏了起來,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去找你的母親,不然……”

聽了我的話,柳林一臉的難過,滿是愧疚的對我說:“雪姐姐,對不起,要不是她……”

我拉過柳林的手,忽然有一種叫做責任感的東西涌入腦海中,而且,這件事真的不怪柳林,一切都不是她的錯,雖然那是她的母親,可這也不能代表柳林要替她母親承擔不好的事情。

“柳林,什麼都不要說了,一切都有我呢!”我說着,眼淚忍不住掉了下來,聲音也開始變得哽咽了起來說:“傻丫頭,現在只剩下我們兩個人了,我雖然不怎麼聰明,但我保證,我一定會把她們全部都救出來!”

我堅定的說着,我相信柳林這丫頭也能明白我話中的意思,以前總是說要堅強起來,現在……現實終於讓我堅強了,就算不堅強也不行了,我的身邊只有柳林一個人了,我不想再讓柳林出什麼危險。

“柳林,會開車嗎?我們倆開車去吧?”我看向柳林問着,完全忘記了柳林不會開車這件事。

柳林看了我一眼,略顯尷尬的說:“雪姐姐,蘇聆風大哥之前教過我開車,我能把車開走,但不一定能開好。”

不管了!總比我不會開強很多不是?反正馬路上也不會再出現第二輛車了,我跟柳林一對馬路殺手隨便上路。

我們倆出了公寓,開走了蘇聆風的警車,一路前往秦之允母親的住所,既然那是她曾經的住所,我想她應該就在那裏。

一路上,我想了很多,想的最多的是……如果遇到了麻煩,我應該怎麼應對,我不能再橫衝直撞了,一想到將要面臨危險,我的手不由自主的摸向了自己的肚子,眼淚忍不住在眼眶裏打轉,寶貝們不管發生什麼樣的事情,媽媽都希望你們能夠好好的呆在肚子裏,千萬不能離開媽媽知道嗎?

吱——

緊急的剎車,幸好我放了安全帶,不然的話,我非得被甩出去不可,我看向柳林,只見她尷尬的一笑,我立刻一笑說:“沒關係,你已經開的很好了,走!”說完,我便下車了,柳林也急忙來到我身邊。

望着眼前這棟別墅,我的心忍不住發顫,更多的膽怯,不知道里面會發生怎麼樣的事情,我也不知道自己會不會勇敢的去面對。

吱呀——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