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那不是別人的手!

而是我自己的右手……在死死的掐着我自己的脖子!

要不是我用左手在死命的抵着!要不是從我丹田之內突然涌上來了一股冰冷的氣流助我生出了了不得的力量,只怕現在,我已經殺死了我自己!

我趕忙鬆開了自己死命掐着我脖子的右手,而後滿頭大汗的坐在了地上呼哧呼哧的喘着氣。這一刻,我感覺到自己渾身的力氣都好像被抽空了一樣,我的身體是那麼的冰涼,涼的就好像沒有了體溫一般。

我認爲,我之所以身體會這麼的冰涼,一定是我被嚇到了所導致的。

看着那依舊圍着我轉個不停的鬼火,我突然明白了爲什麼左老頭說惡鬼陳二叫夢魘惡殺鬼,因爲他就是一個製造噩夢的鬼!我明白,我剛剛差點就死在了被鬼火所製造的噩夢中!

同時我也懂了爲什麼老校長身邊的那羣人都會死於噩夢中。爲什麼夜裏來這夜探釘子墳的那些膽子大的同學當出來的時候,非傻即瘋,甚至鬧出了人命。原因就是,他們極有可能都是遭遇到鬼火,被鬼火所製造的噩夢控制而造成的後果……

我再tm也不信什麼鬼火是最低級的鬼物了,現在在我面前的這兩團鬼火,比什麼都可怕!雖然我知道,這兩團鬼火一定跟陳二的操控有着密不可分的關係。

我明白,我不能坐在原地休息太久,我不能就這麼傻傻的坐在這兒,我要採取手段,我要反擊!不反擊就一定意味着死亡!

於是乎,我慌忙從地上站了起來,低下頭去尋找我的金錢劍和八卦羅盤。我明知道操控這些法器所使出的法術根本傷不了鬼火,但是我還是想要試一試。死馬當活馬醫,總比坐着等死要來的好!

可是突然,我又想到了一件事情!

當初在座山墳,自己寫下了爺爺的名字,那個時候陰兵冊上便清晰的記錄了爺爺的一切奇怪的信息。那個時候,我也沒有當着爺爺的面去寫他的名字,這是不是意味着,不需要對方出現在現場?只要我曾經見過他,只要我知道了他的名字,我就可以將他收進了書冊中,是這個原理嗎?

想到了這些,我便不再去找什麼金錢劍了,而是直接拿出了陰兵冊,在匆匆忙忙翻到了一頁空白的紙張上,我寫下了陳二這個名字!

可是當我滿懷信心,等待這一切的發生之時,那剛剛在空白頁面上寫下的“陳二”兩個字卻越變越淡,直到字跡的消失……

“怎麼會這樣?”我驚訝的張大了嘴巴!

不過我很快就反應了過來,他怎麼能和爺爺相提並論?爺爺是人!他可是個惡鬼!一定不是這樣的……

那就證明,我必須要在他的面前寫下他的名字,就跟當初收服女鬼趙歡的情況一樣!

我暗自猜測着,這一刻,我倒是盼望着陳二惡鬼趕快到來,只要見到了他,再在書冊上寫下他的名字,我相信就一定可以的!否則,這個陰兵冊就不是什麼捉鬼的神器,老頭子說什麼萬千鬼物聽我號令那也就純屬扯淡了!

但讓我始料未及的是,我剛剛生出這樣的一個想法,不知爲何,風雲突變!烏雲突然遮住了星月,一股股不知從哪裏出來的狂風向着我呼嘯而來!

這風來的又急又快,我根本就沒有做好心理準備,手上一個沒抓牢靠,那陰兵冊和那支筆便被吹的脫了手,飛離了距我三米遠的距離。

陰兵冊脫手,我當下大急,要知道,能不能收服陳二,甚至能不能活着出去,就靠它了。要是它離了我的身,那後果簡直是不敢想象!

什麼都不顧,我瘋狂的向着陰兵冊所在的位置處跑去。可還沒等我跑出去幾步,我的脖子猛的一緊,跟着身子便被提在了半空之上。

“乖孫子!你難道想抓走爺爺嗎?”

“嘿嘿~!乖孫子~!”

“桀桀!!!”

一股刺耳的鬼嚎聲在我的耳畔響起,聲音是那麼的近那麼的近!等我轉過頭來一看,我又一次以爲我眼花了!

在我面前的,居然還是屠不凡那個老頭兒!此刻的他正一臉陰笑的看着我,舉着自己的右手,掐着我的脖子,將我舉離了地面。

由於脖子又被掐住,我的呼吸又變的困難了起來。我雙手死命的掰着他的老手,想要掙脫下來。

我想要說話,我想要高喊,可是這一刻,我再也沒有了之前的力氣了。丹田處,再也沒有那種冰冷的氣流來帶給我使不完的力氣了。

我知道他不是我的爺爺屠不凡!他是個假貨!不!他是惡鬼陳二! 重生之我要上頭條 他一定是惡鬼陳二!

似乎是爲了印證我的這一猜測,當我狠狠的眨巴了一下眼睛,再看過去的時候,我的臉色變的煞白……

掐着我的脖子的是一條白骨胳膊,那白花花的骨節可以看的一清二楚!項上五十多個血淋漓的骷髏,生有四臂,一隻手拿着個骷髏碗,一襲黑衣,頭戴氈帽,胸前有兩個可以一眼看穿的大肉洞!

是陳二惡鬼!當真是陳二惡鬼!

看着離我不遠的陰兵冊,我終於知道了爲什麼他遲遲不肯露面,而直到這個時候才肯出現,也知道了爲什麼上次他會害怕於我。他怕的不是我,而是陰兵冊!

但是一切都晚了!陰兵冊離我那麼近可我卻抓不到!就這麼被他掐着脖子提在半空中,就算不被他咬死,也得被活活勒死!

“難道就這麼完了嗎?”

我的臉色越來越漲紅,呼吸越來越困難,我知道,再過去個十秒左右,我真的會被勒死的!

怎麼樣才能讓我拿到陰兵冊?

怎麼樣!

就在我完全沒有了退路,也沒有了還手的餘地之時,陳二惡鬼卻哈哈大笑的鬼叫道

“九煞極陰之體!是九煞極陰之體啊!有了你,我就能行走於陽光下,再也不會不敢白日出門了!吃了你!我就不會永遠再拘束於這個老樓區的破地方了,以後哪都可以去了!桀桀~~!!!”

惡鬼陳二一邊說着,一邊將腦袋向着我探進,那利齒和捲舌就出現在我的面前,好像他隨時可以一張口,就把我吞進肚子裏!

“難道就這麼完了嗎?”

就在我絕望的時候,我發現,在我身邊的陰兵冊在風的吹動下,剛剛好翻開在寫有趙歡的那一頁。

我不知道爲何,儘管現在黑雲蓋住了星月,四周是那麼的黑暗,但書冊中寫有趙歡的那兩個字卻是那麼的清晰可見!

“靠一個怨念之魂來對付一個擁有實體的怪物真的可能嗎?”我有些自嘲的想着。

可是突然,我想到了趙歡記錄在書冊中的那些信息,突然眼睛爲之一亮! 沈若風覺得要不了半個時辰,墨九狸就會炸爐的,所以也就一副看好戲的模樣,盯著煉丹的墨九狸,可是半個時辰過去了,墨九狸沒有炸爐,又是半個時辰過去了,墨九狸還是沒有炸爐……

這讓沈若風十分的想不通,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到底那裡出錯了呢?為什麼這個女人的煉丹爐就是沒炸爐呢?難道是自己想多了?這不可能啊。這不科學,沈若風堅信等會兒絕壁會炸爐的,他用自己的人品保證……

直到墨九狸的丹爐內飄出一陣濃烈的葯香,沈若風才終於回過神來,不敢置信的看著墨九狸,不明白到底是那裡出錯了,為什麼會這樣呢?

墨九狸熄滅了火焰,拿出一顆墨綠色的,晶瑩的丹藥,仔細看了看,露出一抹笑意,看起來十分的滿意!

豪門首席的心尖寵兒 「你這是什麼丹藥?」沈若風瞪著墨九狸手裡的丹藥,震驚的問道。

「這個啊,就叫琉璃丹好了!」墨九狸聞言看了看手中的丹藥想了想說道。

「琉璃丹?給我看看……」沈若風盯著墨九狸手裡的丹藥說道。

墨九狸也沒拒絕,把手裡的墨綠色丹藥遞給了沈若風,沈若風接過丹藥仔細的翻看著,但是外表來說,這顆丹藥的品級已經超過了神級,只是他從未見過這樣的丹藥,能用那麼多藥材,還用那種辦法煉製出來的,怎麼可能呢?

沈若風看了許久,確定這顆墨九狸說的琉璃丹,確實是剛才墨九狸拿的那些藥材煉製而成的,而且藥效是解毒的,這樣一顆解毒丹,解毒絕對是有著奇效的……

「這丹藥是解毒的?」沈若風看向墨九狸問道。

「沒錯,可解毒,也可修鍊!」墨九狸聞言說道。

「你的煉丹術跟誰學的?」沈若風將丹藥還給墨九狸,表情嚴肅的看著墨九狸問道。

「我師父!」墨九狸看著沈若風回道。

「你師父是誰?在何處?」沈若風追問道。

「我師父隕落了,我得到的是他的傳承……」墨九狸一本正經的胡扯道。

「竟然只是煉丹傳承?那你一直都是這樣煉丹的?」沈若風看著墨九狸問道。

「沒錯,一直如此煉製的!」墨九狸點頭道。

「很好,這是我們丹神府的令牌,日後你若來到九重天,歡迎你加入丹神府,這是你的煉丹師徽章……」沈若風聞言眼神一亮,然後拿出一枚紫色的令牌,和一枚紫色的徽章遞給墨九狸說道。

「這徽章的等級是?」墨九狸也沒客氣的接過令牌和徽章,看著沈若風問道。

「這是專屬於我們丹神府煉丹師的等級徽章,紫色代表神級煉丹師!」沈若風驕傲的說道。

「那我在二重天也能用?」墨九狸聞言皺眉問道。

「既然我們丹神府選中了你,你也沒必要將自己局限在這二重天,以後你就安心煉丹和提升實力,爭取早日飛升九重天就可以了,所以這二重天的徽章你完全不需要有的,反正也用不到……」沈若風看著墨九狸理所當然的說道。 我腦海中回想着趙歡的信息,突然我意識到,只要趙歡能出來,就一定會幫助到我!

於是,我拼盡了自己這最後的一絲力氣,盯着不遠處的陰兵冊,愣是從牙縫中擠出了那麼幾個字來

“召…喚…趙歡…..”

當我擠出了這幾個字之後,奇蹟終於發生了。黑暗裏,從陰兵冊上,在寫有趙歡那一頁的字跡上,一股死灰色氣旋突然出現,而後在書冊的面前,出現了趙歡那一身紅裝的飄動身影。

趙歡的出現,惡鬼陳二顯然是愣了一下,手上的力道不由的也隨之鬆上了一分,那靠近我的利齒和捲舌也是不再向前。

抓住這樣的機會,我利用惡鬼陳二手上鬆上一分的力道,緩了半口氣,衝着在那兒發呆的趙歡大喊道

“趙歡!搬陰風!把陰兵冊給我吹到我的手裏來!”

沒錯!

搬陰風!

趙歡

等級:遊魂零級鬼物

種類:怨念之魂

能力鬼哭嚎搬陰風

狀態可召喚

我能想到的就是趙歡的能力,搬陰風!

要讓無形只是魂魄的趙歡對付有形的惡鬼陳二,顯然是不可能的。但是如果讓趙歡搬陰風,把陰兵冊吹到我的手上來,那結果就不一樣了!

趙歡雖然面無表情,但是在我這個“主人”發動命令後,她便兩手一揮,紅衣一帶,一股黑風就向着我吹了過來,連帶着地上的陰兵冊也向着我飛了過來,這陰風的力道搬的恰到好處,剛剛好準確無誤的落在了我的手上。

事情發生的太過突然,當陰兵冊被我握在了手裏之後,我能感覺到惡鬼陳二那鬼臉之上一陣惶恐,生怕自己碰到陰兵冊之上,趕忙鬆開了我的手,跳出了老遠的距離!

同一時間,一直在繞着的兩團鬼火也不約而同的迴歸到惡鬼陳二的豎耳之上,眼見着,這個鬼東西就準備掉頭逃跑!

他想跑,要是我讓他給跑了,那我活着就是個棒槌!剛纔害的小爺我那麼慘,差點魂斷黃泉,現在有了絕地反擊的機會,我怎麼能錯過?

不去低頭找那支丟失了的筆,我一狠心,直接咬破了右手食指,用指頭上的鮮血寫下了陳二這兩個字!

當陳二這兩個字一寫下去,我發現在我面前掉頭準備逃跑的陳二身子突然間停住了。

不過他並沒有第一時間被收錄在陰兵冊內,陰兵冊也沒有像之前產生什麼死灰色的光芒,好像時間突然就定格在了此刻……

過了能有那麼五六秒鐘之後,我看見,我面前的陳二突然狠狠的拍打着自己的身體,像是他的身子被什麼束縛住了一般。他兇猛的掙脫着,那刺耳的鬼嚎聲一聲蓋過一聲,似是要把我的耳膜震破了一般,難聽至極!

我知道,陰兵冊顯威了,我高興啊!

我本以爲就這樣僵持不了多久,陳二就會被我收錄在陰兵冊內,可是我這個如意算盤算錯了……

就在陳二兇狠的擺脫過程中,我手上的陰兵冊突然也跟着震動了起來。陳二叫的越大聲,拍打自己身體的力道越是狠,那陰兵冊就震動的越發厲害。這一刻,像是他們在彼此展開了一場拉鋸戰一般。

而下一刻,我突然感覺到,我的丹田之處猶如翻江倒海了一般,開始跟着猛烈的翻滾了起來!

長嫡 “這是怎麼回事?”

我完全被搞糊塗了,一點點的,我感覺我的身體所有的力氣都在一點點的被抽空,甚至就連我身上的血液也跟着倒流了出去。

我的臉色越來越蒼白,我越來越迷糊!

“嘭——”

不知過了多久,我的大腦突然一片空白,緊跟着,我便人事不省,一頭直接栽倒在了地上……

當我醒過來的時候,雖然天還沒亮,但是天邊已經有了一絲光亮,怕是就要臨近天明瞭。

我睜開了眼睛,本以爲會很費力的站起身子來,卻發現不知怎麼,我的渾身上下輕飄飄的,又一次感覺到充滿了力氣!

這一次,我感覺我的力氣真的是使不完一樣!四肢百骸都感覺到好充實好充實!特別是我的丹田之處,一絲絲冰冷的氣流在那裏遊動着。氣流雖然很冰很冷,但是卻讓我感覺到異常的舒服。

低下頭,我發現,我的皮膚冒出了一層層髒兮兮的黑泥!我用手摸了摸,卻感覺到,我身上皮膚傳來的溫度不再那麼的熱,而是比平時涼上了幾分……

“我這是怎麼了?怎麼感覺整個人都神清氣爽?”

側過臉,我這才發現,在我的左側,女鬼趙歡正一臉木訥的看着我,也不知此刻的她在想些什麼。

看了眼趙歡,我突然意識到了昨晚所面對的一切。

“對了!那個惡鬼陳二有沒有收在我的陰兵冊中?”

“我的陰兵冊!”

突然想到了這些,我便趕忙四下裏找了起來。很快的,我發現,在離我不遠的距離處,我看到了我的寶貝陰兵冊。

打開陰兵冊,我迫不及待的翻了起來。

讓我欣喜的是,在我翻了沒幾頁,我就找到了惡鬼陳二的信息!

陳二

等級:鬼靈三級鬼物

種類:夢魘惡殺鬼

能力幽火築夢幽火換形

狀態可召喚

好傢伙!三級鬼物。女鬼趙歡纔是零級鬼物,這傢伙一下子連跳三級,果然是不一般。從他的能力上,我也看得出來,這老傢伙靠的就是那兩團鬼火!

以後哪家道長說鬼火是最低級的存在,我tm就讓他見識下,這鬼火有多麼的強大!

有付出就有回報,雖然我差點丟了性命,但是以後能奴役惡鬼陳二,想想我都覺得興奮!

“你奶奶的!不是想吃了小爺嗎?真當小爺是唐僧肉來着?你給小爺我出來!”

“召喚陳二!";

我牛氣烘烘衝着寫有陳二的那頁書冊大聲喊道

下一刻,一道綠色的光芒突然從陳二這個名字上亮了起來。緊跟着,綠光凝聚成束後,砰然跳出了兩團綠色的幽火。幽火出現後直接飛出了不遠的地面。而後相互纏繞成旋風狀態,直到出現了陳二那醜陋的身體爲止。

“靠!三級鬼物就是三級鬼物,連出場效果都那麼的與衆不同!”

我一邊說着話,一邊上下打量着陳二,不知道底細的,還以爲我在選美呢!

“我說陳二,你老小子不講究啊!雖然老校長讓你受了委屈,但是禍不及家人啊,你害死了那麼多人你就忍心?再說了,你的死是你自己窩火造成的,又不是別人害的,冤有頭債有主,你殺了那幾個拆遷辦的貪官也就罷了,幹嘛還要作孽呢?”

我本以爲我說了這麼多的話,陳二老鬼會跟我道道苦水,但沒想到他竟然別過了鬼臉,根本就不去看我。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