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鳳年的性子我最清楚,他很霸道,肯定不會讓其他人傷害到我,可是現在居然有人當着他的面打我,他一定會活撕了我姨娘!

我一把拉住他的手,強忍着心裏的委屈,哀求的看了他一眼,這人是我姨娘,我絕對不能讓徐鳳年傷害到她,儘管她打了我,那也是在教訓我。

徐鳳年怒視着我,但沒有掙脫我的手,顯然他也在心裏顧慮到了我的感受…

“啪!”

我耳邊傳來一聲巨響,扭頭一看,就見郭勇佳面色兇狠的站在我面前,而姨娘正捂着半邊臉,瞪圓了眼睛看着他。

我心裏抖了一下,防住了徐鳳年,沒防住郭勇佳!

“我和你拼了我!”姨娘反應過來,露出女漢子的本色,擡手就要去掐郭勇佳的脖子。

我連忙轉過身想阻止姨娘,生怕郭勇佳會傷到她。

但是我的速度還是太慢了,就見郭勇佳再次高舉起手,狠狠的一巴掌扇在我姨娘的臉上。

姨娘雖然人高馬大,可還是被郭勇佳一巴掌拍倒在了地上,可見他的力道有多大!

“白素是我女朋友,請你們放尊重點!”

郭勇佳打完姨娘,皺着眉頭朝四周的親戚們看了一眼,那眼睛裏放着兇光,赤露露的警告他們,不要對我胡來。

身邊的徐鳳年眼裏露出一絲欣慰,似乎對於郭勇佳這一巴掌,拍的非常開心,也同樣目光不善的着看着四周的人。

“小子你幹什麼的!”剛纔幫我開門的男人,就是我的姨夫,見到自己老婆被陌生人打了,頓時火冒三丈,瞬間衝了過來,揪住郭勇佳的衣服,擡拳就衝他門面打了下去。

我姨夫同樣高大,身高有一米九,跟身材中等的郭勇佳比起來,就好像一個大人在教訓小孩。

郭勇佳衝他喊了一聲,隨手把他放倒在了地上,兩個人瞬間滾在一起打了起來。

四周的親朋好友坐不住了,紛紛起來過來拉架,而我也加入其中,拼命的抓着郭勇佳的衣服,嘴裏喊道:“別打了,別打了…”

好不容易分散了兩個人,姨夫性子直,並不打算放過我們,一臉青腫的指着我大聲叱喝道:“白素你做人還有沒有良心?”

我焦躁不安的張了張嘴,還沒出聲,身邊的郭勇佳就叫囂道:“有沒有良心不用你來說,主動打人你還有理?”說着還抹了抹臉上被姨夫打出來的鼻血。

“你…”姨夫眉頭一挑,又想過來打人,結果被身邊的人拉住了。

“好自爲之!”姨夫惡狠狠的扔下這句話後,帶着滿臉淚水的姨娘,和有些委屈的方言走了。

四周的親戚見我回來鬧了一場,皆搖頭苦笑,說到時候再約個時間把我老爸下葬的事定下來,他們先回去。

老媽以前是當教師的,雖然跟姨娘是親姐妹,但是性子卻完全相反,完全是弱女子,也沒見到她發火過,還懂得禮節,給親戚們挨個賠禮道歉,送他們一一出門。

尤其是坐在牆角處的那個老頭,送他走的時候,老媽更是拿出紅包塞給他。

他搖了搖頭,拒絕了老媽,似笑非笑的看了我一眼,也隨着人羣走了出去。

看着剛纔還熱鬧滿堂的屋子,一下子變得冷冷清清,我心裏嘆了一聲。

一場悲劇,變成了鬧劇… 帝溟寒看著面前忽然出現的藍色水潭,總覺得有種詭異的感覺,他感覺自己可能是陷入了某種幻境中,必須要打破幻境才能夠出去!可是,剛才看到的畫面,讓他多年平靜的心海泛起了巨浪……

他很想知道畫面中的一家三口到底是誰?很想知道為何最後自己的爹娘會出現在那裡?很想知道最後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你想知道的一切,關於那對男女和孩子的身份,關於你爹娘為何會在那裡!答案都在湖底,就看你想不想看了!」那道充滿著誘惑的,似男似女的聲音再次響起……

帝溟寒四處尋找無果后,看著面前的藍色水潭一頓,最後傾身跳了下去……

「噗通……」

隨著一道聲響,水潭泛起一片浪花,帝溟寒的身影便消失不見了!

「哈哈哈,我的食物,我等你好久了!這麼完美的食物,只要煉化了你,我就能夠出去了,哈哈哈哈哈……」剛才說話的聲音,狂妄的大笑著道。

帝溟寒在入水的瞬間,就知道自己上當了!從上面看著是清澈湛藍的水潭,在他跳下來之後變成了漆黑如墨……

即便是他也根本無法看清楚前面的情況,而且自己根本無法控制身體,似乎水底有什麼東西吸住了自己的身體,極速的下沉著……

加上身後又響起了那可惡的笑聲!帝溟寒暗罵一聲該死的!自己果然是被重傷后,連智商都他么的變低了……

現在身體無法控制,腦海中的畫面也開始飛快的旋轉著,有剛才光幕中的,有關於自己爹娘的,有小時候的,有長大后的,更有來到凌天大陸上的……

就在帝溟寒覺得腦袋快要爆炸,意識快要模糊的時候,忽然間,一道刺眼的金色光芒照了進來……

讓帝溟寒下沉的速度頓時停住了……

「誰,究竟是誰?怎麼可能有人闖進我的幻境中?這絕對不可能?你在搞什麼鬼?」那聲音有些不可置信的怒道。

「啊啊啊究竟是誰,竟然敢讓我到了日嘴邊的食物飛了,真是找死!」對方怒吼道。

而墨九狸現在也搞不清楚是怎麼回事?她在給帝溟寒檢查完眼睛,確定他眼角的粘稠液體,只是眼部受傷,並不會永久失明后,微微鬆了一口氣……

可是,帝溟寒的眼睛必須儘快治療才行,不然很有可能真的永久失明,她必須馬上幫他修複眼部受損的神經,和被損壞的一丁點視網膜才行。

眼部手術對於來到這個世界以後,她還是第一次做!所以必須要謹慎才行,想到風護法還在外面。

墨九狸微微猶豫了一下,從空間中拿出幾顆陣石,有些肉疼的在帝溟寒的床邊布置了一個小型的幻陣,讓外面的人以為屋子裡面一直有人……

然後,心念一動將帝溟寒帶回了空間中!小書早就按照墨九狸的要求準備好了一切,墨九狸的空間中,有一間她自己準備出來的手術室,裡面的東西都是她親手打造的…… 老媽並沒有因爲剛纔的鬧劇責怪我,因爲以現在這種情況,她只能依靠我,而我也只能依靠她。

母女相依爲命…

老媽破涕爲笑,拉起我的手坐在了沙發上,不停的對我問長問斷,吃的好不好,穿的暖不暖,無非是說一些我這幾年過的怎麼樣的話。

我心裏難過又感動,普天之下,也只有父母會這樣關心自己,可我當初居然瞎了眼,爲了渣男那混賬東西拋棄了自己的親生父母,直至老爸的去世,我才厚着臉皮回來…

和老媽說了幾句,她又開始哭了,不停的拍着我的手道。

“你老爸走的太突然,可憐你見不到他最後一面,哎…”

看到老媽這樣,我心裏也不好過,跟着她一塊哭了起來,但我還是多嘴問了一句。

“媽,老爸到底是怎麼死的?”

老媽原本哭泣的神情突然怔了怔,淚水模糊的雙眼裏透着一絲空洞,尤其是她捂住我的手,居然開始顫顫抖抖…

我以爲是老媽聽我這麼問心裏難過纔會這樣,可是等了半響,老媽還是沒說話,尤其是她的手,抖動的幅度越來越大,最後隨着整個身子開始抖動!

我心裏漸漸升起不好的預感,輕輕搖晃了老媽一下,看着她無神的眼睛,輕輕叫喚了兩聲。

“媽?媽…”

老媽渾身一個激靈,突然回過神看向我。我被她這樣子嚇了一跳,肯定是因爲老爸走的突然,她一時沒辦法接受,所以纔會變得這麼奇怪,我在心裏安慰自己。

老媽老爸是同村的人,從小就是一塊長大的,也算得上是青梅竹馬,後來兩個人成績優越,又同時考上了大學,最後畢業就結婚,工作並且生下了我。

兩人在一起少說也有四十年了,我爸突然走了老媽肯定比誰都難過…

“你爸他…”老媽說話有些支支吾吾,甚至連看我的眼神都帶着恐懼和躲避,像是有什麼祕密,不能告訴我?

“哎,不說這個了。”最後她重重的嘆了一口氣。

我急了,老爸從小就視我如掌上明珠一般溺愛我,現在他死了,我見不到最後一面就算了,要是連老爸的死因我都不知道,我還怎麼爲人子女?!

“媽,你…”我焦急開口,試圖問出老爸的死因。

“素素啊,這位是?”老媽抹了一把臉上的淚水,直接打斷了我的話,笑着看向坐在一旁抽菸揉臉的郭勇佳問道。

郭勇佳聞聲,身子一正,搓了搓臉,睜大了眼睛看着我們笑呵呵道。

“阿姨,你好,我是白素的男朋友,姓郭,名勇佳,叫我小郭就行了,今年25歲,有房有車有存款,工作穩定。”郭勇佳好像真把自己當成了我男朋友,尤其是這一口流利的話,我絲毫不懷疑他肯定早就在背地裏已經背熟了!

我瞪圓了眼睛看着他,有老媽在旁邊我不好意思拆穿他,但我的眼神很明確的在說:你怎麼這樣?

郭勇佳無視我的眼神,依舊青腫着臉,看着我媽臉上的笑越來越燦爛。

我看了看坐在他身邊的徐鳳年,沒想到他學着郭勇佳撇了撇,正一臉不屑的看着他,還低聲罵了句:“白癡。”

老媽楞了下,上下打量了一下郭勇佳,露出一個欣慰的笑。

“素素被我們寵壞了,有時候會耍小公主脾氣,你不要太放在心上,晾她幾天,她就會好了。”老媽也已經把郭勇佳當成了我未來老公,輕聲的向他受教對付我的方法…

“那可不行,阿姨,女人就是應該拿來疼的,要寵,自家老婆必須好好寵!”郭勇佳也不知道從哪裏看到的話,此時正面色嚴謹的跟着我老媽信誓坦坦。

這話聽得我都有點不好意思看他了,而老媽臉上的笑意則越發的燦爛,一邊點頭一邊對我說。

“小郭人不錯,看着跟你老爸年輕的時候像,尤其是這個性子,我喜歡。”接着扭頭看着郭勇佳道:“有你照顧素素,我也放心了。”

我見事情的誤會越來越嚴重,也顧不得郭勇佳的面子了,因爲他的面子跟我的一輩子比,我肯定會選擇自己的!

可我剛想開口說話,郭勇佳就搶先道:“阿姨放心,我會好好照顧白素的,不瞞您說,我已經和她同居了,尋思着過年什麼的就先訂婚。”

我楞楞的看着郭勇佳,真不知道他今天是不是吃錯什麼藥了,我什麼答應他的求婚了?

徐鳳年臉色也不太好看,升出手指在郭勇佳面前比了一根中指。

“訂婚?”老媽怔了怔神,隨即看向我:“你們都要訂婚了啊,見過對方父母了嗎?”

“我..”

“阿姨,是這樣的,我是一個孤兒,沒有父母的。”郭勇佳一直打斷我的話,根本就不給我開口的機會。

老媽有些驚訝的看了看郭勇佳,但很快就意識到了自己的失態,對他笑了笑:“你們肯定還沒吃飯吧?我去做飯,晚上大家好好吃一頓…”

我見老媽要走,心裏鬆了口氣,看來要和郭勇佳通氣了,再這麼亂說,老媽指不定都要把我嫁妝搬出來了。

“素素,你跟我一起過來吧。” 傾城妖姬戀上我 老媽剛站起來,就拉起了我的手。

我沒辦法,只好跟着老媽走去了廚房,丟下徐鳳年和郭勇佳在那。

進了廚房,我本以爲老媽是真的要做飯讓我幫忙,可誰知道老媽悄悄看了一眼門外的郭勇佳,對我說道。

“小郭這人我看不錯,剛纔你小姨打你,他馬上就站出來了,是個男人,比你之前的那個什麼天明,要好多了。”

我有些無語,剛纔想解釋,一直被打斷,現在腦子裏都亂了,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而且你跟他以後,家裏沒有婆婆,你日子也會過的舒服一點。”老媽苦口婆心的勸我道。“到時候我一走,你們兩日子就好過了,不用麻煩…”

“媽,你這是說什麼話,什麼你一走。”老爸剛走,就聽見老媽說出這樣的話,我焦急萬分,也不管別的,立即打斷了她的問話,生怕她做出什麼輕生的事。

“哎,沒事,就是人老了,愛嘮叨。”老媽笑了下,緊接着嘆了一口氣:“可惜了你老爸,他那麼疼你,可惜沒等到你結婚抱孫子就這麼走了…”老媽說着說着眼淚就掉了下來。

“好了,媽,沒事的呢。”我安慰老媽道。

“你也別怪你爸,你不在的時候他比我還想你,我經常晚上睡覺聽見他喊你的名字…”老媽依舊不爲所動。

我心裏一酸,老爸對我這個女兒好,我是知道的,就算我和渣男跑了,他也沒有對我有過任何一句打罵,只是讓我想通了就回家。

現在我回來了,他卻離我們母女而去了…

我強忍住悲傷,生怕情緒會感染到老媽,畢竟哭多了對誰都不好。

“媽,老爸到底是怎麼死的,是生病了嗎?還是…”

“素素,你就別問了,先出去吧,這裏媽一個人就可以了。”老媽直接否決了我的問題,把我推出了廚房。

我十分納悶,想追問,但又怕老媽會悲傷,於是回到了沙發上。

斬月 “嘿,白素,你老媽看來很喜歡我啊,你看要不咱們就結婚吧?”郭勇佳見我獨自回來,立即坐到我旁邊,嘻嘻笑着說。

我擡頭看了他一眼,正準備想說他,徐鳳年就把他拉到了一旁:“白素已經和我結婚了,按現在的話講是合法夫妻,一夫一妻制,你就省省心吧…” 當初就是小書看到的時候,也震驚無比!因為它也是第一次見到墨九狸房間裡面那些奇怪的工具!

這個手術室是墨九狸花費了一年多的時間,將空間中許多珍貴材料都用上之後煉製而成的。只是因為缺少空間晶石,所以暫時只是一間放在空間裡面的手術室!

裡面有四張和現代一樣的手術床。每一張床邊都放著一個手術專用的移動車!房間裡面因為墨九狸當初加了大量的白皙石,所以整個房間都是透白無比,根本不需要點燈就亮如白晝……

墨九狸將帝溟寒的身體放在其中一張床上,又給他服用了幾粒丹藥,都是麻醉的人體的丹藥,擔心他在半路醒過來……

然後,從旁邊的推車的下面拿出一面白布,直接蓋在帝溟寒的身上!這個手術室裡面就有墨九狸的經常用的工具,她隨身攜帶的那一套工具是簡單常用的刀,鉗等等。而這個手術室裡面放著的一套工具則比較齊全的……

墨九狸直接洗了洗手,戴上一副自己做的白色手套,又為帝溟寒的眼部做了清潔,便開始了為他的眼部做手術……

好在墨九狸的靈魂力變態,無需助手,強大的靈魂力讓她可以一人當百人用,自己為自己傳遞所有工具……

她先是是用一個眼部撐子,架開帝溟寒的上下眼皮,然後神識仔細找到他眼部受損的地方,利用空間中的療傷泉水粘在一個細小的自製棉棒上,一點點滴到他的眼部……

空間的泉水在墨九狸晉級之後,效果變得驚人無比,修復一般的外傷根本不會留下痕迹!

泉水沾過的部位,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被修復著,絲毫沒有留下一點痕迹,彷彿從未傷過一般……

大概過了一個多時辰的時間,墨九狸終於將帝溟寒的眼傷處理完畢了!就在她最後用神識為帝溟寒檢查的時候,卻奇怪的從他的眼中感受到一絲神識的攻擊……

而且,對於幾天來總是近距離接觸帝溟寒的墨九狸來說,對於帝溟寒的氣息和神識已經非常熟悉了。所以,她第一時間就察覺出這道攻擊的神識不是帝溟寒的……

墨九狸有些疑惑,神識追隨而去,發現在帝溟寒的識海處,有一處奇怪的地方是黑色的,剛才那道攻擊就是來自那裡……

墨九狸正在猶豫著要不要去看看時,卻又再次感受到對方的攻擊。這次墨小姐自然怒了!老娘不想跟你計較,你還沒完了是吧……

於是墨九狸神識猛然追了進去……

也讓差點失去意識的帝溟寒恢復了過來,追進來的墨九狸剛好聽到對方的話,說什麼到嘴的食物還想飛,便誤以為對方說的是自己,瞬間就怒了……

「食物?我看你連食物都不如!」墨九狸冷聲道。

「你究竟是誰?你怎麼可能進來?」對方顯然沒有想到,自己費了多年時間布置的幻境,竟然還能被外人闖進來,這根本就不科學好嗎…… “冥婚也算婚?你是鬼,又不是人,法律對你無效!” 重生之美人妖嬈笑 郭勇佳皺眉成囧樣,對徐鳳年不屑道。

“那你問白素。”徐鳳年扭頭看向我,郭勇佳也一臉興奮,期待我的回答。

“郭勇佳,別鬧了…”我嘆了一口氣,老爸的突然死亡讓我心裏很難受,尤其是老媽還不肯告訴我老爸的死因,更讓我鬱悶不已。

郭勇佳聳了聳肩,倒也知道我現在的處境,從兜裏掏出一根菸吸了起來。

徐鳳年一臉笑意摟住了我:“我老婆就是好。”

雖然別人看不見徐鳳年,但是以我現在的坐姿被別人看到了,肯定會覺得我抽風了,於是我拉開徐鳳年放在我腰上的手,耐心的說。

“你們兩個,現在是在我家,千萬不能再對別人動手動腳了,要不然我…”

徐鳳年擡手阻止了我繼續說下,面帶寒霜道:“不是你攔我,她已經死了!”

“對啊,我靠,那女的和男的都很彪悍啊!”郭勇佳朝我靠了靠,指着自己臉上的淤青道:“你看看,這下手多狠,白素,我看你還是最好不要和他們有什麼往來,要不你會被欺負死的!”頓了頓:“當然,有我保護你,他們肯定就不敢欺負你了。”

我看他們兩個情緒都有些激動,心裏無奈了下,他們並不知道我以前的事,所以纔會覺得姨娘打我實在欺負我,其實我很清楚,姨娘是疼愛我,纔會出手打我,換成別人,誰還管我跑出去多久?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