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志凡和朱茵兩個人的對話叫他越聽越是糊塗。

陳志凡只是笑笑,沒有回答他的話。

京城,碧桂園!

楊國強則是看着弟弟楊國富與女兒楊依依:“國富,你想把屬於你的股份抽走,自己去開公司,我沒有任何的意見,不過我希望你能只抽走五六成,留下一部分!”

楊依依面無表情,她對這個二叔一點好感欠奉,之前父親生病,二叔不是想着幫助家裏碧桂園度過難關,而是想着趁火打劫。

楊國富自然知道自己在大哥和侄女眼中是什麼形象,他既然打定了注意,要爲自己撈取好處,又怎麼會在意別人的目光:“不行,最少九成!”

只能要能拿出八九成來,剩下那一點不要也罷!

楊國富不客氣的看着自己的哥哥:“別想打主意剋扣我的錢,這些本來就是我的,我能只拿走九成,剩下一成不拿走,已經是我的仁慈了。”

楊國強不知道自己弟弟的打算,他深知自己這個弟弟不是做生意的料子,提出這個建議,並不是想要剋扣楊國富什麼。他道:“九成就九成,依依,吧錢給你二叔!”

楊依依拿出支票本寫下數字遞黑楊國富。

楊國富親吻了一下支票:“太好了,還是支票最好。”拿起支票,他第一件事就是先驗證支票上的數額。

畢竟這關心着他的公司!

拿起支票,楊國富直接就走了。

楊依依怒道:“二叔真是太過分了,老爸,你就是心善,非要給他留一個後路,這種人,要什麼後路?”她父親重感情,她是最清楚的,不然也不會要她遵循一個多少年錢的婚約,楊依依也只是看着自己的二叔拿着支票離開,連一聲道謝或是道歉的話都沒說,有些生氣罷了!

楊國強微笑着看着女兒:“要是換你,你其實也是會給你叔叔留下一條生路的,雖然他行事是過分了點,但是他是你的親叔叔這一點,怎麼也不能抹去。”

“我知道啊,可我生氣嘛,所以就是吐槽一下!”楊依依抱着父親的手臂輕聲撒嬌:“爸爸,等您的身體好了,我陪您到z市去吧?看看志凡和我公公!”

楊國強道:“喲,呵呵,怎麼轉性了?”他自己女兒,他是清楚的,最起先她有多麼的抵抗這個婚約。沒有人比他更加清楚的。

現在居然是聽她主動提起陳望父子兩個,他的心裏只有高興。

楊依依道:“陳志凡那個傢伙女人緣好的很,身邊都是稀罕的美女。”

聞言,楊國強反應過來:“原來我的寶貝女兒也是會吃醋的啊?”

楊依依的臉一紅轉過身鼓起了腮幫子:“不理你了!”

楊國強忍住笑:“好好,爸爸不笑了,不過你要給爸爸講,你是爲什麼改變主意的?”

“這個!”楊依依有些不好意思,她快速的偷瞄了父親一眼,低聲道:“是我的閨蜜拉,她說男人放養不好,沒有人管束,指不定會在外面亂來。您不知道陳志凡有幾個紅顏,關係看起來就不簡單!”

楊國強道:“陪你去看看,我倒是願意,不過我不喜歡你爭風吃醋,畢竟你本來就比那些女孩兒出現在陳志凡的面前晚,他這麼大了,有女朋友,和有親密關係的女孩子,本來就是很正常的事情,如果你見到那些女孩,爸爸希望你能冷靜的處理這些關係!”

楊依依道:“其實,我並沒有吃醋那些女孩的存在,我在意的是志凡這個人,可以看的出來,陳志凡是一個很好的男人,那些女孩子在陳志凡落魄的時候都是在陳志凡的左右,我也沒有必要生氣,惹志凡不高興,感情的事情,沒有先來後到,他們喜歡志凡,我也會喜歡她們。” 呵呵!就算他是神又如何,她才不稀罕。

帝玄胤微怔了怔,似乎也不知該如何解釋。

更不知,她會不會相信這種說法……

「你可有聽說過,華胥氏與雷神,他們的兒子伏羲,是如何誕生的么?」

夜冰依腳下狠狠一個趔趄,差點一頭栽倒在地。

睜大眼睛,猛然抬頭看向男人。

難以置通道:「你,你說什麼?你該不會是想告訴我!夜冰依……我,我就是……」

「沒錯。」 寶貝迷人,BOSS輕點寵 妖孽師徒:撿個萌寵腹黑貨(作者:季緋陌) 見到她比自己想象中的反應要好,帝玄胤挑了挑眉。

看來她也聽說過華胥氏,和雷澤湖雷神伏羲一家的故事。

紫眸閃過一抹微訝,看她的表情,好似並沒有覺得這件事情很荒唐,當做是無稽之談。

果然,他的女人……不是一般人。

心中莫名的鬆了一口氣,帝尊大人覺得心情很不錯。

其實之前看到她的反應,他便知她對自己有誤會,就想告訴她真相。

當年之事,並非他有意而為,也不是她……只能說,姻緣自有天定。

但是他又不知道該如何開口向她解釋。

害怕她會不相信。

又會讓她覺得,這只是他的一種推辭借口,會更加討厭他。

……

然而帝玄胤是高興了。

夜冰依卻被他說的話雷得死去活來的,感覺從天而降一道滾滾天雷,將她給劈得外焦里嫩!

沒錯,她相信了。

畢竟,倘若她如今還在現代,要是有人敢這麼告訴她。

那麼夜冰依一定毫不猶豫的上去,狠狠給他兩個耳刮子。

打的他連他媽都認不出來是誰。

然而作為一名穿越人士的她,在這裡見到了許多在現代無法解釋的東西。

比如靈力什麼的!

所以,聽到這個男人的話,還有她一直好奇自己為什麼記不住這個男人……

原來是這樣……

中國的神話故事她雖然不了解多少,但伏羲她還是知道的。

傳說中,上古時代,華胥國有一名叫做華胥氏的女子。

有一天,華胥氏來到了一個叫雷澤湖的地方,去遊玩。

接著,華胥氏在不經意之間看到了一個巨大的腳印。

出於好奇心,華胥氏便忍不住上去踩了一腳。

這踩一下不要緊……要緊的是這一腳就讓她奇迹般的懷了孕。

後來,華胥氏生了一個兒子……便是伏羲。

伏羲是誰……

那可是她們華夏民族人文明與醫藥,各種創造者的鼻祖之一……

不過這都不是重點,重點是她夜冰依,居然和當年的華胥氏一樣……

夜冰依嘴角狠狠抽了抽,自己一個人陷進了天馬行空。

除了華胥氏,發生這種情況的還有一個女子。

在西周,除了紂王,那個年代還有一個有邰氏部落,那裡有一名喚姜嫄的女子。

姜嫄也是一不小心踩到了一個腳印,然後就懷了孕。

最後同樣生下一個孩子,叫做『棄』。

棄還和大禹有關係。

當初大禹治水,便是棄跟著他一起治完了水。

夜冰依清亮的眼眸閃了閃,有些哭笑不得,原來她家小澈兒,竟然是這樣被懷上的…… 然而瞧著夜冰依的表情,帝玄胤感到很是驚訝。

他想過她會罵他打他,或不可置信,等等。

噬骨烈愛,惹上腹黑總裁 他甚至都已經做好了挨打的準備……

但沒想到她會是這樣的表情。

宋疆 一時間,他竟看不穿她是怎麼想的了。

忍不住問了一句,「你就沒有什麼要問的么?」

她真的就這麼相信了?

……

這話倒是將夜冰依給問住了。

是啊,不管怎麼說,這件事情還是他的錯。

原主的記憶當中,一直有一個模模糊糊的身影。

那便是夜冰依被夜清月騙到山上時,遇到的清貴絕塵男子,也就是眼前的這個男人。

而當時這個男人的神印開啟,然後不小心被夜冰依踩到了。

……

夜冰依沒好氣瞪他:「你要修鍊,要渡劫,難道就不能走遠點?不能找個地方藏起來?你知不知道,因為你,毀了我的一輩子!」

原主在踩了他的狗屁神印后,三天就開始生產。

接著生小澈兒生到半路,便直接一命嗚呼了。

夜冰依心中突然很心疼……

與其說,她是生孩子難產死的。

倒不如說,她是被自己給活活嚇死的吧?

畢竟,只有短短三天的時間。

就算夜冰依不想要這個孩子,可是,當時她怕是都來不及反應過來,就直接要生了……

而且那時她又被夜清月害得有家不能回。

夜冰依甚至都能感受到她當時的無奈和恐懼。

「……」

帝玄胤聞言,不由微微一怔。

但其實,那次也是他人生中第一次的大修期。

又因為某些原因……

但其實他也不怎麼了解……

更不知道,女子踩了他的神印后,會懷孕。

三年前,他在山上初見到的渾渾噩噩的她,和如今有很大的差別。

那日在船上,再次見到她,見到那個與自己長得頗為神似的孩子,才開始懷疑,去查了這些……

紫眸閃過一抹淺笑,她們母子,今後便由他來負責。

突然走上前,一把將渾身炸毛的小女人扯進了懷中。

不顧女子震驚的眼神,紅唇微彎道:「你以後,可以不用這樣要強,我會護著你,依依……」

「……」

卧槽!

夜冰依看著男人,水霧般的眼眸充滿了震驚。

他在說什麼鬼?

他叫她什麼?!

然而感受著男人身體的溫度,聽著他磁性好聽的聲音,望著近在咫尺的一張俊美臉龐。

夜冰依的俏臉不自覺爬上一抹紅暈,獃獃地看著他……

帝玄胤似乎很滿意她的反應。

望著女子微紅的俏臉,瀲灧的紫眸微微一深,眼中閃過一抹炙熱的光芒,抱著夜冰依的手臂不斷收緊。

許久,才聽到從女子口中發出一聲略帶嘲諷的冷笑。

「哈哈哈!」

夜冰依抬眸惡狠狠的看著他,她不知道他為什麼突然會說出這些話來。

但,她可不想需要他的施捨,憐憫!還有什麼狗屁負責!

她和小澈兒一樣可以生活的很好。

冷笑道:「我說你是不是想太多了?

若是你覺得發生那件事情,有愧疚於我,那就不必了。

因為,這說起來,應該是我不小心踩到了你吧?

要負責,應該我來。

但你是個男人,這事你不吃虧。

所以,我們扯平了,誰也不必覺得愧疚誰,就這樣吧。」 “我的女兒這下是真的長大了,”楊國強滿意的點點頭,笑容裏帶着欣慰:“你這樣懂事,哪天我就是見到你媽媽,我也可以毫不愧疚的對她說,我把女兒教育的很好!!”

“爸爸,您在亂說什麼呢?”楊依依不依道:“反正我不許您胡說,要是媽媽還在世,她肯定不會希望你這樣說的,她更不希望你丟下我不管!”

楊國強擡手揉揉女兒頭頂的髮絲:“我就是感慨一下,我的女兒又好,又懂事,是我楊國強的驕傲,我怎麼可能捨得離開我的女兒呢?傻瓜。”

楊國強道:“等過些時候,我們就過去!那個日子快到了。你公公肯定不想見我們,等過了那個日子,我們就去!”

щщщ ⊙ttκǎ n ⊙c○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