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子這時候跳到了九爺的肩上,顯然支持九爺的一切決定。

陳文皺了皺眉,說:“我現在無暇顧及陳家,這家主位置,你們另尋他人。”

九爺神色無比失落,卻還是遊說了起來:“現在車架,如果沒有您支持的話,陳家怕是支撐不了多久了,難道您願意看着您一手建立的陳家,就這麼毀掉嗎?”

這話一出,陳家的人都頓住了,他們不是傻子,明白九爺這話是什麼意思。

“難道他是……那個文公?”有人發問了。

九爺恩了聲,當着這麼多人的面說出了陳文的身份。

陳文行事一向低調,九爺多半也是被逼到沒有辦法了,纔會在這種場合說出陳文的身份。

“是的,他就是創立陳家的那個文公,現在陳家日漸消亡,只有他才能救陳家。”

其他人卻全都不相信:“文公是千年前的人,千年前的人怎麼可能還活着?這位先生雖然厲害,但是絕對不可能是文公,九爺難道是想讓陳家陷入萬劫不復之地嗎?”

九爺正要解釋,陳文卻拉住了九爺,陳文說:“我沒想過要拿回陳家,但是也不願意看着陳家在日漸消亡,今天開始,我將陳家交給陳浩,陳浩爲陳家家主。”

這一下,陳家的人更不願意了,先不說他們是不是相信陳文的身份,本來我就是俗世的人,他們本就不待見我,現在讓我來當家主,除了九爺,怕是沒人願意。

聽着陳家人反對的聲音,陳文微微一笑,對我說道:“你爺爺過幾天會來幫你,有你爺爺和九爺的扶持,你能當好陳家家主了。”

至於陳家人的反對聲音,陳文只是微微皺眉,而後喝了聲:“今日晚六點,全都身着雲服到陳家宗祠,我要向所有人宣佈這件事情。”

“這位先生,還希望你不要無理取鬧了,如果你能拿出證據證明你是陳家先祖,我們自然回依你,就這樣,怕是不能服衆。”

陳文笑了笑:“晚上你自然會相信的。”

陳文說完就走了,我和九爺也不管他們的非論,離開了。

到了九爺屋子,我纔跟陳文說:“我不是來當家主的。”

“不然你怎麼跟張家對抗?你怎麼護住你身邊的人?”陳文反問了一句,而後說,“我給你的東西永遠不會求回報,你也不用擔心無法補償我,我給你,你拿着就是。”

“我不是這個意思……”

“那麼,我要你當陳家家主,幫我管一下陳家,你答應不答應?”

都到這個份兒上了,我哪兒能不答應。

陳文沒在這裏呆多久,隨後離開了,不知做了什麼。

至下午五點多,陳家將近兩百人全都聚集在了宗祠,清一色雲服,看起來倒十分壯觀。最^新^章^節百渡搜—藍~色~書~吧。.。 ?陳家所有人到場,唯獨挑起這事兒的陳文沒有到。

隨時時間的流逝,幾乎已經快到約定好的六點鐘了,但是陳文的身影依舊沒有出現,九爺也有些着急。附耳過來問我:“你知道你哥去哪兒了嗎?”

我無奈搖搖頭,陳文行事一向神出鬼沒,幾乎沒人能摸清他的身份。

過了五分鐘後,陳家祖字輩的老人開口了,說道:“那陳文就是在戲耍我們,現在時間已經到了,說是要商量換家主的事情,怎麼他自己到現在還不出現?難道是怕了?”

“就算他來了,我也不能讓他換了家主,憑什麼?我們守了陳家這麼多年,他一來就讓這個世俗來的鄉巴佬頂替陳家位置。”上一次在這裏跟九爺頂嘴的那妖魅女人這時候再次開口。

陳家現在輩分最大的是百字輩的,現在已經年過一百了,不過神智還算清楚,用柺杖搗了搗地,說:“再等十分鐘,要是不來的話。這事兒就算了,我之前雖然承認陳浩是我們陳家的人,但是今天那個陳文說將家主傳給他,他欣然接受,說明居心不軌,如果這事兒不能善終的話,陳浩從今開始,逐出陳家,永遠不準踏入陳家村半步。”

我知道他們不待見我,不過畢竟是自己家裏的人,我沒說什麼,默默聽着他們現在所說的所有話。

時間繼續過去。六點過五分時候,門外終於傳來了聲音,一輛奔馳商務車停下來,從中下來三人,爲首是個年約六十的老人。老身雖然戴着老花眼鏡,但是卻遮不住他眉目之中的逼人英氣。

只是有些可惜了,他是張家的人,他跟今天死在陳家村的張洪川十分的相似,應該是一家的人。

“張洪海,張家洪字輩最強的人,看見他手上扳指沒有。”九爺這時候對我說。

我看向張洪海的手。他拇指上有一綠色扳指,上縈繞着一股朦朧的霧氣。

“天罡戰氣。”我說。

陳文的鬼帝宮裏面那個女官就能施展出天罡戰氣,擁有天罡戰器的鬼魂萬中無一,沒想到張洪海竟然有這樣一個護身鬼魂。

張洪海身後。還跟着一個女人,竟然是被我將身體斬斷的張綿,她依舊撐着油紙傘,不過已經是魂魄狀態了,從原先的掌控者地位淪落到了現在很有可能被掌控的地位。

她從下車就將目光放在了我身上,面色無喜無怒,十分坦然。身上的黑色小西裝,讓我第一個想到了張笑笑,莫名有些沉重。

“張綿旁邊的是她的弟弟張順,張家年輕一輩中的翹楚,陳家新任家主上位的話,會接受各地來的高手挑戰,證明有資格擔任家主,才能坐上家主位置,你要小心他。”

我有些不解,將目光從他們三人身上移開,說:“陳家換家主,他們來檢驗做什麼?”

九爺笑了笑:“這是很久以前留下的傳統,當初的江南各個世家的關係還不錯,這樣的目的只是爲了交流的。不過到了現在,這就成爲檢驗虛實的手段,不管是陳家,還是張家,亦或者是王家,還有另外兩家,家主上位都要接受其他各家的挑戰,只要贏了其他四家中兩家的人,就可以成功擔任家主位置,不過這以前,大家不管實力強弱,都會故意放水,只是你身份有些特殊,所以要格外小心。”

我恩了聲:“看這個陣勢,我能不能當上家主還不一定呢。”

張洪海他們三人已經走了進來。

陳家百字輩的老人看了一眼,有些不快,說:“我陳家還沒決定要不要換家主呢,你們來做什麼?”

張洪海他們三人自己找了位置坐下,說道:“看熱鬧,我倒要看看,你們推選出來的新家主,能不能經得起我們的考驗。”

張綿依舊將目光放在我身上,我與她對視幾眼,我身上突然開始變得溼潤,好似這個屋子周圍的溼氣都匯聚到了我身上。

我知道這是張綿搞鬼,陳文曾經交給我練氣的方法,打坐的時候一般都會重複這個流程,說白了,就是氣功。

王琳琳還在的時候,也一直會監督我。

我開始讓氣轉化成能量,在體內快速遊走,不一會兒,身上的溼氣全都蒸發掉了。

張綿這才收回了目光,沒有過問她身體的事情。

“陳浩,你那兄長到底來不來?若是一直不來,難不成是故意讓別人看我們陳家笑話?”陳家那婦人說道。

我冷了聲,就這個女人話最多,說:“陳家現在不是一直是笑話嗎?”

“你……”我這話引得了陳家大部分人的不滿。

“既然這樣,你還賴在陳家做什麼?”

我說:“我進入陳家,是因爲九爺帶我來,我留在陳家也是因爲九爺的挽留,我答應當陳家家主,不是爲了你陳家這破家破業,只是爲了我哥一個人,別想太多。”

他們無言以對:“好,好,現在嘴硬,我倒要看看,你那個哥是不是會來。”

我往外看了一眼,這時候王家的車也來了。

王家比較給面子,王家家主王羲和王虎兩人同時來,這兩個人在王家分量最重,能過來如果不是砸場子的話,就是給面子,顯然,王家是屬於後一種。

王羲和王虎進來,跟我和九爺點頭示意,而後也自己找位置坐下了。

剩下就是道門分出來的葉家和靳家了,不過他們似乎沒有在這個時候就過來。

時間已經快到六點十分,陳文才終於出現在了陳家宗祠門口。

陳文白天的表現,震撼了所有人,王家能成爲江南世家第二的存在,信息網肯定也強大,早就知道了今天的一切,以異樣目光看着陳文。

張家的人對他則頗爲忌憚。

陳文進來到我旁邊,說:“有些事情耽擱了。”

“你可算來了,陳先生,你可有證據證明你就是陳家的先祖文公?”陳家百字輩的老人問。

陳家先祖之說還沒透露出去,王羲和張洪海聽了臉色大變,如果陳文真的是陳家先祖的話,那麼陳家的地位恐怕就要重新思量了。

一個連張家家主都忌憚的人,只要稍微跟陳家牽扯上關係,就是陳家天大的造化了。

陳文看着這裏的所有人:“我沒有證據證明,但是這宗祠最上方一列的七個陳姓之人的靈位,全是我的徒弟,自有天地證明。”

宗祠上方一拍古樸的靈位,那是陳家可以考究的最早的人,陳文的存在,也只是在他們的口中隱約留下來了些。

陳文這話讓這裏的人短暫驚愕了下,因爲陳文的實力,以及他身上古樸無比的氣息,真的很像是從千年之前走出來的人。

即便沒有任何證據,也有人暫時相信了。

不過張洪海卻冷笑了聲:“我也可以說這七個人是我的徒弟,那樣的話,我是不是就可以成爲你們陳家先祖了?你能力雖然不錯,但是這樣就想把陳家騙到你們兩兄弟的手裏,我是看不過去的。”

王羲卻十分期待:“陳先生,有更有說服力的證據嗎?”

“對,這樣一句話就讓我們相信你,憑什麼?覬覦我們陳家的人可多着呢,你雖然能力強,但是這種騙術,太低端了。”

陳文聽了這話,卻笑了起來:“覬覦陳家……”

衆人都不知道陳文這笑聲是什麼意思,我卻知道,他是掌控了半個陰司的人,區區一個世家陳家,他轄下隨便派出十萬陰兵,就能將世家滅得死死的。

“你笑什麼?”陳家百字輩老人厲聲問。

陳文停止發笑:“那麼,你們說說,什麼樣的身份纔會讓你們欣然接受陳浩?”

陳家幾位老人哼了聲:“至少不是俗世來的鄉巴佬。”

陳文這時候卻突然嚴肅了起來:“我將陳家交給他,不是讓他承受你們白眼的,我給他陳家,就會讓他擁有足以駕馭陳家的能力,你們要明白,不是他願意當陳家家主,而是你們求他的。”

“求他?不可能!”陳家人一致反對,連王羲和張洪海都搖了搖頭,認爲陳文這話說過頭了。

而就在這時,陳文身上突然縈繞起了一股紫色氣息,恐怖壓人,而後唸誦道:“十殿閻羅,聞吾關名,速速現行。”

話音落下,周圍沒捲起半點風聲,所有人先愣住了幾分鐘,然後說:“你在做什麼?虛張聲勢?”

最^新^章^節百渡搜—藍~色~書~吧。.。 ?陳家是法術世家,自然聽出了陳文唸的是什麼法咒,這是召喚十殿閻羅的法咒。

這個天下,就算是茅山的掌教,恐怕也沒有這個能力。同時召喚十殿閻羅。

也就是說,陳文一旦召喚不出十殿閻羅,就將成爲天大的笑話,已經有人忍不住開始發笑了:“他在幹什麼?召喚十殿閻羅?當自己是天神嗎?”

而有一些人生出了憐憫之心,甚至不忍心嘲笑陳文了,怕對他的打擊過大,不過卻對陳文有些失望,認爲陳文太過狂妄:“幹嘛要說出這種話,明明能力很強。”

但是不到一分鐘,所有人神色改變。

江南的天變了,夜色降臨,大地抖動了起來,這是無數腳步步前行的聲音,好似九幽地獄在陽間出現,陰司被搬到了陽間。

上萬陰兵進入了陳家村,密密麻麻排布在了陳家外圍。九匹化作鬼魂的汗血寶馬拉着鑲玉的輦車徐徐而來,牽着馬車繮繩的人,竟然都是陰司的陰帥牛頭。

“這是……誰?”不管見沒見過世面,所有人開始發顫了,不講排場,僅僅是這個氣勢,就沒有人可以承受得了。

輦車珠簾被打開,一身着帝王長袍的人出現,從輦車上走了下來,外面上萬陰兵跪下聲高呼:“參見平等王。”最新章節已上傳

陰司十殿閻羅之中第九殿閻羅,平等王,司掌阿鼻大地獄以及十六個小地獄。

當平等王的名字喊出來。陳家宗祠的人全都站起來了,戰戰兢兢看着外面那個渾身王者氣息男人,誰敢將他當成鬼魂看待?他一聲令下,萬千陰兵踏過來,陳家將不復存在。

陳文卻神色漠然看着外面。

這裏所有人都還沒有反應過來。外面又來一輛輦車,這一次是九頭兇悍無比的巨狼拉着輦車。

輦車上再下來一人,衆陰兵沒有起來,直接喊道:“參見都市王。”

“兩,兩個閻王……”他們嘴脣發白,擠出了幾個字。

而陰兵還沒有站起來,在等待其他人。

這時候。另外七輛輦車同時到來,虎、狼、熊、豹、獅、象、馬、巨雕,拉着輦車出現。

“參見泰山王。”

“參見卞城王。”

“參見閻羅王。”

“參見五官王。”

“參見宋帝王。”

“參見楚江王。”

“參見秦廣王。”

數萬陰兵聲參見了九爲閻羅王。

張洪海原本站了起來,但是現在又被嚇得坐回了椅子上。陳家有膽子小的人直接被這場面嚇的昏厥了過去。

九大閻羅同時出現,這是何等盛況。

他們都明白了,這九個閻羅的出現,全是因爲陳文剛纔的一句法咒,因爲一個活人的法咒,九大閻羅同時出現,這種事情,聞所未聞。

“參見楚江鬼帝。”即便是閻羅,這時候也對準陳家宗祠跪了下來,陳家外的數萬陰兵也全都臣服了下來。

我看了看陳文,面色穩如泰山。

這是強者,當真正強大到一定地步了,就算是整個世界臣服在自己面前,也不會有半點悲喜驚奇。

陳家其他人也都稀稀拉拉跪了下來,連閻王都跪了,誰還敢不跪?

就連九爺也跟着一起跪了下來。

陳文身上淡淡的紫氣,讓人生出的不止是敬畏,而是打心底的臣服,我力量微薄,抵抗不了,正要跪下去,陳文抓住了我的胳膊:“這個天下,誰都可以跪我,唯獨你不用跪。”

我被陳文扶了起來,站在他的旁邊。

陳文隨後目光掃視着他的臣民,啓脣說道:“起來。”

所有人刷刷站了起來。

陳家張家這些人先前語言不敬,想要跪着請罪,但是卻不敢違抗陳文說起來的命令,站了起來。

這裏很多大老爺們兒都已經被嚇得尿了褲子,女人發出了低沉的嗚咽聲。

陳文微微一笑:“從今日開始,我弟弟就是陰司第十殿轉輪王,你們可要求他擔任你陳家家主?”

陳家人牙打着疙瘩,顫聲說:“求……求轉輪王,擔任,陳家家主。”

我看向陳文:“這樣合適嗎?”

陳文卻說:“即便只是爲了別人一個白眼而將我鬼帝位置讓給你去找回面子,我也覺得值得。”

我喉嚨有些干涉,鼻子頗爲酸楚。

“參見轉輪王。”外面陰兵跪下高呼。

“你發號施令,可以讓他們跪着,也可以讓他們起來。”陳文對我說。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