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致澤,我有話要對你說。”諸葛若綿着急的說道。

“走吧。”劉致澤向着教室的後門走去,諸葛若綿緊跟在其後,兩人一前一後的來到了走廊上就交談了起來。

兩人交談的樣子,不知道有多少人羨慕,男的羨慕劉致澤,爲什麼那個人不是自己,而慕容雪涵則是瞪着諸葛若綿的背影,那漂亮的小臉蛋上顯得有些緊張。

“劉致澤,司馬家張家和鮑家都已經來到鳳林市了,想必不用我多說,你應該知道他們是爲什麼而來的吧?”諸葛若綿沉思了片刻後開口說道。

劉致澤一怔,看向諸葛若綿,疑惑的問道“你就是爲了這個事找我的?”

諸葛若綿點了點頭,這也是她爲什麼沒有離開的原因,因爲她想要把這個消息親口告訴給劉致澤。

劉致澤有些懷疑的看着諸葛若綿,也不知道這妹紙想幹嘛,怎麼一下子就跟轉了性似得,竟然還會關心自己了,如果是以前的話,估計她恨不得讓那三大家族的人弄死自己。

“我知道了。”劉致澤慢悠悠的點起了一支菸風輕雲淡的說道,絲毫沒有因爲三大家族的人而擔憂。

看到劉致澤這副淡定的樣子,諸葛若綿一愣,有些疑惑的繼續問道“難道你就一點都不擔心嗎?”

“澤哥不需要擔心什麼,要擔心的,反而是他們,一羣辣雞而已,還沒有資格讓澤哥擔心,如果你沒有其他的事,那澤哥就要去上課了。”劉致澤撇了諸葛若綿一眼,臉色依然很是淡定,說完後,劉致澤就丟掉了菸頭走進了教室。

望着劉致澤的背影,諸葛若綿的秀眉微微一挑,曾幾何時,他也在自己面前說過這樣的話,但自己當時卻不相信,不過在經過了前兩天的事情之後,自己對他說的話,已經不可能做到不信了,因爲他說的就是事實。

既然他說了三大家族的是辣雞,那就必然是辣雞,想到這裏,諸葛若綿微微一笑的就走進了教室,她並沒有因爲劉致澤的冷漠而有其他的想法。

教室內,劉致澤剛剛坐下,諸葛若綿就跟了進來,坐在了自己的前面,感受到諸葛若綿身上散發出來的迷人芳香,劉致澤忍不住多吸了兩口。

“臥槽!!澤哥,你看。”就在這時,南宮劍驚呼一聲,拿着手機湊了過來。

劉致澤低頭看去,就看到鳳林市中學的貼吧上正有着一個大大的標題,《獨斗數萬人的少年竟然是我們學校的》。

看到這個標題,劉致澤一怔,忍不住抓過了南宮劍的手機看了起來。

“下面附上少年的照片。”那樓主繼續發出了一條帖子。

緊接着,劉致澤和南宮劍就看到了校門口的照片,而在那張照片內則是有着一個至關重要的人物,沒錯,那就是劉致澤。

我曰!!劉致澤暗罵了一聲,這特麼誰啊,什麼時候偷拍的自己?自己竟然一點感覺都沒有。

下面有着十來張的連環照,從劉致澤站在門口的時候,再到那位凱麗外國女生出現的時候都被拍了下來,而且還是全方位,各種角度,簡稱無死角。

“臥槽!!澤哥,這人的拍照技術挺不錯的啊,竟然把你拍的這麼清楚,咦,我好像也在裏面,看來劍哥還是挺上鏡的嘛。”南宮劍毫不知恥的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說道。

看到南宮劍那自戀的樣子,劉致澤真特麼想一個手機就砸過去,就特麼你,還好意思說上鏡。

因爲那照片是特意拍劉致澤的,但南宮劍又站在一旁,爲了不讓南宮劍搶鏡頭,所以只能把南宮劍給拍了進去,不過南宮劍那胖嘟嘟的身材,再加上當時他那一傻一傻的樣子,看起來倒是有些搞笑。

“澤哥,臥槽!!有幾千條評論啊。”南宮劍震驚的指着手機說道。

劉致澤再次低頭看去,可不是麼,這幾千條評論都是在一兩分鐘內出現的,這麼說的話,現在在逛學校貼吧的人,至少有着幾百個。 “澤哥,給我看看。”南宮劍搶過了手機,立刻看了起來,在那些照片下面,就有一個人回了帖子。

“開特麼什麼玩笑?獨打數萬人?樓主你怕是腦子讓門夾了吧!”

“澤哥,這人看來是不相信你的能力啊。”南宮劍嘿嘿一笑,繼續翻了起來。

“哇!請問一下樓主,這位小哥哥哪個班的?能否爲小妹我弄個聯繫方式來?”

又一個回帖的,看到這個,南宮劍就來興趣了,當即點開了那人的頭像,就看到了那人的資料,不看還好,一看差點沒讓南宮劍摔手機。

那資料內正有着一個恐龍妹的自拍照,看着着實恐怖啊。

“澤哥,這個我感覺不錯,挺適合你的。”南宮劍嘿嘿笑了笑,剛剛撇過頭去,就看到劉致澤正陰沉着臉看着他,南宮劍趕忙訕笑一聲,繼續翻了起來。

“這人我見過,好像是高二的,具體幾班的就忘記了,不過,樓主,你說的獨打數萬人也太扯了吧!你丫的是不是想用這個人的照片泡妞啊。”

“拿這個照片泡妞?你也太看得起這個照片裏面的小子了吧!就他那衰樣。”

臥槽!!看到這裏,劉致澤有些想要爆發的衝動感了,特麼的,澤哥什麼時候變衰樣了?你才衰樣,你全家才衰樣吧!

“他是高二三班的,叫劉致澤,外號劉萌萌。”

又一條帖子,不過這條帖子卻是直接暴露了劉致澤的身份,劉致澤看了一眼教室內的人,估計也就是自己班上的了,否則的話,不可能會認識自己的。

“劉萌萌?這名字可真特麼神了,喂,你們誰是高二三班的,叫一下這位劉萌萌,就說他大爺我在操場等着他,他大爺我倒是想見識一下所謂的獨打數萬人的人到底有什麼本事。”

我曰!!這是赤裸裸的挑釁啊。

南宮劍屏住了呼吸轉頭看了劉致澤一眼,見到劉致澤沒有絲毫的反應,這才鬆了一口氣,他還真怕劉致澤會衝下去弄死那小子。

“劉致澤?算個吊?高三潘飛路過,有本事讓他來找哥,分分鐘教他做人。”

又一條回覆帖子,再次充滿了挑釁的氣息,潘飛,這個人,南宮劍還是知道的,高三的,據說和寧屠一樣,都是混黑澀會的,具體的,因爲他們也沒接觸過,就不知道了。

“哇,是武道社的潘飛學長,潘飛學長,這個劉萌萌現在好像很囂張啊,求你去打擊一下那小子的囂張氣焰。”在那條帖子下面跟了一大堆的帖子,無非就是讓那個叫潘飛的去弄劉致澤一頓,好好的教他做人。

“臥槽!!這特麼的就有些過分了。”南宮劍指着手機屏幕怒喝道,還特麼叫劉致澤做人,估計讓劉致澤教你做人還差不多。

再往下看,就是各種暴露劉致澤身份的帖子了,不然就是一些女生說喜歡這樣的小帥哥,想要做他的女朋友。

當然了,也有不少藉着劉致澤名氣的人在裝逼,反正就是各種各樣的吹流弊,反正吹流弊又不犯法。

還有不少,說什麼也不信,什麼獨打數萬人,又不是他。

看到這一條條的回覆,南宮劍都有些無語了,這特麼的就尷尬了,當事人可就在旁邊看着吶。

“澤哥,怎麼辦?需不需要我懟他們?”南宮劍問道。

“必須懟啊,就說,那個人並不是我,不過對於你們這些辣雞,澤哥依然能夠分分鐘弄死你們,嗯,就這麼發。”劉致澤思考了片刻後說道。

我曰!!南宮劍一怔,有些發愣的看向了劉致澤,這話一發出去,估計,立刻會遭受到全校同學的暴擊吧!說不定很快就會有人找上門來。

“澤哥,你確定?”南宮劍好奇的問道。

影帝老公他喜當爹 “對,就這麼回覆,讓他們一天到晚的不幹正事。”劉致澤淡淡的說道。

好吧,聽到劉致澤這樣子說了,那自己又還能說什麼呢?南宮劍立刻回覆了起來,就按照劉致澤的說法發了一條帖子。

還沒到兩秒鐘,帖子就被回覆了,一羣羣罵孃的帖子就出現了。

“特麼的,你是那個叫劉致澤的王八蛋嗎?這麼吊?信不信勞資分分鐘弄死你?”

“臥槽!!這麼吊的都有啊,你怕是沒死過喲。”

“小子,有本事下午放學別走,咱們小樹林見。”

看到這些回覆,南宮劍鬱悶了起來,這特麼拿的是自己的號啊,這樣一來的話,那別人找上門也是第一個找上自己啊,估計現在劉致澤已經成爲全校的公敵了吧!

“澤哥,如果他們找上門來,你可要幫幫我。”南宮劍哭喪着臉說道。

“放心,只要他們敢來,看澤哥怎麼弄死他們。”劉致澤拍了拍南宮劍的肩膀笑了笑說道。

很快的,風尤物就來上課了,劉致澤和南宮劍再次趴在了桌子上呼呼大睡了起來,看到這一幕,風尤物也不敢多說什麼,路起之所以能夠上位,她也能猜到估計和劉致澤脫不了干係,所以現在她都開始害怕劉致澤了。

只是他們還沒睡兩節課,就被吵醒了,劉致澤和南宮劍揉了揉眼睛,擡頭看去,那付振軒滿臉賤笑的正站在兩人的面前。

“付振軒,你吃飽了沒事做啊,滾,不要打擾澤哥睡覺。”劉致澤繼續趴了下去。

聽到劉致澤的話,付振軒非但沒有害怕,反而是冷笑了起來,沒錯,在貼吧上曝光劉致澤的那個人就是他,爲的就是讓劉致澤成爲全校學生的公敵,看你這次死不死。

“劉致澤,不是我想打擾你,而是外面有人找你。”付振軒冷笑道,沒想到纔剛剛過去兩節課就有人來找劉致澤的麻煩了,這樣最好,早點弄死劉致澤,自己也能早點安心。

“誰特麼找澤哥啊,讓他滾。”劉致澤有些不耐煩的說道,原本被付振軒從睡夢中吵醒劉致澤就已經有些不爽了,現在就更加不爽了。

“澤哥。”這時,一旁的南宮劍推了推劉致澤的手臂,指向了教室外面。

此刻在教室外面,正有三四個少年站在門口,一人手拿一支香菸,別提有多吊了,他們一個個身穿着白色的武道服,不少人都對着他們指指點點的說了起來。

“他們就是武道社的啊,那個就是武道社的社長潘飛嗎?”班上有着兩個恐龍妹對着外面的那些少年崇拜的說道。

“澤哥,是潘飛。”南宮劍有些震驚,沒想到那個潘飛這麼快就找上門來了 “潘飛?”劉致澤一愣,忽然想到那論壇上出現過的潘飛學長四個字,他頓時想了起來,這個就是要教自己做人的潘飛學長啊。

原本自己還不打算去找他們麻煩的,沒想到他們竟然主動找上門了,既然如此,那自己就算不弄他們一頓好像都不行了。

“付振軒,你什麼時候又跟着潘飛混了?怎麼,這麼快就拋棄你家的屠哥了?”劉致澤嘿嘿一笑,擡起頭看向了付振軒。

伏天劍神 聽到劉致澤的話,付振軒的眉頭一皺,臉色變的難看了起來,就看他艱難的笑了笑,道“哪能呢,澤哥,我的心可都是一直向着你的。”

“你這樣的人澤哥可不敢要,萬一你哪天把澤哥坑死了,那澤哥多冤枉啊。”劉致澤笑了笑,說完,直接站了起來,向着教室外面走去了,南宮劍看着付振軒也笑了笑跟了上去。

望着劉致澤和南宮劍的背影,付振軒的眼中閃過一道精光,他恨不得現在劉致澤就被潘飛弄死。

“劉致澤,你要去幹嘛?”就在劉致澤快要離開教室的時候,慕容雪涵來到了劉致澤面前叫住了他。

“去外面啊。”劉致澤指了指外面的幾個人,意思很明顯了,澤哥要去打架了。

“劉致澤,你別去招惹他們,那個潘飛是澀會上的,聽說要比寧屠厲害的多。”慕容雪涵有些擔憂的說道。

“那有什麼關係,難道你忘記澤哥可是能獨打數萬人的。”劉致澤笑了笑,直接離開了教室。

望着劉致澤的背影,慕容雪涵也不知道怎麼辦了,那個視頻雖然她也看過,但是裏面的人有些模糊,她也沒有看清楚那個人到底是不是劉致澤,反正就是有些擔心。

見到有人出來了,那四個身穿武道服的全部看向了劉致澤,其中一個黑漆漆,身體挺強壯的少年丟掉了菸頭看向了劉致澤,道“你就是劉致澤?劉萌萌?”

劉致澤笑了笑,也從口袋裏掏出了一支菸點了起來,慢悠悠的吐出了一個菸圈之後纔開口道“如果這個學校沒有重名的人,那你估計找的就是在下了。”

臥槽!!這小子好特麼囂張啊。

看到劉致澤夾着煙吐着菸圈,這潘飛四人忍不住挑了挑眉頭。

這還真是第一次在學校碰到這麼吊的人,畢竟潘飛的身份在那,別人可是澀會上的人,你得罪了他,估計會被弄死,所以一般人都不敢在他面前裝逼。

可是眼前的這個小子卻是這麼做了,而且還做的異常的囂張。

“小子,你果然和別人說的一樣,那麼的囂張,那麼的令人討厭。”潘飛眯着眼睛望着劉致澤說道。

“一般一般拉,不知道各位大哥找小弟有什麼事?”劉致澤笑了笑,看了南宮劍一眼才繼續開口問了起來。

“很簡單,小子,知道你在貼吧上罵飛哥我是辣雞,飛哥別的也不要,只要你跪下磕個頭就算了,你覺得如何?”潘飛指了指地面冷冷的說道。

“哈~”劉致澤和南宮劍都笑了,笑的很是猖狂。

而教室內的人也都是集體的看向了這邊,他們倒是想看看劉致澤想要怎麼處理這件事。

這裏最不擔心的,估計也就只有諸葛若綿了,開特麼什麼國際玩笑,劉致澤那可是連鬼王都能收拾的人,雖然說不是他自己的力量,但他也能借助,就憑外面那幾個雜毛想要動劉致澤?除非是黑白顛倒,地球逆轉那還差不多。

“小子,你笑什麼?難道飛哥說的不對嗎?”潘飛冷冷的問道。

“那倒不是,飛哥說的很對,只是如果澤哥不想跪下磕頭呢?請問後果要如何呢?”劉致澤笑眯眯的問道。

“那你就準備去醫院躺一個月再回學校吧。”潘飛看了自己的小弟一眼冷哼一聲的說道。

“不行,你們不能對他動手,否則我就去校長那告你們。”這時,慕容雪涵坐不住了,她從教室內跑了出來,直接把劉致澤攔在了身後。

她也知道劉致澤抓鬼是有本書,但對面這幾個可是練過所謂的跆拳道的,她還真怕劉致澤被他們欺負了。

聽到潘飛放狠話了,慕容雪涵也知道不能在等了,她知道劉致澤抓鬼有一手,但這可是打架,他真的行嗎?這不,越來越擔心的她,只能衝了出來,擋在了劉致澤身前。

“喲,劉萌萌果然不一樣,竟然能夠得到女生的保護。”潘飛和小弟們相視一眼哈哈的笑了起來。

燈色眷戀,深情盡負 “那又如何?至少澤哥有,而你卻沒有。”劉致澤嘴角上揚,吐出了一個菸圈,那菸圈直接撞在了潘飛的身上。

“臥槽!!小子,你找是嗎?”潘飛冷哼一聲的說道,他雖然是澀會上的人,也有些本事,但人畢竟長的差了點,以至於到現在都還沒有過女朋友,所以他最恨別人拿這個事情開玩笑了。

“找死?你特麼的也太高看你自己了吧!”劉致澤丟掉了菸頭,慢慢的推開了慕容雪涵,站在了慕容雪涵的身前,瞪着潘飛道“不是澤哥針對誰,澤哥只想說一句,像你們這類的辣雞,來多少澤哥就能打多少。”

“哈哈~”聽到劉致澤的話,潘飛一行人彷彿是聽到了本世紀最大的笑話似得,當然了,不僅是他們,就連劉致澤班上的同學都忍不住笑了,那付振軒更是捂起了肚子。

“小子,就你這樣依靠女生的人也好意思再飛哥面前吹流弊?你特麼未免太不搖碧蓮了吧!”潘飛笑道。

“澤哥不搖碧蓮?你錯了,澤哥從不吹流弊,只會做事,阿打~”劉致澤伸出了手掌,一巴掌揮了出去,直接與那潘飛的臉龐來了個親密的接觸。

“啪~啊!”先是一聲巨響響起,緊接着,就聽見一聲淒厲的慘叫聲,潘飛的身體直接來了一個一百八十度的大旋轉,直接撞在了地面上,昏迷了過去。

臥槽!!看到這一幕,所有的人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一個個的目瞪狗呆的看着這一幕,這特麼的什麼情況?剛剛發生了什麼?

事情發生的時間只不過是兩秒鐘而已,甚至有些人剛剛眨了眼睛,卻是發現自己已經錯過了最精彩的一幕。

“都說了,不是澤哥針對誰,就你們這樣的辣雞,來多少澤哥就能打多少,連澤哥一巴掌都承受不起,忒特麼辣雞了。”劉致澤揹負起了雙手,一臉的惆悵之色說道,緊接着,就看劉致澤直接在那昏迷過去的潘飛身上踩了起來,直接踩過了潘飛的身體,劉致澤還特意從後門進的教室。 我靠的!!這劉致澤要不要這麼吊啊?一個巴掌竟然就把武道社的社長給撂倒在地,而且還特麼從別人身上踩了過去。

看着那白色武道服上的鞋印,他們都震驚的合不攏嘴了,難怪劉致澤說別人辣雞,現在看來果然夠辣雞啊,而且還是非常以及特別極其的辣雞。

特別是那付振軒,還以爲這個潘飛能夠收拾劉致澤一頓,結果卻是沒想到反被收拾了,真特麼的沒用啊。

這件事情過後,那貼吧的頭條再次被換了,那個獨打數萬人的並不是高二三班的劉致澤。

但是這個劉致澤卻依然強大,一巴掌把武道社的潘飛給撂倒了。

全校的人都爲之一震,當然了,有些也開始爲劉致澤擔憂了起來,畢竟潘飛可是黑澀會的人,一個搞不好,劉致澤可就要丟掉性命的。

可是當無數人看到那潘飛身上的鞋印之後,他們才發現自己的擔憂是多餘的,別人劉致澤都這般羞辱潘飛了,自然不怕潘飛的報復。

當時,潘飛的三個小弟是擡着潘飛離開的,看的不少人一愣一愣的,原本還以爲這個劉致澤有危險了,結果劇情卻是突然轉變了起來。

“澤哥,頭條換了,你看。”南宮劍拿出了手機看向了貼吧。

劉致澤只是淡淡的撇了一眼,就聽他道“有什麼好看的,給澤哥發個帖子,就說有誰不服氣的,大可來咬澤哥。”

現在南宮劍可不擔心被報復了,二話沒說,直接就發了一條帖子出去,當那帖子出去後,再次迎來了無數人的痛罵,不過劉致澤和南宮劍也絲毫沒有在意。

“劉致澤,你每天的日子都是這麼過的嗎?”這時,諸葛若綿轉過頭來看着劉致澤問道。

劉致澤撇了她一眼,雖然不知道諸葛若綿爲什麼突然轉性了,不過別人和自己說話,自己也不好不回,當即咧着嘴笑了笑,道“差不多,怎麼?現在你不想和我離婚了?”

“呸~什麼離婚,我們都還沒結婚呢。”諸葛若綿臉色一紅,啐了一聲之後就轉過了頭,不再和劉致澤說話了。

望着諸葛若綿的背影,其實諸葛若綿的本心是不壞的,只是因爲生在諸葛家,讓她養成了一種養尊寵優的自豪感,在上次她利用諸葛家的看家本領被劉致澤打敗之後,其實諸葛若綿就已經被劉致澤征服了。

前段時間,諸葛若綿還打算回到諸葛家的,但是此時此刻,她卻是已經放棄了回家的想法,或許,在鳳林市待着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叮鈴鈴~”忽然,劉致澤的手機響了起來,此時又正在上課,那講臺上的風尤物以及班上的同學聽到了鈴聲下意識的看向了劉致澤。

就看劉致澤慢悠悠的掏出了手機接起了電話,班上的同學又再次看向了講臺上的風尤物,想要看看風尤物是怎麼處理的。

只是風尤物也很無奈啊,她又能說什麼呢?難道現在她還敢去要求開除劉致澤嗎?那絕對是自己找死了。

“什麼?秦玲玲出事了?”劉致澤驚呼一聲,直接站了起來,他看了班上那些目瞪狗呆的同學一眼開口道“我馬上到。”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