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來是隻有接觸到橋的人才能看到,咱們能過去了。”江雨煙也說。

正在這時,一個年輕媽媽帶着一個小女孩從這裏經過。小女孩高興的跑到河邊,兩隻手扒着欄杆向這邊看來。

藍海辰等人一驚,藍海辰現在可是站在半空呢。這情景要是被人看見,那還不立馬上報紙?

“等等,你們……”江雨煙忙阻攔小姑娘,但下一秒卻又停住了。

只見小女孩看着藍海辰那邊,竟然什麼反應也沒有,就像藍海辰根本不存在一般。

“姐姐你說什麼?”小女孩轉過頭問道,她媽媽也看過來。

“啊……沒事,我就是看你跑的太快,怕出意外。”江雨煙尷尬的笑了笑,又看向藍海辰那裏,見藍海辰依然站在半空。

“看來與遊戲無關的人是看不到那邊的情況的,也不知道遊戲管理方是怎麼做到的。”江雨煙心想。

於是江雨煙和徐淵一直等那對母女走掉,才學着藍海辰來到橋上,見到了這座神祕的橋。

三人互相示意,一同向島嶼那邊走去。當到達橋中央時,周圍的風突然加大,江雨煙扶着旁邊的扶手遮住眼睛才勉強立住身形。

“好大的風啊,恐怕就是這風擋住的飛機吧?”藍海辰也偏過頭喊道。

“想不到這風居然這麼厲害,再大一點我就要被吹到河裏了!”徐淵同樣大喊。

“恐怕這風還算小的,咱們在橋上,並不是風最厲害的地方。”江雨煙看着上方的天空,那裏的風恐怕纔是真的恐怖。

三人堅持着走完這段,狂風又突然消失不見。他們嘖嘖稱奇,心有餘悸的來到了橋的盡頭處。從這裏,他們已經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島嶼。

高大的牆面阻擋着他們的路,從近處看,這牆遠比他們想象的還要高大。

藍海辰推了推面前的牆,牆面突然轉動起來,露出了裏面的通道,就像是電影裏的密道一樣。他們進入其中,發現裏面是一條潮溼陰暗的過道,看上去有些噁心,氣味也不好聞。

不過這卻是唯一能通往島嶼內的途徑,所以三人忍着噁心進入其中,在走了很長一段距離後終於看到了出口。

藍海辰又照樣推開面前的牆,發現自己竟然從另一面高牆裏出來了。面前是一條寬闊的街道,兩邊有很多店鋪樣的建築。

這些建築大都破敗不堪,但從規模上依然能夠看出當年的熱鬧繁華。

“當年人們能在深山裏建這麼一座城,也真是了不起啊。”藍海辰看着周圍說。

“是啊,這種程度的建築即便到了今天,也不是輕易完成的了的。”

江雨煙說着看向自己腳下,地面上落滿樹葉與雜物,顯然已經很久沒有打理。很多地方連落腳都難以辦到,甚至還有不少打鬥破壞的痕跡摻雜在其中。

“這裏應該發生過一場混戰,看上去跟暴亂過後一樣。”藍海辰也注意到了那些破壞痕跡,並且指着前方讓江雨煙二人看。

“前面有輛汽車,看那慘樣根本不是單純的廢棄那麼簡單。”

江雨煙和徐淵順着看過去,見不遠處確實有一輛被毀壞的汽車,整個車身像是被燒過的一樣,玻璃也全部碎裂。

三人走過去觀察車內,江雨煙頓時發出一聲驚呼。這車裏竟然有一具屍體,而且也是被焚燒過的狀態。

“居然有屍體,這裏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啊!”徐淵叫道。

“不難猜測吧,被困在這種地方,長時間沒有外面的資源補充,爭搶與騷亂是遲早的事情。”藍海辰說。

“怎麼說呢,看來殺人放火這裏算是都集齊了。”江雨煙說着看向周圍,既然有這一具屍體,就能有第二具第三具。

陛下黑化后超難哄 果然,衆人沒多久便又尋找到了不少屍體,死相都不怎麼好看。

“看來咱們這次要在死人堆了遊戲了,想想這座島嶼的大小,指不定有多少人死在這裏。”藍海辰看着周圍說。

但三人畢竟是來尋找躲藏地點的,無論這裏有多少屍體都不是他們應該關心的。於是三人當即選了周圍一棟最高的樓,開始探查起來。

這些樓的內部確實如三維模型裏顯示的一樣,充滿了古怪與不規則。藍海辰覺得要想將這裏的地形盡數掌握簡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在探查了一段時間後,三人又停了下來。

“這樣不是辦法,每棟樓都那麼複雜,又高又大,想全都掌握簡直就是不可能的。”江雨煙喘着粗氣說。

“對啊,這樣我感覺還不如用那個模型呢,起碼不這麼消耗體力。”徐淵也說。

“海辰你說呢?”江雨煙見藍海辰不說話,就開口問。

“你們發現沒有,這裏雖然又破又舊,但監控系統卻是很完善的呢。”藍海辰突然說。

“監控,你是說這些攝像頭?”江雨煙和徐淵這時纔將注意力放在監控上,發現這些監控確實又新又多。

“既然咱們到達這島上廢了這麼大的勁,那收穫肯定也不簡單。所以咱們不能把目標固定在躲藏地點上,而是需要爭取更大的優勢。”藍海辰點點頭表示。

“就比如這些監控?”徐淵問。

“不錯,就是這些監控。如果它們還能用的話,一定能給我們帶來意想不到的優勢!”藍海辰笑道。 如果仔細看就能發現,這些監控明顯要比周圍其他設施要新一些。藍海辰覺得,這或許也是遊戲給他們的某種提示。

畢竟,他們費盡心機到了島上,要是一點好處都沒有,那還不如留在旅館裏吹空調看電視呢。

“所以你覺得咱們應該把注意力放在這些監控上面?”江雨煙問。

“我是這麼覺得的,咱們不如先去查查,看看這些監控到底還能不能用。”藍海辰建議說。

江雨煙和徐淵點點頭,於是三人便開始尋找監控室,藍海辰邊找邊解釋自己的思路。

“咱們一定要將思路調整好,你們想啊,咱們到了這裏後的最大優勢是什麼?其實是對場景的改變。

假設我們是唯一可以在白天進入島嶼的玩家,就意味着只有我們能對場景做出一定程度的改變。這纔是咱們最大的優勢,而不是什麼躲藏地點。”藍海辰說。

“經你這麼一說倒也確實是這樣,那麼按照你的思路,這些監控就是能做出的最大改變了?”江雨煙問。

“應該是的,監控這東西可是很有用的,還記得第一輪遊戲嗎?第四晚的時候監控可是最重要的助力,遠比線索還重要。”藍海辰點頭說。

最終藍海辰他們找到了一處監控室,三人打開監控,發現果然都還能用。

“可以用,而且還想當清晰,這些不是普通監控啊!”徐淵稍微查看了一下就說。這傢伙是個科技迷,在這方面比藍海辰還要擅長。

“很好,這樣一來咱們就能將監控掌握到手裏了。”藍海辰點頭笑道。

“但我們具體要怎麼辦?”江雨煙又問。現在他們都還很迷茫,畢竟第三輪遊戲的規則還不清楚,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要扮演什麼角色。

在這種情況下,就算掌握了監控也根本不知道要用來幹什麼。

“這個我想今晚聽完規則才能清楚,咱們現在的任務就是最大程度的掌握這些監控。”藍海辰說着看向徐淵。

“小淵,你通過手機控制這些監控嗎?”

“可以,只要給我手機就能辦到。”徐淵自信滿滿的說。這些監控都是無主的,什麼保險都沒有,控制起來簡直易如反掌。

“好,那你今天就負責這個,努力將所有監控都和手機連接上。”藍海辰點頭說。

“所有監控,這地方這麼大,哪有可能全部掌握?”江雨煙皺眉說。

“那就撿重點的來,最主要的就是那些又高又大的樓,我想別的玩家也大都會將隱藏地點選擇在那種地方。”藍海辰想了想說,然後又一拍手,“對了,小淵我多給你一些手機,咱們每部手機連接一棟樓。要是手機不夠用了就跟我說,咱們再去買。”

西涼董魔王 “沒問題,我保證在下午6點之前將監控都弄好。”徐淵保證說,看上去幹勁滿滿。

“還有,將這些電腦都設上密碼,別讓別的玩家也掌握監控,秦悅恆的事我不想再出現了。”藍海辰又說。

“好,一切都交給我。”徐淵說。

於是三人分頭行動,徐淵負責所有的監控,藍海辰和江雨煙則繼續尋找躲藏地點。

於是時間很快過去,到下午5點左右的時候,徐淵已經將監控準備好,藍海辰和江雨煙也找好了躲藏地點。

由於監控數量巨大,徐淵最後交給藍海辰的手機足有二十多部,藍海辰專門弄了個包纔將它們全部裝下。

之後就是徐淵退出島嶼,藍海辰二人留在裏面,等待遊戲開始。

“海辰、江大校花,你們一定要小心,我等着你們出來!”徐淵站在橋上,回頭對藍海辰和江雨煙說。

“放心吧,我們不會死的,你也小心,別被橋上的風吹倒了。”藍海辰也說。

徐淵點點頭,轉身離開了島嶼。藍海辰則將牆上的暗門關好,躲在事先準備好的地點等待遊戲開始。

時間很快到達下午6點,也不知爲什麼,明明還不到晚上,但這島嶼上卻已經一片漆黑。隨着一陣拉扯之力出現,藍海辰猛地被帶離了原來的地點。

等藍海辰再次睜開眼睛,發現自己竟然坐在一個狹長的空間中。他仔細觀察,發現這竟是一節火車車廂!

月光順着車窗射進車內,照亮了車廂內部,也爲整個空間帶來一絲陰冷。

“竟然是在火車裏,難道這裏還能通車不成?”藍海辰驚異的想到。

在之前探查島嶼時,藍海辰確實發現了一座小車站。這裏顯然不是用來運客的,而是那種爲了運貨所建立的小車站。

藍海辰想起了自己查閱的S市資料,知道這附近有煤礦,而且儲量十分驚人。

“但即便如此,這節車廂也有些不太尋常。首先就是太乾淨了,且不說停留在車站裏的車大都廢棄多年,就算是正常貨車也絕不該乾淨到這種程度!”藍海辰摸了摸自己坐的椅子上,發現上面簡直一塵不染。

“還有就是這車廂的擺設,這明明就是一節餐車嘛!”

只見車廂裏此刻擺滿了桌子,每張桌子兩邊都有座椅,整體擺設與常見的老式餐車沒有任何區別!

此刻所有座位靠近過道那一側都坐滿了人,大家就隔着過道互相打量着,臉上大都有些緊張。

藍海辰正要尋找江雨煙的位置,卻發現江雨煙此刻就坐在自己右手邊上,兩人之間只隔了一張餐桌。

“真沒想到,這次的投票地點竟然在餐車裏,是不是還要給我們上幾道菜啊。”藍海辰不動聲色的衝江雨煙說了一句,並擦了擦餐桌,依舊是一塵不染。

“呵呵,遊戲提供的菜我可不敢吃,說裏面有人肉我都信。”江雨煙同樣不動聲色的笑了笑,並開口諷刺。

這時兩人已經逐漸適應了車廂裏的光線,也逐漸看清了裏面的玩家們。

這時江雨煙突然小聲驚呼出來,她伸手使勁捂住自己的嘴,努力控制纔沒有大叫出來。

“海辰你看,你對面那是誰?!”江雨煙在桌子下面不住搖晃着藍海辰的衣服,讓藍海辰看向對面。

藍海辰一看之下也差點驚叫出聲,因爲坐在對面座位上的不是別人,正是已經失去聯繫許久的墨雅!

她怎麼也來了這裏?! 藍海辰使勁搖搖頭,又眨了眨眼睛,直到確信自己沒有看錯才認真思考起這個問題。

墨雅的突然出現實在是太意外了,藍海辰曾一度以爲墨雅已經死在了死亡沼澤,沒想到竟然又在這裏見到了她!

此刻的墨雅看上去與之前大不一樣,似乎更加成熟了一些。藍海辰仔細打量,發現這是因爲對方的穿衣風格發生了轉變。

之前的墨雅雖然很有氣質,但或許是因爲遊戲的關係,穿衣服還是以方便運動的休閒裝爲主。

但這一次不同,墨雅居然換上了一身黑色的蕾絲連衣裙,腿上也第一次有了黑色絲襪而不是牛仔褲。腳上則是一雙不太易於行動的黑色小皮鞋。

這身打扮或許徐淵會很喜歡,但放在現在這種場合上則明顯有些詭異。

而且藍海辰還注意到,墨雅臉上的妝似乎比以前濃了些,嘴也塗上了豔麗的口紅。綜合這一切,此刻的墨雅看上去實在讓人感到十分陌生。

“她到底在死亡沼澤經歷了什麼?爲什麼會變成這樣?”藍海辰心想。

“海辰,咱們怎麼辦,要不要叫叫她?”江雨煙小聲問到。

“現在人多眼雜,最好不要暴露咱們認識的事。我來叫墨雅,你在一邊看着就好。”藍海辰則回答。

江雨煙點點頭,於是藍海辰便開始隔着過道叫墨雅的名字。

“喂,墨雅,墨雅?!”藍海辰叫了兩聲,但墨雅沒有絲毫反應,仍坐在座位上看着車廂盡頭處。

藍海辰他們所在的位置接近車廂左邊盡頭,那裏被緊緊的鎖住。倒是另一頭的門似乎是開着的,只不過被蒙上了一塊黑布,看不清裏面的情況。

“墨雅!墨雅!”藍海辰又叫了兩聲,墨雅依舊沒有回答。

“怎麼回事你這個傢伙,小心我白天把徐淵叫來,讓你嚐嚐他的魔爪!”藍海辰說着從口袋裏掏出一包紙,抽出一張來團成球然後丟到墨雅身上。

這次墨雅終於有了反應,她轉過頭來看向藍海辰,眉頭微微一皺。

“墨雅,你怎麼不理我,你之前去哪了?怎麼一直聯繫不到你?”藍海辰趁機問。

誰知墨雅的眉頭皺的更緊了,一臉嫌棄的樣子看着藍海辰。

“我不認識你。”墨雅說。

從某種程度上說,她這副冷漠的樣子倒是跟之前一樣。

“不認識我?我說你這理由找的怎麼這麼好,你忘了第一輪遊戲的事了?”藍海辰又說,他感覺有些不對勁。

“我說了,我不認識你,而且我也不叫墨雅。”墨雅又說,然後偏過頭去不再理會藍海辰。

藍海辰哪能就這麼放棄,繼續不依不饒的喊着墨雅的名字。

這時坐在墨雅左手邊的一個女孩受不了了,不悅的看着藍海辰說:

“我說這一位,你難道沒看見人家的牌子上寫着陳若婷嗎?人家根本不叫墨雅!”

說話的女孩長得十分嬌小,看上去也就剛上初中的樣子。不過打扮上卻十分成熟,應該是屬於那種所謂的合法蘿莉,藍海辰打算叫她初中生。

初中生說完指向桌子上的一個牌子,每個玩家都有這麼一個牌子,上面寫着玩家的名字。

藍海辰向墨雅的牌子上看去,上面果然寫着陳若婷!

“她不是墨雅?不對啊,明明跟墨雅長得一個樣!”藍海辰心想。

“就是,這位仁兄,強撩也不帶你這樣的呀。”墨雅右手邊的一名男子也忍不住笑道。

這傢伙一臉十分睿智的樣子,似乎一切都掌握在心中。而且他穿着一身西服帶着眼鏡,看上去很像某個著名的小學生,藍海辰就稱他爲名偵探。

“而且我看你身邊那位美女也很不錯,幹嘛捨近求遠呢你說是不是?”名偵探又推了推眼鏡說。

名偵探說的是江雨煙,藍海辰嘴角無奈的抽了抽,打算不理會這傢伙。他偷偷看了江雨煙一眼,發現江雨煙臉上也寫滿了不解。這個墨雅到底是怎麼了?

就在這時,車廂盡頭處突然傳來聲響,聽上去似乎是輪子在地上轉動的聲音。

所有人的注意力頓時都被吸引了過去,大家都盯着盡頭處的那塊黑布,想知道後面都有什麼。

很快聲音來到近處,黑布被隨之掀起。一個身穿黑袍頭戴面具的黑衣人,推着一輛小推車走進車廂裏。

“哈哈哈哈,各位玩家好,很高興能在山城鬼影裏見到大家。我是本次遊戲的法官,以後將由我來主持各位的遊戲。”黑衣人開口說,他的聲音十分渾厚,不過嗓子裏像是有什麼東西一樣,在不斷翻動着,聽上去十分噁心。

“這次的法官眼睛好嚇人啊,居然什麼都沒有。”坐在藍海辰左邊的一名男子看後小聲說。

他同樣從頭到腳穿着一身黑衣服,全身上下整整齊齊一塵不染,藍海辰就打算叫他黑衣。

正如黑衣說的,這次法官的眼睛居然就是兩個空洞,周圍全是爛肉,像是隨時會淌出血來一樣。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