倆者若是這樣繼續下去的話,要不了多久,鍾嘯就會陷入下風,繼而,以紫萱所展現出來的霸道與可怕,他就真的危險了。

辰夜知道鍾嘯的遲疑是因爲什麼,他不由凜然的笑了笑,想要讓鍾淇殺了自己與零兒,然後給予紫萱最大的打擊,以此來獲取大戰的最終勝利。

鍾嘯這算盤打的很好,而且鍾淇似乎也有理由去反對,畢竟,那可是殺弟之仇!

然而,相比起鍾嘯,辰夜對鍾淇更加的有自信!

父女倆個那裏會有隔夜仇,可在鍾嘯與鍾淇身上,體現出來的,可不僅僅是恨怨這麼簡單。

由此,辰夜心中很明白,某些事情,鍾淇一定不會聽鍾嘯的話。

但殺弟之仇,辰夜也是不敢保證!

所幸,方纔那一番話,故意要亂鍾淇心神的同時,辰夜也在試探着後者,情況很不錯,在鍾淇的心中,所謂的殺弟之仇,並不是那麼要緊。

這樣就很好,固然辰夜並不懼怕鍾淇的出手,可有些事情還沒有弄明白之前,尤其紫萱與鍾嘯的大戰還未分出勝負的時候,他還不想與鍾淇交手。

因爲只有這樣一來,鍾嘯的戰意,纔不會全盛,而在他落敗的時候,他的心神,也會因爲鍾淇的沒有舉動,而有所瘋狂。

也只有這樣,到那個時候,辰夜纔有可能,從鍾嘯口中,問出他十分想知道的答案!

半空之上,在一陣恐怖的玄氣能量包裹之中,轟然一聲,猶若驚雷般劇烈的bàozhà了開來,片刻之後,倆道身影,如離弦之箭的各自向着不同方向倒退而回。

衆人清晰的看見,他們在後退之時,空間,都是被帶出一條漆黑的痕跡來,如此便可看出,大戰的激烈程度。

持槍在前,紫萱淡然道:“鍾嘯,你還是專心大戰吧,否則到最後,死得一定會是你!不要在看鐘淇了,她一定不會按照着你的意思去做,就算會做,也不會在這個時候,所以,消去你心中的想法吧。”

“jiànrén!”

鍾嘯聞言,不由惡狠狠的怒罵了聲,也不知道是在罵紫萱,還是罵鍾淇,或許倆者都有。

而在他的罵聲中,一股強烈的殺意,開始緩緩的涌現出來“開始認真了嗎?”辰夜眉頭略是一皺,旋即舒展開來,這怪不得紫萱,她是想要,在鍾嘯最巔峯的時候將他擊敗,這樣,才能消她心中多年的複雜!

眼望着現在的鐘嘯,紫萱美眸中,也是漂浮出一抹淡淡的瘋狂,旋即,厲喝:“鍾嘯,我們便一招,分個勝負吧!”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轟轟!”

龐大的灰褐色光柱,自天際之上轟下,狠狠的衝撞在了那道由柳宗神與天元共同設置的屏障之上

砰!砰!砰!

低沉的轟鳴之聲,不斷的在高空傳開,伴隨着灰褐色的轟擊,那看似無可摧毀的玄氣光罩,竟然也是泛起了急促的漣漪波動。

而在這般漣漪的波動之中,一陣喘急的哀鳴聲音,也是自那玄氣光罩中傳了出來,那顯然,是那倆件神兵,已經感覺到了極大的壓力。

在那屏障之中,柳宗神與天元倆人,體內不停的有着玄氣暴涌而出,加固着玄氣屏障的防禦,他們很清楚,如果是光明正大的比試,他們已經輸了。

但如果,能夠將這一擊給破掉,至少他們輸的就不會太難看,多少還保留了一些面子,否則的話,以後將會成爲永遠被嘲笑的對象,畢竟,以他們的身份,居然以二敵一,還輸的如此狼狽。

如此的念頭之下,倆人體內玄氣涌出的度,更加的快捷!

然而,不管柳宗神與天元如何的加固玄氣屏障的防禦,在那灰褐色光柱的轟擊之下,玄氣光罩上浮動出來的漣漪,越加的急促起來,不經意間,一道破裂聲響起,光罩之中的倆道光芒,頓時消失不見。

那是倆件神兵不堪負重而碎裂所出來的聲音與動靜!

煉化的神兵被硬生生的轟成虛無,柳宗神和天元倆人忍不住吐了口鮮血,臉色瞬間煞白了下來。

就在這片刻之後,那龐大的光柱上,俏生生的人影,白飛揚,掠出一抹森冷之色,而後,其腳掌一踏,那光柱再度的一沉!

“轟!”

龐大的光柱,猛地向下一壓,旋即,柳宗神與天元所聯手構造出來的玄氣光罩,終於是達到了承受的極限,只聽得刺耳的聲音響起,那光罩上,一道道可怕的裂縫,瘋狂的蔓延開來。

光罩之中的倆個人,再度的吐出一口鮮血,身形更是忍不住的,在那灰褐色光柱的衝擊之下,不斷的墜落下去。

可那道光柱的度更快,而在場的所有人都是毫不懷疑,現在的柳宗神和天元若是被光柱所劈中,柳之一族和天之一族,將會失去倆大聖玄高手,而這樣的損失,即便是倆大級勢力,都難以承受的。

“江兒,你的眼光,果然很好,夜盟,若不能成爲朋友,但也不要成爲敵人。”遙遠處,帝曉江輕輕的一嘆,說道。

附近的沐重,也是如此的點了點頭,他們固然貴爲級勢力,在這天地之中,是極其強大的存在,但是,並不意味着,任何的挑戰,他們都可以接得下來。

見識到了紫萱的實力之後,各人心中自有一個決斷。

“多謝三叔剛纔支持我!”

帝曉江抱拳恭敬的道了一聲,旋即笑了笑,說道:“三叔,我的頑疾,就是紫萱姑娘醫治好的。”

這事,帝靖等人與沐重他們,應該心中猜到了,只是現在聽帝曉江親口承認,還是不免有所驚訝,當年,四大級勢力的那些頂尖高手,可都是確認過,在帝曉江體內所存在着的死氣,即便是他們都無能爲力。

難怪,這紫萱年紀不大,一身修爲和實力,卻是如此的恐怖。

默然了片刻,沐重沉聲說道:“不可否認,這夜盟之主很強大,未來的成就,也無法預估,但,鋒芒太露,與柳族和天族結下不可化解之仇,對紫萱,對夜盟來講,不是好事!”

帝曉江眼瞳略略一寒,道:“紫萱這樣做,也是無可奈何,若不展現出足夠的實力,以後的麻煩恐怕會不斷的出現,這樣也好,至少,柳族和天族的附屬勢力,就不敢上門來挑釁,而紫萱如今的威懾力,也是足夠,有成前輩在,除非這倆族可以做到,抹除掉夜盟的所有人,否則的話,夜盟終會成長起來。我更知道,夜盟之中,諸如紫萱這般優秀者,不在少數!”

帝曉江深深的一笑,腦海中,不由的浮現出另外一個人,他的潛力,並不比紫萱弱上多少,除卻他之外,當天另外那個年輕人,也是很可怕。

而夜盟那龐大的人羣之前,那些個年輕人,連帝曉江都能夠看出,一個個皆是不凡,放眼四大級勢力中,都是頂尖之輩!

大叔好凶,媽咪快跑 這些人的未來,都無法估算,帝曉江相信,今天過後,夜盟在世間,會是一個符號,而這個符號之中的所有人,將不會再有人見到,直至有一天,他們真正的成長起來。

“而且,壓力越大,動力越大!我相信,正是這個原因,才讓他們的實力,是這麼的可怕。”帝曉江再度說了一句,提醒着帝靖和沐重,在他的本心中,不希望夜盟出事。

帝靖正容道:“話是不錯,但壓力太大,不是夜盟現在所能夠承受的,沐重,你有沒有意思,與我一同,幫這夜盟一把?”

“這倒並非不可以,不過,得看孤山老叟能否做到,重現世間!”

沐重這話一落,包括帝曉江在內的倆大級勢力其他人,均是有所疑惑的看向帝靖和沐重倆人,孤山老叟重現世間,這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另外一處天際上,遙望着巨大光柱轟然而下,柳朝陽終於是忍不住了。

可不等他有任何的舉動,成自在便已是將他攔下。

“成自在,難道你真想看到,我倆大勢力來血洗你夜盟!”柳朝陽怒聲喝道,聖玄高手的培養,即便是級勢力,都非常的辛苦,絕對不能損失了。

聞言,成自在淡淡一笑,道:“這個你放心,我家盟主不會殺他們的,只不過,既然不客氣的來了,而且還輸了,多少得留下點什麼,要不然,我夜盟以後還有什麼臉面立足這世間?”

“希望是這樣,若不是,成自在,你將會知道,那後果是什麼。”柳朝陽冷哼着說道。

“柳族和天族若真有心這樣做,我夜盟也不會有任何的退縮,這一點,也同樣請你相信。”

成自在轉而看向大戰所在地!

的確,當此之際,紫萱不會殺柳宗神和天元,儘管她心中很想殺,可如今夜盟已經成立,她不能這樣衝動,不過,這倆人,也休想只受點傷便可以離開。

在擊潰了柳宗神和天元倆人的玄氣光罩之後,龐大的灰褐色光柱,便是馬上的消失不見,雪白長飛揚之時,其人,瞬移般的出現在前者二人身前,掌心輕擡,快若閃電般的印在了他們的胸膛上。

這一擊,紫萱並未動用太多的玄氣能量,但金蠶纏絲手套本身的攻擊力,依然是震得柳宗神二人,氣息迅萎靡了下來,口吐着鮮血,朝向狼籍的地面,如流星般的墜落下去。

瞧見紫萱並未下殺手,柳朝陽總算是鬆了口氣,受一些傷,哪怕是重傷,都沒有關係。

只是柳朝陽並不清楚,紫萱已經是將一縷邪氣,分別的送進了柳宗神二人體內,從今後,他們的修爲,不但不會有絲毫的精進,此一生,也將受盡折磨而死!

邪心種的邪氣,即便是紫萱和辰夜的種種手段,加上龍族老祖敖天都無可奈何,其他人,也休想有任何的辦法。

柳朝陽揮了揮袖袍,卷出柳宗神與天元,目光凝視着紫萱,片刻之後,凜然的笑道:“夜盟之主,很好,老夫記下了,老夫更加相信,很快,你會爲今天所做的一切,而後悔!”

“吟!”

一片驚天的龍吟之聲,陡然的響徹而起,在天際之中,璀璨金芒的籠罩之下,龍皇大踏步的走來,遙望柳朝陽,他冷聲道:“即日起,龍族歸入夜盟,任何的挑釁,本皇代我龍族老祖敖天接下!”

“龍族,龍皇!”

包括柳朝陽在內的四大級勢力中人,均是忍不住的大吃了一驚,竟然,這一羣人是龍族,而那之前看起來,並不起眼的中年人,居然是當今龍皇!

並且,他們還不是與夜盟結盟,而是併入!

柳朝陽老眉緊皺而起,龍族的威懾力,儘管當今龍族的實力,已比不上四大級勢力,可是,仍舊讓他心中,有着強烈的忌憚之意。

而有着龍族的存在,夜盟之中,就已經有着倆大天玄高手,尤其龍族敖天,絕非他柳朝陽和成自在可以相比,那可是放在四大級之中,都是最爲頂尖的存在。

有着如此高手存在,柳族和天族,想要拿捏夜盟,就斷然做不到!

帝靖與沐重雙雙嘆了聲,難怪紫萱是那般的放肆,也在慶幸着,他們總算是沒有與夜盟交惡,因爲夜盟,已經有了足夠的資格,在未來,可以與他們平起平坐!

這樣的勢力,沒有人想與之成爲敵人。

默然許久之後,柳朝陽似無奈的笑了聲,但那目光,仍舊是森冷無比,他漠然道:“既然你夜盟如此的實力,老夫無話可說,不過,一切的恩怨,始終要有個解決,相信你們心中也是這樣想的。”

“如此,倆年之後,乃是我四大級勢力的一場盛會,到時候,請夜盟參加,也就在那個時候,所有的紛爭,便一同解決了,紫盟主,不知道,你有沒有這個膽量?” 我的極品美女老婆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紫盟主,倆年之後的約戰,你可敢來?”

話音傳出,全場爲之安靜了下來,夜盟不懼任何的挑戰,但是夜盟需要時間來壯大,而這個時間,顯然倆年還遠遠不夠!

見到紫萱等人沉默,柳朝陽總算是心中舒坦了一點,臉龐上笑意也是多上一些,雖然這樣的約戰很不公平,但這世間,那裏有所謂的公平。

能給夜盟倆年的時間去展,在柳朝陽這裏,已顯得極爲大度了,照本心所想,柳朝陽恨不得,馬上回去,調集高手前來,血洗了這夜盟。

可有龍族在,這個暫時做不到!

“紫盟主,如果不敢,大可應上一聲,這不敢,並不可恥!”

柳朝陽自得一笑,旋即聲音凌厲下來,道:“倆年後的約戰,你若不敢來,屆時,我柳天倆大勢力的高手,會盡數前來,天地之廣,照樣也不會有你夜盟的容身之處。”

“倆年之後,本座自會率我夜盟衆人,前往柳之一族。”

紫萱黛眉一挑,淡淡道:“柳朝陽,現在,帶着你的人,滾吧!你們這些人太有吸引力,本座沒有太多耐性,再等一會兒的話,本座怕自己會忍不住,要將你們所有人的屍骨,長埋於此!”

“好,好,夠囂張,夠狂妄,倆年之後,本座在柳之一族等着你們,希望到時候,你還能有如此的風度。”

柳朝陽大笑了聲,磅礴玄氣捲成柳宗神等人,而後看向帝靖等人,淡淡道:“你們可要隨老夫一同離開?”

帝靖抱拳笑道:“柳老前先走一步,紫盟主,乃是我侄子帝曉江的救命恩人,所以,我還要說上一聲謝謝的,也有一些事,想與紫盟主商討,柳老是前輩,不敢讓你等候。”

柳朝陽眼瞳略略一緊,帝靖這言下之意,他如何聽不出來,當下冷哼了聲,旋即看向了沐重等人。

迎着柳朝陽目光,沐重略是沉思片刻後,馬上說道:“此次出來,我還有要事在身,就不麻煩柳老了。”

柳朝陽眼神更加陰鬱,沐重表現的儘管不那麼明顯,那可股親近的意思,瞎子都能感受到,袖袍重重的一揮,撕裂開一道空間裂縫,一衆身影沒入轉瞬後消失不見。

“紫盟主,多謝!”

帝靖這時客氣的問候道,有龍族的加入,夜盟的實力怎樣,已不容置喙,他帝靖儘管身份不凡,卻也不再有可能,在紫萱面前拿捏,何況,帝曉江的救命恩人這個身份,也當得起帝靖的客氣。

要想一個勢力保持着長久不衰,最大的底氣,便是勢力之中,不斷的有優秀後輩弟子出現,帝曉江無疑是優秀之人,他若出事,對帝之一族而言,是個打擊。

能夠被當成未來帝之一族族長候選人來培養,帝曉江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只是湊巧遇見了,順手而爲,你們今天,也算是報答了夜盟,就不需要有謝謝倆字了。”

若是今天,四大級勢力共同進退聯手一處,即便是有龍族敖天與成自在,夜盟的形勢,將要嚴峻無數倍。

要知道,如今的夜盟,連一個級勢力都很難應付。

“紫盟主也太客氣了。”帝靖馬上笑道,紫萱的話,無疑讓他心中很是滿意,後者固然對帝之一族有恩,但如果老是把這恩情掛在嘴上,顯然也是讓人很不舒服的。

紫萱點了點頭,沉默片刻之後,沉聲問道:“帝前輩,倆年之後的那場盛會,到底是什麼意思?”

這是夜盟中所有人都疑惑的。

今天這一幕生後,柳族與天族,已然不會再放過夜盟,而今的夜盟,有倆大天玄高手,可以對倆大級勢力構成震懾力,但這震懾力不會消失,現在有,倆年之後仍然有。

可柳朝陽的的信心,顯然是將之放到了倆年之後,難道倆年的時間,便可以讓他們的實力,有着天翻地覆的增進嗎?

聽到此問,帝靖與沐重等人的神色立即凝重了起來,片刻後,沐重主動說道:“我四大級勢力,擁有着共同的一方洞天福地,名爲帝皇宮!”

“帝皇宮!”

龍皇及龍族六大長老不由眉頭輕輕一皺,顯然,對於這所謂的帝皇宮,他們似乎聽說過。

“什麼是帝皇宮?”紫萱問道。

帝靖道:“紫盟主,相信你們中,有很多的人,都是知道,在遠古時代的,那一場天地大戰?”

紫萱等人點了點頭,心中皆是一動,難道,這帝皇宮,與那場大戰過後有關係?

帝靖繼續說道:“當年大戰落下帷幕,邪帝殿縱然是沒能統治這方天地,但始終還在這世間之中,以他們的強大,終有一天,會再度捲土而來。所以就在那個時候,大戰後倖存的那些頂尖高手,在感知他們的大限不久後就會到來時,於是聯手,共同將畢生所學,以及用特殊的方式,將他們玄氣保存下來,留在一處之地,而這個地方,被我們稱之爲帝皇宮!”

“數百年之後,我四大勢力的先祖們在世間歷練,無意間闖進了帝皇宮,於是得到了裏面的傳承,從而,有了如今的四大級勢力!”

衆人心頭吃驚不小,四大級勢力,在如今這世間,無論是誰,即便是邪帝殿,恐怕都不得不承認,他們乃是最頂尖的存在。

而如此的勢力,居然來自帝皇宮,可想而知,那帝皇宮是何等的神奇與強大,幾乎,都不會亞於四位大帝的傳承了。

當然,這裏面沒有可比性,帝皇宮的傳承之中,有着無數高手畢生的玄氣保留,若能吸收,短時間中修爲大進,而四位大帝的傳承,注重的是根基與未來。

震驚過後,紫萱沉聲問道:“那麼,柳朝陽說倆年之後約戰,是否,你們將會開啓帝皇宮?”

“不錯!”

沐重應道:“帝皇宮,每隔百年會開啓一次,讓四大級勢力的出色之人進去歷練,而倆年之後,正好就是開啓的日子。”

“難怪了,每隔百年後,你們四大級勢力的人,修爲都會有他人爲之震驚的改變,原來是這樣。”成自在凝聲的說道,即便是他,此刻,都有了些不安。

“既然倆年後纔開啓,那爲什麼,柳朝陽會選在開啓的那天約戰,不若等到你們從帝皇宮出來後約戰,豈不是更好?”長孫然問道。

帝靖說道:“大家有所不知,帝皇宮的存在,本就是衆多位前輩留下傳承,爲了應付邪帝殿而存在,故而,每一次開啓的時候,我們都必須,邀請那些有足夠實力的勢力,以及修爲達到了天玄境界的高手前來,用實力,獲得進入帝皇宮歷練的資格。”

“這個規矩,不容違背!所以,這麼多年來,但凡有資格的勢力,我們都是邀請過,而我們知道的天玄高手,也都邀請過,這一點,龍皇應該知道的。”

“是!”

對於這一點,龍皇倒是未曾否認,自從老祖敖天達到天玄境界,並讓四大勢力知道後,每隔百年,都是會消失一段時間。

紫萱卻在此時嗤聲一笑:“帝皇宮的存在,是爲了應付邪帝殿,固然被你們四大級勢力所得,倒也理應爲你們私人所佔有,即便不請他人進入帝皇宮,也不會有任何一人質疑。只是,你們繼承了帝皇宮,似乎,並未很好的繼承到他們的精神!”

聞言,帝靖與沐重等人不由得有些尷尬。

帝皇宮的存在,是爲了邪帝殿,那麼,任何人得到帝皇宮,都必須以此爲使命。

邪帝殿何等的強大,當年四位大帝聯手天下無數人,都無法將之摧毀,捲土重來,即便沒有了邪帝,邪帝殿,仍然需要衆多勢力的聯合,方是能夠勉強的應付。

而四大級勢力,如果真有大義,今天夜盟成立,看到了夜盟的強大實力之後,柳朝陽便不會有約戰的話說出。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