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地暴熊壓實之前,王嶽快速從大地暴熊身下鑽了出來,還沒等他做出其他反應,就感覺到身後傳來一股大力,狠狠的砸在了他的後心部位。

王嶽喉嚨一甜,嘴角溢出絲絲血跡,身形不受控制的偏向一旁,手中袖箭下意識的回頭射了出去。

林楓手中多了一柄匕首,一下子將這支袖箭磕飛了出去,狠狠的一匕首插在了王嶽的後背上。

王嶽快速躲避到一株大樹下,背靠大樹,見到林楓之後,臉上涌現出一抹猙獰的神色,森然道:“小子,你的命還挺硬的,敢打我的注意,真是活的不耐煩了!”

林楓冷漠的道:“自作孽,不可活!你的六支袖箭全都耗光了,我看你還有什麼本事能夠抵擋?”

林楓不想給王嶽喘息的機會,快速向着王嶽靠近,狠狠的一拳朝着王嶽的門面轟擊了過去。

“進階到固本二重天就以爲能夠跟我鬥了嗎?就算沒有袖箭,我也照樣能殺了你!”王嶽怒吼一聲,握拳朝着林楓轟擊了過去。

“砰!”

總裁愛吻小小妻 一聲沉悶的聲響過後,王嶽頓時感覺一股沛然大力傳來,身形不受控制的後退,撞擊在大樹上,讓得那匕首插得更深了。

“怎麼可能?你怎麼會比固本境三重天的還要強?!”王嶽慘嚎着叫了出來,嘴角涌出大片血跡。

林楓並不理會他,從旁邊大地暴熊的屍體上抽出一支袖箭,狠狠的插在王嶽的心臟中,冷冷的道:“叢林法則,弱肉強食,多謝你教我!”

“林家的小子,我王家不會放過你的……”王嶽語氣艱難的說出這句話。

林楓嘴角泛起一絲嘲諷的笑意,漠然道:“正如你所言,在青蠻山脈之中,誰知道你是怎麼死的?放心的下地獄吧,王家不惹我還好,若是惹了我,你們王家會下去陪你的!”

王嶽一口氣沒上來,腦袋一歪,徹底斷了氣兒。

林楓將王嶽的包裹取下,從他身上搜索出近百兩銀子,又快速將大地暴熊的妖核和熊掌挖了出來,快速離開了此處。

林楓在自己藏包裹的位置,將包裹取出來,又找了個隱蔽的山洞,這纔將王嶽的包裹打開。

這一打開,林楓頓時震驚了。

王嶽的包裹中,光妖核就有八顆,每一顆妖核都價值近千兩銀子,還有一些珍貴的材料,也能值不少錢。

再加上林楓自己得到的兩顆妖核,和一些其他的資料,價值的銀子估計就過萬了。

林楓將王嶽包裹中的東西全都轉移到了自己的包裹中,將王嶽的包裹埋了起來,避免被人認出來。

做好這一切,林楓望着鼓囊囊的包裹,嘴角露出一絲滿意的笑容,轉身朝着青山鎮趕了過去。

林家在青山鎮有着自己的產業鏈,自有自己的商鋪收取各種材料。

半日之後,林楓揹着個大袋子氣喘吁吁的返回到了青山鎮,直接進入到了林家的一家材料店。

“野豬獠牙,價值八兩銀子。”

“幽影狼的狼爪和利齒,價值三十兩銀子。”

“青花蛇蛇膽,價值一百兩銀子。”

掌櫃的一邊統計着,一邊報着價格。

“咦?還有十個妖核?每個妖核九百兩銀子,共計九千兩銀子。”掌櫃的微微動容。

等到統計完畢,掌櫃的仔細算了算,給出一個價格:“所有材料加起來,共計九千九百八十兩銀子,看在貨物這麼多的份上,我給你整整一萬兩銀子。”

“好!成交!”林楓很乾脆的點了點頭,這些銀子跟他預想中的差不多。

林楓揣了萬兩銀子,轉身離開了材料店,臉色平靜,心中狂喜。

有了這麼多銀子,就可以購買一些珍貴的藥材,突破到固本境三重天,綽綽有餘! 離開材料店,林楓加快腳步,前往青山鎮中最大的一家藥材店——藥王軒。

藥王軒,是一家來歷神祕的藥材店,青山鎮的僅僅是一個小小的分店,孤月城也有,聽說在青陽郡甚至整個陽州都有衆多分店,勢力極大,信譽極好。

至於陽州之外有沒有,那林楓也不清楚了。

林楓知道,青雲天之下有九州四海,他所在的青山鎮就在南海之畔的陽州之中,在陽州之下僅僅是一個不起眼的小地方,對於其他的幾大州,林楓倒是瞭解的不多。

剛剛走進藥王軒,林楓就看到了一個熟人,身材高如鐵塔,壯碩如牛犢,正是林山。

林山也見到了林楓,臉上浮現出一絲不屑的笑容,陰陽怪氣的道:“林楓堂弟,你也來藥王軒購買藥材嗎?這裏面隨便一樣珍貴的藥材,就頂得上你們家好幾年的收入了。”

林楓的家境並不富裕,他父母雙親都是普通人,無法像林楓這樣去青蠻山脈中獵取妖獸,的確是很難一下子拿出幾百兩銀子出來購買藥材。

相比之下,林山的爺爺是林家的一位長老,更是在青山鎮一處林家產業下鎮守,油水豐厚,自然家境富裕。

林楓淡然笑了笑,並沒有理會他,開始找尋着適合自己的珍貴藥材。

“固本境二重天,以強化氣血、增加真氣爲主,在這方面,山參的功效很不錯,可以鞏固肉身,增強氣血的力量,還能夠凝聚真氣……”林楓思索片刻,就選定了目標。

山參,對固本境的武者作用很大,林楓已經服用過一株百年山參,深深明白山參的作用。

山參的年份越高,價值也就越昂貴。林楓的目光掃過山參的價格,對山參的價格有了個大概的瞭解。

一百年的山參,價值五百兩銀子。

兩百年的山參,需要一千二百兩銀子。

三百年的山參,需要三千兩銀子。

五百年的山參,價值一萬兩銀子。

還有達到千年的山參,價值四萬兩銀子!

山參的年份達到千年之後,功效已經趕得上一品丹藥固本丹了,只是其中蘊含的能量遠遠不如丹藥溫和。

當然,山參裏面蘊含着龐大的能量,五百年的山參,恐怕唯有固本境三重天巔峯的武者才能夠承受得住。

林楓剛想選擇,林山就站在了他的身邊,一把將一張五百兩的銀票拍在櫃檯上,故意大聲的道:“掌櫃的,給我來一份一百年的山參!”

說到這裏,林山還故意挑釁的看了看林楓,臉上帶着一抹嘲弄的笑容,諷刺道:“土包子就只能在這裏幹看着,真給我們林家丟人!”

林楓嘴角浮現出一絲玩味的笑容,衝着掌櫃的道:“掌櫃的,三株三百年山參。”

林楓的聲音,引得藥王軒中的不少人側目。

“三百年的山參?林楓,你可真會吹牛!”林山一臉的冷笑。

林楓並不理會他,擡手將九千兩銀票拍在了桌子上,那掌櫃的確認銀票無誤之後,快速拿出三株山參遞給林楓。

這一幕,讓得林山臉上的笑容一下子僵硬,目光中滿是難以置信的神色。

將山參塞入懷中,林楓斜眼掃了林山一眼,冷笑道:“土包子就只能買百年山參,真給我們林家丟人!”

林楓將林山的話返還給了他,讓得林山臉上羞怒無比。

眼見林楓已經走出了藥王軒,林山快步追了出去,大聲道:“林楓,你給我站住!我們再比一次,誰輸了就把自己的藥材給對方!”

林楓不屑的掃了他一眼,淡漠的道:“我對你那土包子的百年山參,不感興趣。”

林山臉色羞紅一片,繼續激將道:“怎麼?你不敢了?”

林楓搖了搖頭,懶得理會林山的胡攪蠻纏,大步朝着林家走了過去。

“林楓,接招!只要我勝了,你的藥材都是我的!”林山怒吼着朝着林楓的後背轟出一拳。

林楓瞬間轉身,狠狠的一拳轟擊在林山的拳頭上,發出一聲沉悶的聲響,雖是倉促應戰,依然將林山的拳勢打退。

林楓望着林山,冷笑道:“既然你要給我送一株百年山參,那我就不客氣的收下了!這個賭約,我接了!”

看到林家兩個小輩在青山鎮的大街上賭鬥,倒是有不少人都駐足停了下來,在周圍看着熱鬧。

林山大喜,哈哈大笑道:“林楓,我的猛虎拳已經修煉到了小成境界,這次你死定了!三株三百年的藥材,都是我林山的了!”

“廢話真多,我給你個出手的機會,不然你連出手的機會都沒有!”林楓冷笑。

“好!這次我就好好教訓教訓你!猛虎下山!”林山大喝一聲,拳頭快速轟出,帶着一股狂猛兇悍的威勢,朝着林楓砸了下去。

林楓神色平靜的沒有絲毫波瀾,在林山的拳頭即將臨身之際,陡然右拳暴起,狠狠的轟擊在林山的拳頭上。

“砰!”

一聲沉悶的聲響過後,林山的整個拳頭都紅腫了起來,他的身體接連倒退了好幾步,摔倒在地,眼中充滿了難以置信的神色。

圍觀的衆人也都一個個瞠目結舌,他們有不少人都看出林楓也是在固本境二重天,但是林楓連武學都沒有動用,一招就戰勝了林山,還是讓他們有些轉不過彎兒來。

林楓衝着林山伸出手掌,淡淡的道:“對付你,還不需要動用武學。百年山參,拿來吧!”

林山從地上爬起來,臉上滿是猙獰的神色,怒吼着朝着林楓撲了過來,大聲道:“我還沒輸!”

шшш▪ ttКan▪ C ○

林楓的手掌快速的扇在了林山的臉頰上,一巴掌將林山扇飛了出去,幾步上前,從林山懷裏拿出那株百年山參,冷笑道:“給臉不要臉!”

“還給我的百年山參!”林山捂着臉對着林楓大吼。

“是你要跟我賭的,輸了,這株百年山參就是我的!就算我看不上這山參,也勉強笑納了。”林楓淡淡的說了一句,不再理會林山,轉身向着林家趕了過去,他要抓緊時間修煉,爭取在武試前突破到固本境三重天。

林山的眼中滿是怨毒的神色,厲聲道:“林楓,你給我等着!我哥會爲我報仇的!”

“我等着他。”林楓留下一句話,就快速遠去。

林山的哥哥名爲林青,是個固本境三重天的強者,在林家之中名列前茅,是林家年輕一輩中的天才,是有希望奪魁的一個。

若是換做以往,林楓只能對他仰望。

現在有了無名石珠,林楓修煉的速度一日千里,即便現在還難以跟林青相爭,但是林楓相信,在不久後的武試中,他也未必沒有與林青一戰之力!

這次購買了三株三百年年份的山參,一下子讓林楓得到的萬兩銀子都見了底兒,讓他也忍不住感慨修煉資源的昂貴,希望藥效不會讓自己失望吧。

林楓並沒有將所有材料都出售完畢,還剩下了四隻熊掌,留着回家給父母享用。這熊掌可是二級妖獸大地暴熊的熊掌,是大補之物,就算他父母是普通人,也能夠強身健體。

林楓打定主意,等以後自己慢慢變得強大了,一定要給父母改善下伙食。只要資源能夠跟得上,父母說不定也能夠誕生出真氣來,至少也可以益壽延年。

見到林楓歸來,他父親林天德和母親卓婉婷都非常高興,當他們聽聞林楓已經突破到固本境二重天的時候,全都非常的震驚。

一家人其樂融融的吃過了晚飯,林楓就返回到自己的房間中,盤坐在牀上,首先將那株贏來的百年山參拿了出來。

林楓幾口將百年山參吞入腹中,就感到一股火熱的能量從體內升起,在體內快速衝撞着。

林楓趕緊調動體內的真氣,帶動那股能量,在體內遊走着,慢慢將那股能量煉化成自己的真氣。

小半個時辰過後,林楓已經將那株百年老山參的能量完全煉化了乾淨,體內的修爲又有所精進。

林楓暗自搖了搖頭,對這種結果並不滿意。百年山參,對他來說,功效並不怎麼大。

林楓再次拿出一株三百年年份的山參,幾口吞了下去,頓時感覺一股灼熱的能量在體內橫衝直撞了起來,震得他的經脈都隱隱作痛。

林楓也沒想到三百年山參會有這麼大的能量,趕緊收攝心神,煉化着這株老山參的磅礴能量。

等到天色將亮的時候,林楓纔將這株三百年老山參的能量完全煉化掉,他的真氣和氣血都增強了很多。還有部分能量囤積在林楓體內,需要不斷的鍛鍊,才能夠被他慢慢吸收掉。

看看天邊即將泛起魚肚白,林楓直接來到了林家的練武場中,準備多打幾遍五行拳,將體內的藥力化去。

林楓剛剛來到練武場中,就聽到耳畔傳來一聲清冷的喝斥聲:“林楓!”

順着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就見到林山正在一旁抱胸而立,在他身邊還站着另外一個人。

那是個一襲白衣的少年,長得英俊非凡,身上隱隱透出一股凌厲的威壓,正是林青。 林青是個固本境三重天的武者,但是林楓體內真氣的質量遠比一般的武者強悍,倒也不懼他。

林青凝視着林楓,冷聲道:“林楓,你好大的膽子!竟然敢對林山出手,還搶了他的山參,今天我就替林山討回一個公道!”

“林楓打了林山?還搶了林山的山參?這是怎麼回事兒?林楓不是我林家出名的廢物嗎?”

“你還不知道?昨天在青山鎮的大街上,林楓跟林山打了一架,聽說還拿着山參當賭注,結果林楓贏了。”

小娘子不凡 “林山可是固本境二重天,林楓竟然贏了他?難道說,這林楓現在開竅了嗎?難怪林青在這裏等了好幾天了,就是爲了教訓林楓啊!”

“林青的修爲已經達到了固本境三重天巔峯,林楓再怎麼厲害也沒辦法與林青叫板,這下林楓要吃個大虧了。”

林楓並不理會衆人的閒談,淡然的望着林青,淡淡的道:“我與林山那次交手,是他主動要求的,賭約也是他提出來的,怎麼?輸了不想認賬了?”

“你打了林山,做哥哥的就要爲弟弟討回一個公道!今天我就要教訓教訓你!”林青的話語冰冷異常,身上透出一股沛然大勢,排山倒海般的朝着林楓壓了過去。

從林青的這股氣勢上來看,林青可不僅僅是剛踏入固本境三重天,而是固本境三重天中期!

林楓現在的修爲頂多是固本境二重天中期,如果林青只是個剛踏入固本境三重天的傢伙,他倒是也可以一戰。

但是現在,他還真沒把握可以勝過林青。

林楓故意臉色變了下,道:“林青,你是我林家年輕一輩中的天才人物,對我出手,未免太掉面子了吧?”

林青冷笑道:“我替我弟弟出頭,何來掉面子之說?”

林楓微微皺眉,這林青是鐵了心的想對自己出手,連自己的身份都不顧了,若真要打起來,自己估計得吃虧。

請將不如激將,林楓故意挑釁道:“林青,還有一個月就是家族武試,到時候我必然會當着林家所有人的面,擊敗你!”

練武場中的所有林家弟子都微微愣了下,林楓想要當衆挑釁林青?

旋即,他們就明白過來,林楓是想解眼下的危局,知道林青要對他出手是無法避免了,所以想要拖延一個月。

這是擺明了的激將法,就是不知道林青會不會答應他,而且,林楓拖延一個月,真的有用嗎?

一個月的時間,想要從固本境二重天突破到固本境三重天就已經非常艱難了,更何況林青也在進步,場中所有人都不認爲林楓拖延這一個月會有太大的作用。

林青冷笑道:“就憑你,還沒資格挑戰我!”

林楓臉上露出一絲輕蔑的笑意,繼續刺激林青:“現在的我或許還沒有資格,但是隻需要一個月的時間,我就必然會打得你滿地找牙!”

“林楓,你可真能吹,也不怕風大閃了舌頭!”

“還真以爲自己成爲固本境二重天就能夠跟林青堂哥叫板了?別說一個月的時間,就是給你一年的時間,你也只能對林青堂哥仰望!”

絕世神通 “廢物林楓,就算給他一輩子時間,也沒資格挑釁林青堂哥!”

……

林青還沒有回答,練武場中的那些弟子就已經一個個開始反擊林楓,沒有一個人看好林楓。

“哼!”林青冷哼一聲,臉上涌現出一絲怒氣,不想再與林楓多說,氣勢再次提升,便想要對林楓出手。

林楓好整以暇的譏諷道:“怎麼?你怕了?怕我在一個月後的武試上打得你滿地找牙?林青,你的膽子可不如你的實力啊,充其量只能算是一個懦夫!”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