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貝里士聞言,再度加速,偏離那女人,繼續往機關城方向飛去。

“冥王,既然來了,爲何不留下來?”女人突然移動,有在納貝里士前頭攔下。

居然認得我!

我不由詫異,問道:“你是誰?”

女人笑道:“伊奧尼亞海邊——”

不等那女人說完,我已經知道她的身份了,她就是那個從海邊一路追殺來的聖教的那個傢伙。

“沒想到,把我們三個嚇跑的,居然士一個女人!”我說道。

老貓一直盯着身後那個紅髮牧靈,卻也留意我的話,氣憤道:“真他孃的丟人啊!”

“女人,你挺能跑啊,居然追到了前頭。”我一邊說,一邊觀察。

這時,老貓提醒,“兄弟,那個娘唧唧的傢伙追上來了!”

前後被截,納貝里士乾脆懸浮空中,我和老貓一前一後與敵人對峙。

“仕女,你怎麼在這裏?”紅髮牧靈突然說道。

“剛好追擊這兩個教皇的敵人,你怎麼也在這?”

“這幾個傢伙殺了雷諾。”

女人聞言,一通笑,“冥王啊冥王,你還這是不消停啊!”

“什麼,他就是冥王!” “你是冥王?”身後那個紅髮牧靈問道。

既然已經暴露,那也沒必要藏着掖着了,我索性點頭承認。

“不錯,我便是跟你們聖教王國作對的冥王!”

紅髮牧靈一怔之後,居然一反常態的哈哈大笑。

“冥王啊冥王,教皇有命,正要抓你來,卻不想你自己送上門了!”紅髮牧靈笑夠了,伸出舌頭舔了一下薄薄的嘴脣。

這是,卻聽對面的那個女人哼了一聲,“蟹,這冥王是我先追的,你就別爭了!”

“仕女,你可知道,從來沒有人能從我的手中奪走什麼,我盯上的獵物,只能屬於我!我勸你還是趕快返回伊奧尼亞海吧,那裏的戰鬥還未結束,若是出現紕漏,小心教皇革了你的牧靈之位!”

紅髮牧靈並沒有退出的意思。

我和老貓倒是驚訝不小,原來這女人也是牧靈。

雖然我們現在還不知道,這個所謂的牧靈到底是什麼,但這不影響我們對於當前情況的合理判斷。

這白袍女人的戰鬥力相當驚人,同理可以得出,從後面追上來的這個紅髮男子實力不容小覷。

我和老貓眼神相互交流,均在尋思逃離之道。

шшш⊙ тtκan⊙ C〇

這時,被紅髮牧靈激惱的女人冷哼,“既然這麼說,那就各憑本事吧!”

說話間,女人已經出手,那本來蔥白樣的小手此時卻握着一詭異的刀。

他孃的,仕女不是該拿扇子嗎?你他麼拿一把刀,算怎麼回事?

我不忘噁心那女人,同時喚出騰馬刀。

錚——

右臂完成鬼融,騰馬刀與我右臂結合,顯出一柄凶煞的血刀。

眼見那女人的刀口挨向我的喉嚨,我連忙揮起右臂,那騰馬刀哐啷啷一聲,邊磕上了女人的刀。

巨大的後座力直接幫我撞離納貝里士的後背。

老貓眼疾手快,正要去拉我,卻聽身後那紅髮男子罵道:“你的對手是我!”

說着,紅髮男子便用雙手去接老貓的雙劍。

我不由暗罵道:“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別多!”

之前遇到的但丁大主教,也喜歡用空手接白刃。

不過但丁的實力的確不弱,他的前身可是妖靈之王。

這個紅髮男子憑什麼也能如此?

說時遲那時快,所有想法都是一股腦涌出來的,而我此時,正大頭朝下,跌下納貝里士,往地面降落。

我看見納貝里士正在焦急地扇動着翅膀,長長的脖子垂下來,眼睛正望着我,鳥喙一張一合,發出一絲絲唳叫。

可不管納貝里士如何掙扎,都掙脫不開女人的手。

那女人盯着我,左手卻掐住了想要來救我的納貝里士的脖子。

忽然,那女人一甩納貝里士,頓時,這大鳥被甩飛了出去。

城門失火,殃及池魚。納貝里士背上的老貓也被晃下來,在我之後,跌落雲頭。

忽然,那女人與紅髮男子急急追下來。

女人提前行動,所以還是找上了我。

我暗罵一聲,騰馬刀再度劈砍下去。

刷刷刷——

頓時五百刀刃劈出,聲勢不小。

彭彭彭彭,刀刀劈中女人,我正要高興,卻發現自己高興早了,因爲女人的冷笑聲已然傳出,“冥王,你就這麼點的實力嗎?還真是廢物啊!”

你他媽的纔是廢物!

我一咬牙,又連續揮出幾道,頓時腳邊陰風呼嘯,刀聲太過於密集,以至於聽起來好像大風中藏着鋼鐵猛獸一般。

大頭朝下的女人再度被我的刀風籠罩。

可惜,不多時,那女人的輕蔑聲再度傳來。

“冥王啊。你還真是叫我失望!”

說話間,那女人又從陰風中闖出來,手中的刀子忽然變長,對準我的胸口戳了下來。

中丹田裏的老天狗又喊我小心,我趕緊祭出麒麟印擋在身前。

哐噹一聲,那女人的刀子刺中了麒麟印,發出一聲脆響,好在沒有洞穿我的麒麟印。

但麒麟印還是被撞飛了,女人的刀被阻撓之後,繼續戳向我。

我見情況不妙,連忙喚出冉閔。

冉閔甫一出來,便架起雙鉤戟,擋住了長刀。

砰!

就連冉閔都被彈了回來。連人帶馬直接砸向我。

眼看要撞上時,冉閔生生止住自己的頹勢,喊道:“鎮守,這娘們不好對付,我們一起出手!”

邊說,冉閔邊拉住了我,而後讓我站立在他的馬背之上。於此同時,我又放出小鳳凰妞,“千千,去接下老貓!”

韓千千應一聲,便撲向老貓。

我也趁機掃了一眼,老貓此時正披掛着冰魄龍魔甲,雙手揮劍,與那紅髮男人鬥在一起,卻仍然節節敗退。

小鳳凰妞也就在這時,接住了老貓——

再說我這邊,女人見我與冉閔站在一起,忽然伸手,口中唸唸有詞,隨即,只見一道暗紅色的光芒出現。

冉閔驚怒,打出兩道颶風。

轟咔!

紅光與颶風相撞,爆發出來的力量直接把我們震退好幾十米遠。

“冉天王,你沒事吧?”我問道。

“我沒事,鎮守,這娘們力量強大,得好好想個轍!”

“是啊!”我嘆口氣,這女人的實力太強,幾乎比肩那個死鬼黑衣大主教!

與老貓戰鬥在一起的紅髮男子似乎也差不多,他麼的,聖教王國到底還有多少高手?

“冥王,你的明王身呢?怎麼不用出來?”

“擦,這娘們一直在調理我呢原來也想見識我的明王身!”我暗罵一句,隨後瞪眼道:“女人,老子不用明王身照樣能殺掉你!”

女人就好像聽到了什麼可笑的笑話一樣,笑得前仰後合,“咯咯咯,真沒想到,教皇惦記的人,居然是一個喜歡吹牛的人!”

邊說,這女人還邊搖頭,彷彿對我很失望。

我咧嘴罵道:“吹不吹牛,一會兒便知,就怕你到時候害怕!”

女人收起冷笑,說道:“能讓我害怕的東西還真不多,我倒是想見識一下!”

說話間,女人已經抱着手臂,等我出手。

我冷哼一聲,放出大陵穴中的鬼門。

轟隆隆一聲巨響,那陰沉的鬱壘門慢慢開啓,我閃身鑽了進去——

臭娘們,等我出來! 爲了穩妥起見,我只在地獄之中招來二十隻鬼將——

衝出鬼門的那一瞬間,我看準那白袍女人,雙倍的黑身鬼首對準她的眉心打上去。

肩頭上的鬼火焚燒,巨大的力量匯聚於這一拳。

女人的刀子刺過來,仿若一條吐信的蛇。

冰冷且毒辣!

眨眼間,鬼爪與刀子相撞,頓時發出一聲脆響。

女人往後飄去,手中已剩下一個刀柄。

“有些本事!”女人邊退邊說。

我卻蹙緊眉頭,暗忖:“才只把刀子打斷了嗎?”

兇悍的一拳居然讓那女人全身而退,我心有不甘,瞥見已經倒地不起的冉閔,我又握緊了拳頭。

哐當。

女人將斷刀甩掉,輕輕攏開額前的散發,說道:“冥王,你的本事不該如此吧?我可不喜歡沒有力量的男人哦!”

“小爺用你喜歡!”我暗罵一句,弓下腰桿,噠噠噠衝向女人,鬼手擰巴地嘎嘣響。

那女人見我衝過來,用酥軟的聲音說道:“這就對了,男人就該粗暴一些——”

“浪女人!”

說話間,鬼手轟向女人。

那滿面笑顏的女人突然擡手。

轟——

鬼手打在女人的小手上,把女人直接轟退十幾米遠。

我立在原地,站直身子。

“仕女是吧,看我打爆你!”我一拳得勢,便不依不饒,直接撲向女人。

女人輕輕搖晃手腕,雙眼笑吟吟地看着我,“再用力一些,來啊!”

我暗啐一口,罵了句浪蹄子。左手抄起兩道乙牛符,鬼手大力轟殺過去。

加持了力量的鬼手,這一次,終於打爆了女人的一條胳膊。

女人慘叫,但表情卻未見驚慌亦或痛苦。

“冥王,你這纔有點兒男人的樣子!”說完,女人的那條手臂又衝向凝聚在一起。

女人的手臂居然也能像鬼魂一樣凝聚!

“咯咯咯,我們牧靈是殺不死的!”女人傲嬌道。

“這世上就沒有殺不死的!”我不信邪,說話間,連續轟出拳頭。

道道拳影全部轟擊在女人的身上,這一次,那女人甚至連阻擋都沒有。

拳頭好比雨點一般密集,但女人的身子已經被打成了蜂窩煤,但卻依然發出咯咯咯的瘮人的笑聲。

我暗罵一聲,召來鬼門。

“女人,你不是殺不死嗎?那我就把你送進地獄去!”

鬱壘門起,頓時捲起一道陰風,就要將殘破的女人收進去。

哼!

那女人忽然搖身一變,居然變作三米過高的巨人,磐石一樣定在原地。

只見這女人的容貌已經改變,原本白皙的臉孔上滋生出一道道紫色的紋路。額頭上,是一個造型華麗的十字架圖案。

一雙眼睛仿若探照燈般,閃爍着刺眼的光芒,就好像黑夜裏的貓眼,叫人看了背後生寒。

右手握住一根金色權杖,左手是一面圓盾。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