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的蘇寶玉,嚇得渾身一哆嗦睜開了眼睛,看到站在他面前居然是一個活人之後,一把抱住了我的大腿,叫喊到:“這這位朋友,麻煩你帶我走出這條小巷子.這.這巷子鬧鬼。”

看來這蘇寶玉居然沒有發現我們跟劉德明是一夥的,對於這種心狠手辣的人,我突然的計上了心頭,將他扶了起來:“鬧鬼?哪裏有鬼?是你眼睛花了吧!”

“我怎麼可能眼花,就在我面前。”蘇玉寶一指面前,但是現在哪裏還有這劉德明的影子,他有些不敢相信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不可能啊!剛剛還在這裏?難道真的是我喝多了嗎?”

小閣老的田園嬌妻 他又有些不敢相信的摸了摸我的手,感覺溫溫的,但是還是用一種懷疑的眼光看着我:“你真的是人?”

“我不是人還是鬼?說你喝多了你還不相信?”我拍了拍蘇玉寶的肩膀,作勢就要走,誰知道這蘇寶玉一把拉過我,用哀求的語氣說道:“我剛剛是真的看到鬼了,要不這樣,你陪我走過這個巷子,我給你五百塊錢可以嗎?”

看着蘇寶玉的這個樣子,我的心裏頓時覺得有些好笑,但是又不能表現在臉上,只能壓制住自己的笑意,強裝嚴肅的點了點頭:“你跟我來吧!”

他像是看到救星一般跟在了我的身後,一路上十分警惕的看着身後,生怕再出現什麼東西,可是一直到,走出了巷子口,也什麼東西都沒有出現。

看到巷子外面的燈紅酒綠,車水馬龍的樣子,這蘇玉寶像是感覺到重獲新生了一般,對着外面又叫又跳,就像是瘋子一般。

“喂,蘇寶玉。”

他詫異的回過頭,似乎是在想爲何一個在路邊認識的陌生人會知道他的名字,而就在此時,已經等候多時的警察已經把手銬帶到了他的手上。

此時的他的臉上呈現出來的茫然看樣子他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接下來等待他的肯定是法律的制裁。

“同志,感謝你跟我們提供的幫助!”一個帶着大沿帽的警察特別有禮貌的上前跟我握了握手錶示了對我的感謝。

我也跟他敬了個禮:“沒事,警民合作嗎!”看着已經被壓倒車上的蘇玉寶,我頓時起了調戲之心,對着他大喊:“在裏面好好服刑啊,記得我給你帶路的五百塊錢。”

“同志,這五百塊錢你可能要不回來了!”這名警察有些爲難的看着我:“他犯得可是綁架殺人案,按道理來說應該判的是死刑,要不我現在幫你在他身上搜搜,看有沒有錢來補償一下你的損失。”

沒有

想到這警察居然誤認爲蘇玉寶是欠了我五百塊錢,此時我再也憋不住自己的笑意,笑了出來。

所有人都有些茫然的看着我,怎麼剛剛還好好的年輕人,現在變成了這幅模樣,難道是得了失心瘋嗎?

這大沿帽看着我的樣子,立馬吩咐車上的警察道:“快點把那名罪犯身上的錢給搜出來,還給這名同志。”

聽到這大沿帽的命令之後,這手下的兩個人並不敢怠慢,馬上開始在蘇玉寶身上搜索了起來,沒一會功夫,一個臉上稍微有些稚嫩的警察拿着五百塊人民幣遞到了我的手上:“你快起來,這錢跟你找到了,你放心我們是不會讓你吃虧的。”

我順勢被這小警察扶了起來,裝作一臉感激的樣子,對着他們倒了謝,隨後這就開着警車壓着罪犯離開了這裏。

我返回巷子正好碰到了正迎面走來的吳安平,他有些責備的看着我:“怎麼去了那麼久了,我們還有很多事情都沒做呢。”

我把剛剛發生的事情都一五一十的告訴了吳安平,沒有想到他居然笑的比我還誇張,直接笑出了眼淚,蹲在地上半天都直不起腰來。

шшш ✿ttk an ✿¢○

我得意的揚着手中的五百塊錢:“老吳,走,我請你吃烤串去!”吳安平看着我也咧着嘴巴大笑起來,總算是又解決了一個案子。

這天夜裏,我們兩個吃烤串一直吃到半夜兩點纔回到家裏,讓一直等着我們兩個人的楊薇怨聲載道,怒斥着我們兩個爲何不帶他去吃烤串。

我們都沒有回話,倒在牀上就開始呼呼大睡了起來,直到第二天上午,才被門外的爭吵聲給吵醒了。

大叔,離婚請放手 我走出門一看,居然是劉德明的弟弟劉德安,此時的他再也沒有了往日的儒雅,渾身上下都散發着酒味,雙眼通紅的盯着屋裏的每一個人。

“他怎麼回事?”看着劉德安的樣子似乎有些不對勁,似乎是出了什麼事情,我拉過一旁的楊薇低聲的問道。

“他一進門就說是我們害了他的侄女,說劉德明活該去死爲什麼死之後還要拉着他的親生女兒陪葬,就是這之類的話。我也有些莫名其妙。”此時的楊薇也覺得有些奇怪,不過我們昨天的行動他只是知道一個大概,並不知道我們抓住了綁架劉德明的綁匪。

“肯定是你們,去我家的就只有你們,肯定是劉德明的怨氣跟你們說了什麼,然後你們就找到警察把明湘給抓住,我.我要跟你們拼命。”

說完,劉德安作勢就要撲過來,看着劉德安的樣子並不像是在作假,我連忙拉過一旁的楊薇把他護在身後。

此時吳安平聽到了外面的異動也從房間裏面走了出來,他一出來就看到劉德安在屋裏發狂,也是足足的冷了好幾秒,這才反應了過來。

看着這劉德安幾乎要撲倒我的身上來的,吳安平連忙攔腰抱住了劉德安,隨後對着我的方向大叫:“東子,快點用繩子把他給困起來。”



立馬心領神會,趁着吳安平跟劉德安纏鬥的時候,我連忙從屋裏拿出了一根繩子,綁在了劉德安的身上。

雖然他不停的掙扎,可是雙拳難敵四手,更何況是兩個身強力壯的大男人,雖然廢了我們兩個一番功夫,但是還是把他給制服在地上。

我跟吳安平累得不停的喘氣,別看這劉德安已經四十多歲了,可是身體素質一點都不比年輕人差。

“他這是怎麼回事?怎麼一大早上就到我們家裏面來鬧了?”一臉茫然的吳安平也問了一個跟我一模一樣的問題。

我搖了搖頭:“我也是剛剛纔出來,他就已經是有些不理智了,不過看他的樣子,似乎是劉明湘給抓進去了,所以他才變得如此的暴躁。”

“就是你們害的明湘,就是你們在家裏捉鬼肯定知道了什麼,我跟你們說我是不會放過你們的。”此時的劉德明臉上透露出了一絲的瘋狂,看着他的樣子我頓時都有些不知道跟他說些什麼。

不過他猜測的倒是也挺有道理的,的確是劉德安的鬼魂來委託我們調查這個事情的,不過說來也是奇怪,自從知道是自己女兒綁架了他之後,他倒是再也沒有出現過,大概是不知道怎麼面對這樣的事實吧!

“你胡說八道什麼啊!你侄女被抓進去了管我們什麼事情?”我們揣着明白當糊塗,準備把劉德安給糊弄過去,反正他也是猜測,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可是這劉德安就一口咬定了是我們做的,死都不鬆口,看着他的樣子,若是不解開他的心結,只怕這個人這一輩子就這樣完了。

我嘆了一口氣,蹲下身子盯着他的眼神:“你說說,你侄女翻了什麼事情被抓了進去,既然被抓進去,那肯定是她做了什麼錯事啊!”

致命嫡女 沒有想到我這一說,劉德安更加的激動了起來,不停的掙扎起來,嘴巴里面還不停的大喊大叫着:“怎麼可能,明湘做的沒有錯,她那個老爸就是活該,就算明湘不做這件事,我遲早也要把這個禽獸給殺了。”

這個劉德明做人也真是失敗,自己身邊的人還都想方設法的要自己的命,不知道若是劉德明看到這一幕,他的心裏會做何感想呢。

“劉明湘的爸爸,也就是你的哥哥吧!你爲何想要殺他?爲什麼劉明湘也要殺他的父親呢?”這是這個事情裏面我最想不通的一點,之前那個週三義的案子我倒是一眼就看清楚了裏面的原因。

畢竟當時週三義的老婆跟他的助理都是沒有血緣關係的陌生人,人爲財死鳥爲食亡,他們能做出這種喪天良的事情倒是不足爲奇,可是現在是兩個有着最深厚血緣關係的人,想要他的性命,這事就有些奇怪了。

“他他根本就不是一個人,就是禽獸!”此時的劉德安咬牙切齒的說道:“他根本不配做薇兒的丈夫。”

我得意的看向了吳安平,果然不出我的所料,這劉德安果然對他嫂子有着不倫的感情。

(本章完) 白老三人察覺到不好,急忙衝到了墨湮的屋內,發現墨湮表情扭曲,身體抽搐的倒在地上,靈兒擔心的想要上前,去被溟煜攔住了說道:「別碰主人,免得主人走火入魔!」

「沒錯,現在不要碰他,否則會走火入魔的!」白老也跟著說道。

「為什麼好端端的會這樣?」靈兒擔心的問道。

「不知道,可能主人遇到修鍊的瓶頸了吧!我們在這裡守著,幫主人護法!」白老聞言說道。

「好。」靈兒說道。

然後,靈兒,白老,溟煜三人分別坐在三個方向,面對著墨湮緊張的看著墨湮,幫他護法,隨時都準備迎接突髮狀況。因此,一心為墨湮護法的三人,沒有察覺到冥殿的頂樓屋頂外面,一雙血紅的眼睛,懸在天際盯著表情痛苦的模樣,眼底露出瘋狂的笑意,然後慢慢的消失……

雖然靈兒沒有看到,但是此刻也九州深淵的三界和雪封,卻是清楚的看到了這一幕,兩人被嚇得完全忘記了出聲和呼吸,直接傻眼在原地了……

那樣一雙血紅的瘋狂的眼睛,就那樣出現在天際中,饒是三界和雪封只是看到那一幕,身上的衣服也瞬間就被汗水打濕了,他們很清楚那是被嚇得……

這讓雪封和三界心裡震驚不已,早就無懼生死的他們,竟然能被嚇到如此地步,可見對方有多可怕了!

真的是太恐怖了啊!

「雪封,你看到了嗎?」三界好不容易找回自己的聲音,吞了吞口水的問道。

「看到了,到底是什麼,那麼可怕?」雪封也難得震驚的問道。

「你們說什麼?」雲夏沒有看到剛才的一幕,詫異的問道。

「雲夏,沒看到是好事,真的太可怕了,我從來都沒有這麼害怕的感覺!」三界后怕的說道。

「我也是!」雪封也說道。

「你們兩個休息一下吧,看你們衣服都濕了!」雲夏沒有再多問,而是看著三界和雪封說道。

「嗯,我們休息一會兒!」雪封說道。

然後拿出帳篷搭好,因為兩人這麼久都熟悉了,也習慣了,因此直接搭了一個帳篷,兩個人一起進了帳篷裡面,三界和雪封都有一種心有餘悸的感覺,整顆心都一直狂跳不已,完全停不下來……

雲夏也沒打擾兩個人,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是能讓雪封和三界都反應這麼強烈的事情,怕是真的是可怕的事情!

所以,雲夏注意著帳篷外的情況,然後給雪封和三界時間去平復心情,今天他們看起來是沒辦法趕路了,只能聽明天再說了……

雪封和三界真的是用了大半個下午的時間,才徹底讓自己的情緒平復了下來,然後三界看著雪封問道:「雪封,你覺得呢?」

「我們應該去看看,它看的地方或許有什麼……」雪封想了想說道。

「我也這麼想的,否則不會是那樣的眼神,或許那個地方真的有什麼東西存在的……」三界也跟著說道。 隨即,劉德安就如同竹筒倒豆子一般將事情的原委說了出來,我們也知道了這事情大概的原委。

原來劉德安跟他的嫂子李薇曾經是大學的一對戀人,兩個人郎才女貌,曾經是大學裏麪人人羨慕的一對璧人。

當時劉德安都已經想好了等大學畢業之後,就跟李薇求婚,那段時間劉德安倒是經常帶着李薇出入自己的家庭,他父母過世的比較早,跟他相依爲命的就是他的親大哥。

他的大哥劉德明比他大五歲,但是因爲進入社會時間早,再加上自己勤勞肯幹,所以打拼出了一份不薄的家產,在劉德安的心中一直是很敬佩他的哥哥。

可是誰能想到自己一直敬佩的哥哥居然也對自己最心愛的女朋友動了心,因爲一直忙於生意上面的事情,他的哥哥也一直沒有找到合適的對象。

這李薇就像是一片春風似的走進了他的心房,於是劉德明做了一個決定,藉口自己的公司有問題,將自己的弟弟派到國外的分公司替他管理。

這一去就是一年的時間,等劉德安意氣風發的回來誰知道自己的女朋友就要變成自己的嫂子了。

當時劉德安想帶着李薇逃婚,可是李薇卻拒絕了他的這個要求,在這段時間的相處當中她居然也真心實意的愛上了劉德明,劉德明身上的成熟穩重就是劉德安最爲缺乏的,也就是這一點深深的吸引住了她。

雖然自己內心覺得對不起劉德安,但是她還是選擇做劉德明的妻子。劉德安一氣之下離家出走遊戲人間,再也不過問自己哥哥跟嫂子的事情。

可是新婚沒有多久,劉德明的生意就越做越大,經常全世界各地的出差,所以漸漸的顧不上家裏。

連自己女兒出生,劉德明都沒有辦法回去再看上一眼,而這種生活一直維持到劉明湘十歲的時候。

在劉明湘的印象中,父親只是一個很模糊的字眼,這麼多年了她也只有在逢年過節的時候才能看到自己的父親,雖然她的玩具比其他的小朋友都多,書包比其他小朋友的更爲漂亮,但是她並不是那麼的開心。

劉德明的生意版圖一擴再擴,他總是想着再等等,等他賺了足夠的錢就可以回來享受天倫之樂了,可是誰知道還沒有等他把生意談完,噩耗就傳了過來,他的妻子居然在一次車禍之中失去了生命。

此時的劉德明感覺到身體都要被掏空了,他一直都不敢相信這個事實,甚至他都不敢回到自己的家裏。怕看到自己女兒的眼神。

同時劉德安也知道了這個事情,他不遠萬里的趕了回來,看着自己嫂子的棺材這才相信了這個事實,隨後不顧在葬禮之上將劉德明給揍了一頓。若不是有人將他拉住,只怕劉德明會被他活活的打死。

劉明湘跟他的母親長得極爲相像,所以之後劉德安爲了劉明湘的健康成長也搬過來跟她一起住,誰知道劉德明看着有人照顧劉明湘之後,索性連家都

不回,成天就住在公司裏面。

隨着劉明湘年歲的增長,這劉德安看他的眼睛就越來越不對,之前是把劉明湘當做一個不懂事的小女孩,可是此時的劉明湘已經成長爲一個有女人味的女人了。在加上跟李薇越來越相似的外貌,劉德安都感覺有些控制不住自己內心的慾望。

終於在一次醉酒之後,劉德安將上前照顧他的劉明湘認作是李薇,強行對她做了不該做的事情,直到第二天早上他看到牀邊哭的兩眼紅腫的劉明湘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錯事。

劉明湘倒是念及這麼多年來的照顧之情,並沒有選擇報警,而劉德安也自己知道自己做了多大的錯事,從此之後跟劉德明一樣,也常年不回家。

這樣又相安無事了好幾年,直到劉德明將自己的新女朋友帶回了家,這一家就將所有的矛盾激化了起來。

尤其是劉明湘,這麼多年她都沒有見到父親,而父親居然帶了一個跟她差不多年紀的女人回來,這讓她格外的受不了。

所以她將這麼多年受到委屈,母親的身死,自己遭受的凌辱這所有的責任全部歸咎於面前的這個男人身上。

隨着時間的流逝,並沒有磨平劉明湘心中的怨恨,反而使她心中的怨恨越來越多,終於起了對自己父親下手的心。

所以找到了蘇寶玉來跟他一起謀劃如何綁架自己的父親,可是沒有想到人算不如天算,這蘇寶玉是一個貪得無厭的主,居然以這個事情來勒索劉明湘。

劉明湘自然是不同意,可是沒有想到這蘇寶玉居然是心狠手辣之輩,直接就將劉德明給捅死,劉明湘自然沒有想到這個結果,但是事已至此,她沒有了辦法只能假裝什麼事都沒有發生的。

直到我們上門去抓鬼,劉明湘才感覺到了危險慢慢在靠近,於是跟劉德安坦白了自己之前做的所有事情,劉德安直到了這事之後,雖然更多的是震驚,但是他還是很能理解劉明湘的。

若不是劉明湘搶先出手,他也會對自己的哥哥下手,自己哥哥娶了這年輕貌美的妻子,同樣也是對他內心那個女神的褻瀆。

這真的是一個唏噓的故事,我現在不免有些同情的看着這個綁在地上的男人,也對劉德明的遭遇感覺到痛心。

其實這個家庭裏面,根本沒有人做錯任何事情,只能說是造化弄人,所以都纔會落得如此的下場。

劉德安說完之後,也像是發泄夠了,一個人怔怔的待在那裏,並不說話,好像是在思考着之前發生的所有事情一樣。

“你走吧!”我將他身上的繩索全部解開,把他扶了起來,看樣子他只是需要一個宣泄點,等他的感情都宣泄出來,他也不會這麼的衝動了。

要是說起來,這劉德安現在也是一個可憐人,跟他有着血緣關係的人要麼死了,要麼被抓了,他現在也是孤零零的一個人。

他愣了半晌,隨後明白了我們的意圖,並沒有說什麼話,步履蹣跚的走出了門,就

在這時我感覺到他似乎像是老了好幾十歲一樣。

“哎!這一家子也不知道是造了什麼孽!”楊薇看着劉德安遠去的背影嘆了一口氣感嘆道,我也深表同感的點了點頭。

“你也聽到了,自己就出來現個身吧!”吳安平不知道是感覺到了什麼,直接對着面前的牆角說着。

只見不一會的功夫,從牆角慢慢顯現出來一個影子,我見狀連忙關上了窗簾,自從這裏開了靈異處理公司之後,我們就在所有的窗戶上面都安裝了厚厚的窗簾,就是爲了這種情況的發生。

隨後這影子越來越盛,慢慢的露出了劉德明的身影,他這鬼一直是神龍見首不見尾的,除了那天在巷子裏面看過他之外,這還是第一次看到他的樣子。

此時劉德明的臉上不悲不喜,絲毫看不出他內心的想法,聽到自己最親的兩個親人是如此的憎恨着自己,若是放在我的頭上我都不知道我會是怎麼樣的感情。

“你那五十萬什麼時候給我們?”不敢問他此時心裏的想法,我決定還是問問我們三個現在最爲關心的問題,雖然同情他的遭遇,但是錢不能不給我們啊!

“你放心,明天那五十萬就立馬跟你們打倒賬戶上面。”此時劉德明用一種絲毫不帶任何感情的聲音給我們說道。

隨後看到不看我們一眼就又消失不見了,此時我只能看着吳安平,希望他可以指出這劉德明到底在哪裏。

可是吳安平也只是對我聳了聳肩膀,表示了他的無能爲力,看樣子,他的確也找不到這劉德明的影子。

既然他不願意出來見我們,我們沒有必要去再探尋他的想法了,只要他把錢打到我的賬戶上面,這件事就算是瞭解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被一陣敲門聲給弄醒了,難道又是劉德安來找麻煩?我連忙匆匆的洗口刷牙,將自己收拾了一番這才走到了客廳。

我有些警惕的往房門上的貓眼望去,沒有想到這門外站着的居然是一個女人,不是別人正是劉德明的現任妻子,不過現在來說是遺孀更爲貼切。

不知道她來幹嘛?我還是立馬將大門打開,將她請了進來:“劉夫人,你到寒舍來是有什麼事嗎?”

沒有想到她居然從包裏掏出了一張卡,遞到了我的手上,看着我一臉的詫異她這纔開了口:“亡夫託夢給我,讓我將打五十萬到你的卡上,我有些不放心,還是按照亡夫給我的地址找了過來。”

沒有想到劉德明居然委託她來給我們送錢,看來劉德明身邊真的沒有可以信任的人了,看着她欲言又止的樣子,我連忙請她在沙發上面做好,親自泡了一杯茶水端到了他的手上。“你請用茶!”

她用雙手接過了我手上的茶杯,禮貌的說了一聲謝謝,我這才仔細的打量了面前的這個女人,她的臉上未施粉黛,並且穿着一身白色的連衣裙,若不是我知道她是劉德明的新婚妻子,還以爲她是一個剛剛從大學裏面畢業的大學生呢。

(本章完) 「你們在說什麼啊?」雲夏好奇的問道。

「雲夏,是這樣的,我們剛才看到天際出現一雙無比恐怖,血紅的眼睛,巨大的鑲嵌在天際,那雙眼睛看著九州深淵的某個地方,露出了瘋狂的眼神!所以,我和雪封覺得,那雙眼睛看著的地方,或許有什麼東西存在……」三界看著雲夏解釋道。

「血紅的眼睛,怎麼可能?」雲夏聞言詫異的問道。

「三界說的是真的,只有一雙血紅色的眼睛!」雪封也說道。

雲夏聞言還是有些不敢置信,可是看三界和雪封的樣子,似乎也不像是說謊,因此雲夏知道是真的,只是這樣想想天空出現一雙血紅的眼睛,都讓雲夏覺得毛骨悚然……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