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他們還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全是金丹後期的修真者。

「你認識這東西?」

顧銘淡淡的看了一眼齊陽,臉上沒有任何的驚訝之色,就好像早就知道他們會來一樣。

「當然!」

齊陽得意的點著頭,淡淡道:「玄金鐵,是極品煉器材料,是煉製極品靈品的必須的材料。」

顧銘一聽,不由一愣,而後哈哈大笑起來。

「你笑什麼?」齊陽聽到顧銘的笑聲后,不由的憤怒起來。

他認為這是對他的侮辱,是對他的輕視。 「我笑什麼?當然是笑你的無知?還玄金鐵呢?還煉製極品靈器呢?它本身就是一件極品靈器!」

顧銘以來這個齊陽也看出這是件極品靈器呢,卻不想他竟然要拿一個極品靈器去煉製另一件靈器。

腦子有病是嗎?

費了那大工夫與自己爭搶,竟然是個白痴。

極品靈器!

齊陽很是憤怒,根本沒有聽明白顧銘的意思,可是他身後的幾名老者卻是聽了明白。

幾人雙眸不由亮了起來,死死的盯著顧銘手中的極品靈器。

「你敢恥笑我!」

齊陽的肺子都要氣炸了,怒吼道:「不知死活的東西,以為有燕家罩著你,我就不敢殺了你嗎?」

「言老,動手!」

齊陽一聲令下,只見他身後幾名老者,突然出手了。

在夜幕之下,幾人突然消失在原地,下一秒便已經出現在了顧銘的身前。

速度可謂是真的很快,與此同時,他們的攻擊已經打在了顧銘身上。

他們共四人,兩人在前,兩人在後,從四個方向同時出手。

四隻手同時掐住了顧銘的脖子。

「把東西交出來,否則你死!」

「就憑你們幾個廢物嗎?」

冷冷一笑,顧銘突然消失不見,下一刻,他便出現在齊陽的身後,伸手直接掐住了他的脖子。

頓時,四個老者愣住了,情況已經完全反轉了。

「這不可能!就算你是金丹大圓滿境界也不可能這麼輕鬆逃脫!」

其中一個老者不解,頓時大聲質問。

他們四人明明已經控制住了顧銘,卻連顧銘怎麼掙脫的他們都沒有看清,反而讓顧銘反過來控制住了他們的少爺。

「我剛才說了你們在我眼中就是廢物,當然包括你們所說的金丹大圓滿境界!」

顧銘淡淡開口,下一刻,一名老者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他的手中。

他一手提著一人,往空中一扔,隨即兩人便定格在半空中。

其餘三人真的驚了。

他們能夠感覺到顧銘根本沒有用力,而且並沒有感應到一絲靈力的波動。

幾人終於意識到了顧銘的恐怖之處。

「有件事,你剛才說錯了!」

顧銘手一揮,齊陽便從半空中再次出現在他的手中,就好像提著一隻小雞仔一樣,淡淡的開口:「不是燕家罩著我,而是我在罩著燕家。」

「知道我為什麼來這裡嗎?我在等你們,可惜你們的速度太慢了!」

說著,顧銘失望的掃了另外三人一眼。

「馬上放了我們家少爺,否則整個齊家是不會放過你的。」又一名老者說道。

「煩躁!給我跪下!」

顧銘冷哼,冰冷的目光從三人身上掃過。

撲通……

頃刻間,三人全部跪到了顧銘面前,臉色瞬間蒼白,冷汗從臉上流了下來。

被顧銘有如小雞仔一般抓著,齊陽感覺自己就要窒息了。

「小雜種,鬆開……我!」

「咦?還能說話呀,看來我還是太仁慈了!」顧銘淡淡一笑,正準備繼續用力時,突然感覺自己的身後傳來了一股恐怖的氣息。

轟!

一道光亮閃過,隨後一條光電般的長蛇,朝著顧銘猛的撲來。

顧銘淡淡一笑,伸手往前一抓,直接將那條光電長蛇,給捏了個粉碎。

噗!

此時,一個老者已經將另外四個老者救出,與顧銘拉開了數十米的距離。

遠遠的看到這一幕後,不由的瞪大了眼睛,呆若木雞。

「這怎麼可能?」

老者滿眼皆是難以置信之色。

他剛才使用的是他們齊家一件一次性法寶。

名為引電球。

此特極其珍貴,在齊家只有核心的人物才能擁有,而且這引電球還是從小世界中帶來的。

雖然齊有這有著數枚,可是使用一次,便會少了一枚。

沒想到……

老者這次不得不引暴引電球,可是不僅沒有傷的對方絲毫,而且連自己孫兒也沒有救下來。

「你應該就是齊家的家主吧?」

看著老者,顧銘淡淡的開口。

淡淡的掃了一眼,金丹大圓滿修為,想來一定是齊家的家主。

否則怎麼會有人有著這樣的實力,而且從他看向齊陽的擔憂表情也可以確定下來。

「你到底是什麼人?」

看著提著齊陽正慢慢走來的顧銘時,齊雷不由的感覺到一絲恐懼。

迎面而來的威壓比之剛才還要強上了許多。

「我是什麼人?你還沒有資格知道,如果是小世界中的齊家家主的話,還勉強夠資格。」顧銘淡淡開口,而後一步邁出,瞬間出現在齊雷面前。

噗!

一掌,顧銘便把齊雷直接拍飛出去。

齊雷如斷了線的風箏一樣,口吐鮮血,而且猛然翻身,借著顧銘的掌力,瞬間朝著山莊外飛去。

「快跑!」

他的聲音落下后,便不見了蹤影。

而齊家的那四個老者,聽到聲音后立即閃身離開。

但是他們想走怎麼可能那麼容易。

顧銘手一揮,四人便再次出現在他的面前。

齊雷跑了,而且是顧銘故意放走的。

只要齊陽和這四個人在他手中,顧銘相信齊雷一定會帶人過來。

與其自己去齊家,還不如讓他們自己過來,也算是為燕家解決了一件事。

這裡的動靜,驚動了所有前來參加交流會的修真者和武者。

當他們趕到這裡時,頓時全部傻眼了。

什麼情況,難道是天太黑眼花了嗎?

眾人看去,只見齊家的四位長老竟然全部跪在顧銘面前,而齊家那個不可一世的齊大少爺正被一個人提在手中。

齊家人被削了?

竟然有人敢對齊家人動手,難道不想活了嗎?

這個牛人是誰?

一時間,所有人的目光看向了顧銘,頓時無不倒吸涼氣。

有認識顧銘的,有不認識顧銘,便是他們的驚恐表情卻是一樣的。

滿臉的驚訝,燕振天怎麼也沒想到,顧銘會這麼早與齊家的人對上了。

他聽到聲音后,就立即趕了過來,本來是為了與齊家人鬥上一斗的。

可是現在看來,根本沒有那必要了,因為齊家人已經被顧銘顧神尊給制服了。

在燕振天震驚的時候,燕管家也跑了過來。

看到這裡的場景后,頓時目瞪口呆。

「家主,剛才跑掉一人,看身影像是齊雷!」 「什麼?你確定?」燕振天瞪大著眼睛,驚訝的問道。

燕管家重重的點頭,輕聲說道:「而且看他的樣子,應該是受傷了!」

「這……」

燕振天知道顧銘非常厲害,可是卻沒想到他竟然已經厲害到了這種地步,頓時說出不話來了。

可臉上卻慢慢的露出了激動的笑容。

快百年了,他們燕家一直被齊家壓著打,今天終於可以出一口惡氣了。

齊陽被顧銘的手段早就嚇得徹底絕望了。

同時,跟著他的那四位老者晚加絕望,而且老臉也丟盡了。

他們四人可是齊家的長老,在整個海省,甚至沿海地區,可以說是橫著走。

可是今天,他們終於知道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真正含義。

正應了那句話,裝逼裝蛋早晚挨干!

他們裝過頭了,也裝大勁了,以來整個世界都是他們齊家的了。

特別是齊陽,此時哪裡還什麼大少的樣子,搭拉著腦袋,雙目無神,臉上布滿了恐懼之色。

如果現在他能跪下的話,一定放聲磕頭求饒。

然而,別說是跪下,就連呼吸都困難了。

「燕振天,你們燕家難道真的不怕我們齊家的怒火嗎?」

一個老者見到燕振天到來后,憤怒的吼著。

媽的,這都什麼時候了,竟然還敢威脅我?

燕振天頓時大怒,大步上前,直接一腳踢了過去。

砰!

那個威脅他的齊家老者,直接被他一腳踢飛,頓時掉進了湖裡。

噗通一聲,濺起了巨大的浪花。

顧銘淡淡一笑,手一招,把剛才那個老者從湖水中拉了回來。

再次跪到他的面前。

然而就在這時,已經逃掉的齊雷卻返了回來,突然出現在眾人面前。

「這位道友,今日之事,能否賣個面子給我們齊家,畢竟我們齊在那裡面是有著非常高的地位的。」

齊雷看向顧銘,沉聲開口,準備拉下面子保下齊家幾人。

沒想到,他的話所換來的卻是顧銘的一個搖頭。

「那又如何?」

「那又如何?」齊雷不由一愣,瞪大聲了雙眼,還以為自己聽錯了,「你真的不怕我們齊家嗎?」

「你們齊家算個什麼東西,如果讓我過去,第一個滅的就是你們齊家。」顧銘冰冷的盯著齊雷。

「你確定?」 連哭都是我的錯 齊雷緊鎖著眉頭,沉聲道:「我們齊家是你永遠招惹不起的存在。」

「那我若是非要招惹呢?」顧銘淡淡的說道。

「哼!那就看你有沒有那個本事了?」

說著,齊雷扭頭陰冷的看向燕振天,冷聲道:「燕振天,你別忘了,我們六大家族可是一致對外的,難道你不打算幫忙嗎?」

「六大家族?」

燕振天一聽,頓時大笑起來,「如今還有什麼六大家族,而且有一件事,你搞錯了。我們並不是路人,對於我們燕家人來說,你們齊家人就是外人,是我們的仇人。」

「好,好,好!」

一連說了三聲好,齊雷的語氣一聲比一聲冰冷。

「既然如此,那今天你們誰也別想離開了!」

說罷,齊雷臉一寒,整個人瞬間在原地消失,來到顧銘面前,對著他直接一掌拍了過去。

看到這一幕,周圍的眾人,瞪大雙眼,恐怕遺漏每個細節一樣。

這種高手間的對決,可是很少看見的,已經有不少人掏出手機,對準了顧銘和齊雷。

噗!

一口鮮血吐出,直接噴了齊雷一臉。

「哈哈哈,小子,知道我們齊家的厲害了吧!」

齊雷仰頭大笑。

忽然,他感覺不對,因為周圍靜的十分的可怕。

不由的慢慢低下頭,當看見已經死的不再死的齊陽時,頓時愣眼了。

他打死的不顧銘,而且是自己的親孫子。

「不!小子,我要殺了你!」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