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幕來的太突然,也太過迅速,立刻令趙天驕面色大變!

這要是封印之力被化解,他陰陽聖體的氣息,多半就會散發開來,到時候,別說什麼鬼君境的鬼了,就算是再高一個境界的鬼王,只怕都要被他吸引過來了。

使得趙天驕也顧不上生理需求,在生死危機面前,小兄弟也偃旗息鼓了。

趙天驕抽身而退的剎那,那股由下體傳來的清涼之感,也在這一刻消失。可是,手指的封印之力,卻是擴散開來,蔓延到了整個左手手掌,且不可避免的,有淡淡的清香之氣散發開來。

這是陰陽聖體特有的氣息!

同時,他只覺得丹田內,也出現了變化。

積攢了四年之久的靈力,轟的一聲,在丹田內震動起來,就連趙天驕的身體,也不由自主的轟然顫抖。

趙天驕面色古怪,陷入四年的瓶頸,竟然在這一刻……突破了!

他晉升了術法界的入門境界……道門境!

只有入了道門,纔是真正意義上的術法人士。

可是,趙天驕卻高興不起來。

因爲,自己的第一次,給了一個女鬼。然後陰陽聖體的封印,也鬆動擴散到了整個手掌。

這尼瑪的真是福兮禍所伏,禍兮福所倚。

“好坑啊!”趙天驕仰頭哀嚎。

卻在這時,身下傳來一個更爲幽怨的聲音:“的確是好坑呢。 重生空間:八零嬌媳會挖礦 大人啊,爲什麼不射,你是嫌棄我的鬼身麼?”

趙天驕一個激靈,這纔想起,身邊還有個具備巨大威脅的女鬼呢。

“我……我射不出來。”趙天驕此刻也顧不上什麼男人尊嚴了,隨便扯了個蹩腳的藉口。

“大人就會說笑,怎麼好好的會射不出呢?”說話間,女鬼伸手摘掉了臉上的薄紗。頓時,一張美得冒泡的臉露了出來,五官精緻,皮膚白皙,用沉魚落雁來形容,也一點都不爲過。

“這樣呢,大人會不會增加一些興致?”

看着雷姬那張精緻無暇,沉魚落雁的臉……好吧,趙天驕的確被驚豔了,但他還是搖了搖頭。

“不行,這是我第一次,我……我疼!”趙天驕就跟純情小正太一樣,紅着臉,憨聲憨氣道。

說話間,趙天驕胡亂套上到處破洞的衣服,朝着獨孤勝寒那裏退去。

雷姬癱軟在地,哭笑不得道:“大人別跑呀,我知道,你是投生在這具身體上的第一次,我可以溫柔的對大人啊……”

趙天驕差點一個跟頭栽倒!

他覺得他請來的雷公,一定是個假的。

不然的話,先不說這個雷姬是他媳婦,還是他小妾,甚至是沒有名分的情人。

你不知道你是附身在別人身上麼,你上了你的女人……女鬼,這不等於,你自己給自己扣綠帽子麼?

有這麼坑自己的神祇麼?!

趙天驕頭也不回道:“不行啊,你哪來的先回哪去吧,等我這輩子完事了,就去找你。”

“大人不要走……雷姬現在好虛弱,好需要大人的,求你……不要拋下雷姬呀……” 趙天驕一愣,難道這個鬼君境的女鬼,被自己懟了一通,就變得虛弱了?

隨即,趙天驕臉色一喜,正好可趁着這個功夫跑路。

趙天驕連跑帶顛的來到了獨孤勝寒身邊,發現她只是被鬼氣封住了身體。趙天驕將鬼氣吸收,獨孤勝寒便恢復了行動。

“大人,你是不是有新歡,就不喜歡雷姬了?”雷姬被雷公一頓蹂躪後,認準了趙天驕就是雷公轉世,此刻說出這話的時候,泫然欲泣,我見猶憐。

可是趙天驕哪裏有功夫心疼她,二話不說,拉着獨孤勝寒就跑。

此刻的雷姬,虛弱的無法起身,眼巴巴的看着趙天驕跑了,可目中卻是帶着認定你了的光芒。

“主人,剛纔你是被什麼神附身了啊?”獨孤勝寒問道。

“坑爹的神!”趙天驕沒好氣道。

因爲獨孤勝寒見過李芷煙請神,所以她知道,剛纔趙天驕唸咒,是在請神。

可雷姬不知道啊,她見到雷光劈在趙天驕身上,然後對方就知道她敏感的部位,以爲他是轉世雷公。然後他在關鍵時刻,召喚神雷,覺醒了前世記憶呢。故而認準趙天驕就是雷公轉世。

跑出西鳳山,那雷姬也沒再追來。

趙天驕忽然想起,自己彷彿從對方的魂體內,攝取了某種清涼之氣,這才使得自己的封印之力鬆動。

那麼也就是說,對方失去了那種清涼之氣,魂體虛弱萎靡,所以纔沒追來。

想到這裏,趙天驕緊張的心,這才放下少許。

回到別墅區的時候,天都快亮了。

可宋雅詩和沙樂,依舊坐在車裏等候。

見到趙天驕回來了,二人立刻迎了過來,見到趙天驕衣衫不整不說,還到處破洞,就跟跳進火堆裏了似得,還蓬頭垢面,好不狼狽。

“天哥,你咋了?被雷劈了?”沙樂問道。

趙天驕憋屈道:“差不多吧。”

宋雅詩和沙樂還待細問,趙天驕揮手道:“先送我回家,有什麼事,以後再說。”

回想這一天,趙天驕才忽然覺得,今天就是該自己破身的日子。

早上李芷煙請神,陳圓圓附身差點逆推了他。然後解決氣鬼從西鳳山回來,他差點反推了李芷煙。接下來就是宋雅詩勾搭,不過都沒成功。

可最後的最後,他還是沒能逃脫破身的命運,最可惡的是,還是被一個女鬼給奪去了初夜……早知如此,他寧可失身在宋雅詩身上,也好過上了一個女鬼啊!

回到家的時候,趙天驕先叫獨孤勝寒,進入房間開的門。

李芷煙似乎聽到了動靜,從屋子裏走了出來。

“你咋了?怎麼……和人鬥法了?”李芷煙見到趙天驕這狼狽的樣子,也是吃了一驚。

趙天驕見到李芷煙,就想起了被女鬼**的畫面。一股憋屈,外加委屈和愧疚的複雜情緒,立刻浮現在了他的心頭。

“媳婦啊,我對不起你。”趙天驕撲在李芷煙的懷裏,聲音少見的帶着一絲哽咽。

李芷煙嚇壞了:“你到底怎麼了,有什麼對不起我的?你……你該不會欺負小晴了吧?”

趙天驕滿頭黑線:“不是我欺負小晴,是我被一個強大的女鬼……給糟蹋了。”

“啊……?”

一個小時後。

趙天驕洗過了澡,倚在牀頭,將這一晚的事,都給坐在牀尾的李芷煙老實交代了。

趙天驕就跟做錯事的孩子似得,低着頭,看都不敢看李芷煙。

可是,李芷煙在聽說了趙天驕悲慘的遭遇後,卻是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然後還拍着牀,笑的前仰後合,花枝亂顫。

“逗死我了……趙天驕啊趙天驕,你讓我說你什麼好呢?”

李芷煙咯咯嬌笑:“你說你一個抓鬼的小道士,竟然被女鬼給推倒了,你這道士做的,也是沒誰了!”

趙天驕更委屈了:“媳婦啊,你還當我是不是你爺們了?我第一次被女鬼奪走了,你不該生氣吃醋啥的麼,你咋還笑話我呢?”

“我生氣、我吃醋,有什麼用,不是讓你更難受麼。”李芷煙靈動的大眼,閃爍着智慧之芒。

隨後她臉色有些紅,輕若蚊吟道:“再說了,白天我被陳圓圓上身的時候,你不是……也對我那什麼了麼。”

趙天驕一想起這事兒,就更委屈了:“可我沒進去啊。”

“什麼進沒進去的,我說你第一次給我了,就是給我了! 重生之北國科技 你再磨嘰,小心我休了你!”李芷煙羞紅着臉,故作兇巴巴的道。

可趙天驕卻忽然笑了。

這妞,爲了寬慰他,連這種黑鍋都背,還說什麼休了的話。這既可愛,又體貼的樣子,讓趙天驕覺得,非常幸福。

“我第一次給你了,可你的第一次沒給我啊。”趙天驕擠眉弄眼的壞笑道。

“德行!早點睡吧。”李芷煙翻了個白眼,就要下牀,卻是被趙天驕一把給拉進了懷裏。

李芷煙急道:“趙天驕……”

“我就是想抱着你睡。”趙天驕目光清明的道。

李芷煙想起白天,自己虛弱的不行,也是這樣對趙天驕說的。此刻情況相反,她也沒有拒絕:“傻樣,睡吧。”

趙天驕得寸進尺,孩子氣道:“我要在你懷裏睡。”

李芷煙伸出玉臂,環繞在趙天驕的脖子,將他攬在懷裏,輕柔道:“行吧,看你累了一天了,就滿足你。”

李芷煙話聲剛落,就聽到趙天驕的鼾聲響起。李芷煙低頭,在趙天驕帶着笑容的黑臉上,親了一口,嘴角浮現一絲笑意,也沉沉睡下。

連續奔波了一天一夜,趙天驕是真的累壞了。

本來以爲在李芷煙的懷裏,能安穩的美美睡一覺,可是從睡着之後,趙天驕就噩夢不斷。

其實對於修道之人而言,輕易不會做夢,即便做夢,也是冥冥中對某方面的暗示。

夢中,趙天驕站在一座高大的祭臺上,身子被綁在祭臺上的木架上。

而在祭臺下面,是深不見底的深淵。深淵內,有着數之不盡的冤魂厲鬼,在向他嘶吼咆哮,伸出猙獰鬼爪,如要將他的肉撕扯下來吃掉一般。

在他周身一圈,環繞着百名鬼王,個個目露貪婪,舔着嘴脣,那神色,恨不得將他一口吞下去!

趙天驕意識清醒,可身體卻無法動彈絲毫,只能看着百名鬼王,還有下方無數厲鬼,暗自心驚。

“小寶貝,是天驕,百鬼邪子敢當道。出生時,狂風嘯,陰間萬鬼齊來朝……”

卻在這時,一個女子聲音,突兀響起,聲音冰冷,語氣帶着一絲傲然之意,雖然聲音不大,卻是傳遍了蒼穹四野。

“小寶貝,叫天驕……天驕一笑鬼王嚎,天驕一怒鬼王跑……”

這個聲音方一響起,那些環繞在趙天驕周身的鬼王,紛紛面色大變,還沒等趙天驕發怒,就全部四下散開跑掉了。而下方的那些無數小鬼,也在這一刻安靜下來。

似乎,這個聲音,對他們有無盡的威懾力一般!

可偏偏聽在趙天驕的耳中,卻是帶着無比的親切之意。

正當趙天驕想說些什麼的時候,突然的,醒了過來…… 趙天驕滿頭大汗,氣喘吁吁,就跟和一百個厲鬼,大戰了一場似得。

“老東西以前跟我說過,我出生的時候,萬鬼來朝,鬼王環伺,要吃了我的肉,喝了我的血,用我的骨頭,煉造威力強大的鬼器……”

“雖然不知道當時我爲什麼沒死,但老東西還說過,二十年……過了二十年,當初的那些鬼王,就會再次出現,對我下手!”

做了這麼一個夢,讓趙天驕想起了當年觀雲老道的話來。

“他大爺蛋蛋的,二十年……這都過去十八年了,豈不是說,再有兩年,那些鬼王就會過來吃我了?”

想到這裏,趙天驕毛骨悚然!

一個鬼君境的女鬼,虐殺他就跟玩似得,這要是鬼王,還是一百個……

這還用想麼,他一定會被對方吃的骨頭渣子都不剩!

“還有兩年,我必須要在這兩年提高自己的道行。道行瓶頸已經突破,我現在也是入門境界的道門境了。還有,我魂體的道行,已經是鬼影境的中期……只要我勤加苦練,雙管齊下,兩年之後……”

趙天驕目露奇芒,帶着一抹不屈服的狠辣:“兩年之後,看咱們誰吃誰!”

說起道行突破,趙天驕猛然擡起左手,放在鼻子下聞了聞,那股陰陽聖體特有的氣息,讓他神清氣爽。

“封印鬆動,擴散到了整個手掌。昨晚和女鬼啪啪時,吸收了她魂體的某種氣息,導致封印鬆動,從而讓我道行突破……如此說來,當年的瓶頸,完全是因爲封印了身體所致。”趙天驕目中露出明悟之芒。

忽然的,趙天驕臉色難看起來:“這麼說的話,是不是我只要啪啪了,封印就會繼續鬆動?!”

如果真是如此的話,趙天驕恨不得找塊豆腐撞死!

可是,轉念一想,觀雲老道說他不遇到造化前,不能破身。或許在那個時候,觀雲老道就預料到了這一幕。而今造化已經得到,就是《鬼丹密藏》,是不是說,《鬼丹密藏》裏,有剋制封印鬆動的丹藥,或者其他能幫助他掩蓋聖體的鬼丹?

想到這裏,趙天驕的心,略微放鬆下來,也懶得再去想了。

隨後,他衝了個澡,吃了點東西,精神體力都恢復過來,便去了傳承域界內。

與此同時,在東北地區通山市的一座古色古香的茶樓,雅緻的包間內,有兩個男人,一個是六十多歲的老者,另外一個四十左右。

這老者正是東北術法界金雷堂堂主劉道坤,而那中年男人,則是他的兒子劉雲。

此刻,二人臉色都很難看,因爲就在剛剛,他們得到了省城傳回來的消息……劉青玄死了。

“爸,我要去省城,我要親自給青玄報仇!”劉雲一把摔碎茶杯,激動的道。

劉道坤沉聲道:“去……我們都去。現在的術法界,還真是有不開眼的傢伙,竟然連我金雷堂的人都敢動,甚至連我的孫子也敢殺。不管他是誰,都必死無疑!”

“先在省城安排兩個人,將那個叫趙天驕的小子抓住,等我們過去處理。”

劉雲點頭,撥通電話,立刻安排起來。

然而趙天驕並不知道這一切,此刻他只想抓緊修煉,不僅是他自己,他還要將自己鬼軍的戰力,也都提升起來。

而最便捷的方式,就是獲得域界的傳承。

趙天驕的所有鬼軍,都在域界內,除了李芷晴這個小妖精外,其餘對修煉都很熱衷。

就連趙天驕進了域界,獨孤勝寒還有寧思靜他們也都沒有絲毫察覺。

可當趙天驕看到寧思靜的時候,突然的,想起了直播前,對方如預料到了他會有危險一般。

然而事實也果真如此!

雖然在直播上,沒遇到什麼危險,但他給鬼軍加持的雷袍狀態,卻是引來了女鬼雷姬,從而讓他在鬼門關走了一遭。

“靜靜。”趙天驕走了過去。

寧思靜還有獨孤勝寒他們,聽到聲音,全部睜開了雙眼。

“天師,有什麼事麼?”寧思靜問道。

趙天驕問道:“昨天你知道直播會給我帶來危險,是不是說……你有預知未來的能力?”

寧思靜搖搖頭:“天師誤會了。我不能預知未來,但我能看透善惡,瞭解人心。雖然天師的出發點是好的,但是這畢竟是欺騙,是不對的,是違背善意的,是和天師大愛、大善不符……”

“停停停……”趙天驕連忙打斷寧思靜的長篇大論,饒有興致的笑着問道:“那你用你的善惡看看我的心,我現在心裏想的啥?”

獨孤勝寒還有其他鬼也都好奇的看向寧思靜。

寧思靜一眨不眨的看着趙天驕,目光一閃,帶着深邃之芒,如能看透趙天驕的神魂。可她那張傾國傾城的臉,突然紅了起來,低頭嬌羞道:“天師想親我。”

趙天驕在聽到這個答案後,臉上的笑容一僵,震驚的看着寧思靜。因爲他心裏還真就有這個想法,想親親寧思靜,看看這女鬼心裏想的啥。

而獨孤勝寒則是不可置信的看着趙天驕,主人這是怎麼了,難道他除了喜歡李芷煙這種暴力女,還喜歡靜靜這種女鬼?

庶女嫡妃 “主人……她說的是……真的麼?”

趙天驕回過神,指着獨孤勝寒道:“那你說說,勝寒現在心裏想的啥?”

寧思靜轉頭看去,目光一閃,噗嗤笑道:“女帝吃醋了,她想親天……”

“閉嘴!”獨孤勝寒挑起長眉,打斷了寧思靜的話,可俏臉卻也是羞的通紅,顯然是被說中了心思。

十八戰將還有卿伶,看着女帝和護法,還有天師,腦子裏都有些混亂。

女帝想親天師,可天師卻是想親護法,那護法想親誰?

獨孤勝寒感受到鬼軍的目光,羞的不要不要的,皺眉道:“看什麼看,繼續修煉!”

十八戰將連忙閉上了雙眼。

爲了緩解尷尬的氣氛,趙天驕拉住了獨孤勝寒的小手,玩笑道:“能得女帝垂青憐愛,是天驕三生有幸。來,就讓爺們親一口吧。” 獨孤勝寒害羞帶怯:“勝寒是主人的鬼奴,主人想親就親,想……”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