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他們便被領道一間房間,兇狐狸看着他們,雖然半路上多了幾個人,不過他的心情顯然不錯,道:“一萬分之一。這是到達這裏的機率。就新手而言,你們的表現已經很不錯了。好啦,你們就好好加油吧!明年我也會很願意繼續爲幾位服務。”

說着,衆人看着兇狐狸關上門,回過頭來的時候,只見好和琉璃仙已經坐在烤肉桌前,打開開關,一邊微笑着看着他們,道:“你們不吃嗎?”

……

當六人走出電梯,看着偌大的會場中黑壓壓的人羣,投來關注、警惕的目光,酷拉皮卡與雷歐力顯得有些緊張,而小杰卻好奇的東張西望,一個勁的打量着會場。

紗織面帶微笑的站在後面,忍受着衆人投來的不善目光,那裏面什麼樣的視線都有。她當然知道自己看上去有多麼像笨笨的花瓶大小姐,但是你們也不必這樣吧!還有那投來不良視線的!!你們難道沒看過美女啊!某僞女神忍不住想發飆。

一眼瞥向站在身旁一臉輕鬆地好,於是人不知笑着問道:“感覺怎麼樣?”

好看了她一眼,道:“你果然知道我的能力呢!”

紗織見狀,她也沒指望能瞞得過這個人精,可是讓人看透也並非她所好,於是神祕一笑,道:“祕~密~~!怎麼?生氣了?”

“爲什麼?難道因爲你知道了我的能力?那從來不是祕密。”好毫不在意地道,說着一眼瞥向人羣,嘴角微微揚起,一張屬於他的經典表情,道,“真是太渺小了!”

聽到好大人的名言了!!於是某紗織暗自激動了一番,可是爲毛自己不像過去所想的那般激動呢?

說着紗織接過豆麪人遞過來的號碼牌,一陣沉默,爲毛自己是402號?於是紗織伸頭看看了看衆人的號碼牌,雷歐力403,酷拉皮卡404,小杰405,好406,琉璃仙407……

爲毛自己卻是402呢?誰能告訴她?

回頭看看好,只見好掛着微笑看着主動過來搭訕的萬年重考生——東巴,那張表情就如同在看一隻螞蟻一般。雖然他在紗織眼中,還不如一隻螞蟻……

在看那琉璃仙,他雖然一臉厭惡地看着靠過來的東巴,巴不得一腳把他踹多遠,不過卻依然伸着耳朵在聽着東巴的介紹,一邊在人羣中東張西望。一會在打扮古怪,腔調同樣古怪的小丑魔術師西索身上停留一會,一會看看可愛的奇犽,一會看看打扮奇怪的釘子頭,一張漂亮的臉蛋笑的越來越不對頭。

於是紗織見狀湊了上去,問道:“吶~!琉璃,你看上誰了?”

琉璃仙帶着閃閃的目光,擦掉嘴角的口水,道:“果然好多美少年啊!尤其是那邊的銀髮小貓~~!!”

“你覺得那邊的小丑怎麼樣?”紗織指了指西索,結果引來西索的目光外加古怪的笑聲,於是紗織掉了一地雞皮疙瘩。

琉璃仙似乎並沒有被西索的言行舉止給嚇着,反而一臉認真地道:“以我多年的經驗,他絕對是個難得的美男~!”

如果你相信此人現在無比認真那纔有鬼,事實上紗織剛纔差點就相信他了,可是前提是沒有看見他眼睛中閃爍的不良光芒。

“那……那個釘子頭呢?”某人指了指易容中的某貓眼面癱美男,結果得到某面癱的幾聲“咔嗒咔嗒”。

琉璃仙難得一臉深思地看着釘子頭,道:“以我多年經驗,他臉上的釘子絕對不是做擺設用的,嗯……恐怕是易容吧!具體情況要實際考察。”

絕代仙術師真不愧是絕代仙術師,果然不是吹出來的,一眼便看到出重點,某女神忍不住感嘆。

這時吐槽的來了:“多年經驗?失戀的經驗嗎?”說話的是飛錐。

緊接着上演的便是人鳥大戰……

……

在經過某花癡仙術師的一番美男論之後,伴隨着一串急促的鈴聲,手提鬼臉鬧鐘的薩次先生登場……

好、琉璃仙外加紗織,這大概是最彪悍的考試組合了吧……

琉璃仙

以及目前爲止被看上的好大人~~~~

插入書籤 在經過某花癡仙術師的一番美男論之後,伴隨着一串急促的鈴聲,手提鬼臉玩偶的薩次先生登場……

薩次高高站在水管上,按下手中怪異的鬼臉的按鈕,道:“報到時間,到此結束。獵人測試正式開始。”說着便飄下水管,手向隧道深處一伸,道,“請往這邊走。”

“在此本人必須先徵求各位同意。獵人試驗中包含極爲嚴酷的部分,因此你可能由於運氣不佳或缺乏實力而受傷,甚至是死亡。更有類似方纔考生之間的鬥爭,而造成考生從此無法東山再起。想打退堂鼓的人請回,其他不怕死的人就請跟我來吧!……我瞭解了。第一次試驗406名報道者全數參加。”

薩次說着便向深處走去,這時獵人試驗正式開始……

“在想什麼?”

紗織被嚇了一跳,一個熟悉的聲音突然莫名其妙的出現在她身後,她看了一眼,站在她身後的好,這人不是明明在她前面嗎?怎麼突然就從後面冒出來了?

“紗織在想什麼?心不在焉會被落下的哦!”好微笑着站在紗織身後,把她臉上一閃而過驚訝收在眼中,不動聲色的打量着紗織。美麗高貴、優雅端莊,無論怎麼看都是一個大小姐。但在好的眼中,無論怎麼看這都是個不簡單的女人,光從能夠很好的隱藏自己情緒就讓他頓時有了不少好感。

“……”紗織沉默,她當然不知道好心中想法,現在她關注的只有一個問題,這人是怎麼跑到他身後去的?

紗織一手輕輕遮着嘴,帶着清澈無辜的眼神,腦袋略偏,道:“你是怎麼跑到我身後去的?”

好輕輕一笑,看着紗織道:“你感興趣?”

於是紗織愣住了,其實她很想點頭,可是潛意識再告訴她,點頭也許會被賣了也說不定……

帶着燦爛的微笑,心裏轉了不止360°,道:“你剛纔再問我想些什麼?”

“嗯!”對於這個女人的轉移話題,好並沒有追究,只是依舊掛着一張一成不變的笑臉,點點頭道。

“其實我是一直在想爲什麼薩次先生沒有嘴哦~!”某人笑得越加陽光燦爛,可愛地道。

於是某僞女神終於在好的臉上看到了僵住的表情,以及不住抽搐的嘴角,某僞女神笑了,得意的笑了……

不過偷笑歸偷笑,冷場卻一點也不好玩。紗織笑罷,卻發現場內一片安靜,真讓人不習慣啊!

她頓了頓,於是道:“吶~!好,你知道我們要這樣跑到什麼時候嗎?”

“大概還要很久吧!” 好依舊一臉悠閒的微笑道,彷彿在說一件極普通的事。

“……你怎麼知道的?”紗織一僵,隨即反問道。

好看了紗織一眼,沒有回答,臉上分明寫着明知故問四個字,道:“你說呢!”

“真麻煩呀!”紗織的小臉一下子就苦了下來。

“需要幫忙嗎?”某人好心地問。

“……”沉默,回答他的依舊是沉默,事實上紗織正在掙扎……

“爲什麼我覺得速度好像有一點加快了呢?”身旁突然傳來一個聲音,說話的是琉璃仙。

紗織一回頭,便只見早已坐在飛毯上的琉璃仙,正抱着胳膊,託着下巴,一臉輕鬆地看着正在跑步的衆人,臉上明明白白的寫着“不關我的事”這幾個大字。

於是紗織又看到了好的笑臉,不禁又想起自己來參加這次考試的目的……沒辦法啊!有偷懶的方法都不能用,某僞女神欲哭無淚。最終一咬牙,拒絕了好。然後眼巴巴的看着好坐上琉璃仙的飛毯,心中一陣鬱悶,於是乾脆加快腳步跑到了小杰等人身邊,不再理那二人,免得氣死自己……

紗織快步跑到小杰身邊,雷歐力一見紗織挺高興,道:“太好了,紗織!你終於趕上來了。我剛纔還在擔心你被落下了呢!小杰你不擔心嗎?”

小杰搖搖頭道:“因爲紗織沒問題的!”

“誒——!是嗎?”雷歐力驚訝地看着小杰,彷彿在問他“確定嗎”一般,然後不可置信地看看紗織,這樣一個柔弱的大小姐竟然能做到,說實話他有些不敢相信。雷歐力對紗織道,“那你爲什麼到現在才趕上來?”

紗織眨眨眼睛,笑道:“因爲我一直在思考,爲什麼薩次先生沒有嘴巴呀!”

紗織的話成功的讓三人一陣安靜,片刻之後,小杰大聲叫了起來:“啊!真的!我也沒看到呢!”原來他是剛結束回憶……

“不合理啊!真不合理啊!爲什麼他會沒有嘴巴呢?可是他又是怎樣說話的呢?根據……”於是酷拉皮卡開始糾結……

這時一個身影快速從他們身邊滑過,四人一愣,順勢望去,果不其然奇犽登場……

雷歐力一驚,隨即看見滑着滑板,從他們身邊滑過的奇犽,立刻火了。憤憤不平的指着奇犽大聲道:“喂,臭小子!你違反比賽規則!”

“有嗎?”奇犽奇怪的回過頭來,一臉無辜地指了指不遠處的某人道,“那他們呢?”

“??”雷歐力回頭一看,只見坐在飛毯之上的好與琉璃仙,頭上暴起十字路口,“那是作弊,徹底的作弊!這可是持久力的比賽呀!”

“不對啦,考官只是說要我們跟上他而已。”小杰毫不猶豫地指出來道。

“小杰!你到底想幫誰?”雷歐力氣憤地指着小杰道。

酷拉皮卡閉着眼睛,看也不看雷歐力,道:“不要大叫,那會消耗無謂的體力!而且你的嗓門又那麼大!考試的原則本來就是帶什麼都行。”

“是啊!雷歐力,嫉妒可不好!”紗織笑眯眯地道。

“……小子,你今年幾歲?”奇犽看着小杰問道。

小杰指着自己看着奇犽,道:“快滿十二歲了。”

“喔……”大大的貓眼,擺出一張酷酷的表情,以極的姿勢收起滑板,“好,我也用跑的。”

“哇!你酷斃了!” 天才萌寶:給媽咪脫個單 小杰驚歎道。

“我叫奇犽!”奇犽看着小杰道。

“我叫小杰!”小杰同樣看着奇犽。

“你呢?”大大的貓眼瞥向小杰跑在小杰旁邊的那個美麗高貴、如何看都像一個白癡大小姐,此時正用雙手微微提着裙子,跑的高雅的紗織。雖然奇犽並不知道,爲毛他會想到高雅,事實上那確實是一個怪異卻挺好看的姿勢,不過他爲何突然想到了自己家那位不時抽瘋的母親……

咱們的紗織此時當然不知道奇犽此時的想法,她眨眨眼睛,不明所以的看着一臉似笑非笑的望着她的好,額頭上滑下一滴汗:這個人什麼時候跑到這兒來了?爲毛他這表情總讓自己汗毛直豎呢?

撇看好不說,可愛的奇犽小貓問她問題怎麼可以不說呢?於是紗織笑咪咪地道:“我叫紗織。”

總裁霸愛:欺上八億新娘 “嗯……”奇犽別有深意地打量着她,問道,“你今年多大?”

紗織繼續笑咪咪的,儘量讓自己看上去更加和藹可親,更加陽光燦爛,更加女神,然後道:“十三歲~!”

“你呢?”奇犽撇過頭去對好道,別以爲他沒看到,他們是一夥的!

好盤着雙腿,單手托腮,看着奇犽,道:“我是未來王好。”

奇犽深深地看了好一眼,他的直覺在告訴他,這個人非常不好惹。奇犽下意識的往邊上移了一些,儘量讓自己離這個男人遠一點。

可是天不遂人願,老天爺從來都是一個喜歡看戲的傢伙。只見這時琉璃仙一下子撲了上來,擺出一副自認美型無比的姿勢,道:“我叫琉璃仙,是個術師~!”

時間停頓三秒,於是奇犽從琉璃仙旁跑了過去,琉璃仙童鞋被人華麗的忽視了……某絕代仙術師蹲牆角種蘑菇中……

“你今年多大?”一邊跑突然想起什麼的奇犽回過頭來,問好道。事實上奇犽很好奇,對於這個挺不好惹,看上去不大,沒事卻愛裝老成的傢伙……

時間再次停頓三秒,奇犽的問題讓好陷入沉默,連臉上一成不變的笑容也徹底僵住。 殘疾總裁不離婚 總得來說,此時的好在想什麼沒人知道,我們唯一知道的只有他在糾結。

“撲哧~!”紗織笑了出來,在她看來這實在不能怪他,誰叫好大人的表情那麼精彩呢!見過嗎?他糾結的表情,紗織幾乎能看見他腦袋上的一串省略號。

“紗織,你在笑什麼?”乖寶寶小杰伸着腦袋問。

某女神抿着嘴,指了指好,道:“小杰,你知道他在想什麼嗎?”

小杰老老實實的搖搖頭,道:“紗織,你知道嗎?”

一雙芊芊玉手輕輕遮住嘴,金色的眼眸帶着笑意,瞥了一眼好,道:“他~呀~~當然是正在計算自己到底有多大了啊~!”

“誒——?”

收到好大人的目光,某女神又笑了笑,二人經過一番“眉目傳情”,好挑着眉,期待的目光下,某無良女神道:“雖然說他現在只有十二歲,不過嚴格意義上來說,他怎麼的也有上千歲了呢~!雖然還不能跟小琉比~!”

(某鬼:“話說女兒啊~!你這樣說話,難道就不怕好大人了嗎?”某紗織一臉得意的笑容,昂着頭不削地道:“廢話!我的黃金杖連哈迪斯都捅得死,我就不相信還捅不死他~!”)

“看來紗織果然很瞭解我呢~!”好笑眯眯道。

一股寒流襲來,紗織被凍得發抖……好吧!她承認現在開始後怕了。紗織覺得自己看到了笑面虎……卡妙~!她的黃金哥哥們,我想你們了~~~!你們的女神要被凍死了,誰來救救她……

……

奇犽小貓登場~~!

話說JJ又抽了,某鬼昨天登了半天也沒上來……

向大家道歉了~~~~

奇犽小貓~~~(話說沒有提前準備糖果勾引小貓……555555~~~~~~~~~)

插入書籤 白色的長髮披散在肩上,纖纖玉手抹去額頭的一層汗,半張的朱脣微微喘着氣。紗織已經不記得自己到底跑了多久,但沒想到自己竟然還能趕上小杰與奇犽,對於這一輩子都沒跑過這一半長的路的紗織而言,這實在是個奇蹟。

可是對於紗織而言,事實上她這一輩子也不想在經歷第二次,這真不好玩。

想着紗織瞥了一眼,坐在飛毯上一臉悠閒,彷彿置身之外的好,與坐在他身邊一臉色魔模樣的琉璃仙。

好託着腮,一眼把整個失美樂溼地收在眼中,然後對紗織道:“接下來你還打算繼續跑嗎?”

“不,能夠跑完這麼長一段路,我已經很知足了。”紗織瞥了一眼前方一眼望不到邊的溼地,絲毫提不起興趣。

“你不是說要鍛鍊自己的嗎?”好問道。

紗織看他一眼,反問道:“還不夠嗎?我又不是想學習怪物煉成法。”

說罷,紗織便爬上了飛毯。

“小杰、奇犽。”說話的是琉璃仙,只見他坐在飛毯上,伸着腦袋,一張包子臉擺出一副大善人模樣對小杰與奇犽道。剛纔琉璃仙突然發現,這兩個孩子一直在好奇的盯着自己的飛毯,秉承着對美男的熱愛,與從來不拒絕美少年的請求的他,於是立刻發出邀請,於是問道,“你們也要上來坐坐嗎?”

“不,我要自己完成比賽。”小杰盯着琉璃仙的飛毯看了半天,最終還是道。

奇犽撓撓腦袋,有些可惜的看了看飛毯,道:“嘛~,我還是更想與小杰一起。”

於是琉璃仙的引誘行動,成功告負。琉璃仙很失望,原本一張笑的陽光燦爛的臉頓時蔫了下來,可是這還沒完,緊接着小杰的一句話,差點沒讓他的下巴掉下來。

“啊!”剛拒絕了琉璃仙的好意,更傾向於自己努力完成目標的小杰一轉身,突然看見這纔到達的酷拉皮卡與雷歐力,於是便揮着手,衝他們道,“酷拉皮卡、雷歐力!琉璃仙邀請我們坐他的飛毯喲!”

那邊小杰的話讓琉璃仙差點從飛毯上掉下來,在小杰純潔的目光下,一肚子苦水結果只能往肚子裏吞。琉璃仙一臉不甘的咬着袖子,卻又無可奈何……

琉璃仙可愛的反應讓紗織在一旁笑到抽筋,卻與好一般擺出一副看戲的模樣。在紗織眼中,對於琉璃仙這種人,單純卻又直覺強烈的孩子正是他的剋星。反正這位強大卻花癡的仙術師,也不是第一次被人利用了。想到着,紗織瞥了一眼身旁完全在看好戲的好,這傢伙其實也在利用他不是嗎?

似乎是感覺到紗織的目光,好看了紗織一眼,二人目光交錯只見,紗織突然發現自己也越來越向狐狸進化了……

那邊,雷歐力聽見小杰的話,顯得很高興,他似乎完全沒感覺到琉璃仙的怨念,道:“啊,太好了!我也正想說呢!”

說罷,雷歐力便向飛毯着裏走來,順便還不忘酷拉皮卡:“酷拉皮卡,你不上去嗎?”

“不……不了!”酷拉皮卡腦袋上滑下一滴汗,擺擺手道。事實上,從剛纔開始他就一直能感覺到,有一股不良視線在盯着他,讓他渾身不自在。酷拉皮卡瞥了一眼,那個正一臉興奮,兩眼放光盯着自己的琉璃仙。他覺得自己還是離他遠一點比較好……

想到這,酷拉皮卡佩服的看了一眼好,其實他不是一般的佩服好,面對這種色魔,他竟然還能如此悠閒,實在令人佩服。

這時雷歐力終於走到飛毯旁,正打算爬上去,卻終於接收到琉璃仙那怨念的目光,那目光盯着自己,彷彿在看一見非常噁心的東西一般。那眼中,雷歐力分明看到了“醜男,離我遠一點”這一句話,雷歐力的手剛伸出來還沒碰到飛毯,便又縮了回去,他總覺得如果自己再往前一步,也許會非常悲慘……

抹掉一腦門的汗,雷歐力訕訕地笑着道:“哈哈!我還是算了吧,我也比較想依靠自己的實力堅持到最後。”

……

話說一直站在那裏的薩次,從頭至尾都一直在關注着這一羣人,偷懶的他不是沒見過,但像這樣偷懶的還是第一次。可是實際上,薩次倒是對琉璃仙的飛毯非常感興趣,會飛的布,看來不是念能力,不過如果有了這個倒是十分方便。

而與此同時,西索也一直在關注着這羣一直鬧哄哄的人,他看着黑色長髮身穿斗篷,一直坐在飛毯上的少年與那個一頭銀色長髮身穿古怪服飾的男人,嗯……不過那個小女孩似乎沒什麼特別的呢……不過,他仍覺得自己似乎又發現了幾個小果實,爲此心情大好的西索,不由笑了出來。

於是,我們便看到,好大人一頭黑線的打了個寒顫……小果實……事實上他別說這輩子,就連上上輩子都沒有被人這麼稱呼過……

“咳咳!”這時薩次清了清嗓子,豎起一根手指,道:“失美樂溼地,一般人叫它‘欺詐師的巢穴’。這是進入第二次試驗會場的必經之路。這個溼地又許多外界所沒有的珍禽異獸。其中多數是以嗜食人肉爲生,生性既狡猾又貪婪。一旦誤入陷阱,就是死路一條。在這片溼地的生物會不擇手段地捕食獵物進它們胃袋!騙過獵物的眼睛取得食物,這種特殊的生態環境令這片溼地獲得詐騙師巢穴的外號。請各位千萬小心提防。緊跟着本人前進。”

“他是騙子!這個在說謊!”這時一個看似狼狽的陌生男子突然出現在衆人面前。

“這個人是冒牌貨!它不是考官!真正的考官是我!”那男子道。

“冒牌貨?怎麼搞的啊?”

“那這個人是……”

考生一片譁然……

“不信你們看!”說着那男子便拉出一直人面猿道:“棲息於失美樂溼地中的人面猿!人面猿特別喜好吃人肉,不過因爲手腳細長,力量薄弱,所以常假扮成人類,將人類引入溼地之後,再與其他的生物聯手獵食!這傢伙的目的是將參加考試的考生集團一網打盡!”

看着那男子,紗織與好一般,一直掛着女神式微笑的臉上,嘴角不易察覺的勾起,她一眼瞥見身旁的好,只見他平靜的表情與通透的目光,帶着嘲諷,彷彿看透一切一般。而琉璃仙更是乾脆的撇着臉,把所有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好的身上。要知道,他現在可是“戀愛”進行式呢!畢竟好不是沒有甩了他嗎?

“知道答案了嗎?”紗織明知故問地道。

好果不其然的瞥了她一眼,臉上分明寫着明知故問這幾個字,然後又瞥向那男子,微微勾起嘴角,卻不及眼底。只見他意味不明地道:“太渺小了!”

紗織並不知道,好的這句話到底指的是誰,不過她相信他一定看到了什麼。於是紗織微笑着道:“你似乎不太高興呢!看到了什麼吧!”

好好奇的看着紗織,道:“看來紗織很瞭解我呢!你怎麼知道的?”

紗織瞥了一眼周圍衆人,又笑了笑,道:“大概猜得到。”

“紗織果然很不一般!”好笑了。

“太渺小了……也包括我嗎?”紗織瞥了一眼好,然後問道。

“你說呢?爲什麼我看不到你的心?你似乎沒有靈視呢!”好問道。

紗織一愣,隨即莞爾一笑,也不去回答,掉頭問琉璃仙道:“琉璃也知道了吧!”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