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半晌后,離央搖了搖頭,不再繼續想這個問題,而是又想到了和胖子魔修蒼顏分道時所說的話上,陷入了沉默中。

對於仙魔兩道之間的敵對關係,由於離央正式知道這些,是在進入青府之後,所以並沒有太過於在意。

而在進入星隕秘境前,唯一一次接觸過魔道修士,則是在和白秋回青府時所碰上的,並且那時的狀況也有些特殊。

也正是那次,離央目睹那魔道修士竟願為了自己所愛之人能活下來,而選擇自己死亡,給離央心中留下了極深的印象,覺得其實魔道修士也沒有如聽聞中的那般無情嗜血。

「今天想的有點多了!」

一陣沉默后,離央將心中起伏的心緒壓了下來,令自己心情平靜下來后,緩緩閉上了雙眼,開始運轉靈力,調理一番身體。

畢竟最近由於星元獸的暴亂,不管精神還是身體,都處在緊繃的狀態中。

不過離央才閉目沒多久,太儀鼎的器靈卻是忽然在離央的面前浮現出來,且看其樣子,似乎有些興奮。 「太儀,什麼事?」

由於離央並沒有進入深層次的修鍊中,所以太儀鼎的器靈一出現他就感受到了,睜開了眼睛,有些狐疑地看向忽然出現在自己面前的太儀鼎器靈。

「我剛才忽然感應到了這個秘境中有道初之物!」

見到離央醒來,太儀鼎立刻給離央傳達了這一道意念。

「道初之物,那是什麼東西?」

從太儀鼎傳來的意念中,離央可以感受到它前所未有的興奮,心中也是一驚,這所謂的道初之物,究竟是什麼東西,竟能引起太儀鼎這般的失態。

「我也不清楚,就在剛才,我忽然感應到了一道奇特的氣息,自然而然地在我的意識中就浮現出了這個詞!」

然而面對離央的疑問,太儀鼎卻是對這所謂的道初之物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連這道初之物是什麼都不知道,你這麼大反應幹嘛?」

見太儀鼎如此興奮的模樣,離央對這道初之物也抱著極大的興趣,但卻是得到這麼個回復,離央有些沒好氣地開口說道。

「我本體由於在天罰中受損嚴重,所以也缺失了一些相對的認知,不過本能還存在,所以一感應到這個氣息,就知道這道初之物對我有極大的用處,若是尋到,必定能加快本體的恢復!」

此刻的太儀鼎根本沒理會離央的態度,快速地又給離央傳達了一道意念。

第一次看著太儀鼎這副迫切渴望的模樣,離央的神色也是漸漸變了。

太儀鼎本身就不簡單,特別是進入青府後,離央查閱了不少關於法寶之類的書籍,對比裡面所記載的種種傳聞中的法寶后,更是發現即便是傳說中的仙器出世,都沒有太儀鼎當時出世的那般驚人。

「你能感應到道初之物的具體位置么?」

能被太儀鼎迫切渴望得到的東西,定然不簡單,而太儀鼎來找自己,也應該是要自己的幫忙,想到這裡,離央再次出聲問道。

「我感應到的道初之物的氣息時有時無,似乎距離這裡非常的遙遠,所以希望你能幫我找到那裡!」

太儀鼎這次直接道出了它來找離央的原因。

「也就是說你現在只能感應到大概的方位?」

「確實是這樣!」

「好!能感應到大概的方位也足夠了,我這就出去,你將大概的方位指給我!」

得到回復,離央點了點頭,從地上起身,隨著心念一動,身形便重新出現在星隕秘境中。

「往那個方位走!」

一出現在星隕秘境中,太儀鼎便立即為了離央指了一個方位。

朝著太儀鼎所指示的方位看去,離央目光一閃,身形立即朝著那邊飛掠而去。

「等等!」

當離央的身形飛掠出有十多里后,卻是忽然猛地一頓,直接就停了下來,也沒跟太儀鼎解釋什麼,而是閉上了眸子,意識進入了識海之中。

識海之中,當離央的意識體浮現而出時,再次看到了自己的識海一片星光迷濛的樣子,沒有猶豫,立即又來到了寶塔第八層中。

「這是……難道星引後面的傳承出現了!」

寶塔八層中,看著原本無法指示出什麼的星引羅盤,此刻不僅星光大放,其中間的光針還一直指示向一個方位,這令離央有些驚疑不定起來。

「這羅盤指示的方位,居然同太儀鼎感應到的道初之物的方位一致,這兩者間難道有什麼關聯不成?」

一番觀察后,離央吃驚地發現星引羅盤所指示的方位,同太儀鼎所指的道初之物的方位驚人的一致。

「或許,這道初之物就在傳承之中!」

一陣思索后,離央忽然產生了這麼一個想法。

原因無他,同在星隕秘境中,之前不管是太儀鼎也好,星引羅盤也罷,都沒感應到什麼,但如今幾乎同時有了感應,且指示的方位一致,若說這兩者間沒有丁點關係,離央那是不相信的。

「可是,為什麼之前不管是太儀鼎,亦或者是星引羅盤,都感應不到什麼,而如今卻又同時有了感應……」

思索中,離央又有了新的疑問,不過,這次也沒有時間令他多想,因為在他面前的星隕羅盤忽然綻放出熾盛的光輝,直接就將離央的意識體又給逼出了識海。

外界,太儀鼎的器靈繞著離央的身體繞圈轉動著。

離央的忽然停下,令它很是不解,想傳達意念詢問怎麼回事,卻是發現離央的意識體進入了識海中。

太儀鼎發現后,也想要跟著進入,然而這次卻是被排斥了出來,甚至直接將它給逼出了離央的體內。

不明所以的太儀鼎器靈,就繞著離央的身體轉圈。

下一刻,轉著圈的太儀鼎器靈忽然發現,從離央的額頭間竟是射出一道星光,朝著遠處消失不見,接著看到了離央猛地睜開了眼睛。

「剛才你是怎麼回事?」

一看到離央睜開了眼睛,太儀鼎立刻傳達意念詢問道。

「剛……」

意識回歸身體的離央,想要回答太儀鼎的問題,卻又是忽然止住了話,同時神色一變,立即將元良劍取了出來,一個劍訣打出,躍上了飛劍,踏劍懸立在半空中。

這時他才將目光看向下方的大地,只見原先站著的地方,出現了一道深不見底的裂縫,並且還在不斷的擴大著,再看向遠處,整個大地就猶如波浪一般劇烈起伏著,甚是駭人……

秘境中,一塊猶如山峰般巨大的萬丈隕石上,隨著再一次的巨震,原先就存在著的蜘蛛網般的裂縫驟然擴大。

「這見鬼的星隕秘境,就不能消停消停嗎?」

從驟然擴大的裂縫中,一道及其狼狽的身影逃竄而出后,回頭看了眼轟然倒塌的藏身之地,臉上滿是悲憤的神色。

這道身影赫然是白秋,好不容易熬過了星元獸的暴亂,因此受傷不輕的他躲在這塊如山般的隕石中療傷。

誰知傷勢還未恢復,這秘境大地再一次巨震了起來,不得不中止療傷,倉促逃出,否則再慢一步的話,還不得被活埋。

「……」

站在地上施法都難以站穩的白秋,憋火的正想開口大罵,好發泄一番,但話才到了喉嚨,就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我的天,那是什麼?」 呼了一口氣,楊鳴笑了笑說道:「掌柜的不必擔心,只是有些震撼罷了,我剛清點了一遍,大約數量在一百六十萬,不知是否準確。」

「嗯,的確如此,一百六十萬。」掌柜的點了點頭。

楊鳴心中掙扎了許久,倒不是他拿不出這麼多丹藥,只是這樣一來,未免顯得他實力過於雄厚,有些財露於白了,不過看到這麼多的廢寶,他又實在不想放棄,最後一咬牙,覺得還是收了再說。

有了決斷,楊鳴也不矯情,拿出一枚儲物戒指,對掌柜說道:「戒指里有三百二十瓶上品培元丹。」

「好,道友果然痛快!」掌柜的拍了拍手,也拿出一枚儲物戒指,說道:「裡面是三千兩百枚上品靈石,請道友清點。」

楊鳴與掌柜的交換了儲物戒指,站起身說道:「不必清點了,我這就告辭。」說著,就要離開這裡。

「道友何必心急呢?我這裡還有一樁生意要與道友商議呢。」掌柜的挽留道。

「呵呵,下次吧,我還有急事,就不多留了。」楊鳴哪敢多做停留,頭也不回的說道。

看著楊鳴離去,掌柜的緩緩的坐回了椅子上,嘴裡喃喃自語:「師叔,就看你的手段了。」

卻說楊鳴,離開寶葯閣后,明明感應不到身後有影子跟蹤自己,但不知為何,總有一股心悸的感覺,楊鳴猜測,要麼是自己疑神疑鬼,心神不寧,要麼就是有金丹期的高手跟蹤自己,所以才讓自己的神識發現不了。

小心無大錯,楊鳴幻想著如果真的有金丹修士跟蹤自己又該如何,想來想去,決定最重要的就是不能去人少的地方,畢竟,在這秦國坊市,對方總是有所顧忌的。

想到這裡,楊鳴一路在人多的地方竄來竄去,幾個時辰過去,但身後那股心悸的感覺一直存在,無奈之下,看著天色漸漸黑了下來,楊鳴知道必須做出決斷了。

都市極品醫神 幸虧這幾天楊鳴都在逛街,因此知道坊市內有一個廣場,每天下午都會聚集很多修士,可以說是散修的樂園了。楊鳴趕到廣場時,這裡果然聚集了一大群人,約摸有四五百人,三三兩兩的聚在一起交流,楊鳴來到人群的中間,趁著沒人注意,迅速的拿出一塊四階幻陣扔在了地上,頓時,幻陣升起,人群一陣嘈亂,楊鳴趁機趕緊脫下身上的黑袍,變換成一個臉色肅然的中年人,閃在了一旁,裝作非常害怕的樣子。

過了約摸一盞茶的功夫,幻陣被人攻破,楊鳴抬頭看去,只見兩個金丹期修士立在空中,臉色難看的看著下方的人群,其中一人開口說道:「肅靜!現在,誰告訴我這是怎麼回事?」

「陳長老,我們好好的在這裡交流修鍊經驗,不知是誰突然祭出了幻陣,因為幻陣的級別太高,大夥都被困在其中無法脫身,直到陳長老您來才脫身出來,因此,並沒有看清楚是誰祭出的陣法。」一名頭髮花白的老者恭敬的和天空中的陳長老說道。

「稟陳長老,小人看見似乎是一個身穿黑袍的修士所為。至於面容,倒是沒有看清,不過應該年齡不大。」旁邊一個胖胖的中年人補充道。 抬頭望向遠處從地表緩緩浮現而出的巨大光影,白秋足足愣了好一會兒,才驚呼了出聲……

此際,不止白秋,但凡身在星殞秘境中還未隕落的修士,不管身在何處,都看到了遠處緩緩抬升而起的巨大光影。

並且不管任何人,目光所及,竟是無法看盡這緩緩抬升而起的巨大光影,而在任何角度看去,都彷彿這巨大光影將整個星隕秘境分割了開來。

「果然出世了!」

秘境中,一頭赤色長發的青年男子,抬頭仰望著還未完全升起的巨大光影,目中露出了驚喜的神色。

「少主,您難道知道這光影是什麼?」

赤發青年身旁,有三個追隨者,其中兩人人正是當時追殺胖子魔修蒼顏的魔道修士,此刻出聲詢問的,則是那名練氣十層的魔道修士。

「星宮!」

赤發青年目光灼灼地遙望著遠處的巨大光影,語氣中有難以抑制的興奮之意。

「星宮?」

追隨在赤發青年身邊的三人聽言,目中皆是露出了疑惑的神色,因為他們根本沒有聽說過,這星隕秘境中還有什麼宮殿之類的。

赤發青年這時收回了目光,掃了一眼身旁三人,徐徐開口道:

「你們不知道這星宮也正常,甚至這次進入星隕秘境的所有人中,能知道有星宮存在的人,估計也不超過五指之數!」

「少主,那這星宮究竟是什麼?」

三人再次聽到赤發青年的話,皆相視了一眼,都可以看到對方眼中的驚奇之色,隨後又將目光看向了赤發青年。

我有一個庇護所 既然赤發青年將話對他們說開了,想必應該也會跟他們說這星宮具體的情況。

果然,赤發青年沉吟了片刻后,繼續開口說道:

「關於這星宮,我也只是在進入星隕秘境歷練之前,查閱教中所珍藏的典籍時意外看到的,不過關於這星宮的記載,也不過寥寥數行!」

「因為星隕秘境可以說開啟了無數次,但這星宮只曾出現過那麼一次而已,典籍中只提到了星宮可能出現的預兆,以及裡面有著難以想象的機緣!」

聽到赤發青年說到星宮中有難以想象的機緣,三人這下再也無法保持鎮定了,皆是目光猛地看向了那還在繼續升起的巨大光影,不過此時任他們怎麼看,都無法看清光影後面是什麼樣子的……

「難道那個傳說是真的?」

秘境中另一處,一道身著月白色道袍的修長身影,遙望著緩緩升起的巨大光影,目光漸漸眯起,露出了異樣的光芒來……

「鍾道友,你說那巨大光影到底是什麼東西?此前可從沒聽說過!」

「我等只不過是散修,了解到的有限,不過鬧出這麼大的動靜,定然不簡單,我們過去瞧瞧,或許有意想不到的收穫也不一定!」

兩名驚魂未定的散修,此刻看著遠處的巨大光影,目中皆是露出了驚疑不定的神色,一番交流過後,竟是不顧大地依然還處在劇烈震蕩中,朝著巨大光影那邊飛掠而去……

「太儀,你所感受到的道初之物的氣息是不是在那光影之中?」

離央這邊,自然也看到了遠處那緩緩抬升而起的巨大光影,為之震撼之餘,離央目光一閃,忽然對著太儀鼎問道。

「不錯!原先我感應到的氣息都是時有時無,但現在卻是極為清晰,道初之物就在那光影之中!」

太儀鼎很是肯定地給離央傳出了它的這一道意念。

「果然!」

得到太儀鼎的回復,離央心中暗道了一聲。

在這光影出現之時,離央就立即確認了星引羅盤所指示的地方,正是那巨大的光影。

再聯想到太儀鼎之前感受到的道初之物的方位,與星引指示的方位一致,就不難猜出道初之物應該也在那光影之中。

「我們現在要不要立即過去?」

確認了道初之物就在那光影之中后,太儀鼎似乎比離央都著急。

「不急,這光影究竟是什麼還未可知,並且其還沒有完全升起,等到它完全升起后,我們再趕過去也不遲!」

看著遠處還在抬升的巨大光影,一番思量后,離央搖了搖頭。

這光影出世的動靜那麼大,估計身在星隕秘境中的人都被驚動了,屆時只要心中存有一絲好奇之意的,必定會過去探查,所以到時的情況可想而知。

要說離央對星引背後的傳承沒有半點期待那是不可能的,不過他意料不到的是,現在不止是自己,只要身在星隕秘境中的人,或許到時都可以進入傳承之地。

「我擁有星引,到時或許會有一些優勢吧!」

總裁的天價小妻子 離央心中念頭轉動著,目光又放向了那巨大的光影上。

時間流逝,約莫過了有一天的時間后,伴隨著劇烈震動的平息,遠處的光影也終於徹底出世,遠遠看去,上接蒼穹,整體更是橫亘整個星隕秘境。

這時,巨大的光影也漸漸露出了它的輪廓,隨著那遮擋視線的光芒消失,展現在所有人面前的是一堵比山嶽還巨大的宮牆,巍峨聳立在星隕秘境之中。

此刻,只要身在星隕秘境中的人,不管身處任何地方,以什麼樣的角度去看,都能看到這面比山嶽還巍峨的宮牆。

只見宮牆之上星芒流轉,漸漸地出現了一個又一個的門戶,不過,身在秘境中的人,只能看到相對應著自己方向的那一道門戶。

與此同時,當所有人看到這宮牆之時,一道信息突兀地出現在他們的腦海之中,都知道了這出現的宮牆裡面,乃是星宮。

至於離央他猜的也不錯,由於他擁有星引,一道星光從星宮那邊飛出,沒入了他的額頭之中。

除了知道這星宮的名字外,離央只要一閉上眼,就能感知到宮牆門戶之內的模糊景象,特別是能感應到在宮牆門戶之後,乃是一片濃郁如海的星輝。

「太儀,你先回到我體內!」

離央睜開了眼睛,遙望著遠處的宮牆,露出湛湛神芒,對著太儀鼎示意了一聲,等到它化作一道流光重新回到自己丹田中后,才收起了元良劍,朝著星宮那邊飛掠而去。

雖說御劍飛行的速度很快,但這樣做一來太過於招搖,畢竟他現在才不過練氣境,而眾所周知的,只有築基境修士才能御劍飛行,即便是擁有靈器的練氣境修士,也只能是隔空操控靈器,做不到御器飛行。

二來御劍飛行所消耗的靈力不小,對於如今的離央可是有些承受不起,唯有破入築基境之後,隨著實力的飛躍,才能長時間御劍飛行…… 「沒有人看清楚到底是誰嗎?」陳長老又一次問道。

這一次底下的人紛紛搖頭,無人應答。看到此景,陳長老不禁有些鬱悶,轉頭看向另一個金丹修士道:「高兄不知為何在此地?」

「我也是在附近,感應到這邊的幻陣才過來的。」高姓修士解釋了一句。

底下的楊鳴看著兩人的對話,知道這高姓的金丹修士應該就是跟蹤自己的人了,記住此人的面容,楊鳴趕緊低下頭去。

眼看底下無人知道肇事者是誰,又因為只是虛驚一場,並沒有人受傷,所以陳長老詢問一番后便離開了此處。

看到陳長老離開,底下的眾多散修也都趕緊離開這裡,趁著混亂,楊鳴也低頭離開了此地,整個過程,高姓修士一直在上空中注視著,但直到所有人離開,他也沒有找到楊鳴的身影,嘆了一口氣,知道這次是賠了夫人又折兵,但也只能不甘的離開。

混在人群中的楊鳴直到離開了很遠的地方之後,才鬆了口氣,開始后怕起這件事情來,這次事情的起因都是因為自己的資源不足所導致的,所以,看樣子,自己必須培養幾個心腹替自己處理收集資源的事情了,幸好前幾天收服了董晚霞董晚霜兩姐妹,而且,董晚霞天資聰慧,想必能很好的完成這個任務。

接下來的時間,楊鳴在街上走走停停,四處閑逛,不知不覺中,又一次來到了萬象谷的門口。看到萬象谷,楊鳴不禁想起了傀儡道人的孫女,也就是那蘇映雪上次使用的傳送陣法。如果能夠擁有傳送陣法,安全級別可是能夠得到很大的提高的。

楊鳴踏步進入了萬象谷之中,在一樓的大廳內看了一遍,發現這裡擺放的最高也就是三階的普通陣盤,不由的有些失望。

「這位前輩可是沒有看到中意的法陣么?」旁邊的夥計看到楊鳴嘆氣,上前詢問道。

「嗯,不知你這店裡可有傳送法陣出售?」楊鳴看了看夥計,開口道。

「前輩明鑒,傳送法陣最低也是四階法陣,而且還是那種短距離傳送,一般的傳送法陣都是五階陣法甚至六階陣法,這一樓大廳當然不會擺放如此珍貴的東西,前輩若是有意,可隨我來內堂與掌柜的詳談。」夥計聽見楊鳴詢問傳送陣法,不由的恭敬回答道。

「也好,帶路吧。」楊鳴應了一聲,跟隨著夥計來到了萬象谷的內堂之中,倒好兩杯茶后,夥計便離開了內堂。

一盞茶還未喝完,萬象谷的掌柜走了進來,看見楊鳴,拱了拱手后開口說道:「道友請了,適才聽夥計說道友想要購買傳送陣法?」

「不錯,不知貴店是否有傳送陣盤出售?」楊鳴坐端了身體,開口問道。

「呵呵,我萬象谷乃黑水皇朝內專攻陣道的超級宗門,若是我們萬象谷沒有傳送法陣,相通道友在整個黑水皇朝是購買不到的了。」掌柜的自信的說道。 隕石亂陳,坑坑窪窪的蒼涼大地上,一道青色身影身形飛掠如鴻,徑直朝著遠處一堵橫亘在天地間的恢弘宮牆而去。

倏地,青色身影飛掠的速度變慢,接著穩穩地停在了一塊十數丈高的隕石上,朝前望去,只見前方煙塵滾滾,並且伴著各種雜亂的獸吼聲,向著自己這邊呼嘯而來。

「暴亂中的星元獸!」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