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想想,也正因爲如此,空幻和8051當初纔會選擇靈韻成爲主意識,而不是靈雪自己吧。

“……所以,還是讓他們自己好好地鍛鍊吧,這是爲了兔子一族的未來!”小靈韻握拳在胸,此刻充滿了豪情。

看到這一摸樣,靈雪有忍不住伸手揉了揉靈韻的小腦袋:“知道就好。”

“嗯,不過,空幻沒事吧。”這時候,靈韻才說道了正題:“聽說太空工廠被隕石砸碎了,雖然對空幻能力有信心,可是……”

“放心,那是謠言。”

“原來如此。”小兔子鬆了口氣。

“不過太空工廠的確被攻擊而且分解開了,所幸問題不大,空幻也只是暈了一天而已。”

“嘎……”

得知消息的小兔子隨即要求前往太空工廠救援,理所當然地被靈雪拒絕。

好不容易勸走了小兔子的靈雪,隨後又一路說服了數位關心空幻和太空工廠方面的人,總算是回到了自己的長老院辦公室。

而此時,瓏月的又通訊接了進來。

不過這次不再是說太空工廠的事。

“靈雪大人,防禦體系剛剛測試結束,數據正在整理中,不過效果應該不錯,只要敵人數量不是太多,那麼問題就不大。不過,監測系統確認最終抵達時間了嗎?”

“還沒有,但應該在三五日內,注意保證在這段時間的系統的最佳待機狀態,被到時候出問題。”

“是。”

雖然只有短短几句話,可靈雪和瓏月都很鄭重。因爲,她們現在所談論的東西,將是朋族走向宇宙的又一個關鍵步驟,重要性不低於太空工廠的建立和太空艦隊的組建,這就是:全球對空防禦體系。

自從電磁炮研究出來之後,朋族就有過設想:製作一門巨大的電磁炮去攻擊蟲族母巢,以此一勞永逸地解決敵人。

但隨着技術的不斷深入,朋族電磁武器的研究越來越細化和精細之後,技術人員們卻越加認識到,要製作出這樣的武器,恐怕在幾十年內都沒有可能。可到了幾十年後,朋族至少已經有幾支可用的艦隊了,還需要什麼地面的對太空攻擊武器這種雞肋呢。

於是,超遠程電磁武器的研究技術,不久之後就轉移到了軌道發射器上,以期能夠研究將大質量物體送上太空的設備。

幾年後,第一座能夠將一噸重物體送上低軌道的實用性軌道器搭建完成,並在隨後完成測試實驗。

這是,朋族技術員中不少人,又再次萌發了研究地對宙攻擊武器的想法。

爲了保證這個研究不至於陷入目標太大的泥潭,隨後以愛依牽頭,一個新的武器小組組成。小組研究方向弱化了最初提出了直接攻擊蟲族母巢的目標,將目標換成了在地面上依靠數量,去防禦蟲族從宇宙投放的隕石、登陸部隊爲目的。

這一目的就現實了很多。

沒過幾年,第一門低軌道防禦炮塔建設完成。

而此時,朋族也正好發射了登月的投送艙。

結合投送艙發射而總結出來的諸多經驗,朋族融合了第一門低軌道防禦炮塔和發射投送艙的軌道器技術,進一步研究出了更爲實用的對宙防禦炮塔鋒芒1型電磁軌道炮,並開始量產組件星球防禦體系。

走出這一步,就代表着朋族已經開始將雙月星作爲母星經營,距離1級宇宙文明又近了一步。 鋒芒1型是朋族電磁武器的領頭人愛依結合電磁軌道器技術,在研發小組的傾力合作下研發出來的超遠程對宇宙武器。

這種炮體總重120噸,外表看起來與能夠將1噸重物體投送到低軌道的2號軌道器類似,實際上技術也差不多的東西,能夠輕鬆地將近一噸重的震爆彈、穿甲彈、腐蝕彈、雲散彈等特製炮彈、以超出第一宇宙速度的高速射出,對軌道高度400公里以下、300米以上,直線距離1000公里以內的物體造成有效攻擊。

該炮以自動填裝、自動瞄準目標等方式,爲其提供了每五分鐘一發炮彈,預判攻擊來快速擊毀目標的能力。

由於加入了‘精神力——電磁’轉換裝置、朋族網絡接入系統、人工大腦控制技術等諸多精密技術,鋒芒1型對宙防禦電磁炮的攻擊精度更是在600公里直線距離以內、300公里以下高度達到了50米半徑,而且可以全球即時遙控指揮。

精度看似不高,但作爲設計對付的目標都是龐大的隕石、蟲族登陸器、乃至於蟲族隕石基地的情況下,在實戰中又輔以數量羣攻,這種電磁炮的戰鬥效果將會很不錯。

當然,這些結論暫時還停留在幻界的模擬數據上。

而之前,靈雪讓瓏月去軍事院負責的,就是這些鋒芒1型的統和建造工作,或者說以這些爲基礎,建立起來的星球防禦體系。

對於該體系,朋族計劃的是分三期。

最終建成之後,將依靠分佈在全球的360座這樣的鋒芒1型炮塔,在全球範圍內組建出一個對宇宙的防禦體系。一旦建成,同一個宇宙點上的敵人在突入大氣層時,將會面對不少於35門的鋒芒1型炮火覆蓋,除非是母巢親至、或者超百數的隕石基地出現,否則蟲族是別想再進入雙月星內部。

當然,隨着目標高度的降低,受星球曲率影響,能夠發揮作用的炮塔數量也會減少,但這也是必然。

不過此時,這個計劃纔剛開始半年多,第一階段也才勉強完成。

該階段是將全球分爲六個點(兩極兩點、赤道四點),每個點上將搭建以三座鋒芒1型爲基礎的防禦基地,以全球18座炮塔爲基礎組成,但還沒經過測試。

可就在此時,太空工廠被襲擊的事件出現,外太空監測體系又隨即發現從白月、藍月乃至於蟲族母巢方面,都有蟲族隕石基地聚集,靈雪不得不要求瓏月立刻開始對第一期防禦體系的調試工作,甚至因此,不惜暫緩第二期的建設。

“希望這個體系能夠產生點作用吧。”

這時候對剛完成第一階段的防禦體系信心不大,靈雪也只是這樣想着,但主要的期望卻並沒有寄託在這上面。

軍事院此前在收到太空工廠的情況的同時,也一同收到了衛星和地面天文臺組成的全新朋族星空監控系統彙報的、有關蟲族異動的消息,並早早地就開始協調下屬的三大集羣,針對當前情況開始全力備戰。

從靈雪所知的情況來看,三大集羣的指揮官顯然都想在朋族向太空過度的這個關鍵時刻,藉助這個機會好好表現一番,以便爲各自所在集羣於未來向宇宙艦隊過度時,增取更靠前的發展機會。

對此,衆人當然是持絕對的支持態度。

想到這兒,靈雪不由地擡頭看向天空,那一層四處漏風的保護膜也堅持不了多久了,朋族的未來,到底該何去何從呢?

※※※

蟲族指揮官完全是被逼的,雖然還不清楚敵人的具體發展速度,可在這次攻擊對方太空軌道物體的事件之後,他卻感到了危機。

這在蟲族指揮官看來是很不可思議的,爲此,他甚至調用了這幾十年來的各種觀測數據和隕石基地對雙月星情況的彙報數據。大概一天之後,他重新出現在手下那些腦蟲面前時,已經完全拉下來對雙月星的藐視,變得很嚴肅。

然後沒多久,手下的二十多頭腦蟲就被他集中了起來。

隨後,母巢、白月和藍月都開始全力建造隕石基地。

這東西並不是說說就能出來,最主要的是那種突破保護層的機械設備對於蟲族來說完全是腦抽之作,必須一個零件、一個零件地獨立生產。這東西放到宇宙中,那可就是純手工產品,如果再打上蟲族製造,那指不定有多少興趣詭異的傢伙會高價收藏。

當然,此時雙月星的敵我兩方顯然都沒這意識。

“二十個隕石基地建造依靠母巢和兩個衛星的基地,需要六天時間才能完成。指揮官,要不先送已經建好的六個過去?”

萬古神帝 有手下這樣提議到,但蟲族指揮官這次直接否決。

原因卻不是腦蟲們根據指揮官此前行爲所想出的,對方想要避免數量較少的腦蟲快速佔據太多土地成爲領主。這次指揮官難得地從戰爭方面考慮,認爲單獨派出六個隕石基地,恐怕無法威脅到雙月星上那個未知文明。

與其如此,還不如之後集中力量。

事實上也是如此,若他真這樣做,以雙月星現如今三個集羣的主力艦和貨運艦更新換代之後,所提升起來的全球機動能力,恐怕還沒等隕石基地發展起來,就被全滅了。

因此,指揮官的決定是讓二十個隕石基地一同推進。

反正最多隻會花十幾天,十幾天時間,那個文明再厲害也不會又發展出什麼超級力量……吧。而且不止於此,他還決定讓這一次的二十個隕石基地,以相對密集的方式,降落在對方的某個地區,同時還要加大那些能夠快速甦醒的雙槍蟲數量,以確保初期的安全。

這同樣不是腦蟲們所認爲的要縮減它們的領地成長潛力,而是要讓己方抱團,以避免被各個擊破。

很顯然,此時的蟲族指揮官面對雙月的態度,才真的算是認真了。

這對朋族而言當然不會是好事。

而朋族此前監視蟲族母巢和藍月白月方面時,所發現的幾個隕石基地,也不過是剛剛建造出來,卻還沒有被運走。這些隕石基地,現在都在向距離雙月星最近的母巢移動。 “今天,我們送別犧牲的勇士,是他們的勇氣與生命保護了我們。”

“明天,我們會繼承他們的遺志,用同樣的無畏與氣魄,去面對侵犯我們家園與信念的敵人!”

“而現在,我們懷念,懷念他們生的時光,回憶與他們的過去,並將此刻永遠銘記心中。爲了過去,爲了現在,更是爲了未來!”

太空工廠的主體倉庫區內,此時被受傷不多的太空工廠工人們清理出了一片較爲寬闊的區域,作爲對之前戰鬥中犧牲者的悼念區。空幻站在臺上做着悼詞,悲傷的表情猶在,但更多的卻是激昂與戰意。

半個小時後,目送着這一次犧牲者的遺體,劃出長長的火焰融入雙月星大氣之中,不少情感豐富的人已經開始嗚咽抽泣。

戰鬥之後的搜救工作基本上就是折磨。

因爲意外地缺乏小型宇宙艇的設計,以至於只能靠着能量體短暫的太空活動能力去尋找,唯一能夠長時間活動的空幻成爲最忙碌的人,也是結束搜救之後感觸最深的翼人。

前兩艘戰鬥艦還好,因爲只是單純地被電漿球擊中而毀壞,其中甚至還有些區域因爲全封閉設計而保住了幾個人。這兩艘戰鬥艦此後統計逃生艙、以及戰艦內部倖存者時,加起來還有20多人,算是活下來了三分之一。

至於後面兩艘戰鬥艦卻不那麼幸運了,因爲是以引爆自身攜帶的電核爲方式阻擋敵人,戰鬥艦本身就四分五裂飛散看來,內部更是一個人活下來的都沒有。所幸的是,兩艘戰鬥艦的非主要控制人員都早早彈射逃生,倖存者加起來反倒比前兩艘戰鬥艦還多些,有整整31人。

如此一來,第一艦隊四艘戰鬥艦,共計120人,活下來的還有54人,勉強算是留下來了第一艦隊的種子,而空幻也承諾以他們爲基礎組建新的第一艦隊。

但是朋族中習以爲常的亡魂收取工作卻出了大問題,宇宙中的某些射線似乎對亡魂的存在有極大的影響,特別是此處高懸天外,已經屬於星球意志控制的邊遠地區,就像城牆佈置區域一樣,這裏對亡魂的汲取強度非常高。

如此一來,四艘戰鬥艦竟然連一個亡魂都沒有收回。

這可就是真的死了。

……

“補充的宇宙戰艦什麼時候才能抵達?”

“這,長老,說句實話,現在貿貿然地送上來,恐怕真的……”

“我只是問多久能到!”

“不確定,因爲地面到現在還沒有回覆。”

“切!”

結束了悼念儀式之後,空幻臉色焦躁地帶着廠長成守向控制中心走去。由於還沒有確定這次被發現的原因,所以太空工廠本來分散在四條軌道上的船塢模塊都沒有重新聚攏,以至於這個工廠到現在也處於停工狀態,變成了空地之間的通訊指揮中心。

щшш▲ tt kan▲ c ○

最開始被髮射出去的港灣號,則停留在工廠主體軌道二十公里外的一同平行軌道上,相互之間雖然都能看到對方,卻因爲缺乏太空交通艇設計,只能通過網絡通訊連接。

這讓地面設計部門認識到自己設計的缺陷,在改,但不是幾天就能改過來的。

另一方面,在發現了蟲族方的隕石基地聚集舉動之後,空幻就不打算坐以待斃。加之對才組建完一期工程的星球防禦體系並不信任,因此,他要求地面將幾個工廠中事實上與自由號同時完工,只不過最近纔開始調試的宇宙戰艦發射上來,以儘快重組第一艦隊,一邊隨後以第一艦隊爲基礎,在太空低軌道組建第一道防禦屏障。

可問題是,地面方面這一次卻否決了空幻的決議。

他們認爲,在情況未明之下貿然發射太空戰艦,只是徒增更大的傷亡,還有可能暴露己方情況。

“暴露?他嘎的已經暴露了!”

空幻這樣抱怨着,但理智上很清楚,地面的解釋是有理有據很合理的,可他這次是真的有些鬧情緒。不只是第一艦隊在他眼前覆滅是的無力感,還有這很多因素,何況,他已經多少年沒有因爲敵人的攻擊而暈過去了?

所幸,在靈雪等人的安撫之下,他當時並沒有暴走。

現在冷靜了一天多時間,空幻也開始考慮當前情況的應對方式。總體而言,在不明原因的情況下,任何向宇宙發射物體、甚至從宇宙返回地面的行爲乃至於通訊,都有可能造成災難性的後果,可空幻理智考慮了一下之後覺得事情並沒有那麼糟糕,所以宇宙艦隊還是要發射的。

爲什麼呢?

因爲既然已經遭到攻擊,那麼就表示朋族已經暴露。蟲族爲什麼要突然發射那麼多隕石基地,甚至於不顧在白農等人影響下,反抗力度稍稍有所提升的藍月上消耗資源建造隕石基地運往母巢,別說那是爲了好玩。

這樣一來,朋族應該做的就是全力解決對方,而不是在藏着掖着。

何況,空幻分析此前的情況,蟲子應該不是‘看’到太空工廠方面的情形的,因爲太空工廠自動解體,甚至於此前放出了比自由級大上三倍多的港灣號,都沒有再遭遇蟲族攻擊。那如果朋族分散放置戰鬥艦在低軌道上,或許同樣不會被蟲族發現。

這是一種思考問題的方式,通過之前的情況無法得到結論的時候,我們就來試驗。而空幻的打算就是,讓地面再發射一艘戰鬥艦到宇宙,不帶人,純粹將其當做衛星發射到450公里高度,然後看看蟲族反應。

如果蟲族沒有反應,那麼空幻再直接用念力保護着此時倖存下來的人,組成一個船員隊伍,在戰鬥艦靠近太空工廠時飛過去,將戰鬥艦開起來,運行到獨立的軌道上去。

然後,地面就可以順利地繼續發射戰鬥艦到太空,等敵人抵達時聚集起來給敵人以致命一擊。

可這畢竟還要冒着風險,而且好不容易製造出來的戰鬥艦可不是能夠隨意試驗的,其中所消耗的時間、資源和人力,即便是對於朋族這種維持着族羣半公有制的社會,也是一個不小的負擔。

別看一個改造的萬噸級船塢半個月就能製造一艘自由級,但那是在諸多模塊工廠已經將大部分區域都製造好了,船塢只需要組裝。

所以,空幻的提議依舊受到了不小的阻力。

而在這事上,即便是三大集羣此時也有些態度不明。

因爲,若是按空幻所說去做,那不少戰艦模塊工廠就得將產能轉化到太空戰艦生產上。但考慮到星球防禦體系若是未能全部攔截隕石基地,就需要浮空艦組成的三大集羣作戰,這時候三大集羣內部也有不少人期望提供更多的浮空艦給集羣。

但這一系列問題,究其根源還是對宇宙戰艦此時的戰鬥力不信任。

“必須要做點什麼!”

臨時告別廠長成守之後,空幻自己踱步到了他的臥室。

由於這段時間空地交流暫停,他也沒有飛船可以送回地面,如果不是太空工廠本身就有醫生,再加上戰鬥艦倖存者中也有兩位是醫生,那這次戰鬥後的傷員都還不好處理。

關閉艙門,空幻再一次打開了這次事件的記錄視頻和統計報告,屏幕上火光閃動,那是生命消逝的光芒,可連着看了幾十次之後,誰都會平靜下來。

揮手在紙上寫下‘加強雷霆武器射程’、‘研發彈藥攔截武器’等字樣之後,他將視頻切換到監控衛星對蟲族攻擊部隊的錄像。有保護層在,衛星可以拍攝到外面的情況,但外面卻看不到裏面,雖然技術部門沒有最終確定被發現的原因,但至少被‘看’到這一點是最先否定的。

屏幕中出現的是一支數量不大的蟲族部隊,但全部由觸手怪組成這一點,此刻卻引起了空幻的注意。

“如果蟲族太空部隊全部由觸手怪組成,那自由級純SS-3機槍炮塔的配置恐怕還真的不行……”

摩挲着下巴,空幻揮動筆尖在紙面上寫下幾個數據,但想了想又將其劃掉。

重新在自己複製的朋族網絡記憶庫的資料庫中,搜索了一下有關朋族現有戰艦炮塔的類型,空幻突然發現了一個極大的問題。

當初自由級設計的時候,朋族是以大氣層戰鬥的經驗去設想太空戰鬥中,可能遭遇的敵人。這一應對方式導致的結果就是,朋族設計出來的自由級武器配置,可以很好地因對大氣層內的蟲族,甚至稱之爲殺器亦無不可,但若是太空中蟲族全變成以觸手怪這樣的東西爲基礎,那自由級可就……

“不行,必須調整設計!”

事實上這也難以去怪罪設計人員,因爲誰都沒有太空戰鬥經驗,對於蟲族太空部隊沒誰見過,衆人對蟲族的印象也就止步於這些大氣層蟲族。

但空幻呢?他此時所提出來的考慮,其實也有失偏駁。因爲他提出的蟲族以觸手怪爲基礎,也不過是一個猜想,就實際性來說,比之之前設計人員根據大氣層敵人確定的蟲族情況還要虛幻。

因此,地面上的靈雪等人面對空幻興沖沖地通過網絡‘冒險’送過來的‘有關自由級火力整改意見’、‘有關太空蟲族戰鬥力分析’等報告,就有些糾結了。

“空幻最近的反應似乎有些奇怪啊。”

憋了好久,靈雪才說出這麼句話,但周圍人不知道該怎麼附和。到最後,還是靈雪自己想了想接着說道:“雖然有些主觀,但空幻的設想也有可能存在,事實上一開始自由級的設計的確有些極端了。”

“難道真的如空幻所說暫停所有自由級,並重新設計,這麼一來造成的影響……”

“當然不是。”

這方面靈雪意外地理性:“已經建造好的自由級可以離港,雖然還不確定什麼時候發射,但都可以暫時運往航天中心等待,保證需要的時候可以快速發射。至於清理出來的船塢,也不可能全部轉給浮空戰艦建造……這樣,總計11個改造船塢,其中3個繼續建造第二批自由級,不過要加上諸如對主炮和交通艇等問題的修改;而剩下8個空下2個備用,留6個給三大集羣就可以了。”

“是,不過空幻長老提出的重新設計問題……”

“不必,就以自由級爲基礎,放大的同時,改變炮塔構造即可,沒必要浪費資源重新設計。”

“是,靈雪長老。”

“當然,這些都要通知政府方面獲得認可,至於空幻那兒,我會去說的。”靈雪這樣吩咐到。

再一次擡頭看向天空,她眉頭卻緊緊地皺了起來。

“空幻,你到底怎麼呢?” 技術部門的速度事實上還是蠻快的,在第六天的時候,他們就拿出了一個初步且接近事實的猜想,引力差異。

這種猜想由於沒有競爭對手,在根據猜想進行反推之後,只是修改了一點細節,就完美地與當時的情況契合。

於是,這很快就被確定爲真實原因。

如此一來,太空工廠就更不可能匯合在一起,因爲衆人現在還不願意通過實驗去確定對方對於何種程度以上質量的物體,纔會產生直接反應。所幸,有一個即便此時也有十萬噸重的太空工廠主體,在350公里高空晃悠卻沒有被發現的例子,可以以此作爲一個臨時的標準。

然後現在,衆人就不得不開始設計一種能夠附加在已經分解開來的各個獨立船塢模塊上的倉庫模塊,以便能夠讓這些船塢相繼開工而不至於在軌道上閒逛浪費。

而同時,空幻一直要求的太空艦隊重組計劃,也終於獲得通過。

地面上第一批批量生產的11艘自由級很快在五天內,被相繼發射到宇宙空間。但爲了避免聚集在一起產生大質量的引力從而被蟲族發現,朋族方面連個艦隊成立大會都不敢舉辦,這讓所有編組到第一宇宙艦隊的宇宙軍成員們都憋住了一口氣。

而在這段時間裏,蟲族母巢方面也已經聚集了33顆隕石基地,並在匯聚完成的同一時間,就向雙月星移動。

如此龐大的數量讓所有人都繃緊了心絃,等待着對方的到達的同時,朋族方面也在全力組建自己的應對方案。

而此時,宇宙艦隊內部有人卻提議應該主動出擊。

“蟲族絕對想不到我們會主動攻擊,這就是機會。 豪門驚夢ⅱ:尤克里裏契約 而且第一艦隊已經有了11艘戰鬥艦,其中還有6艘是改造後的炮擊戰鬥艦,蟲族隕石基地在展開之前基本上都是靶子,所以我們覺得,主動攻擊的方案是最好的。”

這不是誰在向空幻彙報,而是空幻自己在查閱第一艦隊的內部網絡論壇上時發現的觀點,顯然艦隊內部也沒有統一思想,所以並沒有急着向上彙報。

如果沒有得到其他消息,空幻也許會心動,可現在……

搖了搖頭,空幻將剛剛得到的監控情況上傳到了第一艦隊內部網絡的公告欄中。

“最新情報:蟲族母巢在隕石基地脫離母巢三個小時之後,派出總數不低於一百、不超過兩百的觸手怪、以及數量不明的未知太空蟲族組成的太空部隊,前往爲隕石基地護航。”

雖然最近空幻有些情緒化,但還不至於變成傻子。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