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我告訴你,你一個外來種休想融入我們秦家,我聽有流言說你還想繼承我們秦家家主的位置是吧?簡直是讓人發笑。」秦宇盯著秦毅,掃了一眼秦如龍,秦如龍咬牙切齒,不過卻沒被他看在眼裡。

「一個破打鐵的,太把自己當回事了,要是我,聽到這種流言都不敢出來見人。」旁邊的同宗小弟搖頭說道。

「你們不要欺人太甚!」秦如龍從來沒有一刻這麼恨自己,恨自己沒有用,被人打的毫無還手之力,他恨自己修鍊太慢,恨自己為什麼會弱於別人。

「欺負你又能怎樣?恩?廢物!」

「看什麼看?還有你,你們倆簡直一丘之貉。」發覺秦毅的目光,秦宇嗤笑一聲。 一個打鐵的,一個秦家公認的廢物,兩個人還真是一稱一合,就這兩個人還能威脅到他們秦家未來家主的地位?真不知道那群人在想什麼?

然而即便是他說了這樣的話,秦毅依舊是沒有一丁點兒生氣的樣子,或許喜怒不形於色就是他現在的心態。

「秦宇你也回來了?怎麼?跟這兩個傢伙鬧起來了?」

這裡正對著秦家的大門口,裡面有人走了出來,正是秦風烈二弟的兒子,秦煬,也是那個天賦很好,遠遠超過秦如龍的人。

秦煬父親一心奔著秦家家主的位置,而且在家族中有諸多的支持者,再加上秦家二當家本身實力也確實不錯,所以呼聲很高。

最重要的是秦煬天賦好,在宗門中極受重視,未來成就不可限量,家族由秦煬帶領,可以說是最好的選擇,日後可能會走出西風鎮,進入天陽國真正的大地方。

「秦煬大哥,看到這兩個傢伙蹦噠就來氣,忍不住想要教訓教訓,沒辦法。」秦宇有些無奈的說道。

「呵呵,剛回來,消消氣,沒必要跟無關緊要的人動怒。」秦煬說道,目光在秦毅秦如龍兩人身上掃過。

「那可不行啊秦煬大哥,這兩個傢伙剛剛說了年輕人的事要年輕人自己解決,這還沒解決呢,怎麼能就這麼掀過去?」

秦宇挑了挑眉說道,他是下定決心了要讓兩個人難堪,畢竟他看秦毅不爽很久了,每次從宗門回家都能聽到跟這小子有關的一些事,煩都煩死了。

還什麼未來能夠成為煉器宗師?就憑他?一個無法修鍊真元的人即便是煉器技術再強都無法成為宗師,這是真理。

秦煬笑了笑,索性也不管他了,這對於秦煬來說是好事,現在整個秦家越是有多的人跟秦風烈一脈作對,就越是對他們有利,到最後全部孤立起來,他秦風烈說話根本就再也不會有什麼作用。

「秦毅,我還真是奇了怪了,家主隨便撿回來一個廢物居然也會姓秦?你該不是家主在外面的私生子吧?」

「宇哥你還真別說,你看他跟秦如龍兩個人,一個沒有真元,一個修鍊真元極度緩慢,還真是同一家的基因啊。」

眾人鬨笑起來,就連秦煬都忍俊不禁。

這秦宇損人還真是有一套。

「對了,這段時間我居然還聽到傳言,說他煉器手段已經可以媲美宗師,簡直沒有把我笑死,打幾個破鐵就是宗師手段了?什麼時候宗師這麼不值錢了?」

「廢物,你自己來吧,我也懶的跟你磨嘰,你當眾喊三聲我是廢物,我就不找你麻煩了,否則以後你別讓我看見你,見你一次我打你一次。」秦毅幾乎是指著秦毅的鼻子說道。

「狗日的秦宇,我他媽跟你拼了!」

秦如龍性格火爆,聽到這話終於是忍不住了,暴沖一步,舉拳砸去。

秦毅靜靜的看著這一幕,這一拳看似氣勢恢宏實則破綻百出,小龍的實戰能力太差,可能是他在宗門之中根本就得不到指導,自然也不會有什麼修鍊資源,跟他們的差距只會越來越大。

「嘿嘿,都看到了?是他先動手的,等會家主找來你們幫我作證!」秦宇興奮說道,他側身一扭,一拳轟在小龍肘部,小龍當時就是一個踉蹌,結果秦宇得勢不饒人,順勢握住他的肩膀,一腳踹到了他的腰,小龍被踹出去數米遠。

「在宗門裡被我揍的還不夠,回來還想挨揍,真是賤命。」

秦宇拍了拍手,彈去錦袍上的灰塵。

「宇哥威武!」兩名小弟鬨笑道。

「你的實力又長進了,不錯不錯,看來今年年末大宗比武的話你有希望成為內門弟子啊。」秦煬點頭誇讚道。

「嘿嘿,跟煬哥比還差的遠呢。」秦宇謙虛笑道。

秦煬現在只差一步就能晉陞核心弟子,他們秦家只有一個核心弟子,還是一個女孩子,這讓他們這些小青年壓力都非常大,不過好在那個女孩子對於家族權勢爭奪的並不厲害,否則還真沒人能夠爭的過她。

而且另一個好消息就是那個女孩的父親,乃是他秦煬父親這個派系的,支持他奪權。

……

秦如龍從地上滾起來,身上骨頭都宛如要裂開了一樣。

「你的實戰經驗太少了,對方根本沒有動用真元,知道嗎?」秦毅看著小龍,認真的說道。

這群小孩子那些幼稚的話根本不可能讓秦毅動怒,他只是想幫助小龍,給這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一個深刻的教訓。

而且小龍受到的欺負,他這個做大哥的,不可能不管不問。

「秦毅大哥……我……」

小龍羞紅了臉,滿腔的怒火發泄不出來,他知道自己沒有用,否則面對這種挑釁早就上去打的他滿地找牙了。

「武道武道,可不單單是用修為去戰勝對方,若是將修為比作道,那麼技巧則可以稱之為武。」

說著秦毅邁步朝著秦宇走去,目光平靜。

「我操,這臭傻逼真把自己當成個東西啊?唉你們看看,他在說什麼瘋話?還當不當我存在了?」秦宇簡直是被他給氣樂了。

「宇哥……我感覺他根本就不把你當成個人……」旁邊的人小聲嘀咕。

這哪裡是當人啊?分明是當成一個科教書,教科書中的反面稻草人,拿來講課呢。

「草!老子弄死他!」

秦宇暴怒,捏拳襲來,寸勁爆發,空氣都響起了一道輕微的氣爆聲,只是這一拳在秦毅眼中無疑是太慢太慢,如同龜拳。

秦毅反手一抓,直接避過他的拳頭,握住了他的手腕,巨大的力量翻轉,秦宇整個人凌空轉了一圈,被秦毅扔了出去。

這並沒有動用絲毫的真元,實際上秦毅也無法動用真元,黑沙蠍王的毒素若是爆發出來,這秦宇當場就死了,以他的身體,根本無法擋住黑沙蠍王毒素侵蝕。

「什麼?這小子!」

任誰都沒有想到,局面會出現這樣一幕反轉,秦毅是個煉器的鐵匠,沒有且不能修鍊真元是眾所周知的事情,這樣一個人在眾人眼中就是垃圾、廢物,最不如人的存在,即便是平常市集街區中的武館師傅,在眾人看來也比他要強百倍。

再加上秦毅略微消瘦的身材,實在是太迷惑人了。

「老子殺了你!」

秦宇從地上翻了起來,灰頭土臉,在眾人驚愕的目光中朝著秦毅猛地衝來,手中真元涌動,能夠開石頭裂鐵。

「你竟然用真元,無恥!」小龍驚呼。

有真元跟沒有真元可是有本質區別的,一旦武者修鍊出了真元,那就是脫胎換骨,正式走上了修仙這條路,可以使用道法仙術,跟凡夫俗子拉開了距離。

「真元修鍊出來不是用的,難道是擺著來看的嗎?哦我忘了,你們倆一個不能修鍊出真元,一個是出了名的廢物,進境龜速,難怪看到別人使用真元心裡不平衡。」

秦煬笑著說道,眾人也跟著笑了,小龍面色屈辱朝著秦毅看去,卻發現秦毅遞過來一個笑容加上一個放心的眼神。

「真元,也得看誰用才行,你的話,在我眼中與螻蟻又有何區別?」

秦毅搖頭,一掌拍開對方胳膊,肩膀順勢一撞,撞到了對方胸口位置,秦宇被撞的心口發麻,差點噴出一口逆血,足足退後了十多步才穩住身體。

若說剛剛是吃驚,這回就是徹底被秦毅的手段震撼到了,從一個廢物到虐打秦宇,這中間只是幾十秒的時間,雖然秦宇在秦家算不上什麼年輕高手,可他好歹是個修鍊出真元,即將邁入內門弟子的一個人。

「拿出你的上品寶劍吧,不是一口一個不配為宗師煉器師嗎?我倒要看看,你口中宗師煉器師煉製出來的寶劍,與我這破鐵匠打造的長槍,究竟誰碾壓誰?」秦毅腳尖一挑,地上的銀槍落在他的手中,斜指向天,霸氣凜然。 「好!那就別怪老子殺了你!」

秦宇雙眼已經紅了。

他抽出腰間錚亮的寶劍,這寶劍上面花紋極其漂亮,不像是一件武器,倒像是一件工藝品,只是略微懂行的都知道,這些花紋構造在一起是一個簡略的陣法,能夠刻畫陣法的,絕對是宗師級別的煉器師。

「呵呵,這柄劍是宗門煉器師長老親自煉製的,秦宇可是費了大價錢才拿下來,有這柄劍在手,秦宇的實力少說提升一個小層次,已經非常接近凝海境了。」秦煬笑著說道。

「這小子拿他煉製的破銅爛鐵想跟宗師煉製的寶器抗衡?真以為兩招耍的不錯,佔了上風,就能逆天改命了?」

這也是眾人心中的話,這小子可能招數比較凌厲,讓秦宇吃了虧,著了道,可是比拼武器這就不是硬實力能夠左右的了,完全就是兩種武器哪個更優秀。

秦煬幾乎可以打包票,這宗門長老煉製的寶器,瞬間就能斬斷那破銅爛鐵,光是其中蘊藏的法陣,就不是一般武器能夠承受的,這就是寶器的力量。

否則為什麼那麼多人趨之若鶩追求一把好的寶器?更有甚者花費重金去打造更為強大的靈器法寶。

「刀劍無眼,秦宇,你儘管去吧,我們幫你作證呢。」秦煬笑著說道。

秦宇點頭,眼中閃過一絲寒芒,那寶劍上面竟然亮起了幽幽的光芒,這光芒讓人看上去就感受到一股鋒銳之感,宛如皮肉都要被割開了一樣。

「秦毅大哥……能行嗎……」

剛剛秦毅一出手,小龍已經完全被折服了,可是這武器比拼?他著實是心中沒底啊,連他自己都羨慕對方腰間的那把上品寶劍,若是他拿著那把劍,也能夠跟接近凝海的人戰鬥。

而秦毅手上這把武器,是他自己重鑄的,都知道秦毅是個沒有真元的普通打鐵煉器的,根本不可能煉製什麼好的東西出來,即便是做工精良,碰到這種真正的寶器還是一下就原形畢露了。

秦毅沒有說話,他摸了摸槍身,澆鑄的還算不錯,圓潤自如,將槍所需要的勁完美展現了出來,作為秦毅得隨手作品,到也算是拿的出手。

秦毅自己的武器都是靈器起步,如同普通的法器還真沒有煉製過,這三年之間他也是煉製的一些普通兵器,這把槍花了秦毅一個下午,已經算是精良之作了,因為秦毅知道這是秦風烈準備送給小龍的,他沒有敷衍,而且這三年間都是秦毅承了秦風烈的情,秦風烈還真沒有主動求他辦過幾件事情。

「拿著一把破槍,老子看你怎麼跟我的斬王劍相比!」

秦宇手持長劍一躍而上,凌空斬來,秦毅站在原地不動,似乎有一種莫名其妙的大勢正在匯聚,就在對方到了眼前的時候,秦毅這才睜開,輕飄飄的一槍甩了上去,槍頭正好砸中對方的劍刃,一道摩擦的火花拉扯了很長。

「正面去硬撼斬王劍的鋒芒,真是不知死活!」秦煬雙手背在後面冷笑一聲,忽然間他臉上的冷笑僵硬住了。

「秦煬哥?這是怎麼回事?怎麼秦宇的劍斷了?不是拿了假貨吧?」

秦煬旁邊有秦家的小輩說道,目光怔怔的望著場中。

即便是秦毅已經卸去了幾分力,秦宇還是噴血倒飛,撞在了秦家的牆壁上。

「武器是人用的,若是依賴兵器的力量,將一事無成。」秦毅將長槍丟給了小龍,「而且,我這桿長槍,並不比他那把劍差,如果你能君臨天下,這把槍也會沾染上你的氣勢,同樣成為王者之槍。」

秦毅望著小龍說道,小龍重重的點頭,這一刻看向秦毅的目光宛如膜拜。

他是第一次知道,這個在自己家待了三年,是自己名義上的大哥的人,居然是這樣一個高手?

不但表現在煉器上,武道更是有自己獨特的見解,可惜他不能修鍊真元,多浪費啊!

小龍產生了強烈的惋惜感。

此時此刻不光是他,正門那邊,一道黑影隱匿消失了去。

秦風烈同樣滿臉的震撼。

三年了,他居然不知道秦毅有這樣的一面?隱藏的也太深了吧?

他雖然進去了秦家,可是不放心他們兩個,畢竟現在家族矛盾愈發的激化,那群人什麼都敢幹,所以才折身回來看看,這一看就看到了這一幕。

即便是秦風烈快速離開了,可他心中的震撼卻不減半分。

「這把劍肯定是假的!」

秦宇歇斯底里的咆哮,渾身是土,狼狽不堪,嘴角還滿是鮮血。

這個時候秦毅已經帶著小龍離開了,秦毅並沒有興緻跟一群小孩子較勁,他只是為了給小龍上一課,小龍有可造之資,缺乏培養罷了,他的武道之心很堅定,光著一點就足夠難得了。

兩人並沒有去主大廳,權力紛爭讓秦毅厭惡。

「秦毅大哥,你簡直太牛逼了啊!居然把秦宇那兔崽子打的嗷嗷亂叫,真他娘的解氣,我在雲清宗都被他欺負死了。」

小龍走在後面,興奮叫道,偶爾抱怨兩句,目光始終放在手中的長槍之上,視若珍寶。

「這是我幫你出氣,並不是你自己幫自己出氣,而且……我終有離開的一天,你若是不自己站起來,誰幫你都無用。」秦毅說道。

「啊?秦毅大哥你要走了?」小龍一愣。

秦毅點了點頭,「不會繼續逗留太久,不過目前我也沒有計劃,再說吧。」

他身體中的毒素已經藉助雷電排空,確實差不多該離開的,只是該去哪裡秦毅還沒有計劃,至少得是一個有希望解開他身體封印的地方才行。

後面就是想辦法離開這枯石域前往界外界了,對於天涯武道學院那些人將自己逼到死路的仇,秦毅可依然記在心中,他怎麼可能放過那些人?

小龍神色有些暗淡,說實話年輕一輩之中,小龍幾乎沒有朋友,因為修鍊龜速的原因,也沒人願意跟他做朋友,當秦毅來到這裡之後也只有秦毅真正把他當做朋友,甚至是弟弟。

三年了,對於秦毅他肯定是有感情的,而且並不是很簡單的感情,秦毅離開之後他肯定又要被各種欺負。

……

不過對於秦毅的決定,他也不能干擾,這點他還是知道的。

「小龍,你什麼時候回去宗門?」

「啊?我明天就要回去了,今天只能回來一天……因為快要年度大比,各大家族城區都在準備,我們所有弟子都被放了一天的假。」小龍說道。

秦毅點了點頭,這一點秦毅是知道的,年度大比對於這個地方的各大家族、武者都很重要。

一個大城的年度大比將決定一個家族未來在這個城市中得到的資源分配佔比,同樣也決定了一個年輕俊傑在家族中的地位。

所以各大家族各個年輕天驕都很重視。

「明天我跟你一起吧,按照我現在的年齡也可以進入你們雲清宗。」秦毅說道。

「啥?秦毅大哥你要加入我們宗門?」小龍有些不敢相信。

「沒錯,只要通過考核就行了對吧?」秦毅問道。

小龍點了點頭,「可是加入了我們宗門秦毅大哥你就不能離開了的。」

秦毅笑了笑,「我知道。」

秦毅加入雲清宗只是為了從中找到一些東西或者說得到一些消息,宗門畢竟是大勢力,比在這城市之中遊盪要好的多了。

到時候秦毅想離開,也沒有人能夠留得住他。

而且剛好可以找找有沒有快速解開封印的法子。

兩人說話間忽然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了過來,小龍朝著外面望去,忽然整個人面色一變,「不好了秦毅大哥,秦宇他老爸來了!」 「秦宇他老爸?打了小的來老的嗎?」秦毅無奈笑笑,這種狗血經典的事情被他碰到多少次了?為什麼這些老傢伙不懂教育自己的後輩,反而喜歡找事呢?

果然下一代出現敗類,多半都是上一輩培養的結果。

秦毅說著的時候,他們這個小院子的門就被粗暴的推開。

「臭打鐵的,給我滾出來,今天不把你腿打斷,我就不在秦家待了!」

一脾氣火爆的男子沖了過來,後面還跟著一小批秦家的護衛隊,一個個都凶神惡煞的,恨不得能把人吃下去。

「三伯,你脾氣這麼大幹什麼?」秦如龍面色強行鎮定的說道。

「滾開,王八羔子,吃裡爬外,聯合外人欺負你堂哥是吧?」那中年男子粗魯的推開秦如龍。

「呵呵,三伯你這話說的,你倒是看看你兒子把我打成什麼樣?你怎麼不說他欺負我?現在他受傷了就說我聯合外人欺負他?您可真是個好爹啊!」

秦如龍暴脾氣也上來了,面帶冷笑,冷嘲熱諷說道。

「你還敢頂嘴了是吧?用這種語氣跟我說話?我抽不死你!」

這種年剛準備動手,忽然他的手就被人拿住了,秦如龍定睛一看,頓時面露喜色,「老爹你終於來了,三伯太不像話了,就准他家的欺負人,不準備別人欺負他家的!」

秦如龍趕緊告狀,實際上他說不說都一樣,秦風烈豈會不知道他們家老三什麼德行?跟老二是一丘之貉,都不是好東西。

「放屁,你被打那是你技不如人,打不過我兒子你還有臉告狀了?」秦家老三冷哼一聲,隨即掙脫了被秦風烈抓住的手,看到秦風烈過來態度才稍微收斂了一點點。

只是他這話卻讓秦毅、秦如龍不約而同的笑了。

「你家兒子欺負我就是我技不如人?那他打不過秦毅大哥不也是技不如人么?我秦毅大哥連真元都沒有,你家兒子還被打的跟狗一樣,可是夠丟人的啊?」秦如龍冷笑著說道,絲毫沒打算給他台階下。

「而且打完了小的來老的,三伯啊,我們秦家人的臉可真不夠你一家子丟的。」

這些話說出去,秦家老三被氣的臉色發紫,渾身顫抖,簡直快要爆炸了。

就連滿臉嚴肅的秦風烈,都是忍俊不禁了起來。

沒想到自家兒子還有這能言善辯的一面。

「看到了吧秦風烈?你教出來的好兒子!」秦家老三暴怒。

「呵呵,老三,我教兒子不需要你操心,我作為堂堂家主你在秦家居然直呼我名,你是不是太沒把我這家主放在眼裡啊?」

秦風烈盯著對方,既然撕破臉皮他也就不在乎了,這群人還真是漸漸的都騎到了自己頭上,隱忍也是有限度的,他這段時間隱忍的已經夠多了,即便是面對那些小輩都沒有怎麼展露家主威嚴,是不是把他這秦家第一人真當然軟柿子隨便捏了?

秦家老三面色僵硬,因為他感受到了秦風烈身上涌動的一股很強烈的真元氣息。

秦家第一人,這並不是說說而已,秦風烈之所以在後代子嗣不爭氣,自己這邊陣營又薄弱的情況下還能維持住家主的位置,依靠的當然是他本身的力量,只不過很多情況下,他並不想以自己的力量去壓制別人而已。

但這並不是說他就能容忍這些人一而再再而三的蹦噠。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