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變化,商隱很清楚。

商隱覺得,有必要跟她談談。她是軍人,必須堅決執行上級的命令。要嚴格遵守紀律,該管的事情要管好,不該管的事情,就不該過問。

她身上有個老毛病,只要涉及感情上的事情,就糾纏不清。就分不清孰輕孰重。

商隱在軍區招待所找到了周嫺。

當時周嫺正對着大鏡子打量自己。

商部長進來時悄無聲息。周嫺從鏡子裏,發現了身後站着一箇中年男人。這個男人穿着一身黑色的休閒服。

周嫺立即摸出手槍,轉身,想瞄準中年男人。剛一轉身,雙臂就被中年男人控制住了。

手槍被商部長劈手奪下。

商隱厲聲吼道:“你不該掏槍,而是應該憑藉女人的身份掩護自己。你現在是個商人,是以賺錢爲職業,而不是殺人。你這麼一來,豈不暴露了自己?”

周嫺的手槍被商隱沒收。

商隱告誡周嫺:“一個真正的軍情人員,是不用槍的。在情報界,有許多東西比槍方便,能殺人於無形!難道,烏處長沒告訴過你嗎?”

行走的神明 周嫺羞得滿臉通紅。她吞吞吐吐地回答:“我習慣了,把情報界當成真正的戰場!”

商隱冷笑一聲說道:“隱祕戰線,比真正的戰場還要殘酷,還要殘忍。你連這點準備都沒有,還怎麼能去W國?”

周嫺連忙說:“我改,我立即就改。



商隱嚴肅地說道:“你有個老毛病,總是自以爲是。你在老鬼身上,傾注了太多的精力。這會害了他,也會害了你。從現在開始,我要提醒你,你想當一個稱職的軍人,還是個情報人員,就必須謹慎小心,時時刻刻記住自己的職責,得懂得保護自己,遇到事情,須三思而後行,不要莽撞,讓事情一團糟。在W國,你是孤身一人,沒有隊友,沒有上級,遇到危險,你得自己化解。不僅僅要克服周圍的危險,你還得完成任務。本來,這次去W國,是輪不到你上的,是烏處長執意讓你上。你在老鬼那邊,捅了一個巨大的窟窿,爲了修補這個窟窿,我們很多事情要重新來做。現在給你這次上前線的機會,就是讓你改過自新,以戰功挽回這次的損失。你是周政委的女兒,在很多方面,是看在周政委的面子上,不計較得失。我希望你嚴格牢記,你是個軍人。如果再在感情上惹出大亂子,我絕不會繞你!這次任務完不成,你就準備轉業吧?我們部隊留不下你!”

商隱的一席話,震驚了周嫺。

她怎麼也沒想到,事情竟然這麼嚴重。

她比原來更後悔了。千不該萬不該,把我放走林小如的事捅到軍區來。 555 不期而遇

??&:不期而遇

作爲DFSG公司在中東的經銷商,周嫺沒有費多大力氣就拿到生日宴會的請帖。這張燙金的請帖,是一張通往上層社會的入場券。很多商人費盡心機想弄到這張入場券。

海德小姐生日派對的哪天,沙灘上到處都是俊男靚女,個個衣服光鮮,彬彬有禮,舉止高貴。他們三三兩兩站在沙灘上講話,手中還端着高腳杯。閃閃發亮的高腳杯裏裝着葡萄酒。

不遠處的別墅羣,張燈結綵,穿着燕尾服的男女侍者穿梭其中,跟每個客人送上小點心,如果有需要,隨時可以斟滿路易十八的葡萄酒。

珍珠沙灘的空地上,搭着璀璨奪目的舞臺。世界頂級的歌唱家在這裏放聲高歌,十幾對年輕的男女在歌聲的伴奏下翩翩起舞。

海德小姐的父親—-黑德爾先生,爲所有的客人提供了貼心的服務。在這片寬闊的沙灘上,不僅僅可以享受美食,觀看精彩的表演,還可以乘坐奢華的遊艇在水面如鏡的大海里遨遊。

大海的海面上,有十幾艘海軍的巡邏艇劈浪斬波。方圓幾十公里的海面,都被海軍圍起來了。在這裏,你不用擔心安全。即使落水,也是歡樂的,會有救生員駕着小艇馬上趕過來,將你撈起。

無論是沙灘,還是燈光閃爍的海平面,都響着年輕人的歡笑聲。

這的確是不同凡響。

所有的客人在這裏見識了黑德爾先生難以比肩的經濟實力,也目睹了這個石油家權傾中東的能力。

周嫺是作爲艾米麗的助手進入會場的。

艾米麗是海德小姐的生活祕書。其實就是個傭人。有錢人派頭不一樣,連傭人的名字都起得這麼好聽。叫生活祕書。

海德小姐有三個生活祕書。

各有分工,比如艾米麗爲海德提供公開場所的服務。另外兩個是家居生活祕書與工作祕書。

艾米麗爲海德小姐準備了價值2億美元的首飾,大多是鑽戒與寶石項鍊。出於個人原因,這些珍貴的飾品沒派多大的用場。相反是玻璃水晶的飾品起到大用場。

海德小姐像個瓷娃娃,她的相貌跟她的名字一樣漂亮。她有一雙大眼睛和一對長長的睫毛,穿着落地的長裙的時候,如同中國歷史傳說中的七仙女一樣美麗。

當週嫺拿出精心準備的玻璃水晶項鍊與手鍊的時候,這個中東姑娘出奇的興奮,迅速拿起細細端詳。

周嫺小心翼翼幫她戴上。

艾米麗在旁邊嘮叨:“我們的海德小姐是個善良的人兒,看你大老遠從東方來,戴戴你呈上的禮物,好讓你回去有所交代。我跟管家商量好了,爲你支付萬美元的車旅費。其實這些東西不值這麼多錢。”

艾米麗傲慢的態度讓海德小姐很生氣。她說:“20萬,好嗎?這些東西經過我一戴,值20萬。”

海德都發話了,艾米麗還有什麼可說的?

艾米麗連忙賠笑答道:“好的,小姐說值多少,就是多少。”

艾米麗離開時,還在忿忿不平的說:“兩串玻璃球,哪能值這麼多錢?放着那麼多真金白銀,寶石鑽戒不戴,偏偏喜歡這些玻璃製品,也不知道DFSG施加了什麼魔力,能讓小姐喜歡這種上不了檯面的東西?”

周嫺幫海德戴上首飾,又幫海德化了一會兒的妝。在周嫺的努力下,海德戴上粉紫色的首飾,再補上淺紫色的彩妝,整個人煥然一新。看上去貌若天仙,彷彿是皇家公主光彩招人。

海德看了一下鏡子,就認可了周嫺的努力。

她問周嫺:“你爲什麼想到這樣打扮我?”

壞蛋老公好可怕 周嫺笑了一會兒,輕聲答道:“戴這樣的首飾,再配上這樣的妝,纔算完整。”

原來,DFSG公司不僅僅提供飾品,還提供獨到的彩妝服務。

爲顧客提供心儀的首飾只是一部分,更大一部分是爲尊貴的客人提供獨特的藝術妝點。

宴會的高氵朝,是黑德爾先生講話。在衆人的期待中,海德小姐在周嫺的陪伴下緩緩走出。

衆人立刻驚呆了!

他們從來沒看見過這麼美麗的姑娘。

一襲紫色的長裙,配上紫色的項鍊與手鍊,再加上淺紫色的化妝,整個人顯得超凡脫俗,美麗驚人!

當時很多人都以爲周嫺是海德小姐的祕書助理。能夠陪海德小姐走到舞臺上,讓那麼多的客人認識,她的地位非同一般。其實這只是巧合。是海德小姐跟周嫺一見如故。

艾米麗忍受不了海德的嗜好,偷偷跑到外面玩耍了。正好,海德可以無拘無束的跟周嫺聊天。

聊的內容很簡單,大多是女兒家的話,比如家在何方,有沒有喜歡的地方等等。

經過簡單的交流,周嫺贏得了海德的信任。當時,周嫺也覺得糊塗,爲什麼海德在這麼短的時間,就信任了她?其實有另外的原因。

原來,海德的母親並不是黑德爾現在的夫人。

海德的生母早在十年前,就病死在H國。

那時候的黑德爾窮困潦倒。

海德的母親生了病,黑德爾還在外面跟人飆車,根本沒時間管海德母親的死活,更沒有錢送海德的母親上醫院。

海德當時7歲,眼睜睜看着母親病死在破爛不堪的廢墟里。

海德的母親非常漂亮,喜歡打扮,儘管沒有首飾,她也喜歡用玻璃球製成項鍊戴在脖子上。

海德喜歡DFSG公司的產品,源自那段痛苦不堪的經歷。她戴上玻璃製成的飾品,就想起了自己的母親。

這也是海德跟周嫺親近的原因。

酒會尾聲,海德提議,去海上吹吹風。周嫺不假思索,答應了這個建議。

工作人員爲海德小姐提供了一艘巨大的遊艇。遊艇後面的甲板上,還停着一架小型直升機。

海德小姐要坐遊艇,去海上吹風,這可忙壞了工作人員。穿白色服裝的侍者與穿燕尾服的服務員跑來跑去,迅速將海中間停泊的大遊艇召到岸邊。

十幾個手持自動步槍、穿迷彩服的警衛跑過來了。驅離岸邊的人羣,設置警戒線。

在警衛的簇擁下,海德跟周嫺向碼頭上的大遊艇走去。

海德率先登上了船。周嫺卻遇到了麻煩。

一個穿黑色西服的健壯男人要求周嫺進安檢門。

周嫺舉起雙手,任憑西服男人摸來摸去。

沒有發現武器。但這個貌似安保人員的男人卻不準備放她上去。 556 華裔警衛

不期而遇

作爲公司在中東的經銷商,周嫺沒有費多大力氣就拿到生日宴會的請帖。這張燙金的請帖,是一張通往上層社會的入場券。很多商人費盡心機想弄到這張入場券。

海德小姐生日派對的哪天,沙灘上到處都是俊男靚女,個個衣服光鮮,彬彬有禮,舉止高貴。他們三三兩兩站在沙灘上講話,手中還端着高腳杯。閃閃發亮的高腳杯裏裝着葡萄酒。

不遠處的別墅羣,張燈結綵,穿着燕尾服的男女侍者穿梭其中,跟每個客人送上小點心,如果有需要,隨時可以斟滿路易十八的葡萄酒。

重生驚世醫妃:邪王,寵我 珍珠沙灘的空地上,搭着璀璨奪目的舞臺。世界頂級的歌唱家在這裏放聲高歌,十幾對年輕的男女在歌聲的伴奏下翩翩起舞。

海德小姐的父親黑德爾先生,爲所有的客人提供了貼心的服務。在這片寬闊的沙灘上,不僅僅可以享受美食,觀看精彩的表演,還可以乘坐奢華的遊艇在水面如鏡的大海里遨遊。

大海的海面上,有十幾艘海軍的巡邏艇劈浪斬波。方圓幾十公里的海面,都被海軍圍起來了。在這裏,你不用擔心安全。即使落水,也是歡樂的,會有救生員駕着小艇馬上趕過來,將你撈起。

無論是沙灘,還是燈光閃爍的海平面,都響着年輕人的歡笑聲。

這的確是不同凡響。

所有的客人在這裏見識了黑德爾先生難以比肩的經濟實力,也目睹了這個石油家權傾中東的能力。

周嫺是作爲艾米麗的助手進入會場的。

艾米麗是海德小姐的生活祕書。其實就是個傭人。有錢人派頭不一樣,連傭人的名字都起得這麼好聽。叫生活祕書。

海德小姐有三個生活祕書。

各有分工,比如艾米麗爲海德提供公開場所的服務。另外兩個是家居生活祕書與工作祕書。

艾米麗爲海德小姐準備了價值2億美元的首飾,大多是鑽戒與寶石項鍊。出於個人原因,這些珍貴的飾品沒派多大的用場。相反是玻璃水晶的飾品起到大用場。

海德小姐像個瓷娃娃,她的相貌跟她的名字一樣漂亮。她有一雙大眼睛和一對長長的睫毛,穿着落地的長裙的時候,如同中國歷史傳說中的七仙女一樣美麗。

當週嫺拿出精心準備的玻璃水晶項鍊與手鍊的時候,這個中東姑娘出奇的興奮,迅速拿起細細端詳。

周嫺小心翼翼幫她戴上。

艾米麗在旁邊嘮叨:“我們的海德小姐是個善良的人兒,看你大老遠從東方來,戴戴你呈上的禮物,好讓你回去有所交代。我跟管家商量好了,爲你支付萬美元的車旅費。其實這些東西不值這麼多錢。”

艾米麗傲慢的態度讓海德小姐很生氣。她說:“20萬,好嗎?這些東西經過我一戴,值20萬。”

海德都發話了,艾米麗還有什麼可說的?

艾米麗連忙賠笑答道:“好的,小姐說值多少,就是多少。”

艾米麗離開時,還在忿忿不平的說:“兩串玻璃球,哪能值這麼多錢?放着那麼多真金白銀,寶石鑽戒不戴,偏偏喜歡這些玻璃製品,也不知道施加了什麼魔力,能讓小姐喜歡這種上不了檯面的東西?”

周嫺幫海德戴上首飾,又幫海德化了一會兒的妝。在周嫺的努力下,海德戴上粉紫色的首飾,再補上淺紫色的彩妝,整個人煥然一新。看上去貌若天仙,彷彿是皇家公主光彩招人。

海德看了一下鏡子,就認可了周嫺的努力。

她問周嫺:“你爲什麼想到這樣打扮我?”

周嫺笑了一會兒,輕聲答道:“戴這樣的首飾,再配上這樣的妝,纔算完整。



原來,公司不僅僅提供飾品,還提供獨到的彩妝服務。

爲顧客提供心儀的首飾只是一部分,更大一部分是爲尊貴的客人提供獨特的藝術妝點。

宴會的**,是黑德爾先生講話。在衆人的期待中,海德小姐在周嫺的陪伴下緩緩走出。

衆人立刻驚呆了!

他們從來沒看見過這麼美麗的姑娘。

一襲紫色的長裙,配上紫色的項鍊與手鍊,再加上淺紫色的化妝,整個人顯得超凡脫俗,美麗驚人!

當時很多人都以爲周嫺是海德小姐的祕書助理。能夠陪海德小姐走到舞臺上,讓那麼多的客人認識,她的地位非同一般。其實這只是巧合。是海德小姐跟周嫺一見如故。

艾米麗忍受不了海德的嗜好,偷偷跑到外面玩耍了。正好,海德可以無拘無束的跟周嫺聊天。

聊的內容很簡單,大多是女兒家的話,比如家在何方,有沒有喜歡的地方等等。

經過簡單的交流,周嫺贏得了海德的信任。當時,周嫺也覺得糊塗,爲什麼海德在這麼短的時間,就信任了她?其實有另外的原因。

原來,海德的母親並不是黑德爾現在的夫人。

海德的生母早在十年前,就病死在國。

那時候的黑德爾窮困潦倒。海德的母親生了病,黑德爾還在外面跟人飆車,根本沒時間管海德母親的死活,更沒有錢送海德的母親上醫院。

海德當時7歲,眼睜睜看着母親病死在破爛不堪的廢墟里。

海德的母親非常漂亮,喜歡打扮,儘管沒有首飾,她也喜歡用玻璃球製成項鍊戴在脖子上。

海德喜歡公司的產品,源自那段痛苦不堪的經歷。她戴上玻璃製成的飾品,就想起了自己的母親。

這也是海德跟周嫺親近的原因。

酒會尾聲,海德提議,去海上吹吹風。周嫺不假思索,答應了這個建議。

工作人員爲海德小姐提供了一艘巨大的遊艇。遊艇後面的甲板上,還停着一架小型直升機。

海德小姐要坐遊艇,去海上吹風,這可忙壞了工作人員。穿白色服裝的侍者與穿燕尾服的服務員跑來跑去,迅速將海中間停泊的大遊艇召到岸邊。

十幾個手持自動步槍、穿迷彩服的警衛跑過來了。驅離岸邊的人羣,設置警戒線。

熱血校園 在警衛的簇擁下,海德跟周嫺向碼頭上的大遊艇走去。

海德率先登上了船。周嫺卻遇到了麻煩。

一個穿黑色西服的健壯男人要求周嫺進安檢門。

周嫺舉起雙手,任憑西服男人摸來摸去。

沒有發現武器。但這個貌似安保人員的男人卻不準備放她上去。 557 反目爲仇

作爲DFSG公司在中東的經銷商,周嫺沒有費多大力氣就拿到生日宴會的請帖。這張燙金的請帖,是一張通往上層社會的入場券。很多商人費盡心機想弄到這張入場券。

海德小姐生日派對的哪天,沙灘上到處都是俊男靚女,個個衣服光鮮,彬彬有禮,舉止高貴。他們三三兩兩站在沙灘上講話,手中還端着高腳杯。閃閃發亮的高腳杯裏裝着葡萄酒。

不遠處的別墅羣,張燈結綵,穿着燕尾服的男女侍者穿梭其中,跟每個客人送上小點心,如果有需要,隨時可以斟滿路易十八的葡萄酒。

珍珠沙灘的空地上,搭着璀璨奪目的舞臺。世界頂級的歌唱家在這裏放聲高歌,十幾對年輕的男女在歌聲的伴奏下翩翩起舞。

在這片寬闊的沙灘上,不僅僅可以享受美食,觀看精彩的表演,還可以乘坐奢華的遊艇在水面如鏡的大海里遨遊。大海的海面上,有十幾艘海軍的巡邏艇劈浪斬波。方圓幾十公里的海面,都被海軍圍起來了。在這裏,你不用擔心安全。即使落水,也是歡樂的,會有救生員駕着小艇馬上趕過來,將你撈起。

無論是沙灘,還是燈光閃爍的海平面,都響着年輕人的歡笑聲。

這的確是不同凡響。

所有的客人在這裏見識了黑德爾先生難以比肩的經濟實力,也目睹了這個石油家權傾中東的能力。

周嫺是作爲艾米麗的助手進入會場的。

艾米麗是海德小姐的生活祕書。其實就是個傭人。有錢人派頭不一樣,連傭人的名字都起得這麼好聽。叫生活祕書。

海德小姐有三個生活祕書。

各有分工,比如艾米麗爲海德提供公開場所的服務。另外兩個是家居生活祕書與工作祕書。

艾米麗爲海德小姐準備了價值2億美元的首飾,大多是鑽戒與寶石項鍊。出於個人原因,這些珍貴的飾品沒派多大的用場。相反是玻璃水晶的飾品起到大用場。

海德小姐像個瓷娃娃,她的相貌跟她的名字一樣漂亮。她有一雙大眼睛和一對長長的睫毛,穿着落地的長裙的時候,如同中國歷史傳說中的七仙女一樣美麗。

當週嫺拿出精心準備的玻璃水晶項鍊與手鍊的時候,這個中東姑娘出奇的興奮,迅速拿起細細端詳。

周嫺小心翼翼幫她戴上。

艾米麗在旁邊嘮叨:“我們的海德小姐是個善良的人兒,看你大老遠從東方來,戴戴你呈上的禮物,好讓你回去有所交代。我跟管家商量好了,爲你支付萬美元的車旅費。其實這些東西不值這麼多錢。”

艾米麗傲慢的態度讓海德小姐很生氣。她說:“20萬,好嗎?這些東西經過我一戴,值20萬。”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