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可是有難得一見的比賽呦,噗哩。」仁王彎著腰,雙手插在口袋了,一邊的小辮子拖在左肩,上面的粉紅色繩子很是顯眼。

「真田君和柳君,帶著切原君去看青學的比賽了。」柳生的紅髮並沒有像丸井那麼的亮眼,也不是菊丸的深紅,是紅的偏粉,但有籠罩著透明的淡雅之色,一雙看不見眼鏡的鏡片將所有思緒隱藏進眼底,停在表明的永遠是一派紳士樣。

「的確是難得一見啊,手冢君和跡部君。」幸村想起不二對他說的關東大賽第一場的對手,青學和冰帝嗎。輸的就無法去全國,會成為一場激烈的角逐吧。

「柳應該會拿到錄像,幸村到時候要看嗎?」桑榆站在丸井身邊,看著自家搭檔又不安分嗅著蛋糕的香氣,一臉渴望的樣子。頭上又出現了黑線,隨時準備著攔下容易『衝動』的丸井。

「嗯,既然蓮二能拿到,就看看吧。」幸村抿嘴,想到了柳在青學的青梅竹馬。至於柳是通過什麼拿到的,呵呵,有些期待。

「青學如果這樣贏下去,會成為我們決賽的對手吧。」幸村突然開口,接觸青學這群人的這段時間,會發現他們的進步,似乎快的驚人,在比賽中成長,進化。尤其是那個一年級後輩。

「誒?幸村居然會擔心這個?」丸井從蛋糕的香氣里抬起頭,微張著嘴,眨巴下眼睛,不解道。

「只是需要注意罷了。」幸村不在意的說,並不是擔心,對於王者立海大的實力,他是最清楚的,現在的青學,除了手冢和不二有一戰之力外,其他人真的不是對手。而相比手冢,不二又是個不定的存在,自身能力很好,但對於勝負太過於不在意,這是致命的弱點。

「真日君雖然比較在意手冢君,但似乎更看好冰帝。」柳生開口說道,臉上的眼鏡上亮光一閃而過。

「呵,真田的確是很在意青學的手冢啊。」仁王撇嘴笑道,想來他illusion(幻影)也有不錯的選擇對象了。

「的確是難以預測的比賽。」幸村挑眉,想到冰帝的聲援團和手冢的冰山臉,不二大概會覺得很有趣。想到不二就不得不想起那天的意外,意外嗎?過於甜美的意外啊。

「幸村在笑什麼?這個蛋糕看起來很好吃嘛。」丸井看著突然笑的甜膩的幸村,不由的有些惡寒。隨即想起幸村一直沒有拆封的蛋糕,有了一絲期待。

「文太,那個是你拿來給幸村的吧。」仁王揪著自己的小辮,語氣里透著無奈。

「文太。」桑原頭疼的伸出一隻手,意圖阻止丸井接下來的動作。

「文太想吃的話就打開吧。」幸村笑著拿起蛋糕盒遞給丸井,看見對方飛快的解開包裝,直接拿起切塊,一口咬了上去。

「丸井君,你的血糖值似乎偏高了。」一旁的柳生扶著眼鏡,不帶一絲起伏的聲調脫口而出。

「呃~!咕~」丸井正吃的暢快,突然聽見柳生的話,難受的皺著臉,很是梗了下,但嘴裡的蛋糕卻沒有忘咽下。

「呵呵,這樣嗎?」幸村還是一如往常的微笑,但接下來的話讓丸井很有欲哭無淚的感覺:「讓蓮二注意下吧,文太的甜食量的確要控制下了。」

「我會幫著轉達的,皮呦。」仁王甩了下辮子,靠到了一邊的牆上,皮膚的蒼白和牆上的灰白很是映襯。

「那個,文太。」桑原在一旁安慰著掛著兩行寬淚但依舊一口一口吃著蛋糕的自家搭檔。

「赤也最近狀態怎麼樣?」幸村面朝柳生問道。

「切原君?還是那樣,一丟分就會紅眼。」柳生抱臂回答道,想起每次紅眼還是被真田完敗的切原,但切原集中力卻強過大多數人。

「這也是個問題。」幸村皺眉,想起明年畢業后將要交付的後輩,很是頭疼。

「但赤也紅眼后,各方面能力都會上升。」仁王看著陷入沉思的幸村,開口說道。

「的確,那個狀態的赤也會成為相當強的戰力。」桑原安慰好已經吃完蛋糕的丸井,出聲道。

「赤也那個笨蛋,不過那樣的確很強。」丸井憋著嘴嘟囔道。

「強嗎?不知在對戰真正的強者時,會怎樣?」幸村看著喃呢出聲,但切原那種狀態會是立海大的王牌之一,他們的三連霸,沒有死角!

「別太擔心了,幸村,安心養病吧。」丸井看著這種狀態的幸村,出生安慰道,語氣里透漏著對於自己和隊友的自信。

「我們的實力,幸村最清楚了。」桑原也笑了起來,看著幸村。

「王者立海大沒有死角。」柳生充著幸村點頭。

「噗哩」仁王勾起嘴角。

「聽你們這一說,好像很安心吶。」幸村笑著展開眉頭,看著眼前站姿各異的隊友,這一群性格各異的驕傲少年,卻又在此融洽的相處著。

「那就好好休息。」丸井吹著綠色的泡泡,歪著腦袋。

「啊!對了。」柳生突然開口,像是想起了什麼。

「怎麼了,柳生?」仁王一隻手搭上柳生的肩膀,抿著嘴問道。幸村,丸井和桑原的視線都轉向柳生。

「今天,似乎是真田君的生日吧?」柳生不太確定的說,今天真田除了很是期待手冢君的比賽外,好像沒什麼異常。

「誒~~!不是吧。」丸井睜大雙眼,嘴上的泡泡也「砰!」的一聲破了。

「真田的生日?」桑原摸摸腦袋,想想要買什麼禮物。

「哦呀,真田的生日是今天?」仁王先是皺了下眉,然後像是想到什麼似的勾起笑容。

「5月21嗎?的確是真田的生日。」幸村看了眼日曆,但似乎真田自己都忘了,想到還在東京看比賽的真田,幸村抿嘴笑道。

「不出意外的話,真田君大概三個多小時後到就會到這裡來。」柳生看著手錶說道,然後看了眼幸村。

「那就是說還有時間。」丸井嘟了下嘴,認命似的也看著幸村。

「那大家就去準備下吧。」幸村看著仁王一臉趣味,桑原和柳生的正經,丸井肉疼的表情,笑的很是絢麗,背後都不在只是靜止的一副圖案,而是伸出枝椏,迅速開放成一朵朵大花的動態背景,很是『美麗動人』。

·································

賽場上的兩人,力量對力量的角逐。

河村的手已經滲出鮮血,鮮亮的紅色染滿了黑色的膠帶,卻因這吸汗帶而沒人察覺。

「啊!波動球!」河村再次用右手的全部力量打出波動球,如同火球般砸向對面。

「啊~」樺地同時伸手反擊,模仿著河村的動作,也打出了波動球。

「隆桑。」不二抿起了眼角,不在是向下蜿蜒的弧度,皺著的眉頭自看到河村打出波動球后,就沒有收回。

「不二nya」菊丸自後排跳了過來,擔心的看著賽場上的比賽,有不由得看了眼皺眉的不二。

「……」越前貓眼閃爍,側臉看了下表情嚴肅的前輩們,不由的握起雙拳。

「已經…無法揮拍了…」樺地的拍子掉落在地上,黑色的握手處染滿血漬。右手不自覺的顫抖著。

正當青學的人以為河村贏了時,黃色的拍子也掉了出去,隨之而湧出的是再也無法遮掩的鮮血,順著手指而下,滴濺在球場上。

「因雙方受傷無法比賽,s3為平局。」

裁判的聲音決定了這場,用手臂拼擊卻無效的比賽。

書迷樓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收藏書迷樓(.com)。 被遺忘的黃色球拍靜靜的躺在地上,一隻手沿著拍底向上握住,緩緩的將之拿起。

不二將吸汗帶上的血漬擦拭乾凈,舉起拍子,被微風吹拂的亞麻色髮根在空中打著卷。

「我要送他們去醫院,誰來替我做一下臨場教練?」龍崎教練剛落,對面觀眾席上的青學成員個個變了面色。

「呃……?」

「哈……?」

「阿勒……?」

龍崎教練轉頭看向後方,越前舉著一條腿坐在教練的長椅上,嘴裡嘟囔著對於有靠背的椅子的喜愛。

甜心的誘惑 「小不點!」

「越前!」

菊丸和桃城一起跳過護欄,將囂張的後輩往回拽。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越前一步不讓,黏在椅子上絕不下來。

「呵呵。」不二回頭,心裡的傷感因為眼前的一幕似乎退卻了些。

「我沒關係。」不二對著頭疼的龍崎教練說道,拿著河村的球拍向前走了一步。「讓越前做臨場教練。」

「不是吧nya,不二。」菊丸嘟著臉頰,上面的繃帶都微翹了起來。

「切!越前!不要太囂張了喲!」桃城放開越前,和菊丸一起回到觀眾席。

「又沒什麼關係。」越前不在意的開口,看著面前轉身走向賽場的不二,金色的眼睛張大,裡面寫滿了認真。這樣的不二前輩可是不多見的。

跡部看著走進場的不二深思,天才不二,慈郎不知道能打到什麼程度。想來會大受打擊吧。

跡部回頭,瞬間將剛才的思索拋之腦後,這個現在還在死睡的綿羊,太不符合本大爺的美學了!

「忍足,叫醒慈郎。」跡部忍住自己親手上去,這一不華麗的動作。吩咐著身邊的忍足。

「嗨,嗨。」忍足側著頭上前,在心裡暗嘆,這種事一般都是交給樺地的吧。

「慈郎,快起來,快起來了。」懶散的關西腔對於正在做美夢的慈郎來說,真的作用不大。忍足嘆了口氣,伸出一隻手捏住慈郎的鼻子。

「嗯,嗯!……唔!怎麼了,比賽完了嗎?」慈郎在終於沒法呼吸的情況下,睜開了朦朧的睡眼。忍足早一步收回了手,不留一絲痕迹。

慈郎一手抓了抓腦袋,拿過忍足遞給他的網球拍,打著哈氣走上了賽場。

「青學對冰帝,s2,青學不二發球。」

不二看著對面的人,不發表一絲意見,微抿的嘴角勾起,似乎比平常的弧度加大了。

手中的網球,在指尖轉動,右手的拍子從側身甩出,用球拍面前端將球快速擊出。

越前看到不二手上旋轉的動作后,放下支著的腿,微張著嘴,眼睛不閃的直盯著擊出的網球。

「誒不二很少打這種發球的nya」菊丸疑惑的看著,球飛快的傳過球網上方,向著慈郎的面前擊去。

「慈郎!醒醒!」跡部皺眉,看著已經快到慈郎眼前的發球,這絕不僅僅只是個彈地發球。在削球上加上旋轉,會產生的效果是……

「那個發球,會消失喲。」不二睜開眼睛看著對手還是一副沒睡醒的樣子,他絕對不是在生氣,絕對不是喲。

「嗯?」慈郎看著到眼前的小球,左右上下,像是活的一般閃動著,眼睛不由的睜大,伸出球拍去迎擊,卻什麼也沒打著!

「消失了吶。」不二又眯上了眼睛,微張著唇瓣喃呢道。

「從來沒叫過這個發球nya!」菊丸張大嘴,滿頭的紅髮似乎隨著吃驚的表情也翹起了。捉著大石的手不由的用力。

「英二也沒見過?」大石忙著驚訝,沒有顧忌到胳膊上加重的力度。同樣不可置信的語氣問著菊丸。

「沒有nya。」菊丸搖頭,眼睛一瞬也不閃地看著場上的比賽。

「哦~那個,我有見過。」越前回頭,看著所有人驚嚇的表情,很是喜感。勾起一直很上揚的嘴角,拖著音調說道。

「越前,你見過嗎?」乾扶了下眼鏡,資料!

「只見過一次。」越前看著乾閃光的眼鏡,嘴角有些抽搐的轉過頭,不再理身後的前輩。

「再一球,要來了。」不二笑著站在發球點,再次打出『消失的發球』。

「誒,誒?」慈郎再次撲空,雙手握拳,很是興奮地跑到跡部面前。

「跡部,跡部,你看到了沒有,真的好厲害!」慈郎大喊道。

「那個…我不是給你說過了嗎?」跡部抱臂站著,真想捂臉啊。

「那是因為你在我睡覺的時候說的。」慈郎背著手,搖晃著身子,很是隨意的說道。

「game不二1-0」

慈郎完全沒有丟了一局的沮喪,很是精神的拋球擊出,隨之大步上網!

『發球上網嗎?』不二抿了下唇,將球打到了慈郎的腳邊。

「誒?砰!」慈郎連忙後退,倒地前,轉動手腕將小球擊出。

「15-0」

偶然?不二睜開水藍的眸子,疑惑的看著落到自己這邊的小球。抬起頭,再次試探的將球瞄準腳邊。

「30-ame芥川1-1」

看來,不是偶然吶。不二低眉看著手中的網球,走向對面半場。

「吶,越前,要看我反擊球嗎?」不二過教練席時停住,微笑著看著盯著他的後輩。

「燕回斬,棕熊落網,還有最後一個嘛。」越前閃了閃眼睛,感興趣的看著不二:「那就拜託了。」

「呵呵,那就讓你看看吧,白鯨。」不二抿嘴,點了下頭。不過,這可不是最後一個吶。

「白鯨?乾,你知道嗎?」菊丸皺眉,連他這個不二的同班同學兼同桌的不知道的『消失的發球』,小不點那個囂張的小鬼。

「白鯨?不知道,不過不錯的名字。」乾翻開不二筆記新的一頁,將之記上。

「燕子,棕熊,鯨魚,總覺得,呃,好厲害。」一年級勝郎在一旁自言自語,好像一個比一個大啊,不二前輩絕招的名字。

黃色的網球被反手擊出,在到達網前時突然向上躍起,形成美麗的弧度。在所有人都以為要出界的時候,掉頭砸下,準確的掉到后場。本以為這已是結束,卻沒想到在落地后又奇迹的反彈,向著來時的方向飛去。如同出水的白鯨般,回到不二手中。

「不賴嘛,不二前輩。」越前抖動著雙腿,有些興奮的看著場中的比賽。

「比賽結束青學不二6-1」

不二收回球拍走向網前,和依然沒有任何沮喪的慈郎握手。

在被問及更強的人時,莫名的想到了幸村。

回身走向觀眾席看到跟著手冢離開的越前,不二瞭然的笑了笑。回頭卻發現隊友都向後看著,一個個吃驚的張大著眼睛。

不二抬頭,除卻沒有看見佐伯的六角中,和交手過的山吹,最顯眼的果然是身著黃黑色運動服的立海大!

『來了三人嗎?』不二看著似乎想向他招手的切原被真田制止住了,無辜的向他笑了笑,背後的柳向他點了點頭表示問候。真田沒有任何錶情依舊緊盯著賽場,看來相當期待接下來的比賽。

不二對著切原的方向笑了下,同樣對柳點了點頭,這個人是唯一的知情者啊。

「不二,你在看什麼nya?」菊丸轉過頭剛好看見不二對著一個方向點頭,眨巴下眼睛,一臉不解。

「沒什麼。」不二笑著接過大石遞過來的水杯,坐到了乾旁邊。等待著手冢和越前的歸來。

、、、、、、、、、、、、、、、、、、、、、、、、、、、、、、、、、

「柳前輩,不二桑剛才的回球是什麼?」切原和自家副部長以及軍師坐在觀眾席最後面,想到剛來時看到的那種回球,充滿興趣的翠綠色眸子閃閃發光。

「資料不明,但大概可以推測出來,是不二的三重反擊之一。」柳回答道,看了眼不二。本人的球風的確太過於藏鋒,就是算是這場大比分獲勝的比賽,也很難看出到底發揮多少真正的實力。和幸村絕不丟一球的鋒芒畢露相比,真的可以說完全相反的存在。

但,這兩個人,卻從外表到氣質都給人以無比相似混淆感。以至於很多人都難以發現交換過來的他們。連自己也是在掌握到絕對的資料下,才敢做出推測。

「哇,看起來蠻厲害的嘛,不二桑。」切原說道,看著不二的眼裡有著戰意。對於打敗三巨頭,以及挑戰強者有著無比的興趣。

「赤也,你也認識青學的不二?」一直沒說話的真田挑眉看著切原。像切原這種只會拉仇恨的問題兒童,對別的學校的前輩這麼有推崇,真是少見。

「那個,那個柳前輩……」切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只好看著柳拚命眨眼。和盤托出的話,一直以來的隱瞞就打水漂了。如果真田副部長知道一切的話,他的頭絕對會疼一個星期。

「關蓮二什麼事?」真田皺著的眉更深了,轉過頭看向一邊的柳。

「上次,赤也在東京迷路了,剛好遇到了不二君。」 你跑不過我吧 柳的聲音很是平坦,解釋的語句也很是簡短。後面留有一系列空間,供真田自己想象。

「又迷路了?真是太鬆懈了!」真田從柳的話里捕捉到的重點就是,切原再次刷新他的迷路次數,以及受到了不二的照顧。這種丟臉丟出神奈川的事情,太鬆懈了!

「我錯了!真田副部長!」切原本來聽到柳的解釋后,鬆了口氣。但真田接下來的話讓他松的神經又一次緊繃了起來。果然,不論什麼原因,他都逃不掉副部長制裁。

「咚!」抱著被砸過的海帶頭,切原欲哭無淚的看著下面準備開始的比賽。

熱門推薦:

被遺忘的黃色球拍靜靜的躺在地上,一隻手沿著拍底向上握住,緩緩的將之拿起。

不二將吸汗帶上的血漬擦拭乾凈,舉起拍子,被微風吹拂的亞麻色髮根在空中打著卷。

「我要送他們去醫院,誰來替我做一下臨場教練?」龍崎教練剛落,對面觀眾席上的青學成員個個變了面色。

「呃……?」

「哈……?」

「阿勒……?」

龍崎教練轉頭看向後方,越前舉著一條腿坐在教練的長椅上,嘴裡嘟囔著對於有靠背的椅子的喜愛。

「小不點!」

「越前!」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