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霸天眼睛都殺紅了,說道:「鬼仆,你不是要始祖令嗎,我給你,承受青龍始祖的怒火吧!」

他從身上掏出一塊青色玉質令牌,令牌上面,有一道龍形血絲在遊走。

龍霸天咬破自己的手指,一口血噴在玉佩上。

「青龍始祖,今日龍宮遭遇百年災難,請始祖相助,它日龍族定當世世代代守護。」

一束青色光芒,從玉佩之中散發出去,落到半空之中,那裡馬上就出現一道巨大的空間裂縫。

我見默少多有病 裂縫越來越大,最後變成千米之高。

下一刻,一道龍吟之聲,從裂縫之中傳出來,一條長達千米的巨形青色神龍從空間裂縫裡面出來。

「十六魔衛,歸衛。」鬼仆一聲大吼。

啾啾啾啾……

無數黑影從下面的樓閣之中衝出來,落到半空之中,接十六方位站立。

「開啟大陣。」鬼仆大吼。

十六名金丹魔衛,全都拿出一面小旗,咬破手指,噴到自己的令旗之上,頓時從旗上射出十六道血色光束,在半空之中,凝聚成一張巨大的網,將青龍獸困住。

嗷吼!

青龍始祖大吼,尾巴如同遮天之雲,朝基中一名魔衛掃落。

砰!

那魔衛直接就被掃成肉醬。

「補位。」

馬上就就有一名魔天上去,將那名殞落的魔衛的位置補上。

嗷吼。

嗚嗚。

青龍始祖仰天長嘯,口中突然噴出一團火焰,馬上就將第二位魔衛焚成煙燼。

「補位。」

鬼仆一聲大吼,身上湧起強悍之極的魔氣,在半空之中凝成一名手握死神鐮刀的法相。

斬!

法相鐮刀,狠狠地斬落在青龍的身體之上。

青龍始祖疼得長嘯起來,朝他狠狠地撲過來。

「加大陣法。」

十六名魔衛再次咬破手指,將自己的鮮血湧進陣旗之中,頓時十面旗陣,同時發出十束血紅色的光芒,交織一張大網,再次將青龍始祖罩住。

「幹得好。」

鬼仆手中突然多了一塊細小的冰塊狀物品,散發出刺骨的冰寒。

在他的摧動之下,下一刻,冰塊化成一片冰雪寒氣,瞬間就青龍始祖的身體冰封。

鬼仆剛鬆了一口氣,下一刻,只聽聞軋軋的聲音聲響了起來,那些冰封住青龍始祖的冰塊,一塊塊地碎裂。

吼吼吼吼!

青龍始祖徹底被激怒了,身體嗖地衝天而起,尾巴又是一掃,頓時又有兩名的魔衛被殺。

「大家跟他們拼了,絕對不能讓他們把咱們的青龍始祖抓走。」龍霸天大吼。

頓時,幾千名龍宮修士,不顧一切,朝半空之中的十六名魔衛衝殺而去。

一時之間,場面十分混亂。

鬼僕從身上拿出一把通體黑色的長弓,抽出一支滿是銘文的黑色長箭。

彎弓搭箭!

啾啾啾啾!

連續不斷的黑箭,疾射出去。

嗷吼!

青龍始祖的身體生起一鼓真元,把那些長箭全部震飛。

一些沒有震飛的,最後也被它的鱗甲擋住,射不進去。

鬼仆有些焦急,他沒有想到,相同是四大神獸始祖,這青龍始祖比起鳳凰始祖跟玄武始祖強大那麼多。

就在他焦急之極,突然一張黑色箭矢劃破長空,穿過無數的阻礙,精準地刺在青龍始祖的身上。

青龍始祖嘴裡發出一聲不甘地吼叫,眼睛漸漸地迷離起來,咆吼一聲,正準備逃走。

哪知道,剛飛出幾公里,身體砰地掉到地上,壓倒幾公里的房子。

半空之中,一名身穿黑色長袍的中年男子懸浮在那裡,身握長弓,散發著無盡的霸氣。

「魔神王大人來了。」

「魔神王大人親自出手了。」

場下的魔衛,徹底沸騰了。

鬼仆化成一道流光,來到段天山面前,恭敬道:「主人,你來了。」

「鬼仆,把青龍始祖收了,咱們回去。」段天山淡淡地說道。 修羅界,金山寺,內殿。

金山上人盤坐在內殿之中,身體周圍凝聚了一層金色元氣,將他的身體罩住。

此時,防護罩外面,一團黑氣,圍著護罩不停地攻擊,想進入護罩之中。

哪知道,那道護罩就像一道不可攻破的屏障一樣,無論黑氣怎麼鑽,都進不進去。

終於,黑氣停了下來,在半空之中,凝聚成一團虛無的影子。

這黑影雖然非常模糊,但是還是能隱約看到臉上輪廓,居然跟金山上人一模一樣。

「段成安,你以為能將我一輩子擋在外面嗎?」黑影哈哈大笑起來,說道:「我是你的魔念,只要你活著一天,我就會存在,你遲早會被我侵佔的。」

如果葉雄在此,肯定會發現,金山上人的容顏比起以前枯槁很多,彷彿已經是垂暮的老人。

但是,他那雙眸子,依然散發著金光,滿是倔強與不屈。

「我段成安這一輩子做事,問心無愧,心中坦坦蕩匯,心中根本就無所謂有魔念,你休想欺騙我。」金山上人淡淡地說道。

「坦坦蕩蕩,你做得到嗎?」黑影淡淡冷笑:「你愛了一千年的女人,此刻說不定就躺在別人的男人懷裡。你這一千年來,為了復活她,為她逆天轉命,不惜消耗自己的壽元給她,結果呢,你得到了什麼?她都不知道你為她做了那麼多,甚至還不知道你的存在,你甘心嗎?」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我但求問心無愧。」

「你真的問心無愧嗎?」黑影咧嘴一笑,繼續道:「她以前躺在改命棺之中,每天都要消耗大量的元氣,你為了獲得元氣來支撐她,不惜進入暗精英秘境,摘取魔元果,企圖將魔元果的力量凈化,來供她使用……如果不是這樣,我也不會進入的你的身體,成為你的魔念。」

「現在她窮醒了,每天都在進步,實力大漲,須不知,她的實力越強,你的負擔也就越大,你覺得你還能扛多久?」

金山上人冷哼一聲:「你根本就不是我的魔念,魔念由心生,我心中從來無魔,何來魔念,你只不過是當初附在我身上,跟出來的一縷魔氣而已,如果是化身的話,我還略略怕你幾分,只是一縷魔氣,我會怕你嗎?」

哈哈哈哈!

那黑影大笑起來,身體突然變幻起來,很快就凝成一具纖瘦的身體。

長長的頭髮,瘦瘦的臉,眼睛如蛇一樣。

如果葉雄在此,肯定會發現,這人的外形跟魔淵一模一樣。

「如果我只是一縷魔氣,能對你產生這麼大的影響?這幾十年間,我不斷地修鍊,早就修鍊成另外一具化身,縱然沒有以前的力量那麼大,對付你這種垂暮老人,綽綽有餘。」

黑影說完,身體湧出滔天的魔氣,開始衝擊金光護罩。

一下,兩下,三下,四下。

一連衝擊半個小時,金光護罩依然沒有任何反應。

「別白廢功夫了,以你此時的實力,想破開我的護罩,還差得遠。」 救世星 金山上人說道。

「段天山,你別得意,等我這具化身再凝實,遲早會攻破你的,我就看看你能防到什麼時候。」

黑影衝擊一小時未果,冷哼一聲,化成一團黑霧離開了。

等他離開之後,金山上人嘴裡噗得一聲,吐出一口鮮血。

神色瞬間就黯淡下來。

……

葉雄跟在巴塞後面,正準備跟上去,混進皇城打探一下情況。

正在這時候,一道人影飛快地從他的身體裡面出來,正是冰靈。

「主人,不好了,夫人又吐血了。」冰靈急道。

「什麼,怎麼又來了。」葉雄大為著急。

他顧不上跟蹤巴塞,快速進入芥子空間,來到幽冥居住的小房子里。

此時的房間地上,滿地都是鮮血,幽冥正躺在床上,暈迷不醒。

這情況比起以前那次,還要惡劣。

四靈,阮玫瑰,全都在裡面呆著,個個臉上都是焦急之色。

「剛才我進來找心怡姐姐,想問問她關於修鍊一道的事情,沒想到見到她躺上地主,我嚇了一跳,馬上就冰靈通知你了。」阮玫瑰說道。

「我都知道了,你們出去就行了,讓我照顧她。」

當下,四靈全都退了出去,但是阮玫瑰還留了下來。

「心怡姐姐得的是什麼病,怎麼這麼奇怪,我剛才幫她檢查了一下身體,發現她身體一切正常,不有什麼事情的模樣。」阮玫瑰擔心地問。

葉雄不知道怎麼跟她解釋改命棺的事情,只能說道:「她得了一種很怪異的病,我也一直在想辦法,但是還沒想到辦法,不過我相信,我一定會治好她的。」

「我先出去了,如果有什麼需要,隨時叫我幫忙。」阮玫瑰看了床上的幽冥一眼,退了出去。

葉雄走到床邊,看著躺在床上的幽冥,臉色發白,心疼得不要不要的。

這個女人身上承載著他兩個最重要的女人的生命,萬一她出事了,他都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葉雄走過去,重新檢查一下她的身體,見她暫時穩定下來,這才鬆了口氣。

「不行,絕對不能讓她的命掌握別人的手裡,要掌握也要我掌握。」

葉雄掏出五行劍,輸入元氣,進入五行劍的印記之上,溝通五行尊者。

片刻之後,五行尊者化身從空間裂縫之中出來。

「師傅,有件事情,我想讓你幫忙辦……」

……

幽冥幽幽醒來,發現面前床上,趴著一個人,正是葉雄。

她馬上就想起昨天的事情,自己那個命主應該又出什麼事情了,她才會變成樣。

她掙扎地坐起來,伸了伸腰,發覺精神好多了。

李教授的首爾悠閑生活 「你醒了。」葉雄連忙坐起來,焦急地說道。

「你的精神怎麼這麼難看?」

幽冥看了他一下,見他的皮膚暗淡了很多,好像一下子就蒼老了十歲一樣,當下有些奇怪。

「是嗎,不會吧!」葉雄摸摸自己的臉,連忙在半空布了一個水鏡,看著自己裡面的樣子。

半晌,他將水鏡打碎,苦著臉:「你還好意思說,我守了你兩天兩夜,兩天兩夜都沒睡,精神能好嗎?」

「一個大男人,才熬兩夜就扛不住了?」

幽冥給他拋去一個鄙視的眼神,這才站了起來。

「你好好休息吧,我有點累了,先去休息一會。我讓冰靈弄點吃的給你。」葉雄說完,走出了房間。

看著他的背影,幽冥有些奇怪。

以前這個傢伙粘在自己的身邊,趕都趕不走,今天這是怎麼了,居然主動離開?

她沒有多想,休息一下,開始繼續衝擊金丹巔峰境界。

她覺得自己必須要跟時間賽跑了。 葉雄走出木屋,四靈正在外面草地上演練五靈陣。

大家都知道,接下來會有幾場硬戰要去,不但要跟三界尊者打一場,回到五行星域之後,要跟魔界開戰,要想幫主人,必須要增加自己的實力。

「主人。」

「主人。」

「夫人怎麼樣了?」

四靈紛紛圍了上來,打聽幽冥的傷勢。

「沒什麼大礙了,以後應該不會犯病了。」葉雄說完,話音一轉:「你們四個五靈陣演練得怎麼樣了。」

「如果木兒不臨陣逃脫的話,困住一名半步元嬰,應該沒什麼問題。」劍靈笑道。

大家都笑了起來。

「我上次只是沒準備,下次肯定不會了,你少嘲笑我。」木靈急道。

「劍兒只是跟你開玩笑,別當真。」葉雄笑了笑,然後嚴肅了起來:「記住,無論什麼時候,生命都是最重要的,千萬別做沒把握的事情,你們四個都是我很重要的人,我不允許你們任何一個人出事。」

四靈追隨他已經十幾年了,彼此之間已經有了感情。

說他們四個是他的親生兒子也不為過,畢竟他們四個,都是自己帶著他們一步步長大,到現在這種程度的。

「主人,火兒會一輩子追隨你了。」火靈感動地說道。

「還有木兒,也會一直追隨在你的身邊。」

「還有我。」

「咱們現在四個已經是一家人了,誰也不能離開。」

四靈紛紛說道。

「你們好好修鍊,我出去辦點事情,也許接下來,很快就有一場大戰了。」

葉雄離開芥子空間,出現在樹林之中。

外面是一片黑夜,遠遠看到,皇城陷入一片黑夜之中。

有些地方還沒有關燈。

本來,葉雄想跟隨巴塞混進皇城查探一下,沒想到突然會遇到幽冥犯病,這事情就擔擱了。

葉雄看了眼那皇城之中最高的那座巨大宮殿,化成一道流光而去。

這裡是整個皇城最高最有氣勢的地方,想必就是三界尊所在的地方。

很有可能就是作戰指揮總部。

皇城外面,有很多巡羅修士,只是葉雄的速度太快,對方根本就發現不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