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勞了。」司馬宏一臉真誠道謝道。

曾目華看著眼前一臉人畜無害的司馬宏心中很是不爽,但還是壓下心中的不快將他送到了上面,當他下來時,關心的對溫可夢說道:「害怕的話就閉上眼,一眨眼功夫本座就可以帶你上去。」 「不怕。」溫可夢淡淡地說道。

她離著曾目華僅有咫尺,讓問可夢覺得很是拘束,但曾目華卻很享受與她近身相處,他盡量飛的慢點,不要因為過快而造成她頭腦發昏,噁心想吐的感覺。就算是曾目華減速了,但溫可夢還是有許反應,她身體不受控的往前傾,幸好曾目華眼疾手快扶住了她,上到懸崖頂是這曖昧的姿勢卻讓司馬宏看到了,溫可夢連忙離來曾目華懷抱,希望司馬宏不要誤會,司馬宏覺得奇怪自己心中不知為何酸脹的厲害,但也沒有多說什麼。

「走吧!」司馬宏聲音中聽不出喜樂地說道。

「嗯,我們走吧。」溫可夢心裡微微安定,跑到司馬宏身邊說道。

在路上,溫可夢和司馬宏走在前頭,曾目華跟在他們兩個身後,司馬宏現在心裡著急,他在那深山已經耽誤太多功夫了,現在他必須要讓人知道他沒有死,不然很快假死會變成真死,到時候對自己可不利。

「衛婉我們都這樣找了一個月了,也沒有發現王爺的下落,該怎麼辦?」言承情緒消極地說道。

衛婉心中也沒有信心,覺得現在越找越是沒有希望,但還是拍了拍言承肩膀安慰道:「我們現在還沒有發現王爺和溫妹妹的屍體,他們可能活著,但不知道困在哪裡,等著我們前去救,所以你可不能掉鏈子,知道嗎?」

「真的可以找到嗎,現在所有人都已經去了邊境,只剩下我們兩個人,當時所有人一起找都沒找到,現在只剩下我們兩個人,這裡這麼大,我們都不知道王爺在哪,我們可以找到嗎?」言承心裡很是後悔,為什麼當時自己不堅持攔住王爺。

衛婉被言承說的頓時也失去了原有的信心,可是還沒有找到屍體,不能就這麼輕言放棄,萬一溫妹妹真的活著,但我們沒去找,她該有多傷心啊!

衛婉將自己負面的情緒拋光,激勵地說道:「一定可以找到的,言承你一定要有信心。」

「嗯,我知道了,我會打起精神來找的。」

溫可夢看到前方好熟悉地兩個人影,近看發現是衛婉和言承,高聲呼叫:「衛姐姐。」

「你聽到有人喊我嗎?」

「好像有。」言承不確定地說道。

「衛姐姐。」

真的有人喊我,衛婉四周查找聲音的來源,發現時熱淚盈眶叫道:「溫妹妹,言承是溫妹妹,終於功夫不負有心人,溫妹妹終於回來了。」

重生校園之商 「那王爺呢?」

「王爺。」

衛婉一把抱住溫可夢說道:「溫妹妹,你總算回來了,你要是在不出現,我們可真的要隨你而去了。」

「衛姐姐你可別胡說,我這不是沒事嗎?」

「嗯,平安回來就好。」

「王爺,屬下該死,讓王爺受苦了。」言承跪在地上痛哭道。

「不怪你,起來吧!」

司馬宏回頭介紹道:「這位是曾公子,算是本王的救命恩人。」

「多謝曾公子救了王爺,以後做牛做馬就請曾公子吩咐。」說著又跪在了地上。

「不用,本座只不過因為某個人是順便救了他,你起來吧,你后可別在本座面前哭,本座最討厭大男人哭哭啼啼的。」

「嗯,言承知道了,多謝曾公子。」言承又哭又笑地說道,弄的曾目華覺得他是不是傻子。 溫可夢毫髮無損的平安歸來,讓衛婉沒有之前的悲傷,變成初見她時的沒心沒肺樣子。

「溫妹妹,你們這段時間都去哪兒?」

「我們被迫跳下懸崖,幸好有曾公子救了自己和司馬宏,似乎想到了什麼,溫可夢不漏痕迹的笑了。

衛婉神經緊張、回想起出事的那一天,語氣帶有后怕地說道:「溫妹妹這次你和宏王平安無事也算是你們福大命大,但以後你可不能在遇事像那天一樣衝動,不然我們可得嚇死。」

溫可夢笑道:「知道了衛姐姐,我以後會三思而後行的。」

「溫妹妹你知道你就好。」衛婉放心地說道。

趕了很久的路,終於追上了霍將軍,他神色激動,單膝跪下說道:「王爺末將就知道王爺會平安歸來的,末將當時奉皇上旨意才開拔起營的,王爺你是否怪罪末將?」

司馬宏將霍將軍扶起,聲音客氣地說道:「霍將軍哪裡的話,你是本王外祖父身邊的得力助手,本王怎麼會怪罪你,是奸人的詭計,我們防不勝防。」

「多謝王爺!」霍將軍臉上懺悔無比的表情,但眼神中的奸詐出賣了他,將士們看著溫可惜和司馬宏無事,讓將士們如釋重負,他們為了彌補自己犯得錯,更是一路上照顧溫可夢和衛婉兩個女孩子,溫可夢很快融入了這種氛圍,一路上與他們打打鬧鬧過得也是自在。

司馬宏還活著的消息被封鎖著,冠王還以為宏王真的已經死了,心中無比快意。

司馬冠嘴甜的向太后說道:「皇祖母,宏王已死,我們終於除掉了礙眼的釘子。」

太后聞言點了點頭,「要不是皇上年齡越大越糊塗,哀家怎麼會這麼容易挑撥離間成功。」

紅樓之凡人賈環 「只不過同王……」

「你放心好了,哀家已經在皇上心中種了一顆刺,皇上會幫我們將所有眼中釘都去除的。」太后一臉運籌帷幄地表情說道。

「真的?」

「你不信。」

「孫兒不敢,只不過父皇會輕易的對付同王嗎,畢竟他身後可是有丞相府,他還是嫡子。」

「嫡子又如何,別忘了你父皇也非正統嫡出,他也只不多是可以在先皇後身邊撫養的庶子罷了,但一直卻把自己當做嫡子,也不想想當初若沒有哀家,他能登上如今的皇位嗎?」

太后現在心中是無比後悔,雖然皇上是自己的親生兒子,也不知道皇上心中怎麼想的,竟然讓自己的娘家的地位一天不如一天,權利更是找各種理由削弱,倘若自己真的死了,那傅家還靠什麼立足,既然皇上無情那也別怪哀家狠心要對付他這個兒子。

冠王看到這其中還有自己不知道的隱情,積極地問道:「當年父皇是如何登上皇位的?」

「都是些陳芝麻爛穀子的事,不提也罷,只要你記住,只有哀家可以扶持你當上皇帝。」

「是,孫兒知道,若孫兒當上皇帝定不忘對皇祖母的承諾讓傅家榮耀千享。」

嗯,冠王很知道太后要的是什麼,他也時時刻刻在提醒太后他沒有忘記自己的承諾,這樣只會讓太后死心塌地地幫助自己登上那九五至尊地皇位。

「琳月也到年齡了,哀家會讓皇上下旨讓你娶了她。」

冠王喜笑連連地臉上出現一絲龜裂,他不想娶那個蠻橫的傅琳月,但現在若找理由不娶她,恐怕會讓皇祖母不高興,他只能欣然答應了。

太后很滿意冠王這種態度,她要扶持的不是真正的君王而是想扶持一個聽從自己話的傀儡,到時候整個宸國還不是自己說了算。

冠王看見一臉陰笑的太后,更是低頭諷刺一笑,當真覺得自己是傻子嗎,若自己真的登上了帝位,第一個殺的就是你們傅家的人,還想盛寵不衰,首先讓你們知道的就是君王的天威,太后和冠王心中各懷鬼胎。 自從知道兒子失蹤的消息,珍妃整日以淚洗面,今日戰王難得沒去煙花之地來到珍妃宮中,但宮中的死悶讓戰王不喜,說道:「母妃,你在幹嘛,宮中怎麼死氣沉沉的。」語氣是無限不耐煩,珍妃說道:「你若不願來,沒人逼著你來,你五皇弟生死不明,你卻活的倒是瀟洒。」

戰王被說的尷尬摸了摸鼻子,走到珍妃身前說道:「母妃,五皇弟只不過是失蹤了而已,又沒有死訊傳來,母妃用的著這麼傷心嗎?」

珍妃情緒頓時崩了,啞聲道:「你說的是人話嗎,你難道盼望著你親生弟弟死嗎?」

戰王心裡也煩的厲害,但看著自己親生母親哭的肝腸寸斷的,到嘴反駁的話也化成了輕言安慰,「母妃,你要保重身體,要是五皇弟平安回來,你身體垮了怎麼辦?」

兒子的安慰讓珍妃找回一絲理智,「對,本宮要好好的等著宏兒回來,戰兒你派人去找你弟弟有消息了嗎?」

「暫時還沒有,如果五皇弟還活著的話,相信會很快就有消息了。」

「好,戰兒你要多派人去找,本宮相信宏兒一定還活著。」

「嗯,五皇弟會回來的,可是母妃你知道是誰要刺殺五皇弟嗎?」

「還會有誰,大概是你的父皇,看著你外祖父接連打勝仗,怕會……」珍妃霎時知道自己說了不該說的,眼睛盯著戰王。

「那父皇會不會對本王下毒手。」戰王慌張地說道。

「戰兒,你如果想讓你父皇對付你,你也要讓他對付你的資格,你成天去妓院流連忘返的,就算你登上皇位,想必他都有辦法讓你下來。」

「那就好。」

看著自己不爭氣的兒子,珍妃想發火,但想到自己聰明能幹的兒子因為皇上的猜疑而現在不知在哪,心中對權利的追求更是淡了很多,也就不想逼著戰王去奪去搶,只希望他可以平平安安的度過一生,不要卷進這皇宮奪位中,不管哪位王爺登上皇位自己都難逃一死,但希望戰兒可以置身事外平安活著。

「戰兒以後你無論怎樣,都不要和你其他的皇兄和皇弟去爭奪,因為一旦輸了,連命都沒了。」珍妃抓著戰王地手,再三囑咐地說道。

這樣弄的戰王反而不自在了,以前母妃總是讓自己在父皇面前去改變父皇對自己的印象,去爭奪一些自己不喜歡的權利和利益,怎麼對自己態度大轉變了。

「本王知道了,母妃。」戰王看著已經初顯老態的母妃,心想母妃已經老了,若是五皇弟不能活著回來,自己怕是她唯一的依靠了,可是他的心裡還是不能相信,真的是自己的父皇派人去刺殺五弟的嗎,要真如此的話,自己該怎麼辦?

走了將近一個月終於是到了邊境,霍將軍在前頭開路說道:「王爺已經進城了,我們先去找地方安歇。」

「不用,本王現在想儘快見到外祖父。」

「可是王爺一路舟車勞頓,要不先歇息會。」

宏王到沒有想到,不知道是學習武功的原因還是怎麼只覺得全身精力充沛,心想馬車裡的夢兒恐怕是累極了吧,對著霍將軍點了點頭。

王爺不在堅持,讓霍將軍鬆了一口氣,要是在見到定北候累倒了憔悴了,自己該怎麼交代。

來到了一家客棧門口,宏王翻身下馬,走到溫可夢馬車前,將溫可夢扶下馬車,看著自己晚了一步的曾目華,他不高興的撇了撇嘴。

「夢兒,累了吧,今晚我們先在這睡一晚,明早在前去軍營找外祖父。」宏王一臉心疼地說道,是不是以前的自己真的認識她,不然怎麼會有老是以她為先的想法。 霍將軍先去軍營給定北侯復命去了,眾人的離開讓原本熱熱鬧鬧的一路一下子變得冷冷清清,突然的環境變化讓溫可夢還有些不習慣,走到店內曾目華動作高傲的如孔雀,對哪裡也露出嫌棄的表情,「這地方怎麼住人。」

「曾公子邊境有你住的地方就不錯了,你還想要怎麼樣?」衛婉說道。

「那也得差不多才行,好歹我們身邊還有位王爺,怎麼能住這種地方,哎,看來你這位王爺當的可真是窮酸。」

司馬宏笑而不答。

「曾公子我看你還是走吧,以後我們住的環境不會在比它好哪去,你這種少爺何必在這種地方吃苦。」

「你叫本座走,本座偏偏不走,本座今生就賴上你了。」曾目華一臉你奈我何的表情,讓溫可夢很是無語,第一次見他時還以為是冷酷冰人,誰知道居然是屬狗皮膏藥的,現在甩也甩不掉,自己也不能趕他走誰讓他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小二來上點吃的,快餓死了。」衛婉嚷嚷道。

「來嘍!」

「小二給老子拿肉和酒來。」

「要不客官稍等。」小二彎腰面上帶著為難的笑點頭哈腰地說道。

「憑什麼,我們先說的,憑什麼要我們等。」衛婉不服氣道。

「嗯,就是……」言承附和道。

「客官你就行行好,讓小的先過去一趟,不然小的命可不保。」小二腰低的更彎了,說話中有種快要哭的感覺,好像如果不同意,他隨時都可能哭出來。

「你……」溫可夢拉住衛婉的衣袖,示意道:「你就先過去看看他們有何吩咐,我們不急。」

「多謝客官。」

看著小二磨磨蹭蹭的過來,一臉上有道疤,黑瘦黑瘦的男人一腳將小二踢翻在地,踩在他身上惡語相向道:「你不想活了,是想餓死我們老大嗎,你們老闆還想不想開店了。」

小二受了他一腳險些昏厥,嘴裡吐出一口血,求饒道:「二爺饒命,小的不敢了。」

「王二算了,你還想讓大哥吃飯嗎,簡直噁心死了。」一語氣尖銳說道,他說完用帕子捂住口鼻。

「快去準備飯菜,聽到沒有。」王二摸了摸自己肚子,威脅道。

是,小的這就去,小二連忙從地上爬起來,朝著後院廚房一瘸一拐的跑去。

看著地上的血,罵了一句,「真是晦氣。」

「娘娘腔你說誰晦氣,老子看你殺人時也沒這麼多廢話。」王二說道。

「王二,你是想死是嗎,敢編排我。」他的聲音比女聲還要尖細,讓溫可夢等人聽了渾身不舒服。

「娘娘腔……」王二氣勢洶洶地走向他,卻被他稱呼老大的人打斷了,「好了,君潺、王二兩個都給老子閉嘴,不想吃都給老子滾出去,別妨礙老子吃飯。」原本還吵的臉紅脖子粗的兩人,像泄了氣地皮球不說話了。

「夢兒,以後你可要小心些,這些人可不是善茬,以後你可不能單獨出去。」 傅少夫人套路深 曾目華小心提醒道。

溫可夢面對曾目華善意的關心,她沒有向之前那樣還是懟他,而是朝他一笑,點了點頭。

司馬宏不甘示弱說道:「有本王保護夢兒,曾公子儘管放心。」

「呵,有王爺,本座當然放心。」曾目華一臉不屑地說道,這讓司馬宏內心很是受打擊,他在怎麼說也是一位位高權重的王爺,怎麼在他面前自己像垃圾一樣。 「大哥你看,對面那一桌上的妞,還真是美。」王二饞涎欲滴地說道。

「王二,你看一頭豬都覺得好看。」順著王二的視線,君潺有些不敢相信,真有如畫一樣的人,內心感慨道:「真的好美啊!」他如同一女子嬌羞走到溫可夢桌前對著曾目華說道:「美人,你是哪裡人?」

衛婉噗的一聲笑出來了,茶水噴在了曾目華臉上。

曾目華被衛婉噴了一臉茶水,從牙縫中擠出一個字「滾!」

「美女,你若是攀上我,我保證你在這地方橫著走。」君潺說道。

溫可夢忍著笑起鬨說道:「目華你要不要考慮就跟了這位大哥,我們也好沾沾光。」

我在殺戮中誕生 「屁,你別聽他的,他說的話毛也不算,美人你們若跟著老子,你看在這是誰敢惹你,老子派人去砍死他。」王二將君潺擠到一邊,引誘地說道。

咳咳咳……

王二身形一僵,忘了老大還在這裡,看來這幾個天仙一樣的人是輪不到自己了。他馬上改口說道:「各位美人你們跟了我們老大,吃香的喝辣的,又何必在這邊陲之地風吹雨淋的。」

溫可夢看著臉上有一條長長的刀疤,笑起來比哭還難看的一個人出現在自己面前,說話跟騙小孩一樣語氣,看著覺得真是厭煩的要命。

曾目華將這笑的一臉褶子的人直接一腳將他踢飛,他還沒來得及看清他的招數就被打落在地,君潺心裡只覺的痛快極了,走到曾目華面前說道:「吆,我看你可不想一個女人了。」說著用手碰曾目華衣服。

咔嚓,沒錯,曾目華毫不遲疑的將他還沒碰到的手扭斷了,「啊!痛死我了。」君潺疼地眼淚不停往下流了下來,君潺更是失去理智咋咋呼呼的罵曾目華。

曾目華秀氣的臉上皺成一個川子,低聲說道:「你如果在敢發出一點聲音,信不信本座將你剁碎了喂狗。」

君潺被嚇了半死,想說話但又害怕,他大聲嚷嚷讓王二快救他。

王二連連後退,「老大怎麼辦,看來碰見硬茬子了。」

「硬茬子,哼,全部給我上,一個不留。」被稱作老大的人起身,兩眼放出可怕的光芒說道。

「是老大。」

很快就被二十多人圍住了,溫可夢現在腦子嗡嗡的,她快要喘不過氣來,用手握住司馬宏的胳膊,這情景跟當時在懸崖一樣,一樣是有很多人在圍攻自己,那會不會出現同一樣的結果呢?

司馬宏將溫可夢抱了起來,「曾公子這裡就交給你了,想必他們也不是你的對手。」

曾目華也發現溫可夢情況不對,點了點頭,「你帶她先走,這裡就交給本座。」

「嗯,小心。」司馬宏運用輕功逃出了包圍圈,曾目華道:「小子還你為你不會武功,看來也不比本座低,隱藏夠深的。」

「大哥,跑了兩個。」王二可惜地說道。

「先把他們三個拿下,在去追也不遲。」

「是大哥。」

六零嬌妻有空間 「本座初次來這鳥不拉屎的地方,不想大開殺戒,你們現在住手的話,本座還有可能饒了你們的狗命。」他現在的氣質如塵彷彿眾生在他眼裡如沙一般,不可比擬。

哇!衛婉感嘆,「曾目華不怪別人惦記你,你這一撇一笑連我這女子都自嘆不如啊!」 「夢兒,你怎麼樣?」司馬宏輕輕拍了拍溫可夢的臉,臉色不好的問道。

「我沒事,曾公子和衛婉呢?」溫可夢眼神迷離地,無精打採的樣子讓司馬宏很是不放心。

「你別操心他們了,有曾公子在,他們不會有事的,你現在還是好好擔心一下你自己吧?」司馬宏語氣中似有責備地說道。

「我沒事,只是剛才那場景,像是我們從懸崖跳下來的場面相似,所以才……」她是真的怕了,怕在出現一次,她真的受不了。

「好了夢兒,以前難過的事,我們不要在想了,我告訴你,我現在有能力保護你,以前的事不會在發生了。」司馬宏被她難過的情緒所感染,讓他想起以往許多艱難的時候,司馬宏心也很痛,似乎是知己,讓他只想保護她。

「嗯,司馬宏我相信你。」

司馬宏腦海一閃而過了一個畫面,但快的讓他根本來不及抓住。

「曾目華你夠厲害的,這麼多人你一下子就解決了。」衛婉崇拜地說道。

「就這些小嘍嘍,本座根本不放在眼裡,也就你這初出茅廬的假小子看著厲害。」

「哼,當真我覺得你厲害嗎,我只是隨便說的。」衛婉變臉不屑地說道。

「那他們怎麼處理?」言承問道。

「直接殺了算了,留著也是禍害。」

「殺?要不就交給衛小姐可好,衛小姐有殺過人嗎?」明明是疑問句但衛婉卻聽出肯定的意味。

別殺我們,二十幾人一聽要殺自己跪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淚地哭道。

「要不就放了?」衛婉看著他們哭的實在太慘了,語氣鬆動地說道。

「放?」

「那你說怎麼辦?」

曾目華順累不及掩耳之勢將跪在地上人的腦袋捏爆了,潔白的臉上濺了幾顆血滴,整個人妖艷非常,手上的血不停地流,如同嗜血的魔鬼一般,讓在場的人都往後退了幾步。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