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童一臉純真,穿着翠色短裙,牽着宓妃的手從遠處走來。

“弟弟這兩年總算有些收穫,不成想除了七葉宣玲草外,還將女娃的記憶找了回來。”后羿猛然間想起一事:“青弟可還有多餘的清塵果,不知用此物能不能——”

“后羿大哥的意思是幫姐姐恢復前世記憶?”伏青也反應過來:“倒是我忘了找婉妗道友多討要一顆,不然或許姐姐也可恢復前世記憶。”

宓妃本人倒很是淡定:“若僅僅一顆靈果就可恢復記憶,大千世界自有其他靈藥替代,日後有機緣再說吧。”

“等等!”精衛恢復靈智後忽然聽到一個熟悉的名諱。“伏青你說,給你神藥的那人名叫婉妗?”

“對啊。”伏青一臉茫然,后羿等男神也沒反應。婉妗怎麼了?

“莫非妹妹認識?”宓妃敏感說道。

“聽父皇提及過。”女娃臉色古怪。

“不對吧?”伏青挑眉:“我所見那人僅僅是一弄藥女仙,如果是神農陛下的熟人,怎麼會在此刻仍然在懸圃待着?莫非是高人隱居?”

“是高人,一位我們幾個加起來都惹不起的人!”女娃嘆息:“昔年父皇和西王母交談時,妹妹曾經聽見父皇叫西王母‘婉妗’,這是西王母的神名啊。”

每一個大神都有很多稱呼,比如伏羲被稱作青帝,或者羲皇。西王母,很明顯這是一個地位稱呼,是對這位女神的尊敬,根本不是本名。

婉妗,這是西王母的本名。楊回,西王母在人間的化名。

“西王母!”伏青心中一驚,鴻海忍不住插嘴:“如果是西王母的話,按照西王母和羲皇之間的關係,伏青他能夠安穩活下來並且拿回神藥?”

是啊,西王母深恨伏羲害死太一的事,怎麼會輕易化解仇怨?

“兩位公主復原,炎黃二帝降臨,如果不是西王母有意示好的話,只有一個可能會讓西王母對伏青好言相待!”應龍握着女魃的手,目光投向伏青:“太一之靈。”

后羿沉默不語,直到宓妃推了他一下,他才反應過來:”我在看到青弟和倪君明的時候就感覺到兩人之間的氣息彷彿。當初認爲是五靈珠之間的感應,但鴻海拿着金靈珠許久,可他跟伏青之間並無這種聯繫。如此看來,只能夠是木公和青弟同源了。“

“難道不能是兩者同修青木之道?”長琴見伏青一臉難看,趕忙道。

伏青是木德,東王公被稱爲“木公”,因爲都是青木之道氣息重合也能說得過去。

“太子見識廣博,在四大部洲無量法界中,可曾見過兩位修行木行之道的修士會有同源氣息?而且木公明顯對伏青不錯。”這種好感,伏青和倪君明本人或許沒察覺,但旁人看兩人舉動自然察覺不對勁。

“東君!”伏青回憶自己和婉妗的見面,這是婉妗看着他的背影所喊名諱。當初認爲是婉妗將他認作東王公,但當今世上還有一個人被稱之爲東君!東皇太一!東君是東皇太一曾經的稱呼。

伏青二話不說,化作清風破門而出。

“我去追他!”鴻海撂下一句話,匆忙順着五靈珠之間的感應查找伏青的下落。

“我是不是說錯了什麼?”女娃公主看看四周諸神,弱弱道。

“公主當然沒錯!”刑天連連搖頭,順帶正了正自己頭顱的位置。“您是神農陛下的女兒,能有什麼錯?”

后羿聞言,翻了個白眼:行了吧,你這個神農控,神農跟這件事有什麼關係!

“青弟想來是去找父皇詢問究竟,我們還是準備炎帝的召喚吧。”宓妃此刻拿出公主派頭,開始佈置後面的事宜。

青帝祠,伏羲正在自家神域裏面造就一方世界,模擬出來現代化的各種家電,還自己造就一個網絡,自娛自樂。

“父尊!”伏青破門而入,直接闖入伏羲的神域。看到空蕩蕩的神域中央有一座現代化的房子後愣了。這是伏羲跟他住的房子!

推門進去,伏羲正好關上電腦,因此伏青並沒看到伏羲在跟地球上的某位用網絡聊天。

“父尊真是太現代化了。”打量四周,完全是昔年兩人生活的佈置。“連網絡都整出來了。”

“是嗎?”伏羲拿出一瓶紅酒:“大道殊途同歸,通過神通法術難道就不能夠製造這些東西了?”電腦編程最基本的1和0,不正可以用易經來表示?至於電力,直接用光能不是更好?無非是能量之間的轉化,伏羲如何不懂這些?

仙神看到科技,因爲角度不同,卻也有自己的理解。

“怎麼了,沮喪一張臉?”

“父尊,我是不是東皇太一的轉世?或者說是他一部分元氣轉世?”伏青認真問道。

聞言,伏羲一愣,暗中掐算:“唔,你去了西崑崙,見到西王母了?”

“這麼說,的確是嘍?”伏青聲音有些許顫抖,東皇太一的轉世,因此伏羲纔會撫養他?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伏羲將酒瓶一放:“你該不會認爲爲父把你養大,是爲了顧念東皇太一的情分?你這是看低你自己,還是看低爲父?”伏羲嘲諷道:“就你現在這性子,連張衡他們都不如。”

“還是說,你的修行一番順風順水,讓你心中迷茫? 清穿之四爺側福晉 讓你認爲這是太一的恩澤?”伏羲起身,龍尾驀然出現,一尾巴將伏青甩飛:“臭小子,老子是你爹!這點你還有什麼想說的!”

伏青心中有些許的自卑感,在一羣大神中存在,唯有他仗着伏羲的光才能說話。而如果伏羲也是因爲東皇太一的緣故纔對他……

“孤王可沒妹妹那麼博愛,孤王要是僅僅把你當做東皇太一的假身,你覺得會好好照顧你二十年?”誠然,伏羲一開始撫養伏青,是有着一點東皇太一的因素,順手救下伏青。但後面有着無數次機會放手不管,送到孤兒院之類的地方不行嗎?單單作爲算計的棋子,伏羲還沒那麼閒親手養大伏青,並且自身化身凡人,隨便找一個人不就得了?

被伏羲抽了一尾巴,伏青也逐漸冷靜下來。伏青是伏羲教養長大,到底有幾分性格相仿。拋卻心中多餘的自卑感,冷靜之後又有新的疑惑:“女媧娘娘的星辰宇宙裏面有輪迴?不然東皇太一的元氣怎麼轉世成了孩兒?”

“當初東皇太一死後,爲父親眼看着他一身修爲化作無盡霞光散入天地補充天地間的靈氣消耗。但是有一些霞光靈氣中具備着太一的意志或者精血,故而有着“轉世”的說法。但都不是他本人,他本人,爲父親眼看着他歸入天地終極,和整個世界合在一處了。”伏羲面色複雜,西王母怪罪與他也很正常。當初要不是伏羲提議尋找什麼世界的根源,東皇太一也不會參悟最後一步化道天地。

“妹妹造就的那個世界拿了一大塊洪荒碎片,無疑也讓東皇太一的元氣進入其中。至於輪迴,你以爲西方那些神話傳說怎麼來的?哪個神話沒有冥府?都是念力造就的產物。只是在劉伯溫斷了天地靈脈後信仰斷絕都死乾淨了。”伏羲輕描淡寫說着那個世界的事情。

千億寵婚 女媧不欲仙神干涉人類,於是在最後徹底抹去仙神存在的痕跡,讓世界引導向另一個軌跡。

“不過爲父造就元羲法界的時候順帶造就另一個世界,把一些神靈復活後扔了進去,讓他們自行發展去了。”伏羲想到伏青居然敢跑來質問自己,瞬間打消念頭,不告訴他更多關於那個宇宙的事情。讓他日後自己琢磨去吧。

伏青低聲道:“這次是孩兒莽撞了。”

伏羲重新化作人形,坐在沙發上:“起來吧,你見了西王母后,西王母沒對你做什麼?”

“這倒沒有。君明帶我逃出來了。”

君明?伏羲看向伏青:“你倆關係不錯啊。”

“……”伏青撓撓頭:“這算是同源的感應?”

“得了!同源之間可以相互吞噬,當心他日後把你吃了!”伏羲不以爲然:“不過他吃你沒用,你身上的東皇傳承被爲父徹底抹去。雖然是東皇的元氣所化,但孤王的兒子不學五行八卦,難道去學他的太一帝王道?”

自上古到如今,洪荒公認在帝皇道上走的最遠的人是太一,然後是帝俊和伏羲,接着是昊天、軒轅神農。

伏羲對伏青到底有些許的感情,認可這位義子的存在。但日後這段父子情分能夠維持多久,就看伏青日後了。如果他最後迴歸地球,那麼這段情分只有一世,而如果伏青日後長生不滅,這份因緣自然也跟着長久存在下去。

“你認爲離開爲父之後,自己一點價值也沒有?”知子莫若父,伏羲猜出伏青的念頭後笑道:“那麼,從你認識的這些人裏面,如果沒有爲父的名頭在,你覺得誰會跟你繼續交好?”

宓妃當初和伏青相識的時候並沒伏羲干涉,呂布和鴻海也是。依后羿刑天這些大神的自傲,對伏青平等相待有不少是對伏羲的尊敬。而倪君明,這是真正的同源吸引…… 崇禎的問題對於袞楚克台吉來說,簡直沒什麼可以考慮的。就像林丹汗希望能夠得到崇禎的諒解,好讓他出兵漠北收復外喀爾喀各部。

袞楚克台吉和一些蒙古左翼的台吉們,也希望林丹汗可以離開青城,好方便他們在左翼做些反對他的事情。

袞楚克台吉為首的一些蒙古左翼台吉們,已經厭倦了整天說些全蒙古各部都必須要服從他的言論的林丹汗。

一個擁有大志的君主對於察哈爾部固然是一件好事,但如果只是一位志大才疏的君主,對於這些蒙古左翼的貴族們來說,就不是什麼好事了。

林丹汗一邊將自己比作成吉思汗,一邊卻在同后金的戰爭中不斷失去自己的部族,甚至於丟下了察哈爾部的根基,跑來侵佔右翼蒙古兄弟的地盤。

最讓人感到無奈的是,付出了這麼大代價,蒙古右翼諸部也沒有屈服,反而迫使這些在名義上遵從於林丹汗為全蒙古大汗的部族,徹底倒向了明國。

后金在遼河套地區的掃蕩,將察哈爾部留下的部族一掃而空。這讓不少家人和族人留在遼東的台吉們大為不滿,他們試圖反對林丹汗,然後帶著左翼諸部返回遼東故土去。

袞楚克台吉毫不猶豫的說道:「外臣以為,陛下應當支持汗王出兵漠北。若是汗王不在青城,外臣願意為陛下內應,助陛下全取河套之地。」

朱由檢饒有趣味的看了他半天,直到袞楚克台吉低下了頭去,他才微笑著說道:「河套之地雖然不錯,但是朕想知道,你想要從朕這裡得到什麼呢?」

袞楚克台吉思考了半天,終於咬牙說道:「外臣希望能夠率領察哈爾部重回遼東河套之地,為陛下牽制后金。」

朱由檢沉默了一陣,方才說道:「你對朕倒是誠實,這點很好。不過你說的這件事,朕需要考慮考慮。這樣吧,朕先安排你下去休息,明日想好了再回復你。」

袞楚克台吉有些激動的心情頓時僵住了,不過在柳敬亭不露痕迹的提醒下,他還是恢復了平靜離去了。

聽著房間外面的腳步聲遠去之後,朱由檢才轉頭向身邊站著的柳敬亭詢問道:「你替朕講講,這段時間,豐鎮和歸化城有沒有什麼新聞吧…」

柳敬亭趕緊收起了,對皇帝會如何回答袞楚克台吉的好奇心。他將這次自己在豐鎮和歸化城的所見所聞,向皇帝一一闡述了一遍,足足花了一個多小時。

朱由檢聽完之後,卻突然向他拋出一個問題,「柳先生,你是怎麼看,袞楚克台吉想要在察哈爾部搞政變的事?你覺得我們是支持他呢,還是不支持他呢?」

措不及防的柳敬亭下意識的就將心裡話講了出來,「臣以為支持袞楚克台吉沒什麼壞處,林丹汗每年從我國得了這麼多賞賜,卻不願意派兵東征后金奪回自家的故土,這擺明了是想坐山觀虎鬥啊。

臣在歸化出使的這些日子裡,就看到數十次林丹汗的親衛在街上驅趕那些黃教信徒。臣還聽說,自從綽克圖台吉抵達歸化之後,跟隨他而來的紅教喇嘛,已經為林丹汗做了數次占卜。

據說占卜的材料,就是那些被抓起來的黃教信徒的內臟,兇殘之處簡直是聳人聽聞。臣以為,如此邪教不可不防。

以臣的看法,林丹汗如此殘酷的對待自己的部眾,恐怕是遲早要眾叛親離的。支持袞楚克台吉重新整理察哈爾部,未必是一件壞事。」

看著柳敬亭一副深惡痛絕的神情,顯然是對紅教用活人進行占卜的事激怒了。朱由檢對此倒是很平靜,對於一個20世紀上半頁還在製作人皮鼓、人皮唐卡、人皮法器的宗教,他從來沒有高估過這個宗教在這個時代的底線。

更何況,流傳到後世的黃教,據說已經廢除了許多殘酷的宗教儀式,算是相當文明的藏傳教派了。而紅教和黃教之爭,就是關於這些殘酷儀式要不要廢除的問題。

所以朱由檢並不打算和柳敬亭談論這個問題,他平靜的點了點頭說道:「柳先生的意思,朕明白了。你一路旅途勞頓,還是先回去休息。說不定,朕很快就要讓你繼續上路了。」

「臣明白了,臣告退。」柳敬亭還想再勸諫幾句,但是看著皇帝一臉疲倦的樣子,還是答應著退出了房間。

朱由檢正思考著,突然聽到書房內室有人咳嗽了幾聲,於是忙起身問道:「誰在裡面?」

海蘭珠捧著一冊書,不好意思的從內室走了出來,她有些心虛的看著皇帝解釋道:「剛剛臣妾在裡面看書,一時入迷,就沒注意陛下進來了。後來聽陛下和別人正在談論國事,臣妾不想打攪你們,就在裡面躲了一會,陛下不會怪罪臣妾吧?」

朱由檢揮了揮手說道:「也沒什麼大事,我要在這裡想些事情,你去替我燒一壺熱茶來吧。」

「是,陛下。」海蘭珠放下了手上的書籍,就向著門口走去,將要出門的時候,她忍不住回頭問道:「陛下不會真的聽從了那位柳先生的意思吧?」

朱由檢正撇著海蘭珠放下的書,發覺是一本剛剛出版沒多久的《朝鮮遊記》。這是徐霞客在朝鮮考察地理時,同幾個學生們合著的一本書,書中對於北朝鮮的一些地理風俗進行了介紹,朱由檢出門時就順手帶上了。

突然聽到海蘭珠的發問,讓他楞了一下,才隨意的說道:「怎麼,你認為柳先生說的不對?」

海蘭珠大膽的望著崇禎說道:「臣妾不敢說柳先生說的不對,臣妾只是覺得,既然林丹汗如此苛刻的對待自己的部眾,草原上的各個部落才會覺得陛下的寬厚仁和。

當年札木合贏得了十三翼之戰,卻因為七十鍋慘案而失去了人心,讓成吉思汗統一了草原。陛下如今只要顯示自己的寬厚仁和,就能獲得蒙古各部的人心,又何必去同袞楚克台吉搞什麼陰謀呢?那樣只會平白損害陛下的名聲。」

朱由檢沉思了片刻,才笑著說道:「朕明白你的意思了,我會仔細考慮這件事的。你現在還是快去煮一壺茶來,讓我潤一潤喉嚨…」

第二天一早,睡得正熟的袞楚克台吉就被柳敬亭叫了起來,再次被帶到了崇禎面前。

袞楚克台吉再次被接見的地方並不是書房,而是在官署的籤押房內,這座籤押房相當寬敞,裡面的擺了一座附近地形的沙盤,在牆上還掛著一張囊括了漠南草原和遼東的地圖。

作為一名在遼河源頭長大的蒙古人,袞楚克台吉意外的驚訝於這副地圖的精細。不過他也知道這大約是明國的軍事機密了,因此瞧了一眼也就收回了目光。

正觀看地圖的朱由檢聽到兩人進來之後,卻毫無芥蒂的招呼兩人上來觀看。袞楚克台吉便不客氣的上前觀看了起來,這也還是他第一次見到關於草原和東北的全貌,因此不免有些緊張。

朱由檢大方的讓袞楚克台吉看了個遍,方才溫和的問道:「袞楚克台吉,你覺得這副地圖還算精確嗎?」

「精確,精確,沒想到察罕浩特距離歸化城的距離,這張地圖上也能標註出來,真是太難得了。」

在袞楚克台吉連連稱讚的時候,朱由檢點了點察罕浩特的位置說道:「這座城市據說就是你們的汗王所建,地址選的很好啊。

從阿巴嘎哈喇山往北二百里,就是噶海額勒蘇沙漠。過了這裡,往北可去漠北的克魯倫河流域、呼倫貝爾等地,往西沿金邊牆可抵歸化城、土默特地區。

往南渡西拉木淪河可抵達我大明的長城要塞山海關、喜鋒口、古北口、張家口等處。往東沿金邊牆可至嫩江流域的嫩科爾沁地方。

這座城市可謂是蒙古地區四方交通之中心,守住了這裡四方可達,失去了這裡,就等於是將蒙古草原讓給了他人。

你們的汗王率部西遷,以避開后金的兵鋒,朕還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居然不留置一隻軍隊守住此處,這無疑是個敗筆。

后金掃蕩了遼東地區的蒙古諸部之後,必然是要將手伸到此處。只要站住了這裡,后金進可控扼漠南、漠北及我大明邊牆,退則守住了遼河的上游,阻止蒙古和我大明進入遼河上游。

朕以為,后金和察哈爾部爭鋒的關鍵,就在於誰能得到這座城市。」

袞楚克台吉連連點頭贊成道:「陛下高見,只要陛下願意幫助我等控制住察哈爾部,外臣必為大明守住此處,不讓后金軍隊越過察罕浩特。」

朱由檢卻不置可否的看著他說道:「即便是林丹汗離去,你們又如何讓察哈爾諸部服從於你們的命令呢?你們是想立額哲呢?還是立粆圖台吉呢?

立額哲的話,他願意違逆自己的父親嗎?立粆圖台吉的話,額哲和其他人會服氣嗎?」

崇禎一連串的提問,讓袞楚克台吉一時啞口無言,看著他支支吾吾的樣子,朱由檢才繼續開口說道:「袞楚克台吉你也是我大明的好朋友了,所以朕並不希望你落進一個泥潭,如果你願意的話,不如聽我說上兩句如何…」 “到底是少年性子啊!”伏羲送走伏青後暗自想到。

伏青前世是凡人,如今來到這個世界重新修行也沒多久,心中昔年塑造的人格仍然在左右他的行爲,雖然不壞,但在某些事上仍有着迷茫和猶豫。

“罷了,隨着歲月流逝他應該會看開吧。” 搞定店長大人 伏羲不再多想,打開電腦直接跟地球上面的女媧聊天。

沒錯,是網絡!女媧娘娘還在沉睡,但仍然有一道意念在人間徘徊,通過一臺電腦就可以跟伏羲通話。

一位青年剛剛上網查詢希臘神話,將電腦關閉後回房睡覺,忽然電腦自行開啓上了一個怪異的賬號和伏羲對話。

這是伏羲建立的網站,除了女媧之外沒有旁人知道。

“如今三皇女已然甦醒,我們三皇可以試着降臨了。”

“但僅限於三皇,五帝你要怎麼辦?”

“他們就不需要在此刻出面了。”伏羲飛快打字:“佛道兩家之間不和,一定會有我們插手的機會。”

“不用說。”女媧瞬間回覆:“不想聽!不參與!”

女媧娘娘有着這個世界,專心守望自己的族人走上另一條道路,並不欲理會昔年的仇恨。因此,女媧的三不原則伏羲也很無奈。

“那妹妹就好好看着吧!你的化身留在地仙界,你認爲你逃脫得了?”

“……”女媧留下一個“木然”的人物表情,隨後關機消失。

伏羲將鍵盤一甩,坐在老闆椅上凝思。

“回來這個世界,第一步已經做成,但是我們的人到底不多,接下來的話仍然需要一定的妥協。或許應該跟某人和解一下?”

……

伏青從青帝祠離開,正好看到鴻海靠在石柱等待半天。

“沒事了?”鴻海拿起龍槍,走在伏青身邊。

“恩。”伏青和鴻海並肩而行,默默在大地上隨意行走。

“在元羲法界化作第五大洲的時候我一定要成爲太乙散數,只有這樣纔不會丟了我家父尊的顏面。”這是伏青的執拗。終究,伏青不願意做一個純粹的二世祖。

“嗯,我也這麼想!到時候一定要成爲太乙散數,然後去四海報仇!”鴻海握拳,同樣是祖龍的後代,憑什麼他就是野種,而敖氏一族就是正統?四海龍王,不過是仗着自家祖上氣運罷了。

兩人不知不覺來到洞庭湖附近,正巧碰見一個紅葉書院的書生躲避幾隻水妖的攻擊。

“是柳毅啊!”鴻海定眼一看道:“看來淮水那邊也要有一個定局了。”說着,伸手一指,一道水光將柳毅身後三個水妖打滅。伏青和鴻海在柳毅面前現身。

“洪老師?”柳毅不認識伏青,因爲伏青整整離開兩年,但他認識鴻海這個教導騎御之術的老師。

見鴻海輕描淡寫滅殺身後的水妖,柳毅愣了,這位老師不是凡人嗎?

“該做什麼就去做吧!”伏青在柳毅肩上一拍,柳毅直接出現在洞庭湖畔。

不再想其他,柳毅回憶起三公主曾經教導的辦法,拿着三公主交給他的避水珠跳下洞庭湖。

“那我們去淮水?”

“去淮水,正好見見那位無支祁。”伏青微微一笑:“說起來,你還沒有神位吧?龍離不開水,或許淮水你用的上!”

伏青操控乾坤八卦鏡從羲皇寶庫裏拿出一面白玉圭。

禹王圭,大禹遺留下來的寶貝,對無支祁有着剋制。

伏青自己從羲皇寶庫拿東西,羲皇寶庫的另一個傳人宓妃瞬間有感:“看來青弟已經從父皇那邊出來了。”

“他沒事吧?”后羿問。

“他有意去淮水走一趟。”宓妃思量:“正好解決無支祁還有梅山妖族那些人!”

袁洪第一個進入元羲法界,他以猿猴之身統治一羣妖族在梅山稱王稱霸,在闡截兩教的人降臨後直接投入截教一方的陣營。但此刻三清聯手,無論哪一方都無所謂。

后羿哦了一聲,他們已經準備好讓女娃接引神農的力量。一道赤火光柱沖天而起,火雲洞最後一個皇者自另一個宇宙歸來。

“軒轅坐鎮火雲洞,神農外出拜見昔年諸位同道吧!”伏羲的聲音自元羲法界遙遙傳來。

神農頭頂牛角,一身麻衣;軒轅有四面首,一身黃袍。兩位皇者商議後,神農慢悠悠前往天界尋找西王母,然後是太清聖人、鎮元子、祝融等等……

神農是一個老好人,昔年在洪荒有很多朋友,雖然此刻不見得都會幫忙,但套一套交情宣告他們的歸來即可。

……

且說柳毅去洞庭龍君處尋龍君告知三公主之事。

龍君聽了自家女兒情況後不由一陣遲疑。他當初將三公主嫁給無支祁之子,也是有意安撫無支祁保洞庭水族的平安。如果這時候翻臉,恐怕洞庭水族當有一場大禍啊!

“兄長還有什麼可猶豫的?”錢塘龍君正巧在此聽聞此事,勃然大怒,兩條龍鬚飛舞。“既然侄女有難,你身爲其父,還有何猶豫的?”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