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雯笑着說:“你現在怎麼這麼敏感小心啊,人家醫院送來的飯菜還能下毒嗎?”

張謙一本正經的說:“那我可得注意着點,這可是我老婆孩子。”

吃過飯,張謙陪着許雯出了病房,下了住院樓,在醫院裏散起了步。

但是這麼一走,張謙發現了一些不對勁的地方。

這醫院裏居然有鬼氣、陰氣和怨氣!

系統說話了:“這不奇怪,廁所是五穀輪迴之地,而醫院則是生死輪迴之地。 風光迫嫁 既然有死亡,那就必然會有鬼魂,醫院裏有鬼氣也不奇怪。”

張謙默默點頭,心裏也就釋然了。

走了一小會,回了病房,兩人聊了會天又看了一會電視之後,時間到了晚十點,兩人都有些疲倦了。

許雯是因爲孕期容易疲憊,而張謙則是這幾天累的。

於是兩人簡單洗刷了一下,互道了一聲晚安就上了各自的牀。

張謙現在可不敢跟許雯睡在一起,他晚上睡覺不老實,要是不小心碰到許雯的肚子那就不太好了。

但是沒想到兩人剛躺下,還沒等關燈睡覺呢就響起了敲門聲。

張謙問:“誰?”

“是我,護士,來給孕婦做睡前身體檢測。”

張謙不敢怠慢,趕緊下去開了門,一開門就看到了一個皮膚白淨,長得還算挺好看的年輕女護士。

女護士朝着張謙露出了一個職業微笑,然後端着一些檢測器具走到了許雯的牀前。

張謙關上門跟了過來,他的眼睛一刻也沒有離開那個女護士。

許雯注意到了他的目光,也仔細的打量了一些護士,隨後皺起眉毛,用一種哀怨的眼神看着張謙。

很快就檢測完畢了,護士說:“好,除了胎兒狀態不太穩定之外沒有別的問題,安心靜養一段時間應該就好了。”

“嗯,謝謝。”

送走了護士,張謙一回來就看到了許雯不懷好意的目光。

“怎麼,喜歡人家年輕又漂亮嗎?”許雯噘着嘴說,“都說女人懷孕的時候得看好自己的男人,我還不覺得,但是今天一看,我覺得真得看好你。”

“啊?”張謙蒙了。

“你難道不知道你剛纔那是什麼眼神嗎?”許雯戳了戳張謙的腦門:“我看你眼睛都要長在人家身上了!”

張謙笑了:“我哪能啊,有你就夠了。”隨後他皺起眉毛,有些嚴肅的說:“我總感覺…剛剛那個女護士不太對勁,有點不像人的感覺。”

流年共度相思遠 許雯一聽先是一愣,隨後說道:“你這麼一說我想起來了,剛纔她給我做檢測的時候,她的手碰到我了,然後我感覺她的手很冷,就像沒有體溫一樣。”

“哦?”張謙看着她。

“現在雖然快過年了吧,氣溫比較低,但是醫院這裏都開着空調啊,她的手怎麼會那麼冷呢?”許雯流露出來了些許害怕的表情,“小謙,要不咱們回去吧,別在這了。我有點害怕。”

“沒事。”張謙笑了,指了指身邊:“他們都在這保護你呢,你怕什麼啊?”

由於許雯沒有陰陽眼,所以小兵甲乙他們在隱身狀態下許雯看不見。

不過聲音能聽到,然後許雯就聽到了小兵甲乙說道:“屬下定當竭盡全力保護主母安全!”

“你們小點聲!”張謙沉聲說。

“額…請主公恕罪。”

“所以別擔心了,”張謙摸了摸許雯的頭髮,“早點休息吧。”

關燈睡覺,睡到半夜的時候,張謙被尿憋醒了,起身迷迷瞪瞪的朝着衛生間走去。

這個產房很豪華,配有獨立的衛生間。

張謙走到衛生間門口,打開燈,推開門就看到裏面馬桶上坐着一個穿着白色病號服,頭髮散亂的女人。

張謙此刻睡意正濃,迷迷瞪瞪的完全沒清醒,一看裏面坐着一個女人,立刻下意識的說道:“對不起啊大姐。”

然後關上門就往外走,走出幾步之後他猛地清醒了。

一體化產房雖然面積不小,但是隻能住家屬和病人,所以這裏面應該只有他和許雯兩個人才對!

他藉着窗外照進來的光往許雯的病牀上看了一眼,許雯還安安靜靜的躺在那睡覺呢!

那麼,廁所裏的這個女人……

他立刻召喚出魚腸劍,直奔廁所走去。

猛地打開門,裏面已經空了,哪裏有什麼女人?

別說沒有女人了,就連一絲鬼氣陰氣什麼的都沒有。

我眼花了?睡迷糊了?

張謙一陣疑惑,不能夠吧!

媽的,頭一天住進來就碰見鬼了?!

搞雞毛啊!

他立刻就想找值班的醫生,但是系統卻說:“一隻半隻的鬼,你解決了就是了,沒必要大動干戈,你也不想影響到你老婆休息吧?”

張謙一點頭,也是,不就個破鬼嗎?

小兵甲乙這時候也跑了過來,低聲詢問道:“主公,有什麼情況嗎?”

“沒事。”張謙搖了搖頭,然後一愣:“喂,你們倆剛纔沒有感覺到有鬼氣陰氣什麼的?”

小兵甲乙對視了一眼,搖了搖頭:“沒有。”

張謙有些無語,問系統:“難不成又像最開始碰到的那兩個人魔時候遇到的殘魂?”

“不會,就算是殘魂,以我和小兵甲乙現在的等級,也能感覺到。”系統說。

“那這是什麼鬼?”張謙奇了怪了。

系統不說話了。

張謙也沒再問,抓緊尿完了,洗了洗手就出了廁所。

然而,讓他沒想到的是,他剛躺上牀,廁所裏就傳來了窸窸窣窣的聲音,就像有人在裏面玩衛生紙一樣。

張謙眉毛一擰,剛要下牀,小兵甲乙就已經走了過去,但他們倆剛走了幾步,廁所裏的聲音就停止了。

緊接着,一個讓人雞皮疙瘩直冒的‘嗚嗚’的哭聲就響了起來。

張謙惱了,你哭個屁啊哭!

良好的休息對許雯來說很重要,張謙可不想她被打擾!

他站起身就往那邊走,但是他發現,小兵甲乙在走到廁所門口的時候突然愣住不動了! 小兵甲乙站在廁所門口看着廁所裏面,整個人都愣住了。

張謙朝許雯的方向看了一眼,還好,許雯還在睡覺,他下了牀握着魚腸劍走向廁所。

站在廁所門口往裏面一看,他也愣住了!

這太血腥太殘暴了!

在廁所的燈光下,原本潔白的廁所牆壁和地板,現在全部被一層濃厚鮮紅的血漿覆蓋住了!

地面上還散落着一些斷開的肢體,還有心肝腸子這一類的內臟!

一顆眼球突然自己動了,骨碌碌的滾到他的腳邊,死死的瞪着他。

“這是怎麼回事!”張謙低聲問。

“啓稟主公,我們過來的時候這裏就已經是這樣了。”小兵甲乙說。

“看來這間病房不乾淨,八成是以前死過人。”系統說。

“艹踏馬的!”張謙低聲罵道,“老子花了那麼多錢,五千一天,他們就給了我這麼一間兇房!”

他是真生氣了。

五千塊錢這可不是小數目,如果不是有了後來這些奇遇,他說不定一年都未必能攢出五千塊錢!

更何況拿人錢財替人消災,這破醫院收了錢就是這麼辦事的?!

系統笑了,笑的賊開心。

“都這時候了你還笑!”

“我不笑你還讓我哭啊?”系統反問,“都這時候了就別罵醫院了,先把眼前的事情解決了行不行?”

張謙消了消火,拍了拍小兵乙的肩膀:“派人,把這裏面打掃乾淨。”

“遵命!”小兵乙剛剛領命打算叫鬼兵出來,眼前的景象突然就消失了,又變成了那一副潔淨的模樣。

張謙邁步往裏走,掃視了一圈,確實,恢復正常了。

但是他剛要走,突然,一個鬼影從他背後出現了,小兵甲乙驚呼一聲:“主公!”抽出武器就要往前衝,但是張謙反應更快,反身一劍就劈在了那個鬼影上。

鬼影發出了一聲歇斯底里的慘叫,消失了。

“魂飛魄散了嗎?”張謙奇怪的問。

“誰知道。”系統說,“不過剛纔你們鬧出的動靜可不小,別再把你老婆吵醒了。”

張謙一驚,趕緊跑出廁所看,立刻鬆了口氣,許雯還在牀上,被子還鼓起一塊呢,但是緊接着他就愣了,病房的門居然開了!

明明有反鎖的啊!他趕緊快步跑到門邊查看,樓道里沒有人,很安靜,只是樓道頂上那白花花的燈光讓人心裏有點瘮得慌。

張謙皺起眉毛,關上門轉身回了房,卻聽到小兵甲乙又驚呼了一聲:“主公!主母好像…不見了!”

“什麼?不是剛纔還在嗎!”張謙立刻走到許雯的病牀旁邊,這一看頓時心裏拔涼!

許雯的確已經不見了,只是被子鼓了起來,讓他誤以爲許雯還老老實實的躺在這!

“我靠!”張謙一甩魚腸劍:“還愣着幹什麼,去找!”

“是!”小兵甲乙立刻叫出了鬼兵,穿牆過屋的找去了。

張謙有些慌了,他也想去找,但是他沒有穿牆的本領,也完全不知道該去哪找!

他摸了摸許雯的牀鋪,還帶着一點溫熱,說明剛離開沒多會,而病房的門肯定就是許雯打開的了。

……肯定是在我看衛生間的時候走掉的!張謙攥緊了拳頭,媽的,我真是蠢啊!爲什麼多召出來一些手下看着呢!

“你現在自責也沒用,得想個辦法找到許雯的蹤跡。”

張謙深呼吸了一口氣,走出門查看了一下,然後他看到了樓道里的攝像頭,頓時眼睛一亮,有辦法了!

他立刻下樓去到了保衛科,保衛科裏的保安正在打盹,張謙索性彈出一隻瞌睡蟲讓他徹底睡死,然後把他推到一邊,開始查看監控。

但是他根本不會操作這個監控臺,他有些不耐煩的掃視了一眼想要找找有沒有說明書什麼的,但是隨後他就看到了陷入沉睡的保安。

“管不了那麼多了!”張謙一伸手摁在了保安的腦門上瞬間吸走了他的魂,然後憑藉着這個保安的記憶開始操作監控臺回放監控錄像。

幾分鐘後,他看到了許雯全部的行進路線。

果然,病房的門就是她打開的,而且她也是自己走出來的,不過她的樣子有點奇怪,走的非常平穩而且正常,只不過這監控器的像素確實渣,看不清她的臉。

但這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的走姿!

作爲一個孕婦,而且六個月的孕婦,肚子已經不小了,走路的動作肯定會有點彆扭,絕對不會像個正常人一樣走的那麼標準!

但是更讓他心驚的是,許雯離開了住院樓之後居然去往了醫技樓!

醫技樓就是醫療技術樓,是專門給病人做各種各樣的檢查檢測用的,這種地方晚上很少有人去的!

張謙立刻通過系統給小兵甲乙他們下達命令,立刻趕往醫技樓去找許雯!

然後他又立刻把監控調到醫技樓,就看到了許雯坐上了電梯,而通過電梯門上面的液晶顯示屏可以看到,這座電梯最終停在了負二樓。

系統說話了:“她去了太平間。”

太平間!張謙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二話不說轉身把魂渡還給了保安,然後衝出了保衛室直奔醫技樓。

他現在的速度超快,也就十幾秒鐘的功夫就衝進了醫技樓坐上了電梯,然後順順利利的來到了負二樓。

一開門就看到了早就接到消息在此等候的小兵甲乙。

“鬼兵全都派出去了嗎?”張謙問。

“啓稟主公,全都派出去了!並且我們已經找到了主母所在的地方了,末將的鬼兵們正在看護着主母!”

“把她帶過來,快帶哦我過去!”張謙說。

“是!”小兵甲乙立刻在前面領路,同時說道:“只不過,主公,末將的鬼兵們完全不敢靠近主母!”

“爲什麼?”張謙問。

就在這個時候,他們已經來到了一個房間外面,房間門開着,上面掛着一個牌子,寫着‘太平間’。

他立刻擡腳就往裏走,一走進去就感覺到了一股讓人汗毛直豎的寒氣。

看到裏面的情景之後,張謙愣住了。 許雯正站在太平間最裏面,低着頭一動不動。

她的手裏反握着一把不知道從哪裏搞來的明晃晃的刀,此刻正對準了自己的胸口。

只要鬼兵稍有靠近,她就會舉起刀作勢要刺下去。

“小雯!”張謙叫道,“你在幹什麼!”

許雯沒理他。

“把刀收起來!”

許雯還是沒動靜。

張謙突然感覺,許雯現在的這個樣子有點像之前在衛生間裏看到的那個白衣長髮女鬼。

真的有點像。

難道是被附身了?

搞什麼?

憑什麼我們剛剛住進來,頭一天晚上就碰上這種事?!

“因爲你能看見鬼啊。”系統笑了。

“什麼意思?”

“普通的人看不到鬼怪,所以就拿剛纔那件事來說,他們進了衛生間肯定看不到那個女鬼,所以也就不會驚動那個女鬼。你倒好,看到了而且驚動了,而且還打算派出小兵甲乙找她的麻煩,甚至還給了她一劍,她自然會用和對待別人不一樣的方法來對付你咯。”

“那你的意思是,我那一劍沒有殺了她?”

“應該沒有,我沒感覺到她魂飛魄散。”系統笑了,“當然了,也有可能是你引起了這裏的鬼的注意,他們都想和你玩玩。”

“玩他媽個雞啊!”張謙怒了,“要玩來找我啊!找一個孕婦的麻煩這算幾個意思!這他媽太沒出息了,太下流了!”

張謙一臉的怒意,看着四周,沉聲說:“有毛病吧你們!你們是不是有毛病!有本事來找我!別他媽欺負一個孕婦!讓人看不起!”

“我靠,”系統笑道,“你這麼說話,也不怕激怒了他們?”

“哼。”張謙冷笑一聲,身形突然動了!

他的速度已經無須多做描述,在不到1秒的時間之內就飛速衝到了許雯面前,並且順手奪下了許雯手裏的刀。

“小雯!”張謙不敢拽着她走,怕抻着她,於是把她橫抱了起來:“走,這裏不安全,我這就給江雪打電話,讓她來接咱們!”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