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是經歷了改造后,完全把黃忠的遺傳發揮出來了!

比崔武又高一個頭的黃敘,國字臉,菱角分明的臉龐,頗為神俊,比崔武帥多了。當然,在神話世界中,帥只是一個小小的因素而已。

武力過人,修為深厚才是最大的追求!

一番寒暄后,林牧就讓崔武把外面頗為顯眼的星辰弓騎收進兵符中了。

果然,如同林牧猜想那樣,在這段時間內,張仲景的院落外竟然聚集了一大票玩家,顯得頗為喧雜。

這些玩家是夜貓子,在異象發生的時候,他們留意到了院落的變化,很多玩家聚集過來。

不過,在經歷洗禮后醒過來的崔武,很快就組織好星辰弓騎,守衛好院落的秩序,不讓這些異人打擾主公。

「主公,暫時可能要離開這處院落,那些群情涌動的異人,實在是太熱情了!」黃忠帶著一抹怪異之色道。

主公林牧是異人,他已經知道,而其他熱情的異人,黃忠也稍稍與之有過交集,有過了解。不過他沒有隨便暴露自己的名字和表字。在其他異人中,黃忠只是一個魁梧的大漢,也許有隱藏任務,也許沒有,但他們卻猜不到,聲名赫赫的黃忠就是這個大漢!

對於,異人的看法,如同他話語描述那般,他們實在是太『熱情』了!

天降巨富 「呵呵,好!我們離開,回大荒領地!」林牧望著黃忠,呵呵笑道。黃忠肯定感受過那些玩家的『熱情』。

之後,林牧帶著早已收拾好物品的張仲景、黃忠、黃瑛等人,在崔武黃敘的護衛下,離開了院落,消失在黑夜中。

絲毫不理會那些群情涌動的玩家。

……

漫天星斗,匯聚成這浩瀚的星海,璀璨而神秘。

憑藉著淡淡的星光,在蔡陽城的大道上,一行人在慢慢地走著,他們的目的地是傳送陣。

這行人,就是林牧等人。

「漢升,對於你的武力,我想要有個大概的了解。」林牧邊趕路邊輕聲問道,說到這裡,他頓了頓,稍稍想了下。

嘴唇扯了扯,旋即幽幽道:「你的專攻的武器是弓箭和刀,擅長箭術和刀術。現在呢,我有個問題,你對於天降流星這個浩大自然類攻勢,能破解嗎?」

林牧的語氣頗為古怪。他的問題,簡化來說,就是『漢升,能射流星否?』

不知道為什麼,當他問黃忠這個問題的時候,腦海中竟然冒出后羿射日的畫面。

「呃,自然類的流星,只要其星體不過於龐大,應該沒問題!」 豪門貪歡 聞言,黃忠也是微微一怔,臉色也浮現一抹怪異,不過他想了想,帶著些許謙虛應道。

「能應付,那就好!」林牧心中一定,欣喜道。

「我問你這個問題,是因為此符篆。」林牧把一張符篆拿出來遞給黃忠,輕聲道。

這張符篆,赫然就是從劉辟那裡掠奪過來的召喚類流星符篆,【六樞流星隕石召喚符】!

「這種程度的符篆,召喚的流星並不是很浩大,無需使用技能,我也能應付。」稍稍查看一下符篆屬性的黃忠,暗暗鬆了一口氣,自通道。 原本,黃忠還以為主公林牧會讓他去挑戰那些自然誕生的流星,想不到卻是普通的一張符篆而牽引落下的流星而已。

對於這些符篆的原理,遊歷過很多地方的黃忠有過了解。這些符篆蘊含有某種奇異的力量,在激活符篆后,這股力量會牽引天外的某塊隕石,讓其降落下來。

這樣的隕石化作的流星,規模都比較小。

當然,這是黃忠的看法。若是換作其他普通士兵,這類符篆簡直就是他們的催命符。

說是普通符篆,其實這樣的符篆非常難製作,頗為考究制符師的能力。

黃忠把玩了一會這張符篆,輕聲問道:「主公,這類符篆頗為難得啊!是我們領地的匠師製作出來的嗎?」

聞言,林牧搖搖頭:「我們領地暫時沒有這樣的專業工匠!」

林牧的語氣中有著一股不服氣。

大荒領地,確實是沒有一個專業的制符師,亦或者可以這麼說,沒有一個達到他期望值的制符師!

制符師,算是一種比較偏門的職業。

雖然他平時使用符篆的機會比較多,可那畢竟都是系統獎勵,或者是開寶袋寶箱獲得的。

領地中,宗師級堪輿師的徐原,可以製作一些符篆,可那畢竟是他的輔佐能力,並不是他的專業。

他想到這裡,把心中那股不服氣壓制下去后,心道:「這類符篆,還是需要太平教的那些道徒才可以製作出來啊!」

太平道的工匠,也是令他垂涎三尺的存在。

世界中,貪婪的人數不勝數,有貪財的,有貪圖美色的,也有貪圖權利的,而他發現,他自己竟然也有這麼一個貪婪之點,貪才!

一想到那些人才,他都心生貪婪!

「從貪人到貪才,這算是一個進步嗎?」林牧暗問自己。

……

「主公,是否可以為我們講講大荒領地的狀況,讓我等好有一個大概的底。」走在林牧身後的黃敘插聲問道。

一行人,林牧為首,左邊是張仲景,右邊是黃忠,其他三人跟在身後。

「哦,是我忽略了!」聞言,林牧訕訕一笑道。

繼而,林牧就把大荒領地的大概構成,當著還是外人的張仲景的面說了出來。

張仲景聽到林牧的話,也是輕輕點著頭,淡然從容。

神俠榜第十位,神級醫師的他,不是一個愚笨之人,也知道林牧的用意。

可即便知道,他也沒辦法,只要和這些龍主之人打上交道,那就很難擺脫。這些龍主,其身上牽扯的因果實在是太多了!很容易就讓人陷進去。

他不是無欲無求之人,甚至可以說,他的追求更瘋狂。

就好像這次拜訪大荒領地,那個幽冥泉眼窟就非常吸引他,這可是一個機緣,若是能把握好,也許,在下次封神之戰中,他也能前進一步吧。

聽著林牧的介紹,張仲景心中思緒萬千。

而大荒領地的大概輪廓,也隨著林牧的介紹,在眾人腦海中逐漸形成!

「七大軍團,加上主公新建的星辰軍團,就是八大軍團,我們領地的軍事力量底蘊真是深厚啊!」作為武將出身的黃忠,對林牧介紹的那些領地資源、人口、工匠不怎麼感興趣,但對這八大軍團,卻興緻盈腔。

聽聞有三個史詩級歷史武將,三個傳奇級歷史武將,一個半吊子神將,黃忠終於是發出了他的感慨。

「呵呵,漢升,你不是說過你也有專屬兵種【九陽弓騎】嘛,等有機會,你也鑄造出一支絕世鐵騎,踏耀神州!」林牧聽到黃忠的感慨,輕輕笑道。

「現在就委屈你,先擔任我的護衛一段時間吧。」

「恩!」黃忠點點頭應承,眼眸中閃過一抹激昂,建功立業,鑄造史詩級神軍,哪個熱血漢子不想!

以前他因家族傳承、子嗣性命等問題耽誤了自己的追求和發展而已,現在既然出仕,不幹一番事業,都對不住這麼多年的苦修了。

「主公,父親的【九陽軍團】,我……我可不可以先建設一點基礎啊?我的九陽武將,是父親親自轉職的,可以統領【九陽弓騎】的!」在黃忠和林牧交談的時候,後面與黃敘走在一起的黃瑛黃舞蝶,帶著一絲羞澀插話道。

林牧聞言,心中一動,連【九陽軍團】這個名號都確定了,看來平時黃忠也有過斟酌的啊!

至於黃瑛,這還是她第一次主動出聲問林牧。

早前林牧與她寒暄之時,都是林牧偶爾問,她回答,頗為被動。那是因為她畢竟是一個女孩子,難免有些矜持。就算她本身有一股女漢子的風範,但也不會貿然表現出來。

如今一家人都拜林牧為主,那她那股活潑直率的性子,就無需壓制了。

「蝶舞,你也精通軍團建設,行軍打仗之略?」林牧扭頭望向黃瑛,和熙一笑,問道。

「我跟在父親身邊,受其熏陶,也專門讀過一些軍略,略懂一些。」黃瑛說道。她說話的時候,臉上帶著一抹羞澀,不過卻沒有避過林牧的目光,直視之,應道。

「虎父無犬子,虎父亦無犬女!」林牧望了下頗有一股英氣的黃瑛,又看了看黃敘和黃忠,感慨道。

「主公你謬讚了!蝶舞和子星,受到我的影響,才走上武道的路子。子星因主公之恩,已有其路。而蝶舞,她也爭氣,一身武藝也不錯,如今達到玄階高段修為,武力也比同階之人稍高一點。可惜蝶舞是女兒身,有諸多不便。」黃忠道。

「父親,女兒身又如何!哼哼……我們女兒身也可以上戰場、打天下,建功揚名!與主公同樣身份的異人,不也有很多女性武將出現嗎?」黃瑛聽到父親最後那句惋惜的話,不服氣驕哼道。

「好!巾幗不讓鬚眉,英雄不問出處!我們領地的第九個軍團【九陽軍團】就暫時交給蝶舞你來籌建!蝶舞你為九陽軍團的副軍團長!」 霸王囚妻:寵你天荒地老 林牧豪邁笑道。

受現代開放知識熏陶的林牧,海納百川。

大荒領地第八軍團【星辰軍團】、第九軍團【九陽軍團】在這一夜,就相繼成立了!

……

經過傳送陣,眾人經歷一番風塵,終於是返回到大荒領地。

新來的四人中,張仲景在林牧帶著他進入幽冥泉眼窟后,就沒有出來了。

不顧密窟刺骨寒冷的他,竟在幽冥泉眼旁安置了一個研究室,一頭沉浸其中,偶爾拿出器皿,裝載那些冷冽的泉水,不知道在搗鼓著什麼。

他仿若把這裡當成了他的家。望著執著專註的張仲景,林牧輕輕一笑,就帶著眾人離開了。

「子辰,稍後你安排幾個機靈一點的武將來這邊服侍下仲景,他有什麼需要盡量滿足,若有問題,直接通知我。」林牧在離開這寒冷刺骨的密窟后,對崔吩咐道。

「是!」張仲景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就算是神經粗的崔武也知道,重重點了下頭應道。

「搞定好這個,你再下去招募四百零一個親衛,配備好物資,收納到遠古兵符中!」林牧再囑咐道。

「而子星和蝶舞,你們隨著子辰,熟悉一下領地的部分具體詳細的規章。」林牧道。

「領地第八軍團星辰軍團,暫時先不籌備,這個軍團我稍後再處理,先把第九軍團籌建起來先。」

對於黃忠的專屬兵種,林牧也非常期待。

通過黃忠的講述,已經了解到,九陽弓騎也是一支傳奇級歷史兵種,在武器上,與林牧的兵種一樣,但其擅長在烈陽、火氣、金氣濃郁之地作戰,與林牧的專屬兵種作戰環境屬性,剛好相反!

互有補充,緣分!

……

之後,林牧帶著黃忠這個貼身護衛,跑去諸子百家學院。

因為拜大儒荀爽為師,諸子百家發生了變化,這個讓林牧有些好奇,故而專程跑來看看。 諸子百家學院,坐落在真龍城中,位於真龍閣西南方向。

這邊,聚集了領地的大量私塾,是大荒領地的教育文化核心基地。大荒領地的【教育司】也坐落在這裡。

帶著黃忠,林牧漫步在這片回蕩著朗朗讀書聲的街道上。

經過一段時間的發展,這裡的街道都鋪上了青色石板,就算是揚州的陰雨連綿,也無法給這街道帶來些許泥濘。

乾淨整潔的街道,飄蕩著稚嫩孩童的朗書聲,仿若充斥著一股難以言表的書香之氣。

這與早期建立的私塾有了巨大的區別。那個時候,領地還沒有這般建設。若對比,那就是相當於鄉下學堂與大城市的貴族學堂。

在街道上走動的領民,看到領主林牧,都帶著感激和真誠,不斷向他問好。而林牧,也一副謙順領主的模樣,回應著領民的熱情。

環境給人帶來的影響非常重要,故而林牧非常注重環境。人文環境、軍事環境、招募名士的環境等等。

一股股蓬勃的生機在空氣中蔓延開來,給新人黃忠一種磅礴的衝擊。

……

神色不一的兩人,漫步來到諸子百家學院門口。

三丈高三丈寬的學院拱門上,掛著一個巨大的牌匾,上書四個遒勁有力的大字:【諸子百家學院】。

而在學院門口,站著兩排身穿白色皮甲的學院護衛,而在右側中,建造有一個護衛亭,那是平時護衛交班換崗休息的地方。

在林牧黃忠來到學院門口的時候,從護衛亭中冒出一道矯健的人影,林牧凝神一看,熟人。

范順!

這個范順,在清風寨戰役中,被俘虜,是林牧第一個俘虜武將,印象非常深刻!

「主公,您怎麼來了?」范順踉蹌跑過來,驚異道。

「怎麼,不歡迎啊!」望著有些熟悉的范順,林牧心中微微感慨。

「主公能君臨,是我們的福氣!」范順拍馬屁道。

高級武將實力的范順,對於守護學院這個差事,沒有任何怨言。

這裡安靜安全,沒有戰場上的腥風血雨,對於有點怕死的他來說,再合適不過了。

雖然偶爾會為一些熊孩子苦惱,但也樂在其中。

「辛苦大家了!守衛學院的護衛,這個月的大荒貢獻點加一倍。」林牧沒有多說什麼,直接一噸糖衣甩過去。

簡單粗暴,效果也好。

那些護衛聞言,都眉開眼笑。

「多謝主公!多謝主公!」

「好!你繼續守候著吧,我先進去。」林牧拍了拍范順的肩膀道。

一進學院大門,一股無形的氣息瀰漫在兩人心頭。這股氣息莊重而磅礴。

林牧對於學院的環境頗為熟悉,直接走向的建築核心【百家碑】。

諸子百家學院成立后,就出現了這個三丈三尺三寸高【百家碑】。

而在這個百家碑上,也出現了很多字:

【百家碑】

廣納百川,百家齊放。

目前擁有:

1、【兵家】

2、【儒家】

3、【陰陽家】

4、【道家】

5、【銘文】

6、【馴獸】

7、【政治】

……

望著這寥寥數行字,林牧頗為感慨。

有其名卻無其實,是目前諸子百家學院的大問題。

百家,百家,可並不只有一百家。目前諸子百家學院就只是形成了7個項目。

這7個項目,也就前面4個有【家】這個字,後面三個就普通一項職能之名,沒有【家】字。

擁有【家】字,說明其形成了一派,得到領地輔佐建築百家碑的認可。

而其他三個,就只是一個工匠知識課傳授的課業而已。

任重而道遠!

「主公,這就是典籍上記載的文脈之首的巔峰建築【諸子百家學院】!」黃忠微微仰著頭,望著這頗為高聳的百家碑,驚異道。

「恩!可惜,目前我們領地的各家典籍底蘊非常少,就只有這幾家。」林牧幽幽道。

「也不少了!比起我們南陽郡的最大的學堂都好!」黃忠輕輕感嘆一聲。

「主公,這第一的兵家,就是因為你之前獲得的神階殘缺兵書而排在首位的吧。」

「應該沒錯!百家碑的排名,有分深厚的。兵家能排在儒家前面,就是那份兵書的影響,而陰陽家是因為有徐福鎮的一些典籍原因排在儒家之後,至於那個道家,是因為我們領地的一個特殊建築【祈福童子營】的存在而上榜的。目前萬名祈福童子都在學院內學習、修行。」林牧輕聲道。

說完后,林牧把手放在百家碑上。

耳邊如期傳來悅耳的系統提示聲:

「叮!」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