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淡素雅為主調,在平淡中又融入當下國際服裝界流行是時尚元素。

這樣的設計彷彿讓人感受到在春夏浮躁季節里,一絲清流緩緩流淌的畫面,亦如陶淵明詩在句中所描寫的「結廬在人境,而無車馬喧。」中的意境。

看著殷漓這個與自己的設計理念觀點相悖的設計方案,坐在距離展示台最近的座位上的喬安娜臉上的神情顯得有些古怪。

不僅是她,坐在主席台上,負責主持會議的市場部部長高穎此刻臉上的神情也顯得有些意味不明。

不過,坐在正中央總經理座位上的徐威臉上的表情,倒是顯得很平靜,彷彿這一切原本就是預料之中的事情。

殷漓將自己的方案設計展示介紹完后,抬起頭朝著台下看了一眼,見會場上鴉雀無聲,她的心裡不由的有些發毛。

沒敢再去看主席台上坐著的總經理及高穎臉上的表情,她拿著那份列印出來,剛才忘記打開看的紙質版的設計方案,匆匆走下了展示台。 聽完大家的講解,高穎簡單總結了幾句便宣布散會了。

最終誰的方案被選中,會上總經理徐威並沒有公布。

散會後,喬安娜故意放慢腳步,等了殷漓一會兒。待到她走到近前後,喬安娜臉上帶著真誠地微笑讚揚道:

「殷漓,方案設計的不錯,簡潔非常獨到。」

「謝謝主管誇獎,我還需要向大家多學習。」殷漓連忙謙虛地回了一句。

「明天周末了,晚上我請客,部門的人一起去happy一下,你也一起來吧。」

「你們去吧,晚上我還有事,就不去了」

聽到殷漓推辭,喬安娜便笑著說了句:

「那好吧,下次一定要參加噢」

說完,便邁步先離開了。

「叮」

總裁專屬電梯在三十三層停了下來,電梯門打開,總經理徐威從電梯中走出來,朝著自己的辦公室走去。

來到辦公室門口,他轉身對跟在身後的女秘書吩咐了一句:「不要讓任何人進來。」

說完,轉身走進房間,伸手帶上了房門。

走到辦公桌前,徐威在寬大舒適的老闆椅上坐了下來,目光注視著前方稍加思索了片刻,隨後,他伸手從桌子下方一個帶鎖的抽屜里取出了一部專用手機。

撥通電話后,他將電話放在了耳邊,聽到裡面「嘟-嘟」的等待音響過幾聲后,電話被人接聽了起來。

他連忙小聲對電話里的人說道:

「一切都如您所料。」

「總裁放心,屬下明白」

撂下電話,徐威將手機又重新放回到抽屜中,上了鎖。

下班的鈴聲在辦公大樓響了起來,殷漓立刻從座位上站起身,以一刻也不耽誤的速度,衝出了辦公室。

還好,還好,這次,終於站在了排在了等候電梯人群的最前面。

「叮」

下行的電梯在22層停了下來,電梯門打開,殷漓無視裡面已經站滿了人,自從屏蔽了那些讓她坐下一趟的聲音,一個健步邁進了即將合上的電梯。

幸好她比較瘦。

電梯沒有發出超載的聲音,緩緩將門合上了。

緊貼在電梯門前,殷漓長長鬆了口氣,心裡想著,今天,到幼兒園的時間應該能夠早些。

坐車來到幼兒園,看到幼兒園裡又只剩下了亞瑟一個人,殷漓無奈的嘆了口氣,這才想起,今天是周末,幼兒園提前放學。

「抱歉,耽誤您下班了」

向帶班老師表達了歉意,殷漓領著兒子走出了幼兒園。

一路上,亞瑟的小嘴撅的老高,臉上流露著一副很不開心的樣子。

只當小傢伙是嫌自己來晚了才不高興的,殷漓自知對不起兒子,於是,便開口說道:

「亞瑟,明天周末,媽咪不上班,你告訴媽咪想去哪玩?」

然而這個話題並沒有引起兒子的共鳴,小傢伙依然一副興趣缺缺的樣子,這讓殷漓不由得感到有些納悶。

守護甜心之羈絆薔薇 停下腳步,她蹲下身子,觀察著兒子臉上的表情,不放心地問了句:

「亞瑟,告訴媽咪,怎麼不高興呢?」

聽到殷漓的詢問,亞瑟這才抬起一直耷拉著的小腦袋,朝著媽咪看了一眼,隨後,冒出了一句出乎殷漓預料的話來:

「媽咪,南笙阿姨什麼時候回來呀?」

「怎麼,想南笙阿姨了?」

原來兒子是想南笙了,沒有想到兒子盡然跟南笙的關係竟然這麼好殷漓的臉上帶出一抹釋然的笑,。

然而,沒等殷漓臉上的笑容完全展開,亞瑟卻憤憤地說道:

「今天,小朋友們都笑話我了,說我是個窮光蛋。」

殷漓臉上的笑容頓時變得僵硬了。

「他們為什麼這麼說?」

「因為有小朋友看到咱們坐公交車來幼兒園的」

兒子的話,讓殷漓的心變得異常沉重。

早晨帶著兒子從公交車上下來時,神形狼狽的情形又浮現在了腦海里。

這與那些每天坐著幾百萬甚至上千萬豪車來幼兒園的孩子,的確形成了不小的反差。

雖然自己從未覺得必別人低氣什麼,但是,兒子還小,被別的孩子嘲笑心裡會不開心是正常的。

要怪只能怪她當時考慮的不周,忽視了學校的整體環境會對兒子的心裡產生的壓力。

當時,給兒子選定上這所貴族幼兒園,殷漓並沒有考慮這麼多,看中的是這裡的教育環境,她希望能夠讓自己的兒子也向其他孩子那樣受到良好的教育。

經濟條件不如別人,但她覺得自己可以用辛勤的勞動,為兒子的學習成長創造條件。

所以,儘管每天她睡眠的時間僅有兩三個小時,但她從沒感到苦,反而覺得很開心,生活很有奔頭。

可現在,看到兒子委屈的模樣,她的心裡不免感到有些茫然了。

「媽咪,我想爹地了,一會兒回家,咱們給爹地打電話去找爹地吧」看到殷漓半天不說,亞瑟伸出雙手摟著她的脖子,小聲地嘟囔了一句。

「好,一會兒回家,咱們給爹地打電話。」殷漓連忙伸手將兒子抱起來,出聲安慰了一句。

買完菜,殷漓領著兒子走回小區,她心裡沒來由的便的有些緊張起來。

夜魅修那個人渣今晚應該不會再來了吧。

臨近她們住的樓房時,殷漓伸著脖子隔著兩棟樓,朝著樓前的甬道上望去,看到並沒有車停在那裡,她的心這才放了下來。

回到家,殷漓換上衣服立刻鑽進廚房,開始忙碌起晚飯。

將米飯蒸進鍋里,殷漓伸手將剛從菜市場買來菜,從袋子里拿出來,正準備端著到水池跟前洗菜,忽然,聽到客廳里傳來兒子與Austin通電話的聲音。

殷漓稍稍思索了一下,決定先讓兒子宣洩一下,晚些,她再向Austin解釋這些。

做好的晚飯,殷漓端著飯菜走出了廚房,看到兒子已經結束了與Austin的通話,正坐在自己的玩具王國里,玩著那些天天玩,都玩不膩的變形金剛。

「兒子,別玩了,去洗手吃飯了。」

亞瑟抬起頭朝她答應了一聲,隨後,放下手裡的玩具,從墊子上站起來走進洗手間去洗手了。

「剛才,你給爹地打電話了?」夾了些菜放在兒子的碗里,殷漓詢問起他與Austin通電話的事情來。

「嗯,我把小朋友在幼兒園罵我窮光蛋的事告訴爹地了,爹地說回頭誰再罵我,就讓我狠狠揍他們,直到把他們揍老實為止。」

「呃」

殷漓被嘴裡嚼著的飯噎了一下。

這樣雷人的教育,除了能Austin嘴裡說出來,恐怕再無旁人了。身為雇傭軍的統帥,他的霸氣絕對不是蓋的。

一邊吃著飯,殷漓一邊給兒子講著道理。

雖然她不希望自己的兒子被別人欺負,但他也並不贊成讓兒子學著去打架。她希望兒子將來能夠做個明事理,懂得運用智慧去解決問題的人。

吃完飯,殷漓將碗筷收拾進廚房,清洗乾淨,放進了櫃櫥。

總裁毒愛:致命的淪陷 從廚房走出來時,看到亞瑟趴在茶几上在畫畫,她拿著自己和亞瑟的衣服走進了浴室。

將衣服放進洗衣盆中,接上水泡著,隨後,她擰開了花灑的開關,一邊洗澡,一邊用搓板洗起了衣服。

兒子小穿衣服不知道注意,用洗衣機洗衣服,很容易便洗不出來了,所以每次,殷漓都會用手洗。

距離樓房不遠處的甬道旁,夜魅修坐在車裡已經等了許久了。

經過昨天那一幕,夜魅修今晚刻意來得晚了了些。

他不想因為自己的緣故,影響到小丫頭吃晚飯的情緒。

小東西已經太瘦,讓他看著都有些心疼。如果不是知道,她現在的公司里,有食堂管飯,他真會以為小東西每天都在絕食。

真想不明白,她吃的東西都跑哪去了,怎麼會瘦成了這個樣子。

看到廚房的燈熄滅了,知道小丫頭母子應該已經吃完飯了,他這才伸手推開車門,讓閔睿扶著他上了樓。

來到房門口,夜魅修朝著閔睿擺了下手示意他去樓下等他,隨後,伸手敲了敲門。

房間里,趴在茶几上正在專心畫畫的亞瑟,聽到有人敲門,他抬起頭,先是朝著浴室門口看了一眼,隨後,從沙發上站起身,找到一個能搬動的椅子,來到了房門前。

將椅子放好后,他抬起小胖腿爬了上去,藍寶石般的眼睛對著貓眼朝門外窺視著。

在看清楚,門外站著的是夜魅修后,他立刻從椅子上爬下來,挪開椅子打開了房門。

「叔叔」

看到是亞瑟來開的門,夜魅修微微感到有些意外。

不過很快,他便從房間里傳來的「嘩嘩」的流水聲中,猜到小丫頭此刻正在洗澡。

然而,這更加讓夜魅修不放心了。

如果,此刻來的不是自己,而是旁人,那豈不危險了。

看來有必要給兒子上一堂安全課了。

一邊思索著,夜魅修一邊走進房間,轉身準備換上拖鞋,卻發現在房門后,擺放著一把椅子。

夜魅修臉上頓時露出了笑容,俯下身子,伸手捏了捏兒子的小肉臉,他開口問道:

「誰交給你的?」

「媽咪告訴我的,在開門的時候,要先看清外面的人是誰,要不把壞人放進來,就麻煩了。」

兒子的回答,夜魅修聽了非常滿意。

換好拖鞋,他拉著兒子的小手慢慢走進了房間,在沙發上坐了下來。

看到茶几上,擺放著畫紙和彩色畫筆,夜魅修伸手將亞瑟畫的畫拿了起來,看到上面畫著三個怪模怪樣的人,手手相連,好像是在遊樂場。

夜魅修隨手將畫又放回了茶几上。

「叔叔,你看我畫的爹地媽咪還有我,好看嗎?」

見夜魅修只是看了,並沒有誇獎自己,亞瑟連忙問了一句。

「爹地?媽咪?」

「是呀,這個是我爹地…」

夜魅修這才留意到那副畫上的人,其中一個的頭髮是用黃顏色的畫筆畫上的。

靠,Austin這傢伙霸佔了老子的兒子這麼久,也是時候該讓兒子知道究竟誰才是他真正的老子了。

「亞瑟,其實我」

夜魅修的話只開了個頭,沒等說完,下面的話便被房間里忽然發生的變化打斷了。

聽到浴室里的「嘩嘩」的流水聲忽然靜止下來,夜魅修不由得抬起頭,將目光看向洗漱間的門。

沒過多久,浴室的門便在他的面前打開了,殷漓頭上包著速干帽,手裡端著準備晾曬的衣服從裡面走了出來。

看到小丫頭身上只穿了一件白色的胸衣和一條白色的三角內褲,夜魅修充滿野性的喉嚨頓時不受控制的上下滾動著咽了下口水。漆黑的眸子也被濃濃的慾望沾染的變了顏色,宛如一隻飢餓的狼突然發現了渴望已久的獵物。

從小丫頭裝病開始到現在,夜魅修已經有小半年沒有嘗到肉的香味了。

此刻,看到小丫頭如此活色鮮香地出現在自己的面前,他感到全身的血液都燃燒沸騰了起來。

要不是有兒子在一旁像個警察般地監視著,他肯定會衝過去將小丫頭剝個乾淨,好好品嘗一番。

殷漓並沒有想到此刻房間里會出現旁人。

剛才在洗衣服的時候,她順手將掛在浴室里的浴袍也取下來洗了一把。 先婚厚愛:誤惹天價首席 所以洗完澡,她便只穿了內衣內褲從浴室里在了出來,外面沒有再穿其它的衣物。

端著衣服,正準備轉身去陽台晾曬,忽然聽到兒子說了句:

「媽咪,叔叔來了」

「啊」伴隨著一聲短促的驚叫,殷漓幾乎沒有思索,便下意識的將手中端著的那個盛滿衣服的盆子扣在身上,擋住了身前,盆子里的衣服立刻「噼里啪啦」掉在了地上。

看到小丫頭一如從前,還是一副顧頭不顧腚的樣子,夜魅修忍俊不住,咧嘴笑了起來

「寶貝,你應該用盆把臉擋上」

聽到夜魅修的調侃,殷漓這才從慌亂中清醒過來,發現夜魅修不知什麼時候正大刺拉拉地坐在客廳的沙發上。

殷漓的火頓時頂到了腦門上,朝著他怒不可遏地吼了一句:

「你怎麼進來的。」

「你說我該怎麼進來」

夜魅修嘴角噙著笑,故意逗了她一句,隨後,扶著沙發慢慢站了起來,大有下一秒便走過去的架勢。

重生福女有空間 「啊,你別過來,別過來」

看到小丫頭火燎毛般地舉著臉盆衝進了一旁的卧室,夜魅修爽朗的笑聲,頓時在房間里響了起來。 手忙腳亂穿好衣服,殷漓坐在卧室的牀上大口喘著粗氣,恨夜魅修死皮賴臉,同時也在氣自己的。

看到小丫頭半天沒有走出房間,夜魅修便指揮著兒子將散落在地上的衣服一一撿起來,放回到浴室的洗手盆中,就勢又參觀了一下旁邊的另一間卧室。

裡面雖然也擺放著牀,但從裡面擺放的東西來看,小丫頭應該是把這個房間當做的成衣間,牀應該只是一個擺設,並沒有人在這裡住。

「叔叔,爹地說明天你會來接送我去上幼兒園是真的嗎?」看到房間里只有他們兩個,亞瑟伸手拉了拉夜魅修的手,小聲地問了一句。

「你想讓叔叔來接送你嗎?」

剛才在車裡,夜魅修的確接到了Austin打來的電話,告知了他亞瑟打電話給他的事情。

大周之庶女妖妃 夜魅修聽后,覺得這倒是個絕好的機會,不過需要兒子配合一下,才能夠順利完成。

當下,父子倆小聲商議了片刻,夜魅修這才拉著兒子的手,走回到客廳,邊走,他邊叮囑兒子:

「以後誰敢欺負你,你就上去揍他,非打得他滿地找牙乖乖聽話不可」

「可媽咪說,打架不是好孩子,我可以跟他講道理」

「你媽咪那是婦人之見,講道理要都能行得通,那還要警察做什麼?」

夜魅修的這番話讓躲在卧室里不肯出來的殷漓有些坐不住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