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了一處安靜的地方後,林天準備開始煉製丹藥,療傷。

不過,在進行煉製之前,林天給宋運輝發過去一條信息:控制好那些監禁了羅老的人。

“明白。”宋運輝回覆道。

這之後,林天這才閉上了眼睛,開始煉製丹藥。

眨眼之間,便是日出東方。

大選值日來臨,整個京城處處戒嚴。

尤其是靠近最高議事廳的地方,大概是爲了防止上一次富豪堵門的情況再一次出現,三條街之外就有關卡,附近還有不少士兵在來回巡邏。

有任何的可疑人員,都是直接處置。

就在所有人都在等待着大選正式開始的時候,傳來了一條讓整個京城躁動起來信息。

林天重傷,神武團羣龍無首,部分成員已經悄然離開。

得知消息的羅山海害怕失敗,已經遠走京城。

整個富豪圈,炸了!

林天是他們如今的唯一信仰和支持者,沒有了林天,他們以後的日子可怎麼辦?

上一次發生在最高議事廳門前的事,早已經讓林有傷和歐陽雄記恨。

一旦林天的勢力無法參加,那不論那兩個老狐狸哪個被選上,他們富豪圈的日子都不會好過。 最高議事廳斜對面的五星級大酒店,頂層最好的落地窗包間。

可以目睹整個議事廳,樓下的一大片風景。

富豪圈的人基本山都在這裏等着。

其中一個房間裏,一張大桌子上圍坐着全京城排行前二十的富豪。

“林天真的出事了嗎?”

“不但林天出事了,就是羅山海也沒有半點消息了啊!”

“一定是林佑善和歐陽雄二人狼狽爲奸,是他們提前下毒手了!”

所有人的面色都十分不好看,滿是愁緒。

他們已經看穿了歐陽雄和林佑善的嘴臉,要是被那兩個傢伙上了位,只怕所有的富豪以後都不會有好日子。

可眼下,他們卻也是毫無辦法,即便他們所有人的錢合起來,可以購買下來好幾個小國了。

距離大選的時間越來越近。

包間的門不斷被打開,陸陸續續有一個個神色嚴峻的人,快步進來。

這些人全都是富豪們的貼身保鏢,也都是實力還不錯的高手。

他們全都被富豪派出去找尋林天的下落。

然而,不論誰,回來的消息都是沒有半點林天的消息,羅山海也是毫無音信。

在最後一個富豪的保鏢進來複命後,整個包間裏瞬間死氣沉沉。

最高議事廳,一共有近六十位大臣到場。

人聲鼎沸,都在談論着即將進行的大選。

往年的大選都是看各自的追隨者,追隨者越多,自然贏的可能性也就越大。

而一般來說,下一任的天王一般都是上一任天王的指派。

畢竟,天王在位時,早就把大部分的人都安插進議事廳裏。

只要天王一句話,他的追隨者就會一起將票投給誰。

林佑善當年費勁千辛萬苦討到了前任天王的開心,盡心盡力,勞心勞力,又表現出驚人的實力,這才後來被前任天王選中。

成爲天王以來,林佑善在這個位置上已經坐了近二十年。

這二十年給他帶來了無盡的好處,讓她越來越捨不得離開這個“王位”!

原本,這一次的大選,對於他來說,也是十拿九穩。

甚至,他之前動過一個念頭,要在這一次的大選,將歐陽雄,陸飛龍,羅山海等人全都給壓下去,然後,再搞出來一個世襲制的天王。

也就是帝制!

可,他千算萬算,沒算到,會被林天給攪局了,林天,讓他的名聲盡毀。

雖然,他如今靠着得罪富豪取悅平民挽回了一些名聲,可聲望和在朝中的整體威嚴早已經受損。

到如今,淪落到了幾乎和歐陽雄持平的局面。

sp;歐陽雄從最開始就是林佑善的對頭,也可以說,歐陽雄是前任天王故意留下來制衡林有傷的存在。

前任天王早已經離開人世,看他的家族還存活着,要不是他太晚纔得到一個兒子,自然不會輪到林佑善了。

前任天王擔心林佑善會在他離開人世後,針對他的家族,便留下了歐陽雄,並且讓歐陽雄入了家族的股份,歐陽雄每年白拿一把大筆錢。

歐陽雄也是有野心的人,他這二十來年一邊牽制林佑善,另一邊則是在暗中培養勢力,並且把一些林佑善在朝中的手下給利誘過來。

他原本也是在等着這次的大選,準備拿下林佑善,登位天王。

可他的計劃,也被林天給破壞了。

從林天當衆殺了歐陽震父子開始,他的佈局就已經出現問題了。

而今,算是好不容易恢復到了他想要局面。

雖然,如今林佑善佔據優勢,可歐陽雄他也不是沒有機會。

在場的六十個大臣裏,他幾乎給了每一個人好處,或許不會所有人都投他的票,但,只要林佑善的陣營裏有人動搖,他便能夠直接踩下林佑善。

賀乾龍也在現場。

但他知道這一次沒有機會贏,純粹是過來看熱鬧。

原本,要是賀之北能夠成爲神武團的神將,他可以利用神武團的影響力來招攬一些大臣,可從賀之北決心跟隨林天那一刻開始,他就已經失去了最佳的機會。

不過,他已經打定主意,今天不論誰成爲天王,他都要狠狠敲一筆。

在一陣繁瑣的程序後,現場進入到了投票的環節。

投票是有現場直播的,全天下的人都看的到。

酒店裏的富豪們也是。

可富豪們這會兒無心看下去了,對於他們來說,林佑善和歐陽雄,不論是誰,都一定會針對他們。

投票現場,風平浪靜。

林佑善和歐陽雄兩個人都一副十拿九穩的模樣,兩人的眼神裏都充滿了勢在必得。

很快開始計票。

計票結果被送到了主持人那裏。

主持人看到結果愣了一下,不過,他還是宣佈了結果,“林佑善二十九票,歐陽雄三十一票!”

瞬間,林佑善的勢力一片喧譁,吵鬧起來。

而歐陽雄則是愣了愣,他雖然想贏,可他不覺得自己能贏!

歐陽雄站了起來,看着臺上那屬於天王象徵一個印鑑。

國與國之間的合作,重要的方針計劃,都需要那個印鑑。

“這不可能!”林佑善喝了一聲,同時他掃視了所有人,這一個眼神,彷彿在質問衆人,誰出賣了他。

而後,他看向了計票員。

計票員誠惶誠恐,道:“我們覈對了不下五次,不會有錯……”

“林佑善,

這是民心所向,你再質疑也沒有用。”歐陽雄終於吐氣揚眉了一回,也是十分地高興。

林佑善咬着牙。

他雖然向來沉得住氣,然而,面對着即將要失去的天王之位,他再也無法抑制的了心中的暴躁。

整個現場,一下子僵在了那裏,甚至有些尷尬。

“還等什麼!”歐陽雄迫不及待了,他喝了一聲。

這一聲喊出來後,那些主持人暗暗看了林佑善一眼。

而後,那個人咬了咬牙,道:“大選的最終結果……”

“等一下!”突然之間,羅山海的聲音從外面響了起來。

這一聲,不但讓整個大廳猶如遭遇雷擊一般,也讓正在看直播的衆人,吃了一驚!

消失的羅山海出現了!

尤其是富豪所在的包間!

“羅山海沒事啊!”

“這是……這是林天的安排嗎?”

“不應該吧,哪裏有林天,這不是羅山海自己出來的嗎?”

“哈哈哈,不管是不是林天,羅山海出現了就好!媽的,乾死那兩個傻逼!”一個打土豪吼罵起來。

議事廳。

羅山海帶着十多個大臣,全部穿着掛滿勳章的正裝出現。

這十多個大臣也是有投票權的。

他們沒有過來,原本是當做棄權處理。

而在現場,羅山海的出現,最震驚的當屬林佑善。

林佑善看向身旁的一個手下,那個手下一臉委屈加無奈。

“我們還要投票!”羅山海朗聲道。

頂級男神,請你跳坑 “羅山海都已經過了投票的時間了,你這算是什麼意思!”歐陽雄眉頭緊皺。

羅山海道:“在宣佈結果之前,我們的票都還作數!怎麼,歐陽雄,你怕了嗎?”

“我怕了?我怕什麼?你不過十一個人,頂多讓你連任現在的職位而已!”歐陽雄冷哼一聲。

他已經絲毫不顧及有現場直播,天王之位的穩操勝券,讓他已經有些飄飄然。

大選的另一個規矩是,票數的第二和第三名,爲大臣!

“我需要那個職位!”羅山海道。

“好,繼續吧!”歐陽雄同意了。

他一同意,其他人自然也沒有意見。

投票繼續。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對於酒店包間裏的富豪而言,雖然羅山海成爲天王沒有戲,可能夠繼續坐穩第三重臣之位,也不錯。

他們總算是放鬆了一些。

五分鐘後,投票結束。

主持人再一次公佈票數:“得票數,羅山海八票,歐陽雄三十一票,林有傷三十二票!”

“嘩啦”,議事廳,再一次炸了! 林佑善的票數竟然超過了歐陽雄!

這是任何一個人都沒有想到的結果!

所有人都認定羅山海就只是衝着繼續坐穩第三重臣的位子來的。

可結果,他的確是坐穩了,同時,卻也是讓林佑善直接反超了歐陽雄。

而林佑善這會兒已經看向了羅山海,嘴角微微一翹。

彷彿,這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

羅山海,是他一開始就留下來的後手。

他知道,歐陽雄這一陣子一直在拉攏他的人,所以,留了這麼一手。

爲了留下這一手,他先是派人跟蹤羅山海,控制了羅山海,然後,又擔心羅山海不會就範,就又派人去了海城,控制住了羅山海的兒子羅書航一家子。

如他所預料的,抓住羅家三口人後,羅山海十分老實地同意了他的一切安排。

不過,他對羅山海的表現有些不大滿意,他上午的時候,在電話裏和羅山海叮囑過了,要他早一點出來。

沒想到拖了這麼久,要是再晚一點,這個天王之位可就跑到歐陽雄那裏了。

至於說,林佑善爲什麼不讓羅山海一開始就出來,直接投票給他。

爲的是兩點。

第一點,這麼做,可以讓羅山海和歐陽雄大生嫌隙,今後他們一定會鬥一個你死我活,他可以從中得利。

第二點,林佑善現在聲望非常地低,尤其是在居中的那一個階層裏,而想要讓他們對他重新有好感,最好的方式就是讓歐陽雄向他低頭,讓歐陽雄幫他。

畢竟,歐陽雄是所有人心中的國之英雄。

國之英雄都站出來幫他的忙了,這不正說明了,他是衆望所歸嗎?

林佑善看向歐陽雄,露出了一個滿意的眼神。

之於歐陽雄而言,他煮熟的鴨子,就這樣直接飛了!

林佑善和羅山海的對視,這一幕,被歐陽雄看到。

饒是歐陽雄向來能忍,想到苦等了幾十年的天王之位就這樣被奪走,他也無法繼續抑制心中的火焰了!

他直接暴怒而起,吼道:“羅山海,你故意的是不是!”

羅山海沒有理會歐陽雄,而是朝林佑善走了過去,朗聲道:“林佑善,我已經按照你說的做了,現在,能夠放了我的家人嗎?”

這話,簡直就是一顆重磅炸彈!

直播,面對的是全天下!

前一秒鐘,所有人都在感嘆林佑善得人心,否則羅山海也不會幫他。

他們甚至都開始重新認同林佑善了。

可還沒等他們的激動情緒完全釋放出來,羅山海一句話,打破了他們所有的幻想。

原來,林佑善是抓了羅山海的家裏人,逼迫羅山海來幫忙。

一些底層的人士不願意相信,甚至大聲喊了出來:“不可能……這不可能……這是羅山海的故意栽贓!”

“肯定是這樣,羅山海競爭不過所有人,就想要抹黑林佑善!”

“什麼國家的英雄,爲了目的不擇手段,誣陷他人,他就不配在議事廳裏!”

總裁臣服,前妻別改嫁 底層裏,一片罵聲的指向都是羅山海。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