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笑道:“是啊帥哥。”

臥槽,這尼瑪也叫帥哥?

那我成什麼了?

彭俊不爽道:“xiao jie姐,你既然叫我來了,還叫他幹什麼?”

中年人看了看彭俊,彷彿感受到了一絲危機。

“小夥子你基因有我好嗎?!趕緊走吧!”

彭俊驚訝地睜大了雙眼。

“這位叔叔你好,你摸着良心自己說,你渾身上下哪一點比我強?”

中年人冷笑一聲,瀟灑地點起了一眼香菸。

吞雲吐霧。

“男人四十一枝花懂麼?”

不能忍啊。

絕對不能忍!

“嗯對,我瞅你長得跟坨牛糞似的。”

拒嫁豪門:總裁獨寵替身妻 中年人捏緊了拳頭,面目猙獰了起來。

“小子!我昨晚輸大發了,指着這個掙錢,你如果斷我財路,我要你走不出這個門!”

彭俊雙手抱拳道:“大哥你請!”完事兒便走向了門口。

不知死活的東西,死了算了,和我沒關係。

肖涵急了。

“哎哎哎,小帥哥別走呀,你們兩個都不錯,一個英俊瀟灑,一個孔武有力。我都很喜歡,不如都留下吧?”

中年人急了。

“那錢怎麼算?!”

彭俊轉過身說道:“一人一半吧大哥,我也窮得揭不開鍋了,行行好唄?我先來。”

眼看肖涵沒有表態,中年人就更急了。

“不行!小兄弟,你出來,我跟你說個事。”

門外,院子裏。

中年人摟着彭俊小聲道:“同志,我懷疑這是一個詐騙團伙,我是負責這個案子的偵查組組長。”

“我們盯着她已經很久了,接下來可能會有危險,你就快走吧。”

彭俊狐疑道:“證件掏出來我瞧瞧。”

中年人立馬掏出了一個黑皮本子。

“這不會是假的吧?”彭俊問道。

“怎麼會……”

沒等他說完,彭俊一把掐住了劉衛國的脖子,伸手點在了他的玉枕穴上。

一米八二的大塊頭立馬就軟了下去。

“感謝你們爲人民服務,我也要爲這份事業添磚加瓦。”

彭俊一蹦三跳地進了別墅。

“哎?那個帥哥呢?”肖涵問道。

彭俊笑道:“他歲數大了,不行了,不過我們商量好了,拿到錢我分他一半兒。”

肖涵有些失落。

“那就不cì jī了呀……”

彭俊板起了臉,深沉道:“cì jī重要還是生孩子重要?xiao jie姐你思想覺悟有待提高啊。”

肖涵臉上又重新掛上了魅惑的笑容。

“那你跟我來吧,小帥哥。”

彭俊立即撲了上去。

“這兒也挺好。”

肖涵的小拳拳砸在了彭俊的胸口上,佯裝生氣道:“你可壞死了。”

忽然,彭俊的身體停住了。

“怎麼啦小帥哥?”

彭俊撓了撓頭,尷尬道:“我頭一次,這方面的業務也不熟悉,你指導指導唄?”

於是肖涵便擔任起教學任務,耐心地給彭俊講解了起來。

……

“這樣對嗎?我感覺在肢體動作上有所欠缺,需要糾正嗎?”

肖涵連忙搖手。

“不不不,就這樣,你先過來。”

“好嘞!瞧我的吧!”

彭俊如同餓狼般地撲了過去,一把握住了那個不讓描寫的東西。

肖涵偷偷地睜開雙眼,露出了一絲詭異的笑容。

她靜悄悄地吸了口氣。

彭俊鼻尖便飛出了一縷白色的氣體,鑽進了肖涵的鼻子。只見她臉上滿是陶醉之意。

精純!

太純了!

我的天吶,我從來都沒有遇見過這樣的人!

“還不錯吧?”

肖涵一個勁地點頭。

“豈止是不錯呀,美死了……”

彭俊樂道:“那當然了,我這質量肯定過關!上哪兒找我這精氣呀,是吧?”

肖涵一驚,腦袋裏瞬間一片空白。

“你,你說什麼?”

本章完 黑衣人強調這個,也是爲了讓趙正源更加相信,姜廣天只是爲了這些屍體而已。

雖然趙家已經和他們在一根螞蚱上了,但他們始終缺少共同的信仰。

若能將這個培養起來,趙正源絕對會在戰鬥時傾盡所有,不會再捨不得大招不放了。

怎料。

“說到屍體,還有勞福兄跑一趟了。”

黑衣人一愣。

“什麼意思?”

蘇洲,輕塵公司內。

經過幾個小時的治療,清然總算從羅家衛的房間中走了出來,此時他已是滿頭大汗。

一羣人圍了上去問道:“老鬼,癩子怎麼樣了?醒來了嗎?”

“都別亂。”姜超上前說道。

衆人散開,姜超繼續問道:“什麼情況?”

清然喘了兩口氣說道:“癩子並沒受重傷,只不過胸口那一刀傷口有點深罷了。”

“以你的醫術怎麼用了這麼長時間?”姜超問道。

八零之悍媳當家 的確,以清然的水平來說,怎麼說也是國內的頂尖內外科醫生了,況且馬癩子也只有那一個傷口,這一點幾乎所有人都是看到了的。

“起初我幫他把傷口縫合完畢後以爲就差不多了,可就在我準備收線的時候,癩子忽然發燒了。”

“這種情況十分罕見,我趕緊爲他徹底檢查了一下,然後發現他體內有一種血液,與他自己的血相抗衡。”

羅家衛驚訝道:“敵人不會是把有病毒的動物血注入進癩子體內了吧?”

“不可能,癩子體內有蠱蟲,這種級別的小兒科傷不到他的,應該是那個東西吧。”姜超淡淡道。

清然拿出了一小隻試管,皺眉說道:“這種血液泛着一股金色,很厲害,我用了十三針,花了很長時間才他們區分出來,董事長你知道這是什麼嗎?”

姜超點了點頭。

“龍血。”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

“怎麼可能?!”

“姜家居然找到了龍?!”

“這世上真的有龍?!”

“董事長你是不是知道些什麼?”張順爻率先問道。

於是,姜超便把朱鵬的祕密,還有屠龍大仙的由來和大家說了。

也不算是祕密吧,只不過朱鵬覺得這件事挺丟人的,所以一直沒說出來,還請姜超也務必保密。

可這事兒說到底也沒什麼丟人的,況且大家又都是自己人。

該說就說。

衆人聽聞後也是自自稱奇。

“我說呢,以前過年的時候他都要守在菜場,原來是他的刀每天都要見血。”

“唉,老朱這一輩子也算是個梟雄了,他是爲了公司才獻出生命的。”

羅家衛不爽道:“三眼! 重回七零:老公大人,你被捕了 你到底怎麼算的?!你不是說不會死人的嗎?!”

張順爻能說啥?

爲了穩定軍心,只能滿嘴跑火車。

“我說的是大戰當日我們不會有人死,可後天纔是大戰之時,是我的失誤,我沒有料到這一步……”

張順爻的態度十分誠懇,羅家衛就算心裏不爽,也不能再說什麼了。況且朱鵬肯定是遭了埋伏,並非技不如人,他的死彷彿已經是個註定。

忽然,羅家衛的房門被推開了,馬癩子打着繃帶走了出來。

“董事長,我要彙報工作。”

“回房彙報。”

彭俊是誰?

這是一個上趟刀山都能摳下二兩鐵的主。

月光灑落。

藏污納垢的城中村,街道上遍地垃圾,空中的電線交織如麻,出租屋和洗頭房到處都是,邊上的電線杆還貼着治療陽痿的野廣告。

彭俊沒陽痿,但上面這“重金求子”的廣告卻吸引了他的眼球。

只要和這女的睡一宿,就能拿到100萬?

這女人長得不錯啊……

管他真的假的,打個電話過去問問再說!

“你好,我……”

沒等彭俊說完,電話那頭便傳來的一陣女人的抽泣聲。

豪門重生之暖愛成婚 “終,終於有人給我打電話了,嗚……”

彭俊樂道:“xiao jie姐別哭,我這不是來搭救你了嗎?”

“那我加你好友,給你發定位,你來我家吧。”

彭俊笑道:“xiao jie姐,你那照片是真實的嗎?”

“來了不就知道了?”

說完,肖涵便把電話給掛了。

看着手機屏幕,彭俊冷笑道:“妖孽,總算讓我抓到你了,又能完成一件地府任務了,真開森。”

獨龍坡,三合公墓。

原本已經荒廢了的地兒,此時居然多了棟別墅。

走過去後,鐵大門“吱”地一聲自動開了。

別墅內。

只能用金碧輝煌來形容了。

一名身穿黑色連衣裙的女人,正慵懶地半躺在沙發上。

迷離的雙眼抹着桃紅色的眼影,挺翹的瑤鼻,一張櫻桃小嘴將整張臉點綴得十分完美,皮膚也白皙無比,光滑的很。

“xiao jie姐我來了。” 絕世邪神(邪御天嬌) 彭俊舉手說道。

肖涵疑惑道:“你是?”

“我剛加你微……”

沒等彭俊說完,只見一名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地走了進來。

“měi nǚ!廣告是你發的不?!”

女人笑道:“是啊帥哥。”

臥槽,這尼瑪也叫帥哥?

那我成什麼了?

彭俊不爽道:“xiao jie姐,你既然叫我來了,還叫他幹什麼?”

中年人看了看彭俊,彷彿感受到了一絲危機。

“小夥子你基因有我好嗎?!趕緊走吧!”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