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獄喪鐘的成名武器——暗刃白雪!

這個東方男子,就是殺手之王,地獄喪鐘!

邪性總裁獨寵妻 「既然都猜到我會來安東尼家族,那麼,你們還不出來?」

楊浩的嘴角噙著一抹嘲諷,淡漠開口,只不過這句話他沒有對著大堂內,而是對著外面。

幽深的黑暗中,傳來好幾股不穩定的氣息。

旋即!

唰!

唰!

唰!

一道道人影席捲而來,有人破空而入,有人悄無聲息,足足六位膚色各異的人影,瞬間就出現在大堂內。

這六人有男有女,每一個人渾身都充斥著陰冷的氣息。

而且,這八人出現的位置,都距離楊浩有一段距離,各自之間也不會相聚過近,似乎在互相防備一般。

王的驚世廢柴妃 「嘖嘖嘖,黑榜六位超級殺手同時出現,這規模可不小啊!」

楊浩斜著腦袋,一一打量著這些殺手,突然輕笑著說道。 這突然出現的六個人,完全出乎了在場人的意料。

不過,有少數人的眸子,卻是緊縮了起來。

中東殺手「無面人」、南美殺手「黑狐」、東南亞殺手「降頭師」……

這些人,竟然都是黑榜上赫赫有名的超級殺手,都是黑榜排名前十的恐怖存在!

這六個超級殺手,幾乎每一個都是實力超群的存在,手上沾染的鮮血數不勝數,更是在黑市中聞名震耳的巨擘。

可是現在,他們竟然全部出現在這裡!

伴隨著這六人的出現,一股極度陰冷的氛圍,逐漸散發出來,這是超級殺手自帶的特有氣息,殺意!

「怎麼?就來了你們六個?我特意留在這裡幾天,原本還以為黑榜殺手至少也要來大半呢。」

楊浩微微搖頭,輕笑著開口道。

他一出聲,周圍那六名超級殺手,明顯的警惕起來。

「原本是九人,可是另外三人膽怯不敢過來,那便只有我們六人了……」

「至於其他人,不到黑榜前十,又有誰敢來見識您的風采,就算來了也只是炮灰的存在,我說的對嗎?地獄喪鐘!」

一名身材幾位高瘦的黑人男子,發出陰測測的聲音。

他就是縱橫南美的超級殺手,「黑狐」!

「哦?另外三人不敢來,那麼你們六人聯手過來,是準備幹什麼呢?」

楊浩不緊不慢的開口道,語氣有些揶揄。

「地獄喪鐘,你不覺得,你霸佔黑榜榜首已經很久了嗎?也是時候讓位出來了。」

一名全身裹挾在黑袍里的矮小老嫗,陰笑著看向楊浩,蒼老的眼眸里泛出幽冷的光芒,作為東南亞最具盛名的「降頭師」,她最為擅長精神攻擊。

讓位!

這兩個字一出,這些超級殺手的神色頓時就狂熱起來。

首席的倔強前妻 殺手之王這個稱謂,他們可是覬覦很久了,現在,他們就要將王座上的地獄喪鐘,聯手剷除!

轟!

轟!

一股股震懾人心的恐怖殺意,從這些人中傾泄而出,六股強悍的殺意,直接鎖定了中間的楊浩。

前段時間巴黎發生暴亂后,普通人不明白,可是少數勢力強橫之輩卻是明白,這是殺手之王「地獄喪鐘」的手筆,所以這些超級殺手才會趕過來,準備圍剿地獄喪鐘!

現在,這位殺手界的傳奇人物,就在他們的面前!

「呵呵,想要我讓位,就憑你們嗎?」

楊浩的嘴角微微揚起,噙著一抹難言的嘲諷。

下一刻。

嘭!

狂風驟起!

一股更加凜冽和狂暴的殺意,從楊浩周身迸發而出,宛如龍捲風一般席捲,碾壓全場!

這股滔天的恐怖殺意,君臨天下!睥睨眾生!

「我隱退一段時間,不代表我實力下降!你們想要殺手之王這個位置,我不給你們,又奈我何?」

楊浩淡笑出聲,周身氣息狂涌,衣裳被吹得獵獵聲響,自有一股難言的霸氣。

轟!

殺手之王?

地獄喪鐘?

黑榜六大超級殺手聯手圍殺……

這個東方青年,難道就是殺手之王——「地獄喪鐘」!

「我的天!!他就是殺手之王!傳說中霸佔黑榜榜首,沒有人能夠躲過他暗殺的地獄喪鐘?!」

「地獄喪鐘……竟然是華夏人,這……這個消息簡直是太過驚悚!」

「怪不得,怪不得他敢以一人之力,說出守護安東尼家族的話來,以他殺手之王的實力,又有誰敢違逆他的意願?」

直到這時,周圍的人群才反應過來,個個都是面帶駭然和驚恐,尤其是肯德爾家族中的丹頓等人,臉色更是死灰一片!

「地獄喪鐘……他,他竟然是地獄喪鐘……」

丹頓的臉色再也看不到絲毫倨傲,有的只是發自內心的恐懼。

他終於想起來了,三年前肯德爾家族得罪的殺手,就是這位殺手之王,當年家族高層幾乎被屠戮一空,無論聘請多麼優秀的保鏢和雇傭兵保護,都不能組織地獄喪鐘的暗殺!

直至最後,家族族長迫不得已,親自去向地獄喪鐘賠罪,更是許下了……肯德爾家族成員,永遠不得對地獄喪鐘出手的誓言,這才換取了地獄喪鐘的原諒。

可是現在……

這個誓言,卻是被他丹頓給親手打破,想到自己讓人開槍擊殺那人,他的腿肚子都在發軟。

不只是他,那幾個原本尋思著陰謀詭計的財閥代表人,現在也都是臉色煞白,他們是有錢有權,可命只有一條啊,尤其是想到剛剛威脅自己的是師姐殺手之王地獄喪鐘,更是讓他們驚懼萬分!

眾人表情不一,有驚駭,有恐懼,也有炙熱和崇拜。

不管怎樣,能夠見識到傳說中的地獄喪鐘,都不枉此行了!

「威廉,你說……我是不是做錯了?」

聖皇起源 黛安娜俏臉由此而慘白的說道。

她原本只是想楊浩幫助她震懾那些家族,沒想到,竟然引得黑榜六位超級殺手聯手前來,她怕楊浩會因為自己的私心而受傷……

「安娜,你不用擔心,他既然來了,那麼肯定不會有事的!」

威廉神情狂熱的盯著楊浩,眼神中帶有不可動搖的信心。

那可是地獄喪鐘啊,長期霸佔黑榜榜首的恐怖存在!若是換一個別的殺手當榜首,還不一定在圍攻下全身而退,可是……

楊浩不是普通的殺手,他是——地獄喪鐘!

似乎是察覺到黛安娜的擔憂,楊浩扭頭,露出了一個安慰的笑容。

幾乎是他剛剛回頭的瞬間,六大超級殺手動了!

能夠成為黑榜超級殺手的人,敏銳的刺殺技能自然不同尋常,其中又以「黑狐」最為強悍,作為中東戰亂地區的超級殺手,他的名頭,是踩著無數鮮血登上來的。

咻!

利刃破空而至,刺破空間。

這個時候楊浩卻堪堪回頭,好像根本沒有發現身後的殺機,黛安娜來不及呼叫,只能露出焦急的神情。

黑狐陰暗的眸子死死盯住楊浩的後腦勺,可是在利刃近身的剎那,他的嘴角卻是微微翹起,然後——

唰!

人在半空中,黑狐的身體突然扭轉,一直隱藏在身後的左手,卻是突然朝著楊浩本尊身側的虛無處轟殺過去! 不僅是他!

其餘幾名超級殺手,在近身楊浩以後,也都是突然變轉方向,朝著楊浩身體左側兩米外的虛空,齊齊轟殺!

「嗯?這是怎麼回事!」

「他們怎麼不管地獄喪鐘?而去打其他地方?」

「難道……」

周圍觀看的人詫異出聲,全部都有些懵逼。

「切,你們這些人怎麼會知道地獄喪鐘的強大之處,在敵人出手的瞬間,他的身子就已經轉移了,留下的只不過是殘影而已!」

人群里,一名剛毅的黑衣男子不屑說道,聽到他這麼解釋,其他人這才恍然大悟。

咻!

黑狐的利刃最先到來,鷹隼般銳利的眸子死死盯著那處虛無的地方。

同一時間,其他人的攻擊也最先襲殺而來,寒芒遍地,直接將這處狹小的空間盡數封鎖,看那些犀利的攻擊,令人不覺明歷,膽戰心驚!

燈光閃爍,一道趔趔趄趄的影子似乎被逼迫而出。

地獄喪鐘擅長近身作戰,尤其是那詭異的速度身法,更是琢磨不定,所以他們一直都在感知著地獄喪鐘真正的本尊。

果然不出他們的料想,稍微一詐,就將其詐了出來!

「就是這個時候!動手!」

黑狐面露驚喜,咆哮一聲就把手中的利刃襲殺過去,其餘人接踵而至。

轟!嘭!嘭!

瞬間!

那道人影還沒徹底出來,就已經被轟成了碎末,甚至連堅硬的地磚都被轟裂,露出地下的泥土!

我的地頭兒我做主 恐怖的氣息經久不散,周圍人目露駭然,震驚於這些超級殺手的強悍,可是黑狐等人的臉色卻是突變!

「不好!這是虛招,中計了!」

黑狐瞳孔一縮,也不見他怎麼發力,整個人完全收力,朝著相反的後方激射,其餘人也是紛紛散開,生怕地獄喪鐘突然出手。

「桀桀桀,你們這些莽夫,連地獄喪鐘的真身假身都看不出,也敢魯莽出手?」

一道陰測測的聲音傳來。

卻是那名東南亞的老嫗發出,在黑狐等人出手的時候,她並沒有上去,反而用幽冷的眸子死死盯著原地的楊浩,同時口中念念有詞,蒼老的手指捏出一個個複雜的手印!

她是東南亞最令人驚悚的存在,掌握著最難修習卻也最為恐怖的古法術——降頭術!

「桀桀桀,看來這殺手之王的王座,註定是我的了!」

老嫗發出怪笑,捏出手印往地上一摁——

嗡嗡!

只見黑霧繚繞,她腳底下的影子竟然延長出去,直接和對面楊浩的影子,連接在了一起,詭異無比!

「該死!被這個老妖婆搶了頭籌!」

黑狐等人面色陰沉,他們來的時候就約定,誰先擊殺地獄喪鐘,殺手之王的王座就是誰的,現在,她的降頭術施展成功,怕是要被她奪去了!

畢竟,降頭術雖然施法時間漫長,可一經施展,那股詭異的精神波動,卻異常的恐怖!

「降頭!攝魂奪魄!」

老嫗口中發出尖銳的嘶吼,周身氣息狂涌,那蔓延出去的影子竟然化為一頭饕餮魔影,吞噬著楊浩的影子往後拉扯!

這就是東南亞最為恐怖的古法術,可以攝魂奪魄,等到對方的影子被拉扯進她的身軀,那便再無回天之力!

「不好,楊浩他危險了!威廉,趕緊啟動緊急計劃!」

黛安娜俏臉劇變,催促威廉執行最後的計劃。

威廉緊握拳頭正準備應下,可是要生瞥到一處,卻是硬生生的忍耐下來。

「安娜,你看那人的表情,絲毫不緊張!她可是楊浩的師姐,她不出手,那就說明楊浩沒有危險!」

威廉語氣快速的說道。

黛安娜扭頭一看,不由得一愣——

只見秦洛安靜的站立在原地,精緻絕美的俏臉上不僅沒有絲毫緊張,還帶有一絲絲笑意……

「這……」

黛安娜內心稍穩,可是緊緊抿住的紅唇,卻出賣了她的緊張和擔憂。

「冤家這個愛慕者,還不錯……」

秦洛優雅的站立原地,在黛安娜和威廉焦急的神情,並沒有逃過她的感知,所以嘴角不由露出一抹驚艷的微笑。

場中央,在老嫗狂熱的神情當中,饕餮黑影一步步拉扯著楊浩的影子,直至吞噬一空。

黑狐等超級殺手則是面色陰沉,眼神閃爍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哈哈哈!死了!地獄喪鐘被我殺死了!」

「殺手界的傳說也不過如此,從此以後,我降頭師才是真正的殺手之王!我才是傳說!哈哈哈……」

老嫗欣喜若狂,手中捏出一道一道的法訣,正準備泯滅地獄喪鐘的魂魄的時候,卻突然渾身一震!

等等!

這是什麼……

這不可能!

老嫗臉上的表情陡然僵持,隨後就滿臉都是不敢置信!

「呵呵,老妖婆,你就這麼喜歡當傳說嗎?那麼……我便送你一程,讓你去地獄里當你的傳說吧。」

一道輕飄飄的聲音驟然響起。

當這道聲音響起的時候,黑狐等人全部臉色劇變,其中又以老嫗最為強烈!

「不可能!你怎麼一點事都沒有,這不可能!」

老嫗歇斯底里的嘶吼,通紅的眸子里滿是驚懼和血絲,就在剛剛,降頭術反饋回來,並沒有拘到楊浩的魂魄,而且她也受到了反噬!

可是,她明明將降頭術鎖定了楊浩啊,要是鎖定空了,她絕對會知道的!

「呵呵,也不知道你是從哪裡學來的下三濫精神術法,對付別人還行,在我面前簡直是垃圾得不能在垃圾了!」

楊浩微微搖頭,嘲諷說道。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