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瀟揚起臉,看著在背光中,那張柔美的不可方物的臉,點頭笑道:「好啊,我們一起努力修鍊,然後去中洲撒野。」

中洲那麼大,卻不是妖修能隨意出入的,就連中洲邊緣的城鎮都嚴密的調查身份玉牌,城防陣法還下了數十道探查妖修的禁制術法,妖修想要入城,簡直難如登天。

蕭瀟雖然還沒去過中洲,但她也從其他靈仙的口中提起過中洲,中洲,是所有修者的夢寐以求的地方。

說話間,兩人已經走到了岩壁所處的位置,山頂與下面的岩壁如出一轍,全是光禿禿的岩石,卻與四周茂盛的草木顯得格格不入。

當蕭瀟的腳踏在那片光禿禿的岩石上的時候,體內的雷靈氣突然就活躍了起來,她感覺到腳底下有雷靈氣正往她的體內鑽,使得她筋脈中的雷靈氣很活躍且愉快的去接收這些突如其來的雷靈氣。

「好充裕的雷靈氣。」蕭瀟驚嘆出聲,如此充裕的雷靈氣與雷神殿的引雷柱比起來來毫不遜色。

秦慕白抽了下鼻子,他對雷靈氣的感覺沒有蕭瀟那麼敏銳,但他也發現了踏入這片岩石區域后,空氣中瀰漫的雷靈氣將山頂上普通的靈氣劃在了外面,岩石區域內空氣中瀰漫的是雷靈氣,岩石區域外的則是普通靈氣。

「這裡肯定有雷系天材地寶。」蕭瀟興奮的來回走著,到底是什麼好東西呢?!真是越來越期待了!

岩石上光禿禿的一片,一株草木都沒長,一眼看去,真是啥都沒有,要是有東西,就得挖岩石找了。

蕭瀟來回踩著岩石地面,靠感受鑽入體內的雷靈氣的濃郁程度來判斷,找了會兒就發現雷靈氣最濃郁的地方了,是一塊稍稍凸起的小土坡。

拿出龍雀狂刀敲了敲小土坡那塊岩石,堅硬如鐵,竟然能敲出零星的火星來。

蕭瀟從須彌戒中翻出一把短柄鏟子,擼起袖子準備開挖。

看著幹勁十足的蕭瀟,秦慕白忍不住笑了,她手中的短柄鏟子,還是在銅爐城時挖法寶碎片的那把,用了好多年,她竟然還收著。

「小九,你須彌戒里是不是還塞著在你的全部家當。」秦慕白從自己的須彌戒里取出一柄鏟子,不顧形象的跟蕭瀟一起挖了起來,卻不忘調笑一兩句。

蕭瀟看了眼秦慕白手裡的那柄鏟子,瞬間秒懂秦慕白說的全部家當指的是她在銅爐城時的那些家什,笑了,「小白哥哥不也收著全部家當?」

有以前在古戰場挖法寶碎片的經歷,兩人挖起岩壁來簡直就是得心應手,只是,這岩石很不給面子,比古戰場的地面還要堅硬數倍,兩人一起使力也才挖出了拳頭那麼點大的坑,簡直不要太坑人。

兩人又埋頭挖了半天,最後蕭瀟一丟手裡的鏟子,躺在地上耍起賴來了,「不挖了不挖了,我就呆這裡修鍊了,我就不信煉不完這裡的雷靈氣。」

秦慕白也放下手裡的鏟子,道:「那就在這裡住下好了,我陪你一起。」

蕭瀟從岩石上一咕嚕爬了起來,「小白哥哥不是很忙嗎?這裡只有雷靈氣,你要陪我住這裡,你怎麼修鍊?怎麼處理族裡的事?不妥不妥,你還是回狐族去吧!」

秦慕白嘴角一陣抽搐,這是在趕他的節奏啊!好不容易才找到她,怎麼能輕易分開,絕壁不行!

「狐族的事處理的差不多了,修鍊的話,我可以去岩石區域外的地方啊。」秦慕白是打定主意,無論如何也要跟蕭瀟呆一塊兒了。

蕭瀟想想也對,岩石區域內都是雷靈氣,岩石區域外的濃郁靈氣還是可以修鍊的,只不過,秦慕白要是長期呆在雷靈氣覆蓋的區域內,對他修為有影響吧?

「那咱們就在這結廬而居吧,我住這裡,你住那裡,還是好鄰居。」蕭瀟決定在小土坡旁邊搭個小木屋住,指了指岩石區域外蔥鬱的草木對秦慕白道。

秦慕白看了眼靈氣還算濃郁的那處,笑著點了點頭,他可以挨著那棵大樹,在樹下蓋一間小木屋。

說干就干,兩人丟下鏟子,開始在山上砍樹伐木搭木屋。

足足花了大半天的功夫,兩間小木屋就落成了,一間挨著小土坡,一間挨著山頂的大樹,兩間木屋遙遙相望,又像是挨在一起的鄰里。

看著夕陽將兩間小木屋染成金黃,秦慕白笑的特別滿足,恍惚間似乎又回到了當年。

他的須彌戒里有空中花園,靈氣也遠比山頂要充裕,拿出來激活便可入住,可是,比起空中花園來,秦慕白更喜歡同蕭瀟一起親手搭建的小木屋,這讓他有種活著的感覺。

狐族的競爭比自己想象的還要大,先是被扔到無定山脈收攏狐族,再回到橫斷山脈時,秦慕白感覺自己掉進了一個巨大的漩渦中,越陷越深,這讓他非常的不安,蕭瀟的出現就如一顆定心丸,讓他不安的內心瞬間平復了下來,即使是漩渦又如何,打碎它便是!

有了小木屋,自然是要生火做飯的,然後,蕭瀟帶著秦慕白開始在山林里轉悠了片刻,打回了幾隻紫紋貂,晚飯立刻有著落了。

在落日下,兩人互道晚安,回到了自己的小木屋。

月光石在屋裡發出柔和的光芒,蕭瀟盤腿坐在岩石地面上,瘋狂的吸收著從岩石上逸散出來的雷靈氣。 蕭瀟吸收雷靈氣的速度很快,全力運轉修為後,岩石上逸散出的雷靈氣,以及周身的雷靈氣,如一個小型漩渦般瘋狂的朝蕭瀟捲來,將其籠罩在其中。

秦慕白看了眼窗邊映出的小小身影被雷靈氣覆蓋籠罩,同樣盤膝坐下進入修鍊狀態。

夜很靜,橫斷山脈的深夜總是不斷的有獸吼聲傳來,但是,他們所處的這座山的區域,比起那些獸吼似乎安靜的有些過分了。

蕭瀟感覺吸收入體內的雷靈氣也已經達到了頂點,但那些雷靈氣似乎還不願意離去,在她周身不斷旋轉著。

蕭瀟想了想,運轉靈氣一手按在了左手背的小塔圖紋上,眼前畫面晃了一下,她再看清楚的時候,已經來到了小塔的空間內。

藍天白雲,看上去異常的祥和,如果不是水榭里傳來的那聲巨大的轟鳴,蕭瀟會覺得這才是她理想中的家園。

剛一回到小塔的空間內,丹靈雲彤就咻的一聲從水榭里躥了出來,他不是來迎接自己的,迎接自己的是那一聲震耳欲聾的轟鳴。

「轟!」蕭瀟只覺得腳下地面一陣輕顫,湖邊的那座水榭在這爆炸中,水榭劇烈抖了一抖,似乎有要散架的趨勢。

「炸爐了?」蕭瀟嘴角抽搐,扭頭問已經躥到自己身後的滾圓矮胖的小傢伙雲彤。

自從蕭瀟說收他當小弟后,雲彤就從金色丹爐里爬出來了,因為是丹藥形成的丹靈,所以他身子小小的,像金子一樣黃燦燦的,而且還是滾圓的,看著有種特別的可愛萌。

雲彤搓著小手,臉上絲毫沒有尷尬之色,眼裡的興奮怎麼都掩不住。

「主人,雲彤煉的丹藥厲害吧?」雲彤仰著小腦袋,金黃金黃的臉上有著一絲紅暈,雙眼冒星星的看著蕭瀟。

「什麼丹藥這麼厲害?要是炸爐說成了煉丹,我就讓你洗地板去。」蕭瀟點著雲彤的腦袋,那麼牢不可破的水榭都被炸的快散架了,要不是炸爐,這丹藥的威力還是蠻厲害的。

雲彤搓著小手,嘿嘿的笑了兩聲,然後取出一粒丹藥,作勢要往地上扔,被蕭瀟一把制止住,作死啊,這裡可是用來種靈藥的,要是被炸壞了,誰賠?!

奪過雲彤手裡的黑色丹藥,蕭瀟嗅了嗅,氣味有些怪,沒有丹藥的幽香,反倒有些刺鼻的沖人。

「這丹藥會炸?」蕭瀟邊觀察著手裡的黑色丹藥邊問道。

雲彤滿臉興奮的狂點頭,唾沫橫飛的開始解釋他是如何歷盡千辛萬苦煉製而成的,說完黑溜溜的小眼珠子盯著蕭瀟,滿臉的期待。

蕭瀟太熟悉這種表情了,大白和遲墨每次做完事後都會露出這種表情,就差明說:快誇我快誇我,我是不會驕傲的。

「雲彤好厲害哦!」蕭瀟毫不吝嗇的誇讚了一句,隨後問道:「有煉製別的丹藥嗎?」

蕭瀟還是很希望雲彤能煉出太清小還丹來,畢竟這丹藥在她現在的修為境界吃起來效果非常好。

雲彤點著頭,一臉驕傲道:「有啊有啊,雲彤煉了好多好多。」

然後,雲彤領著蕭瀟往水榭走去,還未散架的水榭在湖邊,經歷這麼多年依舊完好無損,在今天突然出現了一種風燭殘年的即視感。

踩在水榭上,水榭的木質地板發出吱呀呀的聲響,比昨天來的時候變得更加破舊了。

跟著雲彤進了水榭,然後蕭瀟就看見雲彤指著煉丹房對面的那個存放丹藥的房間,脆生生道:「主人,雲彤煉的丹藥都在那裡哦。」

蕭瀟進了存放丹藥的房間,看著地上堆成小山高的丹藥,嘴角強烈的抽搐了起來,如此豪放的放置丹藥的方法,估計也只有丹靈雲彤能幹出來了。

堆成小山高的丹藥,藥性都混雜了好嘛?!

「雲彤,你這些丹藥都是療傷用的?」蕭瀟蹲在小山高的丹藥前,一堆丹藥串味后的濃鬱氣味,就算她現在是天仙修為也完全分辨不出來啊。

雲彤邁著小短腿跟著蹲了下來,眨巴著眼睛道:「我也不知道啊,煉出來就倒這裡了。」

蕭瀟:「……」倒這裡!!!喂喂,丹藥不是拿的嗎?!

蕭瀟掂過一粒丹藥放鼻尖嗅了下,然後,臉色黑成了碳,這氣味沖的她都感覺自己氣息不穩了。

「這是什麼丹藥?」蕭瀟把丹藥捏遠了些,黑著臉問雲彤。

雲彤瞪著黑溜溜的眼珠看著蕭瀟,一臉單純道:「我也不知道啊!」

蕭瀟:「……」喂喂,我可是給你需要煉製的丹藥參照了啊,有的連丹方都給你了啊,你竟然告訴我不知道!!!

「你沒照著丹方煉?」蕭瀟忍不住問道。

「照著煉了啊,這不是煉出來了嘛!」雲彤取出丹方,指著丹藥開始找,「這個,這個,還有這個,這個,就是這個丹方煉出來的,我發現這丹方好厲害,一張丹方竟然能煉出這麼多種丹藥來。」

蕭瀟:「……」你那是煉錯了吧?!但是,為毛煉錯了還能煉出這麼多的成丹啊?!

怒婚 拿過雲彤手中的丹方看了看,是三品的紫玉丹,這種丹藥在療傷方面也很不錯,市價十枚中品靈石一粒,蕭瀟曾經很美好的算過,要是雲彤能煉製出大把的紫玉丹,她光賣紫玉丹都能發啊!

當那四五種由同一張丹方煉製出的靈藥擺在蕭瀟面前時,她突然發現,自己還是太天真了,這種五顏六色的丹藥,確定不會吃死人嗎?!

「你吃過嗎? 奉旨不婚 藥效如何?」蕭瀟掂起一粒紫玉丹丹方出品的橙色丹藥問道。

雲彤搖頭,理直氣壯道:「我沒受傷,不需要吃,藥效肯定是丹方上說的那樣好了。」

蕭瀟:「……」她突然覺得無法跟雲彤溝通了,丹方上說極品紫玉丹的藥性達到九成,雜質只有一成,這麼多個顏色的紫玉丹,請告訴我到底哪種是極品紫玉丹?!

「你確定是按丹方煉的?為什麼會出這麼多種顏色?」蕭瀟還是不死心的開口詢問。

金黃金黃的小腦袋狠狠的點了兩下,用非常肯定的語氣道:「就是按丹方煉的,這還算少了,這……這個能煉出十多種顏色來呢!」

蕭瀟接過那張丹方看了一眼,感覺眉頭很劇烈的跳了數下,這是一張固基丹的丹方,有固本培元的功效,晉級或晉階后服用固基丹,效果會非常的好。

然後,雲彤從那一堆小山一樣高的葯堆里扒拉出了十六顆顏色各異的丹藥,除了紅橙黃綠青藍紫外,還有黑白以及其他顏色相互混雜在一起的彩色,我去,這還是固基丹嗎?這種顏色,是毒丹吧?!

「你試一下吧。」蕭瀟從那堆五顏六色的固基丹里挑出一粒紅白雙色的固基丹,看著還挺好看的,然後遞到雲彤面前,笑眯眯道。

雲彤飛快的退到了房間的入口,把頭搖成了撥浪鼓,他才不會說,自己煉完后就嘗過了,那味道,太難吃了!

蕭瀟想了下,一臉拿著糖果騙小孩的怪蜀黎的模樣道:「乖,來試一下,反正你也是丹靈之體,就算有毒對你也沒影響,吃下去試試。」

雲彤直接退到了煉丹房門口,他才不要吃,堅決不吃!

「主人,你好壞!」雲彤鼓著腮幫子,氣鼓鼓的看著蕭瀟,他很生氣,他覺得主人真的太壞了。

「只是讓你嘗一下味道,哪裡壞了。」蕭瀟見這紅白兩色的固基丹挺好看的,小心翼翼的嗅了下,果然味道也是怪怪的。

「吃一粒,說說吃后感,對,我這有糖豆,吃一粒換一粒糖豆。」蕭瀟從須彌戒中取出一個儲物袋,從儲物袋裡抓出一把糖豆,本來是給大白當零食的,現在只能用來誘惑丹靈了。

雲彤深吸一口氣,他聞到了儲物袋裡香甜的味道,可是,就算蕭瀟手裡的糖豆非常香甜,他也堅決不吃自己煉出的那些丹藥,因為根本就不是用來吃的啊!

「主人,如果我告訴你,這丹藥的用法,是不是可以給我一把糖豆?」雲彤貪婪的吸著空氣中香甜的味道,咽了口唾沫,開口道。

枇杷花開 丹藥不就是用來吃的么!蕭瀟想到,不過還是點頭道:「行,你要是告訴我有別的用法,我就給你一把糖豆。」

雲彤看了眼蕭瀟手裡的糖豆,然後接過紅白兩色的固基丹,在手裡捏了捏,走到水榭朝湖的窗口,把手中的紅白兩色固基丹丟了出去。

紅白兩色固基丹在空中打了個旋,還未落到湛藍的湖面上,在半空中就炸開了,發出一聲劇烈的轟隆聲,一股紅白兩色風卷在半空散開,空氣中瞬間瀰漫著一股令人作嘔的血腥味!

蕭瀟分分鐘捂住了鼻子,卧槽,說雲彤怎麼就不吃呢,敢情這丹藥不是用來吃的,是用來炸的!

「砰!」這次是一聲輕響,藍色丹藥炸開后,一大片藍色粉末開始在湖面上凝聚成團。

然後,蕭瀟又捏碎了一粒灰白色的丹藥,瀰漫在空氣中的血腥味以及凝聚成團的藍色雲團全部被灰白丹藥炸成了虛無。

蕭瀟突然好想哭,想要的煉丹神童沒了,來了個煉炸丹的小傢伙,有大毒啊! 蕭瀟把雲彤煉的那一堆能炸的丹藥都裝進了一個儲物袋裡,反正也不能吃,用的時候,抓中哪個就丟哪個炸,只要自己跑的快就行,管它炸出來的是什麼!

揣著這種賭博的心情,蕭瀟心情愉快了許多,然後把裝糖豆的儲物袋都給了雲彤,讓它多煉些丹藥出來,最好是威力兇猛的來幾百粒,她好去炸炸驚劍門。

收拾好炸丹,蕭瀟出了水榭,決定還是把水榭留給雲彤用好了,她還是另外搭房子住,否則,天知道她下次再來是不是連房子都沒得住了。

把玄雷藤種在光溜溜的靈藥田裡后,蕭瀟就開始想念起勤快的碧玉了,要是碧玉在該多好啊,她的靈藥田肯定已經種滿了靈藥,躺在滿是靈藥的地方睡覺,修為都能漲上一截啊!

想到修為,蕭瀟想起自己體內那些雷靈氣還沒完全煉化,剛一進來就被雲彤煉出來的丹藥給炸忘了,現在不如先修鍊。

雲彤得了糖豆后,心情愉悅的邊吃糖豆邊煉藥去了,蕭瀟盤膝坐在玄雷藤旁開始煉化體內的那些雷靈氣。

小塔空間中的時間悄然滑過,待蕭瀟從修鍊狀態醒轉過來的時候,她發現栽種在身旁的玄雷藤竟然粗壯了一圈。

算算時間,自己頂多只花了兩個時辰,就這兩個時辰內,玄雷藤長了這麼大,要是多種幾天是不是會長成一顆粗大的樹藤?!

腦補了下大腿粗細的藤蔓,蕭瀟覺得這得變異玄雷藤才行吧?!

搖了搖頭,把天馬行空的想法甩出腦子后,蕭瀟開始物色地方搭建木屋。

須彌戒中還有白天搭木屋后剩下的木材,正好可以在這裡搭木屋用。

看了一圈后,蕭瀟覺得挨著湖搭木屋還是非常很理想的,當她把剩下的木材從須彌戒中掏出來,準備擼袖子開始搭的時候,又一聲巨響從水榭里傳了出來,黑色的濃煙從水榭的窗口中奔涌而出,看上去跟著了大火似的,而水榭在這爆炸下,又抖了抖,似乎離散架又近了一步。

蕭瀟:「……」看樣子還是離水榭遠一些搭木屋比較好啊!

雲彤在一堆濃煙中躥出了水榭,看到蕭瀟站在一堆木材前發獃,很歡快的貼了上去,「主人,你看著這些木頭做什麼?」

「搭房子啊!」蕭瀟回道,「本來我想把房子搭在這裡的,但是,我現在決定還是換個地方搭比較好。」

「為什麼?」雲彤下意識的問道。

福從天降:農門小嬌妻 「我怕哪天夜裡睡覺被你煉的炸丹給炸醒,應了那句垂死夢中驚坐起,我還想好好修鍊的!」蕭瀟拿儲物袋把這些木材裝了起來,她要換到離水榭足夠遠的地方才行。

雲彤似乎沒聽懂蕭瀟話里的意思,搓著小手解釋道:「晚上不煉丹呀,雲彤也要睡覺的!」

蕭瀟想,就算你晚上不煉丹也不行啊,白天煉丹,我還修鍊呢,被炸一下,嚇的走火入魔了怎麼辦!!!

「主人,這些不是靈木,搭了房子用不了多久的。」雲彤見蕭瀟收木材轉移陣地搭房子,趕緊開口道。

「可是我沒有靈木啊!」搭房子住當然是越好的木材越好了,靈木她也想要,但也只能想想,找不著啊!

雲彤一指身後道:「那邊有很多啊,好大一片靈樹,能搭好多好多房子。」

這片空間很大,蕭瀟進入后見沒什麼人,就沒細看了,只看了看靈藥田,水榭四周,只覺得這裡非常適合居住,西面有一大片林木她只掃了一眼,並未細看,不想今天聽雲彤說起才知道,那竟然是一片靈樹!

「是什麼靈木?」蕭瀟問了句,然後又加了句,「是跟水榭材質一樣的?」

雲彤咬著手指眨了眨眼,點頭道:「嗯嗯,一樣的,是梧桐樹!」

蕭瀟:「……」梧桐樹啊,卧槽,這是要發的節奏啊!

女媧仙界中梧桐樹滅絕已經有萬年了,就算有大家族內存有梧桐木,也都是當寶一樣用的,蕭瀟只聽說過,見都沒見過,怎麼可能會認得。

沒想到水榭那黑漆漆的木材竟然是梧桐木,小塔內,西邊還長了好大一片的梧桐樹!

「有鳳凰嗎?」鳳棲梧桐,蕭瀟忍不住在想,那麼一大片的梧桐樹,應該會引來只鳳凰吧?!

雲彤眨巴著眼,搖了搖頭,別說鳳凰了,他在這裡呆了這麼多年,除了自己外,就沒見過其他活的了!

雲彤的回答在意料之中,這是片密閉的空間,除了丹藥,靈藥變異生靈外,就只能是小塔的主人帶進來了。

蕭瀟笑呵呵的拍了拍雲彤的腦袋,「煉丹去吧,我去看看梧桐樹林,要是可以就砍些來搭木屋。」

雲彤很聽話的回水榭繼續煉藥去了,蕭瀟往西面走去。

看空間好像不是很大,但走起來還是很遠的,蕭瀟花了一刻鐘才走到西面梧桐林。

這是很大的一片梧桐林,可以說,蕭瀟還是頭一回見到這麼多的梧桐樹,密密麻麻的長在一起,長的非常茂盛。

看了一會兒,蕭瀟就決定擼袖子砍樹了,這麼多梧桐樹,不砍對不起自己啊!

從須彌戒中取出一柄砍刀來,蕭瀟挑了棵粗大的梧桐樹,提刀開砍。

「叮」砍刀落在梧桐樹的樹榦上,爆出一串的火花來,然後砍刀就斷成了兩截。

留給未來的自己 抓著斷成兩截的砍刀,蕭瀟有些傻眼,然後從須彌戒里拿出一柄長劍來,這柄長劍是從驚劍門一級靈仙的儲物袋裡翻到的,看品相還不錯,應該是用來當劍陣的飛劍。

揮著飛劍往梧桐樹上砍去,很好,第一下飛劍沒有斷,只是梧桐樹上傳來的回震讓她感覺握劍的虎口有點麻。

蕭瀟咬牙繼續用力砍第二下,梧桐樹的樹榦上留下了一道淺淺的劍痕,緊接著砍第三下,就聽見「叮」的一聲,飛劍也斷了。

蕭瀟想了下,記得她從別人的儲物袋裡翻到過戰斧類的武器,然後在須彌戒中翻了起來。

一頓翻找后,終於找到了兩套斧類武器,砍刀不行,飛劍不行,那就試試斧頭,沒準就是專門砍樹用的呢!

蕭瀟拿著一柄單斧,將靈氣灌注進去后,揮起單斧砍了下去,這柄單斧比飛劍還不如,第一下就折了。

然後又換成了雙斧,雙斧比單斧要重的多,斧刃寬且大,閃著幽幽寒芒。

雙手靈氣灌注進雙斧后,蕭瀟就試著雙手開工砍樹。

斧刃落在梧桐樹樹榦上,發出沉悶的『咄』的聲響,在蕭瀟以為有戲的時候,第三下,又是啪啦兩聲,斧刃炸成了齏粉。

蕭瀟:「……」

蕭瀟覺得很崩潰,這梧桐樹也太硬了吧?難道要用龍雀狂刀砍?砍豁口了她還怎麼砍四大宗門的人啊?!

看著一地被梧桐樹爆碎的武器,蕭瀟決定還是回去拆水榭吧!

雲彤坐在水榭門口看到空手而歸的蕭瀟,忙迎上去問:「主人,砍到夠搭房子的木頭了嗎?雲彤可以幫主人一起搭房子!」

蕭瀟嘆氣,她倒是想砍呢,問題是砍的下來嗎?!

「我決定還是把這快被你炸散架的水榭拆了搭一所新房子吧。」蕭瀟正色道。

「好啊好啊,雲彤來幫忙。」雲彤很興奮的揮舞著小手道。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