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束了?「

沒有絲毫減員的事實簡直令他不敢置信。

「嗯,結束了。「

宿殤一臉疲憊地拍了拍他的肩頭,然後皺起眉,轉頭看了一圈。

「怎麼了?「

「沒……「宿殤擺了擺手,突然想起什麼,轉頭問,「樹妖呢?有誰看見樹妖去哪裡了?「

拂曰若木愣了下,然後才發現,他們居然把任務怪給弄丟了!

剛才的廝殺中一片混亂,鋪天蓋地的技能、像血霧一樣漫漫浮起的傷害數值、玩家們雜亂的叫喊聲,組成了一曲亂斗的序章。

眼前技能亂飛,誰都不清楚自己還能撐多久,自然不會去注意任務怪還在不在。

好不容易隊伍里的人整整齊齊一個不少,怪卻miss了,這……

「該死!「宿殤咒罵了句。

「是我的責任。「拂曰若木嘆口氣,一開始先清人的計劃就可能是錯的。如果開頭就沖著仇恨去的,至少能看住樹妖,也不會稀里糊塗就把任務怪給弄丟了。

「唔,劍士哥哥是在找這個嘛?「落落看著嘆氣的兩人,眼眨了眨,不知從哪裡掏出一顆心形的綠色寶石。

正是最後的任務品,樹妖之心。

「對對!「

宿殤和拂曰若木激動地圍了過去。

「你哪裡拿到的?「

落落指著宿殤踩著的地方:「輝夜姐姐讓我去地上撿的。「

落落伸出食指的同時,宿殤下意識地挪開腳,不小心碰到了腳邊其他玩家掉落的藍藥水。藥水瓶咕嚕咕嚕地滾開,正好露出下方已經快和地面融合掉的樹妖餘下的小半截胳膊。

「小loli,你真棒!「拂曰若木恨不得親落落一口並抱起來舉高高。但很顯然,這會被判定為對女性玩家的騷擾,系統不允許他這麼做。

然後又突然反應過來。

「剛你說……輝夜姐姐?輝夜?「

「是呀!「落落乖巧地點點頭,指了指10碼外與飛鴻面對面站著的黎夜,一臉崇拜道,「輝夜姐姐最厲害了!「

「謝謝。「飛鴻對黎夜點點頭。如果不是輝夜出手,她或許會被以愛為名的幾個玩家聯手擊殺。

而不是像剛才那樣,能夠與女劍士真正進行1對1地pk。

雖然對方沖著觀自在而來,但顯然看不起她的實力,這是一向自傲的飛鴻所無法忍受的。

就算是為了自己的尊嚴,她勢必也要爭上一爭。

黎夜搖搖頭,既然知道那些是以愛為名的人,她就不會袖手旁觀。

「你確實當得起’奇迹第一人’。「飛鴻嘆道。

儘管曾經因為自身多多少少有點傲氣而對輝夜不屑一顧,此時的她卻開始有點心悅誠服。

不僅僅因輝夜解決以愛為名那幾個人時手法利落,更因為她很懂得把握時機。

飛鴻親眼看到樹妖是被輝夜的dot給耗死的。

而在樹妖臨死前的幾秒,三道紫色光束落在正被樹妖攻擊的玩家身上,後者本來就不多的血條被一下子抽空。

第一仇恨的玩家倒下了,樹妖剛挪動著身子轉了個面向,也跟著躺屍在地。

這一切來得太突然了,突然到玩家們根本來不及判斷刷新后的仇恨究竟落在了誰身上,只能殺光除自己成員以外的所有玩家以奪回任務品的拾取權。

也因此開始糊裡糊塗地陷入野蠻廝殺,包括之前只是想從一仇那裡搶奪仇恨、全力對著樹妖累積輸出量的玩家一起。

一個人就把一群人拉入一個必死局,這樣的心智簡直太可怕了!

「噗,哪裡來的這麼中二的稱號?「黎夜笑了笑,俯下身從地上撿起一把長劍。

飛鴻一眼認出,這是剛才女劍士手中的那把。

然後見黎夜勾了勾唇角,把劍遞給她:「不錯的戰利品。「

飛鴻伸手接過,別有深意地掃了眼十碼外,玩家剛還擠在那裡廝殺眼下卻空空蕩蕩的修羅場,唇角也勾起弧度。

「這樣的戰利品有很多。「

黎夜笑笑不說話,然後看到拂曰若木、宿殤和落落朝這邊走來。

「你是輝夜?「

黎夜還沒來得及問任務品的事,被宿殤搶先一步開口,他對著黎夜打量了番很快又搖了搖頭,「不像,真的不像啊……「

他沒見過本人,但如果沒記錯的話,傳說中的輝夜應該是個美人,而且是個喜歡蒙著臉的美人。

眼前這妹子不管是長相還是裝扮真的是一點都不符。

宿殤還沒說完,便被拂曰若木一把拉住。

畢竟這樣對著人家評頭論足不太好。

「抱歉,我這朋友有時候會有點話多,你可千萬別往心裡去!「他對黎夜道。

「嗯,不會。「黎夜點點頭,倒不是她有多麼大度,而是覺得遊戲這麼大,之後跟這倆人應該也不會有什麼交集。

於是轉移話題問了小落落有沒有成功撿到任務品。

「嗯!「

落落開心地點了點頭,獻寶似的再次把樹妖之心從包裹里取出來。

「那就好。「黎夜揉了揉落落柔軟的發頂。

小落落的任務終於可以完成了,黎夜三斤二兩的草魚一直到活動結束都沒見個影。

但好在任務消失后,包裹里的魚竿也會如期消失,倒是沒有莫名其妙地被佔去一個空間。

而且聽飛鴻介紹,這裡的活動每天都會向玩家開放一段時間。明天踩著點早點過來,黎夜就能刷到完整的任務鏈。 深市,罕見地出現了大霧天。

迷濛的霧氣將深市內所有樓宇層層包裹,從高空往下俯瞰,一幢幢拔地而起的摩天高樓,隱沒在牛奶色澤的霧氣中,努力分辨才能從霧氣中找到那一道道模糊暗淡的影子。

在這種能見度極低的天氣下,飛機根本無法降落,機場也不願承擔盲降的風險,連同風華所在的航班都備降在隔壁珠市的機場。

然後由公司派人去接,三小時后,風華帶著安錦程終於抵達盛華科技大廈,也就是子公司之一,盛華信息技術有限公司的所在。

總裁蒞臨,盛華負責人攜全體員工一起,站在大廈一樓,心情既緊張又激動,還隱隱有些期待。

尤其對於高級管理層以下、沒有許可權參加遠程視頻會議的員工來說,也只有在電視新聞上才能偶爾看到「活的「集團總裁。

因此當一輛黑色的商務車在大廈門口緩緩停下,所有人都跟烏眼雞一樣,眼珠一下就轉了過去。

「來了來了!「

人群略微有些騷動。

不過站在隊伍最前方的盛華公司負責人徐卿雲現在可沒心思管這些,他立馬恭敬地迎了上去。

車門開了,下來個人,赫然是總裁的助理秘書安錦程。

「安秘書,酒店已經預備好了,總裁是否要先休息下?「

「不用了。「回答的卻是緊接著從車裡出來的風華。

飛機上睡了幾小時,車上又小睡了會,此時的風華看上去並沒有眾人想象中的那樣疲憊。

不過站在一旁的安錦程可沒風華那麼精神奕奕了。眼下掛著兩個濃重的黑眼圈,即便此時笑著也顯得那麼地有氣無力。

也難怪風華又多看了他一眼。

「找人帶他去酒店休息。「他對徐卿雲吩咐道。

「好。「

徐卿雲點點頭,立刻打了個電話,然後行政處的主管張憲迎了上來。

「我沒……哈……「

安錦程擺擺手想拒絕。總裁開會秘書自己跑去睡覺是怎麼回事?

結果嘴巴一張開率先漏出個大大的哈欠。

而且是想合嘴巴都合不上的那種,眼淚都一同溢了出來。

張憲笑了一聲:「安秘書,總裁都吩咐了,您就照辦吧。「

「好吧。「安錦程終於敗下陣來地點點頭,同張憲再次鑽進車子。

「總裁,早餐已經備好了。您不想休息,可以先吃一點墊墊肚子。「

「嗯。「

「請總裁隨我來。「

盛華大廈的二樓整一層是公司餐廳。經過一樓大廳的時候,裡面站了黑壓壓的一群人。

原本還有些騷動,在風華出現的那一剎那,突然安靜下來。

但也只是安靜了那麼幾秒,然後傳來小聲的議論聲。

「握草!總裁大人好帥!比電視上更帥!「

「嗷嗷嗷,老夫的少女心!「

「要炸了要炸了!「

「我決定了,從今天起不追星了,改成立總裁的迷妹俱樂部!有要加入的么?「

「我我我!算我一個!「

……

細碎的聲音傳了過來,想必風總裁也聽到了。

徐卿雲老臉一紅,有些尷尬地介紹:「總裁,這是歡迎您前來視察的全體員工,您要不要跟他們打個招呼?「

風華聞言停下腳步,深深看了徐卿雲一眼。

「全體都在這裡了?「

「嗯,是的,全體。「不明所以的徐卿雲還重複了句,然後才驚覺風總裁剛才那看人的眼神似乎有些涼。

頓時醒悟過來,上前一步朝人群把手一揮。

「全都杵在這裡幹嘛,還不趕緊回去工作!「

總裁都忙得都顧不上補覺了,自家員工還有閑暇圍在這邊吃瓜看熱鬧,這是不要飯碗了么?

快速吃了點東西補充,風華在徐卿雲的引路下匆匆前往位於20層的會議室。

高層管理及技術人員都已經在會議室早早等候。風華在主位坐下后,徐卿雲便宣布會議開始。

「大家都知道,我們的遊戲在研發人員完成遊戲開發后,通過人工智腦來自動修正遊戲中的異常數據及各種BUG。「

「但如果遇到人工智腦都無法處理的特殊情況,研發部可以經上級報批后,通過終端指揮程序向主伺服器所在的人工智腦發送指令。為了提高安全性,這個終端指揮程序從誕生之初就已經與主伺服器剝離開來分開放置,而終端指揮程序在我們公司。「

徐卿雲曾是集團研發部門的一員,也是「奇迹「的設計者及編程人員之一,因此他對這些情況再清楚不過。

同時,他所負責的盛華信息技術有限公司就是為了保護這個終端指揮程序而單獨設立的。

但就在兩天前,突然有來自境外的黑客入侵了盛華信息技術有限公司的網路,並通過那個終端指揮程序給「奇迹「的人工智腦發送一段指令。

巨星從氪金開始 「……幸好我們發現得及時,漏洞已經補上並構建了全新防火牆,除了遊戲里某種道具的爆率異常升高之外,沒有造成遊戲里其他數據的異常。「

境外的黑客入侵,只是為了提高遊戲道具的爆率?

風華皺起眉。

彷彿猜到風華在想什麼,徐卿雲連忙補充道:「當初設計終端指揮程序的時候,我們便默認遊戲的主要修正由人工智腦來完成,而這個終端指揮程序只能下達一小部分的指令,而且這些指令無法涉及智腦、遊戲主體框架等基礎體的程序修改及運作。「

這也是為了防止開發人員對遊戲干預過度或者出現惡意利用終端指令程序破壞遊戲運行。

風華點點頭,抬眸。

「查到入侵途徑及來源了么?「

「技術人員循入侵軌跡反追蹤,遇到了一道設密性極高的防火牆,目前還在破譯。「

說來說去,其實就是還沒查到。徐卿雲擔憂地看了風華一眼。

雖然總裁大人眉頭緊縮,但臉上倒是沒有絲毫髮怒的跡象。

「嗯,繼續查。「

果然風總裁對此沒有多說什麼。

想必風總裁也清楚,在計算機的世界里,黑客技術沒有最強只有更強。

哪怕招攬了全世界最好的黑客,系統也可能會被不知從哪裡冒出來的、名不見經傳的「黑馬「所攻破。 而他們唯一能做的就是不斷研發與創新。

讓入侵者的認知層面永遠落後一步。

「明白。「徐卿雲不由鬆口氣,「另外,雖然盛華奇迹那邊沒被入侵,不過我已經跟他們溝通過了,讓他們作好防範工作。「

「盛華奇迹「的全稱是盛華奇迹科技有限公司,跟盛華信息技術有限公司一樣,專門為了終端指揮程序而設,不過是針對外服。

因為遊戲開服時間存在差異,現在「奇迹「的國服和外服暫時不互通。

時機一旦成熟,互通后整個奇迹大陸的面積或許還得再擴大一倍。

「嗯。「

負責人報告完畢,然後是各部門這個月的工作彙報。以前都是通過遠程視頻會議,現在他都親自來了,當然就順便聽了。

會議整整花了一個上午才結束。散會後,補了幾小時覺的安錦程趕過來接風華去酒店吃飯。

總算精神頭看過去沒那麼凄慘。

「睡夠了?「

「嗯。「安錦程有些不好意思,連忙為風華打開車門。等總裁大人穩穩地坐在後座才合上車門,自己坐上了副駕的位置,吩咐司機開車。

「安錦程。「

車子發動后,坐在後排的總裁大人突然出聲喊了他一句。

「嗯?總裁,有什麼吩咐?「

「你讀書時候抄過作業么?「

安錦程突然有點懵。這是什麼鬼問題?

隨即反應過來總裁大人該不會想炒了他,但苦於沒有理由,所以打算抓他的誠信問題。

於是斬釘截鐵地否認道:「沒有,絕對沒有!「

「如實回答。「彷彿很了解他的心中所想,總裁大人又補充了句,「保證不會因為這個把你解僱。「

「呃……「安錦程猶豫了下,終於點點頭。

風華把目光從他的後座上移開,望向窗外。眸中景物的倒影飛速倒退著。

「如果有人捨近求遠,不向同班同學借作業,反而跑去隔壁班抄,你覺得會是什麼原因?「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