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嬈愣了一下,好半天才明白過來,自己是被戰御宸調戲了,小臉蹭的就升起了兩朵紅云:「我才不是那個意思!」

「放心,我懂的。」戰御宸回答得很敷衍。

「我真的不是……」封嬈百口莫辯。

他一隻手端著面碗,一隻手拉著她:「讓我看看燙傷了沒有。」

封嬈低頭看了眼自己火辣辣的小腹,可是如果戰御宸要幫她檢查的話,那豈不是要把裙子給掀起來?

她生完孩子后,肚子變得肉肉的,還沒有完全恢復。

她下意識里,不想讓戰御宸看到自己變醜的樣子。

封嬈立刻就說道:「不用了,你先吃面,只是灑了點湯,面還可以吃。我自己去洗一下就好了。」

「不行。」戰御宸的聲音不容置疑:「燙傷被感染會很嚴重,說不定會留疤。」

提到留疤,封嬈的腿都有點軟了。

她不想肚子上有個難看的疤痕……

封嬈沒有再說話,被戰御宸拉著坐到了客廳的沙發上。

戰御宸順手把面碗放在桌上,然後去拿了醫藥箱過來。

封嬈見他來真的,蹭的一下坐直了,連連擺手:「你先吃面,我自己來就行了。」

「坐好!」戰御宸嚴厲地說了一句。

他一手按在沙發上,一手按著封嬈的肩膀,把她往沙發上推,隨即,整個人都朝前壓了下來。

啊啊啊!

被沙發咚了!

封嬈看到猛然逼近的俊臉,連呼吸都停止住了。

戰御宸看到她那呆呆傻傻的樣子,黑眸中掠過了一絲笑意,視線往下,落在她因為緊張而微張的唇上,忽然就感覺一股火苗竄了上來。

他湊近她,薄唇幾乎要貼在她的唇上。「老實點!」

他低聲而富有磁性的聲音,彷彿一根羽毛在她的心上撩啊撩的。

封嬈微微顫了顫睫毛。

戰御宸滿意地看著小妻子羞澀的反應,直起身子,從醫藥箱里找出了燙傷葯。

「掀起來。」他慢條斯理地說。

封嬈一想到自己肚子上那團鬆鬆垮垮的小肉肉,腦子立刻就發出「嗡」的一聲警報,想也不想的就要去搶他手裡的膏藥。「我自己來就可以了!」

戰御宸稍稍直起胸膛,封嬈就跌跌撞撞地闖進了他的胸膛。

「好硬!」她揉了揉被撞得生疼的鼻子。

妖孽邪王,廢材小姐太兇猛 平時也沒這傢伙怎麼健身,為什麼身上這麼多肌肉?

差點把她的鼻子給撞歪了。

戰御宸微微低頭,眸光幽深:「別急,先上藥。」

什麼叫別急?

說得她好像很著急一樣!

她真的一點兒也沒想歪好吧!

她蹭的一下從戰御宸的懷裡給彈開。

「把裙子掀起來。」戰御宸重複了一遍。

快穿之反派來吃藥 「不要……」封嬈弱弱地說。

肚子上的小肉肉真的太難看了,她發誓明天就運動,一定要早點恢復身材。

可現在……就放過她吧!

戰御宸一言不合直接上來就掀她的裙子,封嬈驚呼了一聲,想要伸手按住,卻被他強硬地掰開。

「鬆手,我看看你燙傷沒有。」

「沒有。」

「沒有你剛才叫那麼大聲?」

封嬈臉紅,明明就清白的對話,怎麼到了戰御宸這裡,就變污了。

這到底是為什麼!

「鬆手。」戰御宸的聲音拔高了一個調,他現在是真擔心封嬈被燙傷了,不肯給他看。

算了,不就是肥肥的小肉肉嗎?

看就看吧!

封嬈的身上突然散發出一股滄桑和英勇赴死的味道,感覺有風在她的四周蕭條飛舞,讓人莫名的想到一句話: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 封嬈認命地一把把裙子給掀了起來。

那動作叫一個豪放,看得戰御宸直挑眉。

當看到她白皙的小肚子上被燙得紅了一片時,他低咒了一聲:「該死!」

他匆匆轉身,去擰了一張濕毛巾來,蓋在封嬈的肚子上,涼得她一個哆嗦。

可接觸到戰御宸有些責備的眼神,她只要咬牙忍住了。

戰御宸小心翼翼地在她雪白光滑的小腹上輕輕擦拭。

動作極其輕柔,封嬈並不覺得疼,只覺得好癢。

看著戰御宸嚴肅的表情,她又不敢笑,只好緊緊繃著嘴巴。

戰御宸用毛巾擦拭了一遍,才拿起了燙傷藥膏,擠在自己的手指上,朝著她的小腹塗上去。

藥膏冰冰涼涼的,很舒服。

他的指腹帶著一點點的薄繭,蹭在皮膚上,真的好癢。

封嬈眼不見為凈,微眯了眼睛,靠在沙發上。

因為實在太癢了,她忍得身體有些輕輕顫抖。

在戰御宸的眼裡,她生完孩子后,身材比以前豐盈了不少,白白嫩嫩的,像塊豆腐似的,手感更好了。

一想到從她坐完月子后,他們只做過一次,他的黑眸里就劃過絲絲深幽,覺得有些口乾舌燥,下意識地舔了舔唇瓣。

上個葯,對兩個人來說都是種煎熬。

戰御宸的目光忍不住的朝下面滑去。

那可愛的粉紅小內內……

腦子裡又自動浮現出封嬈柔美的聲音「我下面給你吃」……

他猛地加快了手上的動作,兩三下的擦完了葯,收拾藥膏的動作,還帶著幾分狼狽。

「可以了。」

封嬈趕緊把裙子放下來,紅著臉說:「那我先去睡了。」

她一個翻身就想逃走。

「等等。」戰御宸眼疾手快地抓住她,把她拽過來,壓住她的身體。

封嬈急忙抵著他的胸膛:「剛上了葯,你別弄花了。」

「你就這樣走了?」他的黑眸明亮得燙人,呼吸灑在她的臉上,就連四周的溫度都陡然升高了不少。

封嬈想了想,弱弱地說了一句:「謝謝?」

戰御宸突然懲罰似地咬了她的嘴唇一口,封嬈不由得痛呼了一聲。

「封嬈,我看你還不知道錯,我今天非要恨恨地教訓你不可!」說著,他就開始拉扯她的衣服。

「哈哈,不要……」封嬈嘻嘻哈哈地和他打鬧。

戰御宸和她鬧了一會兒,就堵住了她的唇,雙手也伸進了她的衣服里。

封嬈安靜下來,動作羞澀地回應著他。

很快戰御宸就把持不住了,開始急切地脫兩人的衣服,恨不得立刻就要了她。

「不行,你先吃面。」封嬈眼神迷離,語氣卻堅定。

「做完再吃。」

「不行,做完都不知道幾點了。你老這樣,會得胃病。我為了給你煮麵,都被燙傷了。」她說到後面,語氣已經染上了濃濃的委屈。

就好像他要是不吃那碗面,就犯了天大的罪過一樣。

戰御宸最終還是咬牙把封嬈放開,煩躁地端起面,哼哧哼哧大口開吃。

「慢慢吃,至少要吃五分鐘。」封嬈去給他倒了一杯水,笑眯眯地說。

好吧,天大地大老婆最大!

戰御宸再心急,也只好放慢了速度。

「吃完別忘記洗碗,嘻嘻~」封嬈成功逃走。

「你這個磨人的小妖精!」戰御宸咬牙:「等著我,先別睡。」

戰御宸吃完面,洗了碗,雖然想立刻去辦了那隻磨人的小妖精,可想想書房裡還沒有結束的工作,咬牙,又轉身去了書房。

等到他終於結束工作,回到卧房的時候,封嬈早睡得香甜了。

因為怕燙傷葯黏在睡衣上,她居然什麼都沒穿。

戰御宸兩眼放著狼光,決定今晚絕不放過她,有種撩完別跑!

坐完月子都這麼久了,也該給他發發福利了。

他居高臨下跪在封嬈的身上,喊了一聲:「老婆?」

「……」沒反應。

戰御宸抓著她的兩隻手,把她給拉了起來。

封嬈被拉得有點急了,一頭撞在了一處硬梆梆的東西上。

「嘶……」戰御宸倒抽了一口冷氣。

這個角度,該死!

封嬈迷迷糊糊睜開眼,看著面前那高高突出的雄偉壯觀,眨了眨眼。

伸出手,輕輕捏了一下。

嗯,硬硬的。

她閉上了眼睛,又準備一頭栽下去呼呼大睡。

戰御宸咬牙切齒:「封嬈,你給我醒醒!」

封嬈獃獃的,還沒睡醒:「老公,怎麼了?」

一聲「老公」喊得戰御宸眸光更深了,他的聲音沙啞得格外厲害:「自己玩的火,自己吃下去。」

???

封嬈一臉黑人問號臉。

「唔唔唔……不要!」

嬌妻難追 ……

封嬈早上起來的時候,戰御宸已經神清氣爽地坐在餐桌前吃早餐了。

她揉了揉臉,奇怪,臉頰怎麼這麼酸呢?

好奇怪哦,昨晚做了個夢,夢到吃了個大號的冰淇淋。

吃了好幾個小時都沒吃完,最後冰淇淋都化掉了。

難道在夢裡吃冰淇淋,嘴巴也會酸嗎?

她一邊揉著臉,一邊下樓。

「少夫人,早!」孫嫂喊了一聲。

「早,孫嫂。」

「少夫人,你的臉怎麼了?為什麼一直揉?」孫嫂好奇地問。

封嬈很鬱悶地說:「不知道啊,今天起來臉就酸得厲害。」

戰御宸動作優雅地切開一個三明治:「過來吃早餐。」

「我也要吃三明治。」封嬈說。

「你吃烤香腸吧。」戰御宸語氣平穩低沉地說。

「哦。」

戰御宸夾了一塊烤香腸放在封嬈的碟子里。「吃吧。」

封嬈眼神有點茫然,腦子裡好像想起了點什麼,又搖搖頭,覺得一定是自己的錯覺。

「怎麼了?」戰御宸不動聲色地問。

封嬈用疑惑的目光看他,可他臉上表情一如往常,不見絲毫的變化。

她覺得自己一定是想多了。

「沒事。」

「吃吧。」

「好。」



此刻,在城外的一家療養院里,電視機里正在播放的內容,是關於戰氏集團董事長和夫人的。

電視里,戰董事長和夫人雖然上了年紀,卻還是十分的恩愛。

每次公開出席活動,兩人都手挽著手,連眼裡只有彼此。

「呯!」的一聲,一個杯子被摔向了電視機。

電視機屏幕頓時裂開了一條縫隙,畫面陡然變黑。 田如夢得了癌症,剩下的時間不多了。

她好恨!

戰洵當年怎麼也不肯多看她一眼,卻對他的妻子那麼好。

她要弄死戰洵一家,弄死他們的兒子!

「又生氣了?」身後傳來一個弔兒郎當的聲音。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