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步朝夏道平他們走來。

「我是不接受和解。」唐小芯清澈的眼眸泛起了清冷,語氣無比堅定。

「那如果我讓我們家海峰跟你道歉,你能不能就這麼算了?」夏道平一開口還有幾分懇求的語氣。

唐小芯薄涼勾起了一抹弧線,「你們知道夏海峰為什麼要打劫我們嗎?是因為你們的好女兒夏雨菲教唆的,你覺得我應該放過他嗎?」

今天要不是她反應夠快,運氣夠好,可能都已經讓夏海峰得逞了。

在這個年代里,那她所有一切都會毀了,不可能會有再次重來的機會。

「什麼?」夏道平不敢相信看著唐小芯:「不可能,海峰最近都沒回過家,雨菲現在都還讓我關在家裡,雨菲不可能讓海峰敢這種事情。」

夏道平的話,讓旁邊的孫國玲瞬間心虛了,剛才囂張蠻橫的氣勢減少了。

唐小芯瞥了她一眼,大致揣測到了。「你是不知道,還是真沒有回過?你可以問問你的好媳婦!」

夏道平厲眸一看,孫國玲直接躲避開他的目光。

做了夫妻這麼多年,自然是了解她反應是什麼意思。

「道平你聽我說,海峰那天是回來了,也見了雨菲,但你要百分百相信雨菲,她都已經知道錯了,她不可能還會讓海峰幹這種事的。」

「村長夫人說的這話是不是太過於肯定了?什麼叫不可能?」唐小芯冷笑,目光帶著銳利逼視她,「夏雨菲就是因為指使了周揚名沒成功,她不死心,教唆夏海峰來對付我,這很合情合理。」

「唐小芯那都是你自己說的,你有證據證明嗎?」

「我是親耳聽見夏海峰這麼說的。」如果要是在二十一世紀的話,那好辦了,直接來個錄音。

「你聽海峰說的,你覺得我們家海峰是傻子嗎?他會告訴你這個?」孫國玲指著唐小芯的手指都帶著怒火,「我看你根本就是故意傷我兒子,然後藉機想要敲詐我們家。」

「敲詐你們家?孫國玲我看你很搞笑,如果我要是敲詐,那麼我現在就會直接找你談價格,而不是什麼都不談,直接要讓你兒子接受處罰。」

夏道平情緒暴躁大力扯了幾下孫國玲,警告瞪了她好幾眼,「你別說話,沒有人把你當成了啞巴!」

都什麼時候了,還在這裡亂出聲。

「唐小芯……」

「我不想再談了!」唐小芯直接打斷他話,「你好歹也是個村長,連自己的一雙兒女都教不好,那麼就該讓別人教導去。」

讓夏海峰坐幾個月的監獄,也是挺好的,嘗一嘗被人折騰的滋味,那麼出來之後,就不敢再做壞事。

夏道平緩緩閉著眼帘,他是身心疲倦,耳邊似乎有兒子的哭喊聲:「爸,我不要坐牢,這件事都是唐小芯的錯,爸你一定要救我出去,我不要坐牢,爸我是你唯一的兒子,你一定不能讓我出事……」

他又緩緩睜開的眼帘。

「唐小芯,為人父母的,就算是孩子再不好,那也還是自己孩子。」

表達的意思就是他無論怎樣都要把夏海峰救出來。

「你這樣是害了他,而不是在幫他改過自新。」夏道平對夏海峰的溺愛,就是毒藥。

我兒子改不改過自新關你什麼事!要不是夏道平不讓她出聲,她肯定就會說這話頂回唐小芯。

多餘的話夏道平不想再說,而是直接問唐小芯,「你到底要怎樣?你才讓公安局那邊放了海峰?」

「我還是那句話,你們說什麼,我都不會同意私底下和解,村長你知道你讓我和解這意味著什麼嗎?」最後唐小芯反問他。

「你是想著害了海峰?」

「不是,而是害了其他人,夏海峰一天不改,就有機會出去害怕其他女孩子,沒有人會像我今天這麼幸運。」要是萬一其他女孩子讓夏海峰得逞了,沒幾個會有強大的內心去承受這些,肯定會結束生命。

她不是什麼善良的天使。

就是因為她遇到過了,才更加體會某些假設性的事。

甘淑英和席桂花對於她這話,表示很贊同,點點頭。

席建立目光深沉看了唐小芯,又轉看了夏道平和孫國玲。

為人父母都是不容易,但如此溺愛孩子,那本身就是一種錯!

「這件事你們回去吧!」席建立下驅客令。

夏道平遽然沉著面龐。

孫國玲焦心看他一聲不吭。

難道就這麼回去了?

不,海峰還等著他們救呢,怎麼可以就這麼回去了。

唐小芯不願意和解,那她就在這裡鬧,鬧到唐小芯同意和解不可。

孫國玲慌忙環視四處,她最終將地面上的凳子給踢倒。

雙手往腰上一放。

「唐小芯你以為這件事鬧大了,就對你有什麼好處嗎?你讓我兒子打劫的事,雖說你是沒事,你以為其他人不知道會該說你什麼嗎?說沒讓我兒子得逞了,你已經不純潔了,那你名聲比臭水溝還要臭,你覺得席家還會要你嗎?」

——————-

今天是雙十一,希望小仙女買的開心,同時我也在這裡說一下,過兩天會加更,感謝打賞的小仙女們,么么噠,比心,愛你們!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好歹你也是當媽的人,竟然說出這麼不堪可惡的話,當心報應會落到你自己孩子身上。」席建立眼裡喝斥她。

孫國玲猛地一愣,顯然沒預料席建立這麼說她。

隨即回過神來,怒凶凶瞪著席建立。

死老頭子,竟敢詛咒她孩子。

要不是夏道平在,她非得要把席建立這個死老頭子罵個三天三夜不可。

席建立無視她看過來的眼神,指了指他們身後的門口,「小芯是我們席家人,我們無論什麼都會相信她,而不會相信某些居心叵測惡毒之人的話,現在請你們兩個離開,關於夏海峰的事,我們是不會私下和解。」

他的再一次強調,不僅僅讓夏道平,包括所有人都知道,他對這件事態度以及決心。

她早已經看孫國玲不順眼了,然而還敢對小芯說出這樣的話,實在太讓人生氣了。

席桂花斜眸瞪著孫國玲,語氣三分嫌棄七分冰冷,「你們都已經聽到我爸說的話了,現在請你們離開這裡,我們這裡不歡迎你們。」

孫國玲氣得咬牙切齒,氣得渾身顫抖,雙手緊握拳頭。

她堂堂一個村長夫人,被他們這麼對待。

夏道平見如此,剛又要開口,席建立一臉嚴肅,打斷他:「夏道平這裡不是魚山村,但也請不要丟我們魚山村的臉,好歹怎麼說你還是魚山村的村長。」

爺爺說得太好了!

夏道平這個村長當的,都沒有父親這個角色當的還要好。

有夏海峰這樣的兒子早就應該狠下心,送進去監獄里,讓夏海峰待在裡面好好反省反省。

而不是任由夏海峰繼續在外頭禍害無辜的人。

「爺爺的話,也代表我的意思!」唐小芯眼睛深邃而又泛起了薄涼的光華,頗有幾分女王的強勢對視夏道平,「現在請你們離開這裡。」

大家臉上都是不歡迎他們的神情,如果他們繼續留下來,也是於事無補。

反而還有可能對關於海峰的事,還更加的不利。

「我們走吧!」

「不,海峰的事一定要給我們一個交代。」

夏道平看孫國玲仍然不依不饒,原本就一直壓制著怒火,現下馬上就爆發了,「你還先丟臉丟得不夠嗎?」 殘情王爺,溺寵二嫁妃 他這個當村長的顏面都讓他們三人給丟盡了。

「回去!」最後一聲,夏道平生氣大喝孫國玲。

孫國玲眼中都是委屈,漸漸彙集了水珠。

不甘心跟在夏道平身後離開這裡。

席桂花憤憤不平念著:「這個孫國玲心地也太狠毒了,還想著毀小芯的名聲。」

「不過還是感謝爺爺能夠相信我!」這是在無形中給她添加力量。

席桂花安慰她,「沒有發生過的事,我們當然不會聽外人說的話。」

唐小芯對她莞爾一笑。

席建立皺著眉頭沉思,「這件事夏道平他們不會就這麼算了,肯定還會找其他的關係將夏海峰救出來。」因為之前就有過這樣類似的事情發生過。

「夏道平如果要找關係,那就讓他找,反正我這邊是不會鬆口,那無論如何夏海峰都要進去一段時間。」就算是進去幾天,那也是給了夏海峰一個深刻的教訓。

也讓夏海峰知道,她唐小芯不是好惹的。

……

一離開鋪子。

孫國玲就拽住了夏道平,「道平你打算真不管海峰了嗎?」

「怎麼管?」 執手相依 現在上面管的也嚴格,他都找人撈海峰撈過這麼多回了,幫他的人也開始忌憚了。

他這話是沒轍了嗎?

孫國玲當即涕淚俱下,哀求說著:「道平,我們就只有海峰這麼一個兒子,我們不能讓他坐牢,要是坐牢裡面的人欺負他怎麼辦?我們夏家還要海峰傳宗接代,我……」

「行了!」夏道平不耐煩說道:「難道我不知道這些嗎?關鍵是唐小芯那邊行不通的話,前幾次幫我們的人,也遲遲不給答覆,你說我能怎麼辦?難道我就願意看到海峰待在裡頭嗎?」

「那怎麼辦?」

夏道平揉了揉發疼的額頭,滿是疲倦無力的語氣說:「我們先回去再想辦法吧!」

孫國玲眼眶裡流轉眼淚,跟受了委屈的小媳婦一樣跟在夏道平身後走著。

回到了家裡。

孫國玲一邊啜泣,一邊跟夏雨菲哭訴,「你說現在怎麼辦才好?你哥哥可能這次真的要進去了。」

夏雨菲害怕握緊了手指。

她哥進去了,會不會把她指使的事給說出來啊!

她想知道整件事情,但她又不敢問孫國玲,害怕孫國玲知道是她指使她哥去對唐小芯動手。

她擔心的事下一秒就發生了。

夏道平火急火燎進來,就給了她一巴掌,面龐猙獰指著她大罵,「我夏道平倒了八輩子霉才生了你這麼一個女兒,竟然一再而三做出這種歹毒的事,結果還連累你哥哥進去。」

孫國玲急忙把眼淚一擦,趕緊把夏雨菲護在懷裡。

「這件事就應該怪唐小芯,要是她鬆口,那咱們兒子就沒事了,都是她。」

「孫國玲你到底是瞎了,還是你心都黑了?這件事明明就是海峰在先,而罪魁禍首就是雨菲,要不是她指使海峰,海峰哪會去幹這種事。」

夏雨菲捂著被的臉頰,跟瘋了一樣陷入狂笑之後,眼神極其哀怨又蓄滿了眼淚,「這件事能怪我啊?是哥自己找我的,是他先說幫我對付唐小芯,是他管我要錢的。」

「你還真以為你兒子很好啊!」

在這個家她已經受夠了!

憑什麼她想要的,偏偏就得不到。

而這一切都是要怪她爸!

現在她爸反而還來怪她指使她哥去對付唐小芯。

「雨菲你少說幾句。」孫國玲忙不迭說她。

現在夏道平氣在頭上,那脾氣一點就著了。

就連她現在都不敢說一句半句的。

「看來你根本就不會反省自己,學校你也別去了,我不會再供你讀書。」

「憑什麼!」夏雨菲不甘心他就這麼一句話決定自己未來和前途。

「憑什麼?憑我就是你爸,你現在還是要我養,我不讓你讀,就不讓,我讓你嫁人,你就得嫁人。」

「我不要!」

「輪不到你說不。」

夏道平生氣拽著孫國玲出去,然後將夏雨菲房間的門鎖了起來。

「開門!」夏雨菲在里大聲喊著。

夏道平瞪著孫國玲,警告她,「如果你要是敢給雨菲開門,你就跟雨菲一塊滾出夏家。」

孫國玲被他眼神以及話嚇得哆嗦幾下肩,然後迅速點點頭。 第二天

甘淑英表哥幫忙將一頭豬肉送來。

廖玉梅也知道她鋪子明天就要開張,便早早過來幫忙。

甘淑英留在家裡幫忙刮豬毛,席桂花煮豬肉。

大家分工合作,很快就將一頭豬給切好,煮好。

唐小芯特地讓甘淑英表哥遲一點回去,她將剛剛起鍋的滷肉給了他,讓他幫忙給甘母帶回去。

中午鋪子掛上招牌。

店名就叫席家滷味店。

由於明天才開張,今天還是用紅布遮蓋住。

店裡的鍋都準備好,碗筷包括明天擺一桌的飯菜都準備好。

現在就等著明天開張了!

忙忙碌碌,好不容易有休息時間。

唐小芯他們幾個人就坐在棚子里休息。

「小芯明天你不用賣鞭炮,我給你送。」廖玉梅突然說。

「這這麼好意思!」

「哪有什麼不好意思的,你都喊我姐了,我這個給妹的送點鞭炮也是很應該的。」

「你都送鞭炮了,那我送什麼呀!」甘淑英略顯苦惱問。

唐小芯大笑,「你什麼都不用送,你人來就好了!」

「這可是你說的,你到時可不要說我沒給你送禮。」

「是我說的,大家都聽到呢!」

我要充錢 甘淑英雖是這樣說,不過她還是去給唐小芯買了點水果。

到了中午。

趙大國帶著他一家子出現在席家滷味店。

他先是埋怨唐小芯後面忙得都不記得跟他說鋪子開張的事,反而還是席桂花跟他說了。

唐小芯很抱歉地笑笑。

趙大國為唐小芯介紹:「這是你嫂子羅佳思,我女兒趙海珠,兒子趙學雷。」他又對兩個孩子說:「都喊姑姑!」

「姑姑!」

「姑姑!」

「乖!」唐小芯看著趙大國那兩個孩子,兩個差不多十歲左右。「明天你們有空你到這邊來吃飯,有很好吃的滷味。」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