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曼穎帶著兩個小傢伙來抓娃娃,他們在娃娃機前抓了好久都沒有抓到。

江曼穎投了很多個硬幣進去,為了給兩個小傢伙抓到娃娃,江曼穎集中注意力。

終於,她抓到了一個娃娃,興奮得不得了,「哎呀,太好了,我終於抓到了。」

她轉過頭剛要跟兩個小傢伙說話,忽然,她愣住了,自己身旁空空如也。

「人呢?」江曼穎的臉色一陣慘白。

她環顧一眼四周,商場人來人往,可是卻不見兩個孩子的蹤影。

江曼穎如遭雷擊,整個人差點昏了過去,好在靠住了身後的娃娃機才沒有倒下。

「嘯卿,喬喬,你們在哪?」江曼穎顫巍巍的往前走,尋找兩個孩子的蹤跡,眼淚嘩啦一下流了下來,「嘯卿,喬喬?」

江曼穎繞著商場跑了一圈,問了一圈,都沒有找到孩子的蹤影,她顫抖的手拿出手機,將兒子的號碼接通之後,江曼穎哭著說,「阿騰,不好了,不好了。」

羅騰聽到母親著急的聲音,他急忙問道,「發生什麼事了?」

「孩子孩子不見了。」

「什麼?」羅騰一驚,「怎麼會這樣?你們在哪裡?」

江曼穎急得話都說不清了,「我……我不知道,我剛剛還在抓娃娃,我一轉身兩個孩子就不見了,怎麼辦呀?這可怎麼辦?我找了一圈都沒有找到!」

「媽,你先別急,我現在過去找你,還有,你趕緊報警。」

冷妻難寵,霸道總裁請繞道 ……

車內。

兩個小傢伙抬起頭,看著坐在他們中間的男人。

他們兩個人都是一副氣憤的樣子,睜大了烏溜溜的眼睛瞪著他。

慕淵臨淡定的坐在中間,將兩個小傢伙隔開,目光一陣陰沉,臉上毫無表情。

「喂。」童蘇喬開口,氣憤道,「大壞蛋,你幹什麼?為什麼要把我們抓到車裡?快放我們下車,我們要去找姨外婆。」

小傢伙攥著粉拳,用力的敲了一下慕淵臨的手臂。

慕淵臨皺了皺眉頭,轉過頭冷冷的瞥了她一眼,「閉嘴。」

童蘇喬心頭一驚,睜大了眼睛,「哎呦,你還凶我。」

童蘇喬的拳頭攥得更緊了,用力的敲打他,「你這個大壞蛋,讓我們下車。」

慕淵臨有些不耐煩,抓住了她的小手,「別亂動。」

「你放開我妹妹。」童嘯卿也攥著拳頭,用力的打他,「你放開她,不準欺負我妹妹,你個大壞蛋,讓我們下車。」

慕淵臨的臉色更顯陰沉,他的兩隻手將兩個小傢伙的手臂抓得緊緊的,「別再亂動,不然我對你們不客氣。」

他故意裝作一副兇巴巴的模樣,試圖讓這兩個小傢伙安靜一些。

然而,他越是這樣,越是適得其反,童嘯卿跟童蘇喬氣急了,兩個小傢伙像是有心靈感應似的,下一秒做出了同樣的動作,低頭一口咬住了慕淵臨的兩隻手。書荒啦書屋

童蘇喬咬左手,而童嘯卿咬右手。

慕淵臨的臉色十分難看。

就憑這兩個小傢伙咬他,他輕而易舉的就能將他們甩開。

然而,慕淵臨卻沒有動,任由他們咬。

直到兩個小傢伙咬的實在是累了,咬不動了,才可憐兮兮的鬆開嘴。

童蘇喬有些頹廢,撅著小嘴,一臉不高興。

「你們兩個真是放肆。」慕淵臨的聲音有些溫怒,「我是你們的親生爹地,你們就這麼對我,上來就咬人,屬小狗的嗎?」

「是呀是呀。」童嘯卿說,「我們不光屬小狗,我們還是小狗,那到底誰是大狗呢?」

「你……」慕淵臨忽然被這個四歲的小傢伙給噎住了,無法反駁,他也生不起氣來。

「大壞蛋,你為什麼要把我們帶走?」童蘇喬仰著頭氣憤的說,「我媽咪要是知道了,她不會放過你的,你最好放我們下車!」

「我是你們的爹地,你們跟我在一起怎麼了?」慕淵臨理直氣壯。

「你才不是我們的爹地。」童嘯卿說,「顧叔叔是我們的爹地,你不是。」

「顧叔叔?」慕淵臨嘴角忽然揚起一絲笑容。

突然,童嘯卿捂住了嘴。

哎呀,糟糕了,說漏嘴了,他叫顧叔叔而不是叫爹地,這個大壞蛋聽到了,豈不是就直接知道了顧叔叔不是他們的爹地?

可惡呀,可惡,可能是自己年齡太小的,等自己再長大一點,就不會被這個傢伙這麼欺負了。

童嘯卿這麼想著,憤憤的瞪了慕淵臨一眼。

「大壞蛋,你到底想怎麼樣?我告訴你哦,如果你惹我們生氣了,我們的媽咪一定會狠狠的教訓你,媽咪是非常愛我們的。」童蘇喬的小臉異常憤怒,整張臉都憋的通紅。

慕淵臨忽然有些心疼,大手輕輕摸了摸她的小臉。

又軟又可愛。

這一瞬間,他忽然體會到了作為一個父親濃濃的幸福感。

忽然,他將兩個小傢伙都摟在了懷裡,在他們的臉上各自親了一口。

被大壞蛋一親,兩個小傢伙都氣憤極了,嫌棄的擦了擦自己的小臉蛋,異口同聲,「討厭啦!」

童蘇喬小粉拳用力的敲打他的胸口,「你為什麼要親人家的小臉?人家的小臉只給媽咪親,你這個大壞蛋!」

「就是呀,大壞蛋。」

兩個小東西在他懷中不停的掙扎。

慕淵臨輕輕拍了拍兩個小傢伙的小腦袋,「我是你們的爹地,親一下臉怎麼了?憑什麼只准你們的媽咪親?」

「就是只准媽咪親。」童嘯卿憤怒道,「放我們下車,姨外婆肯定在等我們,她肯定很著急。」

然而,慕淵臨哪會放他們下車。

「老實點,我帶你們去見曾祖母。」

兩個小傢伙疑惑的眨眨眼睛,「曾祖母?」他們的眼中略有些疑惑。

慕淵臨心裡不是滋味,童阮阮連這兩個孩子親生父親是誰都不告訴他們,更別說孩子的曾祖母了。

心裡雖然有點不爽,但是慕淵臨還是耐心的跟他們說,「就是我的奶奶。我帶你們去見她,她很想見你們。」

「我要媽咪。」童蘇喬忽然哭了起來,「我就是要媽咪,你這個大壞蛋,怎麼可以把我們帶走?我要媽咪。」 童蘇喬哭得上氣不接下氣,眼淚嘩啦啦的流了下來。

「妹妹。」童嘯卿直接從慕淵臨的腿上翻了過去,坐在了童蘇喬的身邊抱著她,「妹妹不要哭,我們肯定可以見到媽咪的,媽咪會來救我們的。」

童蘇喬哭得全身發抖,目光瞪著大壞蛋,「恨死你了!」

慕淵臨心頭一痛,他嘴裡不高興的嘟囔,「是,我是大壞蛋,你們兩個是小壞蛋。」

……

凱伊珠寶。

童阮阮的手裡拿著一疊設計稿,一張一張的看。

她拿出手機,撥通了一個號碼,接通之後,手機那頭傳來一道男人不悅的聲音,「幹什麼?」

童阮阮已經習慣了對方的不耐煩,她說,「加文,你還記得我之前給你看過的那批設計稿,你還給了我一些指導意見嗎?」

「幹什麼?你該不會又要我給你指導意見吧?我沒空。」

童阮阮說,「不是,我是要告訴你,設計稿已經完成了,很快就要拿去做產品,我會在接下來的一場走秀上面推廣這批設計,我相信一定會大賣的。」

「你跟我說這些幹嘛?難道賣了之後你給我一半錢呀?」

童阮阮好言好語的說,「你幹嘛這麼冷漠呀?我只是跟你分享我的愉快而已,再說了,對我來說你就像我的父親一樣,所以有什麼事情就想告訴你。」

「呵呵,是嗎?」對方不高興的說,「那你為什麼回Z國后就沒有給我打過電話?好像把我忘了似的,要不是我來這裡,你一直都不會聯繫我,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是個沒良心的孩子。」

「好了,加文,我錯了,我錯了。我給道歉無數次了,對不起。這樣,我明天就把寶寶帶給你看,行不?」

「好吧,我就再相信你最後一次,如果你再食言的話,我就再也不想看到你。」

「保證不會。」

兩個人簡短通話之後,童阮阮掛了手機。

砰砰砰。

辦公室的門被敲響。

「請進。」羅心悠走了進來。

一看到羅心悠,童阮阮放下了手裡的稿子,並且翻過來扣在桌上,不過她的動作卻很自然,「表姐,有事嗎?」

羅心悠抱著一份文件走了過來,「董事長,這些是總監讓我給你看的,她說如果你這邊沒有問題的話,她就開始執行了。」

童阮阮接過羅心悠手裡的文件,仔細的翻看。

羅心悠的目光落在童阮阮放在桌上的那些稿子,她發現了自己一進來,童阮阮就將這些稿子扣在桌上,很明顯是不想讓她看。

童阮阮將羅心悠給她的文件看完之後,說道,「跟她說沒問題,就按照上面執行吧。」

說著,童阮阮拿起筆,要在上面簽字,可是,簽名剛寫好,童阮阮的手機鈴聲響了起來。

她撇過頭看了一眼,是姨媽打來的電話,於是她放下了筆,將手機拿了起來,接通,「喂。」

手機那一頭,傳來江曼穎的哭泣聲,「阮阮,對不起,我把兩個孩子弄丟了,對不起。」

「什麼?」童阮阮站了起來,激動道,「孩子丟了,怎麼會這樣?」

江曼穎那邊還在哭。

童阮阮來說,「我馬上過去。」

她急急忙忙的掛了手機,直接拿起包包要走。

「發生什麼事了?」羅心悠問。

可是童阮阮甚至來不及說,直接離開了辦公室,

羅心悠看童阮阮這麼急匆匆的樣子,想到剛剛好像說到孩子丟了。起點中文www.qdzw.cc

難道是童阮阮的兩個孩子丟了嗎?

羅心悠心有疑惑,她剛要拿起桌上的文件準備離開,忽然,她的餘光瞥到了童阮阮放在桌面上的稿子。

她的眼珠子轉了轉,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辦公室門口,然後悄悄的將門關上,立刻來到童阮阮的辦公桌前,將那些稿子翻了過來。

這些都是新一期的設計稿,還沒有出成品。

聽說過一段時間,凱伊公司要舉辦一場走秀,推廣這些。

這些設計,太漂亮了。

總裁的天價窮妻 羅心悠咽了口水,有些緊張。

她迅速的拿出了自己的手機,打開拍攝功能,將這些設計稿全部都拍了下來,然後將這些稿子放回原位,就像沒有人動過似的,離開了辦公室。

……

童阮阮接到電話之後,立刻來到了江曼穎這裡,江曼穎正坐在沙發上哭,茶几上面很多用過的紙巾,上面沾滿了眼淚。

羅騰在一旁不停的安慰她,旁邊還有警察。

童阮阮一衝進來,看到這樣的場面,啪的一聲,她的手裡的包掉在地上,衝上前問道,「怎麼回事?孩子呢?」

江曼穎一看到童阮阮,哭得更加厲害了,「阮阮,對不起,對不起!」

童阮阮蹲在地上,握緊她的手,目光通紅,「孩子呢?怎麼會丟。」

「對不起……」江曼穎依然在哭。

「別哭了,你說呀!」童阮阮從來都沒有對江曼穎發過火,可是這一刻,她幾乎是嘶吼出聲。

羅騰說道,「阮阮,對不起,我媽她不是故意的,我們一定會盡全力找到孩子。」

「孩子呢?姨媽,為什麼孩子會丟?」童阮阮哭了起來。

江曼穎哭泣著解釋道,「我一轉身,他們就不見了,我不知道,我找了好久都找不到,對不起阮阮,是我不好。」

忽然,江曼穎撲通一聲跪在地上,「對不起,我怎麼這麼蠢!連兩個孩子都看不住,對不起,對不起!」

「媽,你別這樣。」羅騰蹲在地上,想要將她扶起來,可是江曼穎卻怎麼也不肯起來。

童阮阮擦了擦臉上的眼淚,她知道姨媽肯定不是故意的,於是將她扶了起來,「你別這樣。」

她和羅騰將江曼穎扶了起來,坐在沙發上。

警察開口道,「你是孩子的母親是嗎?我們需要了解一下您兩個孩子的更多情況,以幫助更快尋找。」

童阮阮來到警察身邊,說,「我是孩子的母親。」

警察說,「江女士帶著孩子站的位置是一個死角,所以攝像頭沒有拍到。我們現在不排除是人販子,又或者是孩子走丟了。我們一定會盡全力尋找孩子,警方已經在調查,請你再提供給我們一些孩子準確的信息。」

童阮阮深吸了一口氣,努力平復自己的心情。

自己現在必須要冷靜。

她拿出自己的手機,翻出了兩個孩子的照片,「這是他們的照片。他們兩個人很乖,不會隨隨便便跟陌生人走的,也不會不經過大人同意就亂跑,肯定是有人把他們故意帶走的。他們……」

一陣手機鈴聲響起,打斷了童阮阮的話。

是童阮阮口袋裡的手機。

童阮阮現在無心接電話,她拿出手機,剛準備將手機掛斷,可是看到來電顯示的內容,瞬間,她好像想起什麼,立刻將手機接通,「喂。」

手機那一頭,是慕淵臨的聲音,「孩子們在我這裡,想見他們就來找我。」

頓時,童阮阮長長的鬆了一口氣。

原來孩子沒事,原來是慕淵臨帶走了。 雖然慕淵臨的做法很遭她恨,可是當童阮阮得知孩子在慕淵臨那裡時,她莫名的鬆了一口氣,至少孩子不是被人販子拐走了,不是被壞人帶走了。

童阮阮自己都沒有察覺,這一刻,她將慕淵臨從壞人的範圍排除。

童阮阮掛了手機之後,對警察說道,「抱歉,剛剛孩子的父親打電話給我,說孩子在他那裡,我現在去找他,已經沒事了,辛苦你們了。」

警察聽到對方這麼說,也鬆了一口氣,說,「那就好,既然孩子沒事,那我們就放心了,不過下次父親要將孩子帶走,得提前通知一聲,這樣會讓人誤會。」

童阮阮點頭,「是啊,我會教訓他的。」

警察說,「你在這裡簽個字,我們就先走了。」

童阮阮迅速的在警察給她的文件上面簽好字。

隨後,警察離開。

童阮阮轉過身,來到江曼穎身邊,說道,「姨媽,孩子在他父親那裡,我現在去接他們,你別擔心,他們沒事。」

江曼穎也瞬間鬆了一口氣,「太好了。他們沒事就好,可是把孩子帶走怎麼也不跟我說一聲呀,這樣偷偷摸摸的,簡直是嚇死人了。」

江曼穎十分生氣。

「他就是那種人,做事從來不考慮別人的感受。」童阮阮氣憤道,「姨媽,這件事不怪你,你別自責了,我現在去接孩子,別擔心。」

江曼穎點點頭,「好,阮阮,你趕緊去接他們,一定要確保他們沒事。」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