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善良的人,也有自己的底線。

雪薇一而再的算計她,清歡不可能繼續一昧的容忍。

等查清楚了一切,她一定會找雪薇,清算之前的所有恩怨。

喬崢聽到妞妞放的錄音,心頭一陣陣的泛起噁心。雪薇這個女孩,實在是太惡毒了,口口聲聲對他說,絕對不會破壞他跟清歡,可背對著他,肆意的辱罵清歡。

真是太可惡了!

不狠狠地懲罰她,自己還有什麼臉面見清歡?

「清歡,你放心,我也會去調查清楚真相。若是她從頭到尾,都在欺騙我,不用你動手,我自會收拾她。」喬崢說這話,幾乎是咬著牙,一字一句的說完。

妞妞看著他憔悴的模樣,道:「你還是別為這些事情煩心,好好地養病吧,身體最重要。」

「不,我們兩個人被人像傻子一樣,耍的團團轉。若是我什麼都不做,也太對不起你了。」喬崢溫柔而堅定地握住了妞妞的手說,「清歡,我答應過你,要護著你一輩子的。可我前段時間,讓你受了那麼多的委屈,我心裡很難受。你不用勸我了,我一定會好好地調查清楚這件事,讓那些作惡的人,得到應有的懲罰。」

妞妞聽言,微微的嘆了聲氣,「那好吧。」

所有的誤會都解除了,喬崢滿心的歡喜,可妞妞的心裡沒辦法放鬆。

他們的愛情才剛開始,就碰到了這麼大的阻礙,她有點不敢想象,接下來要面對什麼事。

……

陪著喬崢坐了幾個小時,妞妞的腰有點酸,跟他說了句,自己要回家了,喬崢小心的問:「清歡,你明天還過來嗎?」

他想每天都見到清歡。

妞妞的腳步頓了下說,「我明天得收拾行李了……阿崢……我很快會出國了……」

她的肚子里的寶寶一天比一天健康的成長,再留在A市,只怕瞞不住懷孕的事情,必須儘快的離開了。

喬崢目光落在妞妞的小腹上,頓時明白了這句話的意思,道:「那我陪著你一起出國吧。」

「你說什麼?」

妞妞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陪著你一起出國呀。」喬崢唇角勾勒出一抹幸福的笑容,「我跟你在一起時,便下定了決心,接納這個孩子。你一個人出國的話,肯定會覺得孤單,有我陪著你和寶寶,那你也能好受一些。順便呢,我也能在國外,好好地養傷。」

喬崢指了指自己的腦袋,「醫生說,我得修養半年時間。」

妞妞聽到他說的每個字,眼前漸漸地泛起了酸霧,她沒想到,喬崢肯陪著她出國。

自己究竟有什麼好的,讓他犧牲至此。

「阿崢……你別這樣……虧欠你太多的話,我會還不起的……」

「你就用你一輩子的時間,慢慢的來還我。」喬崢伸手,把她拉回了自己的懷裡,說:「清歡,我只想你這輩子,欠我越多越好,那樣的話,即便你以後不愛我了,也會因為虧欠我太多,而不捨得離開我。」

「你怎麼那麼傻?」

她又怎麼會不愛他呢?哪怕在誤會,他一腳踏兩隻船的情況下,自己也沒辦法割捨對他的感情。

這輩子,她都栽在他的手裡了。

「我傻,你比我更傻呢。我的寶貝清歡,是這世上最單純、嘴善良的傻瓜了。」喬崢寵溺的笑著說。

妞妞眨了眨眼睛,淚水啪嗒啪嗒的掉落下來。

直到這一刻,她重新相信了喬崢。

哪怕還沒有更多實質性的證據,證明他的清白。

可她的心告訴自己,他說的都是真的……

……

和喬崢分別後,妞妞回到慕家老宅,立刻找慕洛琛,詢問了雪薇一家的事情。

慕洛琛否認了,「我沒有派高利貸去打她們母子,更別說是致使她流產了。清歡,你應該知道爸爸的為人,做過就是做過,絕對不會沒擔當的不敢承認。相反的,我沒做過的事情,誰也別想污衊我。」

「嗯,爸,我相信你。」

妞妞點頭。

慕洛琛問,「是不是雪薇說的,我派高利貸,去威脅她們一家人?她又在背後搞鬼了?這個不長記性的人,我會找幾個人,好好地教訓她。」 換做以往,妞妞肯定會勸父親,別跟雪薇計較。可這一次,她不想再饒過雪薇了。

一次又一次的被雪薇算計,還差點被罵的流產,再容忍這樣的小人,在自己身邊肆無忌憚的囂張,那不叫仁慈,而是傻瓜。

「爸,謝謝你了。」妞妞說,「不過,我希望你教訓雪薇,不要牽連到她的家人。」

不殃及親友,這是她唯一的要求。

「嗯,我知道。」

慕洛琛明白,自己的女兒心軟,能懲罰雪薇是她最大的容忍限度了,若是再傷害到雪薇的家人,她會內疚,於是很爽快的答應了。

從書房裡出來,妞妞心頭輕鬆了不少。

現在所有的事情都解決的差不多了,只要安心的等待出國,一切風波都會平息……

……

而慕洛琛得知雪薇又在背後搞鬼,面上沒表現出什麼,心裡窩火的緊。看來,是他之前教訓雪薇的手段太過柔和了,才會讓雪薇肆無忌憚的繼續傷害清歡。

這次,他不會再手下留情了。

對待這種恩將仇報、背信棄義的小人,就該用最殘忍的手段。

慕洛琛拿起電話,撥通了周文達的號碼,說:「找幾個人,把雪薇抓住,送去填海。」

重生千金大翻身 敢傷害他女兒的人,那就永遠的消失在這世上吧!

……

雪薇知道妞妞回到了A市,一直在等待,傅靖安出手。但接連兩天,傅靖安都沒怎麼聯繫她,而且也沒鬧出來什麼風波。

雪薇越發的心浮氣躁。

不知道是天氣熱了,還是心裡的預感不好,她總覺得最近有點不安,像是有不好的事情會發生。

這天,放了學,雪薇打算去找傅靖安,再跟他談談。

可打的士到了傅靖安的學校,沒能找到他。問過別的同學,才知道他已經走了。雪薇有些氣餒,想要打的,但是看了看手機里的餘額,只得走著回家。

快到家門口時,她瞥見有幾個人,在公寓樓下徘徊,不由得生出了警惕。

不怪她多想,實在是這段時間,她總夢到,喬崢跟清歡說清楚了一切,已經和好了。而慕洛琛,從安清歡那裡,得知了她做的事情,大發雷霆,命人把她捆起來,丟到荒郊野外自生自滅。

夢境的最後……

她渾身長滿樂蛆,看起來可怖到了極點……

其實,她知道夢境是假的,但也不是沒有這個可能。都說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夢境不過是反映了她的擔憂罷了。

自從沒辦法接觸到喬崢,她之前策劃的所有事情,都失去了控制。喬崢和安清歡和好,不過是早晚的事情。

她覺得,如果安清歡和喬崢,知道了她所做的一切,肯定沒辦法原諒她,報復也是一定的。 總裁的掌中寶妻 因此,才那麼著急,催促傅靖安想別的計劃。

雪薇偷偷的轉身,打算先不回公寓,到其他同學家裡躲一陣子,避避風頭。

可剛走到路口,一輛黑色的車,停在了她跟前。

車門打開,兩名強壯的男子,不由分說的要將她拉上車。

雪薇嚇得渾身顫抖,扯著嗓子喊:「你們幹嘛?來人啊!搶劫了!」

可她喊了沒幾聲,便被男子強行拉上了車。

嘭!

車門迅速的關上,駛離了人們的視野。

而路過的人聽到雪薇的喊聲,沒一個人敢上前的,唯恐自己沾染了什麼倒霉的事。

……

「你們是誰?綁架我幹嘛?」雪薇害怕的盯著車裡的彪壯的男人們,嚇得臉色慘白。

「你心裡不是清楚,我們是什麼人嗎?」

為首的男子問。

「你們……是……慕洛琛派來的,對不對?」雪薇聲音變了調,充滿了害怕,「我要去見慕先生。他不能這麼對我!我是未來喬家的少奶奶,他若是對我下手,喬家的人不會饒了慕家的!」

「呵……」

她的話,引來男人輕蔑的笑聲。

雪薇卻像是沒有聽到,繼續掙扎、尖叫,非要去見慕洛琛。

為首的男子不想聽她的聲音了,抬起手,迅速的劈向了她的后脖頸。

雪薇眼前一黑,軟綿綿的倒在了車裡的地毯上。

……

車子停靠在海邊,夜幕恰好降臨。

兩名男子將雪薇從車中抬了出來,丟在了地上,而後拿出繩子,開始捆綁她。

雪薇感覺到手腕和腳踝傳來了疼痛,睜開眼睛,便看到自己被捆的結結實實的,耳畔也傳來了海浪拍打石頭的聲音。

她頓時毛骨悚然,「你們要幹嘛?」

「你覺得,我們要幹嘛?」

男人反問。

同時指揮兩名手底下的人,搬來石頭,綁在雪薇的身上。

雪薇在不明白,他們要做什麼事,那就是傻子了!

慕洛琛竟然要把她活生生的投到大海里!

這個心狠手辣的男人,她要詛咒他不得好死!

壞總裁的專屬寶貝 雪薇目眥欲裂,拚命地掙扎,「我不能死!我是喬家未來的少奶奶!你們不能殺了我!殺人是犯法的!你們趕緊聯繫慕洛琛,告訴他,只要放了我,我可以當今天的事情,都沒有發生!」

呼嘯的海風刮過,根本沒人搭理她。

所有人都在沉默的盯著她,彷彿在看著一個死人。

雪薇見沒辦法招來慕洛琛,開始破口大罵:「慕洛琛,安清歡,你們這對狗父女,我要詛咒你們一生不幸,遭到天譴!」

而就在她咒罵期間,石頭已經綁好了。

「把她丟到海里去。」

為首的男子面無表情的下達命令。

「是。」

兩個強壯的男人,抬起雪薇,朝著海邊走。

雪薇這才曉得害怕,嚇得哭喊了起來,「對不起,我知道錯了! 冷情總裁的獨寵 慕先生,清歡,我對不起你們!你們饒了我吧!我一定改過自新,再也不欺負清歡了!」

因為太害怕,她的聲音近乎撕裂。

風將她的哭喊送到很遠的地方,聽起來像是厲鬼一樣。

然而,寂靜的海岸邊,除了這幾個奉命來殺她的人,根本沒有其他人在場,無論她怎麼求饒,都沒有人過來救她了……

兩名男子抬到了斷崖邊,合力將雪薇甩了出去。

噗通!

水花四濺,雪薇的身影迅速的淹沒在黑沉沉的大海里。 男子站在海岸邊,觀望了片刻時間,見只是洶湧的海浪,沒有雪薇的身影,對其他人說:「搞定,彙報先生,已經辦好了。」

話說完,其中一人撥打了慕洛琛的電話。

得到了慕洛琛的命令,他們這才離開。

……

冰冷的海水,洶湧澎湃的將海浪,打在岸上。雪薇閉緊了口鼻,拒絕海水灌入,然而,肺腔里的空氣不斷的被消耗,漸漸地,出於求生的本能,她張開嘴巴去呼吸,然而得到的不是空氣,而是咸澀的海水。

與此同時,被綁著石頭的身體,不斷地往海水深處下墜。

她睜開眼睛,望著一片漆黑的大海,眼裡湧出絕望和不甘心,難道自己就這麼死了嗎?

真的好不甘心!

她做了那麼多的事情,不過是想成為喬崢的妻子。可為什麼,這麼簡單的願望,都實現不了呢!

雪薇拚命地掙扎,想要擺脫身上的石頭,可那幾個男人捆綁的很結實,她越是掙扎,便越是緊。

而且,因為她劇烈的動作,消耗的氧氣越發的多。

雪薇眼前開始發黑,胸腔也彷彿要爆炸了一樣。

好難受……

好像要死了……

心裡湧出這兩個念頭,雪薇身上的力氣,好像在剎那間被抽去了一樣,無力的漂浮在海里。

而就在她快要死去的剎那,一股巨浪忽然襲來,猛地將她連同海水,推送向了上方。

嘩啦!

劃破海水,衝出的剎那,新鮮的空氣爭先恐後的湧來。

雪薇張開大嘴,拚命地呼吸。

下一刻——

海水再次覆蓋了她的口鼻,同時將她推向了岸邊的石頭。

尖銳的石頭,刺破了她的身體,可雪薇一點也不覺得疼,內心深處的求生慾望,讓她在海水退去時,死死地抱住了大石頭。

終於……

海水全部都退回了大海,身邊的拉力消失,雪薇無力的癱軟在巨大的石頭上,用力地咳嗽了起來。

等緩過了呼吸,她只覺得自己的臉頰,火辣辣的疼,彷彿被人割了一刀子。

雪薇緩緩地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臉頰,沒有絲毫的意外,手心裡一片猩紅。

家有萌妻 雪薇一愣,隨後瘋狂的哭喊出聲。

自己那麼在乎這張臉,可現在,被慕家的人給毀了!

慕洛琛,安清歡!

這輩子她都要跟他們不死不休!

雪薇腦海里滿是瘋狂的想法。

可惜,她現在什麼也做不了,只能在大石頭上,忍受冰冷的海水,以及身體的低溫和劇烈疼痛。

又是一波海水,拍打到了岸邊。

雪薇一不留神,差點被海水捲走,嚇得她不敢再多耽誤時間,趕緊抱住了石頭,一點點的往裡面挪動。

這是海邊的斷崖,也許是海水不斷地侵蝕,導致斷崖下面,形成了一處僅能容下二三人的天然的空洞。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