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娜有些發慌,顫著聲音叫了葉簡汐一聲。可葉簡汐像是聽不到似的,緩緩地從床上起來,拔掉自己手腕上的針頭,然後起來,慢慢的在房間里移動。

「簡汐,你怎麼了?」

裴娜既擔心葉簡汐,又覺得她現在這個狀態不正常,寸步不離的跟著她。

葉簡汐茫然的在房間里轉了一會兒,忽然朝著鏡子走了過去,直勾勾的盯著鏡子一會兒,她忽然朝著鏡子撞了過去。

裴娜嚇得驚叫出聲,幾乎是出於本能,她衝上前死死地抱住了葉簡汐。

「簡汐,你怎麼了?你別嚇唬我啊!」裴娜哭叫。

總裁大叔壞壞愛 葉簡汐一句話也不說,掰開她的手,要繼續去撞鏡子。

而就在裴娜快攔不住她的時候,門外守著的醫生和護士,打開門急匆匆的闖了進來。

裴娜像是看到了救世主似的,朝著他們喊:「你們快攔住簡汐,她有些不對勁!」

兩名護士衝上前,拉住了葉簡汐。

而醫生則迅速的拿了鎮定劑,給葉簡汐注射了下去。

一支藥劑打下去,葉簡汐軟綿綿的暈了過去。

裴娜看到這一幕,捂著嘴巴,淚如雨下。剛才簡汐沖向鏡子的力氣,分明是……是……想自殺!到底是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簡汐怎麼會成這樣子?

腦海里浮現無數的疑問,裴娜卻一個字也說不出。

……

醫生在護士的幫助下,把葉簡汐安頓好之後,神色異常的凝重問裴娜,剛才發生了什麼事情。

裴娜抽噎著把葉簡汐剛才跟著了魔似的,往鏡子的方向撞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訴他。

醫生又問:「除了這三句話,裴小姐真的什麼都沒說?」

「沒有,我發誓,我沒有說其他的!」

裴娜恨不得把房間里安裝上監控,讓他們知道,自己沒做蠢事。

醫生聞言,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裴娜憂心忡忡的問:「醫生,簡汐這是怎麼了?」

「目前還不確定慕太太具體生的什麼病。但能肯定的是,她的精神出現了異常,而且有加重的趨勢。」 陳昱照例把玉傾歡送到了家門口,只是這次有點巧合,他們碰見了正好回來的玉興業。

玉傾歡一點驚慌失措的表情都沒有,顯得非常淡定,但是陳昱就有點不一樣了,他有點心慌,因為這還是他第一次正面對上玉傾歡的父親。

這可是他未來的老丈人,能不緊張嗎?

玉興業樂呵呵地走到他們兩個面前:「歡歡也剛回來呀?」

「嗯。」

玉興業隨手一指:「不給我介紹一下這個小夥子嗎?」

玉傾歡:「這個是我的同學,我正在給他補課。」

玉興業馬上就明白了,原來這個小夥子就是跟他們家歡歡搞曖昧的那一個呀!

「長得倒是挺精神。」玉興業有點滿意,這個小夥子看起來一點也不比畢旭差。

長的好,穿著也很合適,一看就是大家庭裡面出來的小夥子。

陳昱雖然被人突如其來的降級搞得有點不高興,但是面對玉興業的誇獎,他還是非常高興的:「謝謝叔叔。」

玉興業又得出來一個結論,還很乖巧。

「要不要跟我們一起進去坐坐?」玉興業邀請道。

陳昱雖然想進去,但是這回他也知道時間已經不早了,他也該回去洗洗睡了,不然明天補課的時候會沒有精神。

「不了,叔叔,你們早點休息,我該回去了。」

「那行,路上小心點啊!」

陳昱最後看了一眼玉傾歡,開車走了。

玉興業對自己的女兒說:「這還是我第一次看到這個小夥子,感覺挺不錯的,歡歡,你喜歡他嗎?」

玉傾歡:「還行吧,不討厭。」

「不討厭就好,不討厭就好,行了,咱們父女兩個也別堵在門口了,進去休息吧!」

雖然玉傾歡說了那套試卷今天晚上不做,但是回去之後陳昱還是把那套試卷拿了出來。

早上的時候,玉傾歡看看那套已經做完的試卷,再看看陳昱臉上兩個大大的黑眼圈,突然無言以對。

這個人什麼時候這麼勤快了?

「陳昱,你什麼時候這麼喜歡做題了,要不我給你再添加點任務?」

陳昱覺得自己的任務完成的挺輕鬆的,所以他稍微想了一下就答應了:「可以啊!」

玉傾歡不懷好意地眯了一下眼睛:「既然你自己同意了,那你就每天做十套試卷吧,做不完不許吃飯不許睡覺。」

陳昱的那張俊臉頓時就僵住了:「傾傾,你是在開玩笑的吧?」

一天十套試卷,這讓他怎麼做的完?

「剛剛你不是還說的挺輕鬆的嘛,這會兒怎麼又突然不願意了?」

陳昱:「傾傾,別開玩笑了,我一天到晚也只能做五套試卷,十套也太難為我了吧!」

玉傾歡:「呵,既然這樣,那下次我說什麼你聽嗎?」

「當然,我什麼時候沒有聽過你的話?」

玉傾歡涼涼地瞅了他一眼,根本就懶得搭理他。

陳昱不自在地揉了揉鼻子,咳,他昨天好像就沒聽她的話。

雖然玉傾歡不贊同他晚上的時候做那麼多試卷,但她還是把她做完的那套試卷批改了。 玉傾歡還真沒想錯,這套試卷陳昱的錯誤率上升了許多,被打完之後,她用力的把那套試卷拍在了他的桌子上:「中午放學之前把這些錯題全部改正,不會的千萬不要過來問我。」

陳昱用眼神反問她:為什麼?

玉傾歡涼涼地對他笑了一下:「這就是不聽話的代價。」

陳昱暗自垂下頭,不聽話的代價有點慘重,下次他還是乖一點吧!

不能在女朋友面前刷存在感,陳昱再也感覺不到學習的快樂了。

但即便是不快樂,他也要努力學習!

陳昱在這一上午果然沒有過來找玉傾歡,一下課就去找別人問題目,等到中午放學的時候,他還真把那套試卷上面的錯題全部弄明白了。

玉傾歡看著他一臉求誇獎的表情,毫不吝嗇地表揚一下他:「不錯,如果你以後也能這麼努力的話,我就不多說你什麼了。」

如果他能不找自己問題目的話,那就更好了。

但是陳昱完全不知道她內心裡的想法,依然每天雷打不動地過來找她問題目。

時間飛快地過去了,轉眼他們就要面臨高考。

高考的前幾天,學校裡面放假了。

一向淡定的陳昱心裡也多了幾分焦灼,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麼不淡定,總之他在自己家裡完全呆不住了。

陳昱掏出手機,撥通了玉傾歡的電話。

「女朋友,馬上就要高考了,出來放鬆放鬆嗎?」

玉傾歡沉默了幾秒鐘:「你的試卷全部做完了嗎?」

陳昱:「就不能晚上再做嗎?」

「那你晚上做題的效率高嗎?」

不是很高,陳昱鬱悶地想。

「白天好好做題,晚上我去找你。」

陳昱眼睛一亮,立馬高興的不得了:「那我們可說好了,晚上你一定要過來哦!」

掛了電話之後,陳昱在原地轉了兩圈,作為一個合格的男朋友,他是不是要去接一下自己的女朋友啊?

陳昱是一個非常果斷的人,想幹什麼就幹什麼。

現在好好做題,等做完這些題目就去接女朋友,完美。

玉傾歡完全沒有想到陳昱會過來接她,陳昱的車就停在他們家門口,特意在家裡陪玉傾歡的玉興業也看見了那輛車。

他揶揄地看著自家閨女兒:「歡歡,那個小夥子是不是又回來找你了?」

玉傾歡非常淡定:「嗯。」

玉興業表示非常滿意:「看來那個小夥子是真的很喜歡你。」

玉傾歡有點奇怪地看著他:「你們這些當父母的不應該擔心自己的子女早戀嗎?為什麼你天天一副擔心女兒嫁不出去的樣子?」

玉興業被問住了,因為他確實有點擔心女兒嫁不出去,但這不是重點。

「主要是歡歡喜歡的,爸爸都支持你。」

玉傾歡對他擺了擺手:「我明白了。」

快走到大門口的時候,玉傾歡轉過頭來對他說:「我晚上可能會晚一點回來。」

「玩的開心一點,在外面要注意安全。」

玉傾歡對著他比了一個OK的手勢。

陳昱從車上下來替玉傾歡打開車門,然後把她抱上車。 精神出現了異常?

裴娜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呆愣了許久,才結結巴巴的說:「精神異常?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

「慕太太出現這種狀況,可能是她受到了刺激,目前我們院的心理醫生,正在給她做出治療,或許很快就會查出慕太太的具體病症。」

醫生的嘴巴張張合合,可裴娜沒聽進去幾句話,她滿腦子都回蕩著『精神異常』四個字。

直到醫生留下護士離開,她才恍惚的走到床邊,去看葉簡汐。

簡汐,對不起。

我真的沒有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

……

蕭雁南穿過花園,踱步到客廳,語氣有些冷的開口問:「天寶呢?」

傭人回答道:「在卧室里慪氣呢,說是要見媽咪。」

慪氣?

這小崽子還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到了別人的地盤上,還敢這麼橫。

蕭雁南牽起嘴角,冷冷的笑了一下:「我去看看他。」

蕭雁南大步的往別墅的二樓走過去,到了卧室的門口,瞥了眼候在門口的女佣人,道:「你下去吧,等下不管聽到什麼聲音,都不用過來。」

傭人說了聲是,然後躬身退到了樓梯口。

蕭雁南抬手,輕輕的推開門。

眸光掃了一圈房間,沒有發現任何人,他的眉頭微微的皺起。

小崽子跑到哪裡去了?

難不成趁著傭人不注意,溜出去了?

腦海里升起了這個念頭,蕭雁南隨即否定了。因為這棟別墅是單通道,除非爬牆,就只有從大門口出去。天寶那麼小的孩子,根本爬不過去牆。所以,他要跑出去,必定會經過前廳。那裡一直有人守著,小崽子不可能避開那麼多的耳目,跑到外面去。

要麼躲在這個房間的某一處,要麼他躲在其他的房間里。

蕭雁南邁開步子,在房間里搜索。

找遍了整個房間,他最後站在了床邊的落地櫃前。

「嗒」的一聲,將櫃門打開。

裡面縮著一團小小的身影,烏黑的大眼睛里,充斥著恐懼和害怕。

蕭雁南的眼睛微微眯了眯。

小崽子果然藏起來了。

天寶看到蕭雁南,愣了兩秒,而後利索的從柜子里爬出來,抱住了蕭雁南的大腿:「蕭叔叔,你是來救我的嗎?是不是我爹地跟我媽咪,派你來救我的?這裡好多壞人,那個娉婷妹妹也是壞人,她把我抓來后,這裡的人都不讓我回家。」

天寶邊說著,邊嗚咽著往蕭雁南的身上爬。

「蕭叔叔,你帶我回家吧,我爹地和我媽咪,還有寶寶,他們一定都想我了。」

蕭雁南面無表情的聽著天寶把話說完,然後長臂一伸,將他小小的身體從自己的腿上拽了下去。

天寶沒抓住,噗通一聲掉在了地上,摔了個四仰八叉。

他捂著自己疼痛的小屁屁,從地上爬起來,疑惑的仰望著蕭雁南:「蕭叔叔?」

「別叫我叔叔,你不配。」蕭雁南伸手掐住天寶的肉乎乎的下巴,神情猙獰道,「小兔崽子,你媽不是葉簡汐,你爸也不是慕洛琛,我告訴你,你媽是何漫楓那個賤人!當初,我跟她都快結婚了,她竟然背著我跟別的男人在一起,甚至生下了你這個野種!我費盡心思把你抓過來,就是為了引你媽那個賤人回來!在她回來之前,你最好乖乖的聽話,否則有你受的!」

他手上的力道越來越大,掐的天寶哇哇的哭起來。

可這幾聲哭泣,非但沒讓蕭雁南停止暴力,反而一甩手,將他扔到了床上。

一霎那,天寶只覺得天旋地轉,沒幾秒身體落到了一個柔軟的地方,再次被彈起,緊接著撞到了一個硬硬的東西,「咚!」腦袋發出悶悶的響聲。

天寶懵了好一會兒,捂著自己的腦袋爬起來,坐在床上張嘴大聲哭出來:「壞叔叔!我不喜歡你了!等寶寶回到家,一定要告訴爹地,讓他打你!」

「慕洛琛現在自身難保,還想讓他對付我,你真是痴心妄想!」

蕭雁南嘲諷道。

天寶不管他,只哭著喊爹地、媽咪。

蕭雁南站在床邊,冷眼看著他哭了一會兒,忽然冷喝道:「不許哭了,再哭我揍死你!」

天寶不聽,咧著嘴巴嗚哇哇的繼續哭。

蕭雁南眼底里的怒氣越來越濃重,最後面上的肌肉抽動了起來,暴喝道:「我讓你別哭了!」

天寶嚇了一跳,張著嘴巴,怔怔的望著蕭雁南。

像是被嚇傻了一樣。

蕭雁南黑沉的眸子,盯著天寶那雙眼睛,恍惚中像是看到了小時候的何漫楓。他跟何漫楓認識的時候,何漫楓恰好也是天寶這個年齡,白軟的小身子,散發著奶香的氣息,穿著白色的公主裙,奶聲奶氣的追著他叫哥哥。一旦他走快了,或者不理她了,她都會這樣可憐兮兮的望著他,叫他陪著她……

往事一幕幕的湧上心頭,蕭雁南只覺得眼前的天寶越發的刺眼。

這個小兔崽子就是何漫楓背叛他的證據!

那個賤人,她怎麼可以背叛他?

從小到大,他都把她放在心尖上,不忍心她受半點委屈,什麼事情都依著她!

可她竟然背叛他,跟別的男人跑了!

賤人!

賤人!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