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莫董事長舉辦宴會,肯定會有不少人。

但是顧朝夕的身邊不能靠近女人,否則會發病。

可如果帶著保鏢過來會顯得有些招搖,所以這種情況,顧朝夕一般都會和秦朗一起出現。

結果一開門就撞到了蘇晚,三人全都愣在了門口。

「朝夕!」

一個長相俊雅又帶著一絲絲邪魅,容貌妖孽傾城的青年走了過來,拍了拍顧朝夕的肩膀。

「小朗!」莫承佑又和秦朗擊了下掌。

蘇晚認得這個人,他是莫家的長子莫承佑。

顧朝夕不動聲色地看了蘇晚一眼,才笑著對莫承佑說:「不好意思,我來晚了。」

「既然來了就過去吧,主桌那邊還給你留著位置。我爸剛才還一直念叨你呢!」

莫承佑拉著顧朝夕就走,顧朝夕卻沒有動。

「怎麼了?」

「沒事,過去吧。」顧朝夕淡笑著說。

顧朝夕跟著莫承佑走到了主桌,禮貌地沖一桌人禮頷首:「莫董事長,莫太太你們好。」

「是朝夕來了,快坐快坐。」

顧朝夕在和莫董事長他們聊天,眼角的餘光卻不時地投在不遠處蘇晚的身上。

因為顧朝夕的突然出現,讓蘇晚忘記了要離開。

蘇晚回過神來,正要離開,忽然身後響起了一道略微熟悉的男聲:「小晚晚。」

她回頭,就看到秦朗正笑呵呵地看著自己。

「好久不見啦,走走走,跟我一起去主桌坐。」

蘇晚愣住:「去主桌?」

「是啊,宴會都開始了,你還沒有找到座位嗎?快走吧,那邊主桌正好還有位置呢!」

秦朗擋在門口,蘇晚也走不出去。

她遲疑了一下,還是點頭答應了。

秦朗紳士地做了個「請」的首飾,蘇晚轉過身先走,他才跟在後面。

御尊集團的莫晉北和他的太太夏念念,都是名流圈乃至華國最頂尖的人物。

所以,當蘇晚坐到主桌去的時候,季寒氣得差點把手裡的酒杯給摔了。

「涼生你看,」季寒氣急敗壞地指著那邊:「她憑什麼坐到主桌!」

宋涼生的心裡也百般不是滋味,他是因為季寒看不慣蘇晚,才把蘇晚給趕走。

誰知道,她轉眼就坐到主桌上去了。

藍夢的心裡也氣得要命,但是表面上,還是假裝善解人意地說:「應該主桌那邊剛好有個位置,才叫她過去的吧?」

「那也輪不到她坐!」季寒氣得要命:「就算是要請,也該是請夢夢,只有夢夢這樣的國際大明星才有資格受邀坐到主桌的位置!」

藍夢朝主桌那邊看了看,有些不甘心地咬了咬唇瓣,但是眼睛的餘光看到身邊的宋涼生,心口的不甘才稍稍消散了不少。

她意有所指地說:「我覺得這裡才是適合我的位置。」

宋涼生似乎沒有聽到她這句話,眼神陰鬱地望著主桌,握緊了手裡的酒杯。



蘇晚跟著秦朗走到了主桌。

一個悅耳好聽的聲音傳來:「這不是秦家的小子嗎?長得可真是越來越帥了。」

蘇晚順著聲音看過去,見到在莫董事長的身邊,坐著一個女人。

蘇晚的第一反應是——這個女人好美!

她看上去至少有三十多歲,但是絲毫也不顯老。

她的美不只是臉,而是渾身都透著一股高貴優雅的氣質。

只有真正的豪門,才能培養出這樣的高貴氣質。

沈蘭芳這種貴婦和她一比,立刻就被比到了泥地里。

這女人剛說完,她旁邊的莫董事長的面色一下子就柔了下去,討好般的低聲說:「念念,這就是秦家的小子秦朗。」

「夏姐姐,您越來越漂亮啦,我以後真的不敢叫您阿姨了,必須要叫姐姐了!」秦朗笑眯眯地說道。

「就你嘴甜!」夏念念開心地笑著,看到他身邊的人,眼光閃過亮光:「這位小姐是?」

秦朗大聲地說:「這是蘇晚,是宋涼生的妻子。宋涼生您記得不?就是宋家那小破孩!小時候還被承佑打過的那個!」

莫承佑無奈地撓撓頭:「有嗎?」

酒席上的不少人都沒有忍住,一口噴了出來,全都哈哈大笑。

顧朝夕低下頭,波瀾不驚地喝了一口茶。

秦朗原本就是個大嗓門,說話做事都咋咋呼呼的。

他說的聲音很大,就連隔壁幾桌都聽得清清楚楚。

宋涼生的臉黑得就跟鍋底一樣,季寒和藍夢的臉色也特別難看。

蘇晚也覺得有些尷尬,拿起水杯喝了一口,掩飾自己微微發紅的臉頰。

「秦朗說話就是這麼沒遮攔的,別放在心上。」

蘇晚抬頭,就看到顧朝夕目光溫和地看著自己。

她搖搖頭:「我沒關係。」

「蘇晚對嗎?你坐到我的身邊來。」夏念念笑眯眯地朝著蘇晚招手。

「是,莫夫人。」蘇晚溫順地走過去。

酒席上,秦朗不停地說笑話,逗得夏念念很開心。

蘇晚就溫順地陪在夏念念的身邊,不時也笑一笑。

宴會不到九點就結束了,因為莫大boss說自己的嬌妻要回去睡美容覺了,不能熬夜。

說完也不理在場的人,擁著夏念念就走了。

留下了莫承佑送客人。

離場的時候,宋涼生徑直朝著這邊走過來。

他直接走到了蘇晚的身邊,面色冷沉地說:「不好意思各位,我們先走了。」

說完,看也不看桌上的人,拉著蘇晚就走了。

蘇晚猝不及防地被他給拉起來,踉蹌了幾步,差點沒站穩。

穩了穩身形,轉過頭匆匆地對著主桌上的人說了聲:「再見」,就被宋涼生連拖帶拽地給拉走了。

秦朗錯愕地看著離開的兩人,又看看顧朝夕:「三哥,這宋涼生怎麼一臉捉姦的樣子?」

顧朝夕不動聲色地抬起眼皮,懶懶看了他一眼:「按照你的意思,誰是姦夫?」 秦朗吞了口口水,眼睛盯著顧朝夕一直瞟。

那句「就是你啊!」始終不敢講出口。



蘇晚被宋涼生給拉到了走廊,才狠狠甩開她的手。

她低頭,摸著被捏紅的手腕,語氣平靜地說:「你拉我做什麼?」

宋涼生鐵青著臉,皮笑肉不笑地說:「蘇晚,你挺有本事啊?我都和莫董事長說不上幾句話,你竟然都坐到主桌去了!」

蘇晚抬起頭,微微勾起唇角,用自嘲的語氣說道:「難道不是因為你的朋友看不慣我,才把我趕走的嗎?」

「涼生,剛才的事情不怪蘇晚。」身後響起藍夢柔柔的聲音。

季寒也走了出來,見到蘇晚站在那裡,氣惱地瞪著她,一張臉跟便秘似的。

在名流圈裡,可是分了很多小圈子的。

按大的來說,從軍和從商的各佔一半。

顧朝夕、宋涼生、秦朗,他們都是紅三代。

季寒的父親是市長,也算是半個紅三代。

他們表面上一團和氣,在私底下卻斗得很厲害。

特別是宋家的宋老和顧家的顧老,兩人在軍隊里都身居高官,互相看不順眼,明爭暗鬥已經很多年了。

「涼生,我看她就是故意的,居然跟顧朝夕、秦朗他們坐一塊,明顯就是在打你的臉!」季寒陰陽怪氣地說道。

聞言,宋涼生的臉色越發不好看了。

藍夢走了過來,挽著宋涼生的手臂輕輕搖了搖,撒嬌道:「涼生,你別生氣了,蘇晚也是不了解情況嘛!」

季寒非常不耐煩地說:「你還和她說那麼多幹嘛,我們不是訂好了包間,要去唱歌的嗎?」

宋涼生盯著蘇晚,臉色異常的難看:「你自己坐車回去,我們還要去玩。」

蘇晚抬起頭,似笑非笑地望著他。

藍夢的眼底快速劃過一抹勝利者的得意,不過她很會演戲,馬上掩飾住了,嘴裡嗔道:「也讓蘇晚一起去嘛,大家都是朋友,一起去玩嘛!」

叫她去看他們秀恩愛嗎?

那她還不如自戳雙眼算了!

敬敏不謝!

季寒立刻囔囔開:「有她沒我!她要是去,我就不去了!」

藍夢裝作很是無奈說:「哎,季寒你怎麼這樣啊?」

她萬般為難地看向蘇晚:「對不起,你看要不……」

蘇晚有些好笑地看著他們三人。

一模一樣的套路,今晚已經在她面前玩第二次了。

她沒有絲毫猶豫地望向宋涼生,果然就聽到他薄唇輕啟道:「蘇晚就不去了,她平時都沒有夜生活,從來不出去玩的。」

「哦,原來這樣啊。」藍夢恍然大悟的樣子。

蘇晚和顏悅色地看著他們,很想說:「姐今天倒是想開開嗓子。」

不過,她只是在心裡想想罷了。

畢竟只要想一想,一晚上都要看著他們三人玩套路,就滿滿的心塞。

她忽然覺得,這三人乾脆組個組合出道算了。

組合的名字就叫「套路玩得溜」。

呵呵,想想就覺得好好笑。

蘇晚的思緒已經飄遠了,宋涼生見她沒說話,皺了皺眉,正想要說什麼,季寒就開始不耐煩地催促了。

「走吧,涼生,她這麼大的人了,自己找得到路回去,咱們別管她了!」

宋涼生動了動嘴皮,最終還是跟他們走了。

等到蘇晚回過神來,他們三人已經走遠了。

蘇晚輕嘆了一聲,剛要轉身,忽然走廊里響起了服務員的驚呼:「快讓開!啊!來不及了!!」

蘇晚的餘光,只看到一輛餐車對著自己橫衝直撞地衝過來。

她下意識的閉上了眼睛,緊接著一股巨大的力道握住她的腰。

下一秒,她就跌入了一個溫暖寬厚的懷抱。

預想中的疼痛並沒有到來。

推著餐車的服務員一臉歉意地彎腰道歉:「對不起!對不起!」

「沒事吧?」頭頂傳來男人溫和的聲音。

蘇晚驚魂未定地睜開眼睛,眼前出現了顧朝夕溫文爾雅的俊臉。

陌生男人熟悉的薄荷香味,瞬間將她包圍住。

她晃了晃神,才發現自己還被他給緊緊抱在懷裡。

「我沒事。」蘇晚紅著臉,趕緊從他的懷裡輕輕掙脫開來。

顧朝夕淺笑著,意有所指地說:「你確定,你真的沒事?」

「沒……」蘇晚剛剛說了一個字,忽然瞳孔猛然一縮。

她感覺到臀部一絲絲的涼意……

不會吧???

蘇晚低下頭,看到她的禮服不知道什麼時候被勾破了,應該就是剛剛餐車撞上來的時候。

在走廊暖黃色的燈光下,她白皙纖長的大腿若隱若現的,露出一大片如上等的羊脂白玉般的瑩白肌膚。

就連她穿的黑色蕾絲小內內也露出來了……

蘇晚倒抽了一口冷氣,急忙伸出小手擋住自己的臀部。

但是擋住臀部就擋不住大腿,真是快要瘋了!

除了臀部和大腿,她此刻還很想擋住自己的臉。

她想起一個關於浴室的笑話。

如果著火了,衝出來的女人是應該遮胸還是遮下面。

守門大爺的答案是遮臉。

因為胸和下面都長得一樣!

果然大爺還是你大爺!

不不不,現在那個是重點嗎!

蘇晚快瘋了,一張小臉又是窘迫又是懊惱。

還好,宴會散場后,賓客們全都離開了,此刻走廊上的人不多,沒有人看到這邊。

除了……

蘇晚抬起頭,看向眼前的男人。

顧朝夕一臉風平浪靜地站在她面前,面色溫和,波瀾不驚。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