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鄀的殘暴更加讓華晴懷念過去司厲霆對她的好,司厲霆雖然性格冷漠,但他從來沒有傷過她分毫。

他會記得自己的生日,不像唐鄀,嫁給了他幾年,他沒有給自己過一個生日。

華晴心中很是委屈,「鄀,我沒有……」

「沒有,你讓人調查司厲霆幹什麼?難道不是你還惦記著他,怎麼,你後悔了?知道他是帝凰總裁,後悔當初跟我了?」

「鄀,我哪裡是後悔,你一手將我捧上了影后的位置,我怎麼可能後悔,我已經得到了我想要的。」

華晴話音剛落,左臉又被人一巴掌給扇來。

她一直都知道唐鄀是個殘暴的人,被他這麼對待,她心情還是很不好。

「你為什麼又打我?我說錯了什麼?」

「我從來沒有告訴過你司厲霆是帝凰的總裁,你在聽到的時候沒有一點驚訝,你早就知道他是帝凰總裁了!」

華晴面色一變,她的確早就知道,先前也並沒有告訴唐鄀,甚至還刻意避開了和唐鄀一起去見司厲霆。

沒想到剛剛唐鄀竟然是試探她的,華晴趕緊解釋:「鄀,我也是才知道的,我讓私人偵探去調查了司厲霆。」

唐鄀的臉色這才好看一點,「要不是想要和他再續前緣,你調查他幹什麼?」

華晴眼珠子一轉,「我當然是為了你,你不是很討厭司厲霆么?我有一個好辦法讓他難受。」

「什麼辦法?」唐鄀冷冷的看著她,不知道她要做些什麼。

「之前不是有報道說蘇家大小姐是唐茗的老婆,要是將這些照片報道出去,不僅可以打擊司厲霆,還可以打擊唐茗。

唐茗不是從老爺子那裡得了百分之五的股份,明明他就要輸了由你做唐氏集團的總裁,這可是一個好機會。」

「華晴,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心中打的什麼主意,說什麼幫我,你的目的是蘇錦溪。」

女人眼中的不甘和妒忌雖然她隱藏的很好,但還是被唐鄀給捕捉到了。

「鄀,我承認我是有些妒忌,但我真的沒有想過要和司厲霆怎樣,我已經有了你。」華晴開始對他撒嬌。

那天在司厲霆那裡受挫,唐茗又得到了股份,讓唐鄀心情很不好,他最不喜歡輸的感覺。

唐鄀和司厲霆在這件事上已經聯手,他看了一眼那些照片,不管華晴是為了什麼目的,她的提議不錯。

「你去安排,我來推動,讓我們好好給他們送一份大禮。」

「好。」

「記住,不要做出對不起我的事情,否則你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我知道。」

華晴連夜找了一個大公司爆新聞,這個公司和星宇向來不和,所以肯定不會是司厲霆的公司。

豪門新聞堪比娛樂圈大新聞,華晴看著照片上的蘇錦溪,「這次我看誰還會護著你!」

第二天新聞爆炸式的涵蓋了各個頭條版面,蘇錦溪還沒有醒來就被司厲霆的電話給炸醒。

「爺,你快看今天的新聞。」

司厲霆還沒有睡醒,「什麼新聞?」

「你和蘇小姐的事情曝光了!」林均也是剛剛才看到,第一時間就告訴了司厲霆。

「我們的事情?」司厲霆連忙掛了電話,查看娛樂新聞。

標題華麗麗的寫著「豪門驚天秘密:蘇家大小姐出軌老公三叔。」

司厲霆最不想要看到的事情發生了,他本以為一切塵埃落定,誰知道卻以這樣的方式爆了出來。

網上的吃瓜群眾已經展開了熱烈的討論。

「哇,這女人可夠厲害的,老公這麼帥還要出軌叔叔,嘖嘖。」

「叔叔是混血兒呢,好羨慕,兩個都是大美男。」

「這蘇小姐好賤,老公這麼好還不知足,潘金蓮後繼有人了。」

這還算是比較好的評論,還有大批帶著髒字的評論,每個人都當作茶餘飯後的談資。

司厲霆看到那些侮辱蘇錦溪的字眼,心中已經快要氣炸了,誰曝光的!

「三叔,怎麼了?」蘇錦溪被司厲霆身上的冷意給涼醒。

「沒事,蘇蘇,我手機沒電了,把你手機給我。」

「哦,好。」蘇錦溪想也沒想就給了司厲霆,「那我先去洗漱了。」

「嗯。」

司厲霆知道她起床後有個習慣就是刷微博,要是她看到那些字眼不知道會怎麼難過。

見她進了洗手間,司厲霆給林均打了個電話。

「將新聞撤了,給我查清楚,是誰爆出來的!」

「是,爺,網上對蘇小姐一片罵聲,最近蘇小姐還是不要出門了,免得受到人身攻擊。」

「我知道。」司厲霆擔心的也是這一點。

雖然蘇錦溪都是和自己在一起,難免她不會有露面的時候。

蘇錦溪還不知道外面的風風雨雨,「三叔,你去洗漱吧。」

「蘇蘇,我的手機突然壞了,今天你的手機先借我用一下。」

「好啊。」蘇錦溪雖然覺得奇怪,司厲霆不是有幾部手機么。

不過他說什麼也有他的道理,蘇錦溪不會去問為什麼。看到那張純凈的臉,竟然有人想要傷害這樣善良的她,司厲霆越發心疼她。 司厲霆走得很匆忙,一如他回來一般,將他送到機場,見他匆匆過了安檢口,顧錦心中莫名有些不安定。

她知道有些事情即便是司厲霆沒說,事情也不可能那麼簡單。

但每個人都有每個人需要面對的,司厲霆如此,顧錦仍舊如此。

才接手了一個新公司,她自己的公司還堆了一堆的事情。

顧錦送走司厲霆馬不停蹄趕回G集團,她也該好好振作起來了。

一回到公司就被顧南滄給揪住了衣領,「錦兒,我回國可是專門為了你而來,我是擔心你,可不是來給你當壯丁的。」

「哥,能者多勞嘛。」顧錦纏著顧南滄撒嬌,「我現在不是回來了嘛,哥,你看我這裡也沒事了,那你趕緊回美國吧。」

顧南滄戳了戳顧錦的頭,「小錦兒,你這麼沒有良心,這麼快就要趕我走了。」

「哥,家裡還是要你做鎮,你走太久省得有人起異心。」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打得什麼主意,聽司機說你才從機場過來,司厲霆去了美國吧,你之前那麼激怒南宮熏,他捨不得對你下手,難道你以為他還捨不得動司厲霆?」

顧錦有些驚訝,「哥,你都知道了?三叔離開的時候不願意告訴我這些,他那邊沒事吧?」

「事情當然不小,不然他也不會走得這麼匆忙,南宮熏的手段你不了解。

他向來是為達目的不擇手段,對其他人都是如此,更不要說對司厲霆了。」

聽到顧南滄這話,顧錦當即心中就有些擔心,「南宮熏做了什麼?」

「南宮這傢伙下手真的有點狠,司厲霆辛苦在美國布的線這次怕是要被連根拔起了。」

顧錦臉色都變了,想到離開的時候司厲霆還輕描淡寫的對她說自己很快就回來,他只是去簽一個合同而已。

她知道這兩三年的時間司厲霆一直想要打開美國的市場,尤其是自己回顧家以後,司厲霆更是瘋狂的在美國拓展自己的版圖。

他的心血都花在了那邊,現在南宮熏對他下手,豈不是直接將他的所有心血都毀了。

「不行,我要回去看看。」

「我的小祖宗,你說你什麼都好,怎麼一遇上司厲霆就犯渾了呢?

我巴不得你可以跟我回顧家好好安頓下來,你卻是為了一個男人。

他回國你是不是又要跟著回來?錦兒,你現在不是蘇錦溪,身上沒有責任感。

你是顧錦,顧家的掌家人,你不要忘記了當初你為了得到家主之位你付出了怎樣的代價。

既然你已經選擇了這條路你就不能輕易變卦,你必須要快速成長起來,只有怎樣你才能幫到你自己也幫到他。」

顧錦沉默的思考顧南滄說的話,他說得沒錯,自己除了是一個女人之外,身上還有很多責任。

「哥,我不想三叔有事。」

「錦兒,雖然南宮熏手段強硬,司厲霆也不是軟柿子。」顧南滄寬慰道。

「可是哥,南宮世家在美國就是地頭蛇,三叔再怎麼厲害,論背景的話肯定不是他的對手。

我回顧家的這兩年時間,三叔將所有的心血都傾注在了美國那邊的公司上。

如果因為而讓他的心血白費,這輩子我拿什麼去還,我本來就欠了他太多。」

顧南滄心疼的撫摸著顧錦的頭,「錦兒,兩個人在一起會遇到很多風風雨雨。

很多人走了一半就放棄了,極少有人會走到最後,但能肩並肩走到最後的一定是感情最牢固的。

你那麼喜歡司厲霆,就應該相信他,同時你身上的擔子也不輕,你該知道顧家有多少只豺狼在盯著你。

既然你已經接手了顧家的家主之位,你也要隨時隨地想到你自己身上的擔子。」

「哥,我知道了。」

「錦兒,你記住一件事,咱們顧家的女人可不能輕易被人看扁,你想要幫司厲霆,那麼你也要變得更強。

只有你強了,才有底氣可以幫助他,這兩年你的訓練不要白費了。」

顧錦在他的教導之下漸漸恢復了理智,「哥,我明白自己的責任,不過你還是回美國一趟,如果三叔需要幫忙,你能不能看在我的面子上幫幫他?」

「你啊,還真是重色輕哥。」

「誰讓我的哥哥這麼好。」顧錦掛著一抹甜甜的笑容。

「真拿你沒有辦法,我的確不能久呆,美國還有一大堆的事情等著我去處理。

本來還擔心你,想要好好陪你幾天,誰知道你是個沒良心的小東西。

你那個百億項目我看過了,初步計劃沒有什麼大問題,不過你得小心一點。

全家族的人都會盯著你這個項目,以防有人耍些小手段,這個項目對於你在顧家是不是能立足有著很大的作用。」

「哥,我會好好做的。」

顧南滄看到她眼神中的堅定也放心了很多,「記住在商場之中不要隨便輕易相信別人,小桃你可以放心使用。」

「嗯。」

顧南滄又絮絮叨叨給顧錦講了很多東西,顧錦第一次覺得有個多好。

她耐心的聽著顧南滄給她分享的經驗,顧南滄就像是要送女兒出嫁的長者,眼中一直流露出不舍。

連去機場的路上他都還在不停的囑咐著顧錦,顧錦嘴角勾起一抹無奈的笑容。

「哥,你就放心吧,我真的不是孩子了,這些事情我都懂的。」

「懂就好,我錯過了你是孩子的階段,心中總想要彌補你一些東西,錦兒,無論什麼時候都不要怕,你還有一個哥哥。」

「嗯,哥。」顧錦緊緊和顧南滄擁抱,這就是血濃於水的親情吧。

一天之內連著送走了兩個她最重要的人,此刻已經是夜幕降臨,街上人來人往,車水馬龍。

司厲霆還沒到美國吧,還沒有分開一天,她的心中已經開始想念他。

平時習慣了他膩著自己,突然間少了他溫暖的胸膛可以依靠,顧錦覺得自己的背後涼颼颼的。回到自己的公寓,剛剛下車她便看到靠在車邊的南宮熏。

他斜斜依靠在車門前,單手插兜,另外一隻手夾著一支煙,見顧錦出現便掐滅了手中的煙頭。

顧錦沒想到會在這遇上他,而他應該是知道司厲霆離開才會過來吧。

知道他對司厲霆的公司下手,顧錦也沒有之前那麼客氣。

「南宮先生,這麼晚了你有什麼事?」顧錦冷冷詢問。

「好歹我救過你,你就不請我進去喝杯咖啡?」

「抱歉,深更半夜,孤男寡女共處一室我男朋友知道了會不開心。」顧錦也不怕得罪他,冷冰冰拒絕。

她對南宮熏不算太了解,誰知道他會不會做出什麼事情。

「放心,我還不屑對你做那種齷蹉的事情,若真的想做早就走了,不會等到現在,我過來是有事情要和你談。」

顧錦將信將疑的看著他,「但我並沒有什麼和你談的。」

「如果我說我是為了你手上策劃的那個項目呢?」

顧錦眉頭一皺,她策劃項目的事情才有了一點頭緒,還沒有完全成型,還有很多細節需要推敲。

這個南宮熏怎麼這麼快就得到了消息?自己還沒有公布出去,他的消息從哪裡得到的?

「我手上有很多項目,不知道南宮先生說的哪一個?」

為防止南宮熏故意套話,顧錦和他打哈哈道。

南宮熏從汽車邊走來,「如果我說,是你籌備那個上百億的大項目,現在我是不是和你有談判的資格了?」顧錦對上那一雙在黑夜中變得深紫的雙瞳,裡面有著她看不懂的深沉。 蘇錦溪美好的就像是一張白紙,司厲霆想要那張紙永遠純白無暇,不要染上任何顏色。

她從不招惹別人,偏偏卻有其他人不停的來招惹她,想要打擊她。

「三叔,你怎麼這麼看著我?是我臉上長花了嗎?」蘇錦溪覺得司厲霆看自己的眼神有些不對勁。

「沒有,就是我想喝你做雞湯了,蘇蘇,晚上給我煲雞湯。」

「好啊,不過煲雞湯有點複雜,我得早點下班。」蘇錦溪咬著手指道。

司厲霆揉了揉她的臉,「今天給你放假,好好在家給我煲湯。」

「不用啊,你最近那麼忙,我要幫你。」蘇錦溪搖搖頭。

這個傻丫頭,直到現在都在想要幫助別人,她都不知道現在網上是什麼情況。

「蘇蘇,最近你跟我早出晚歸,瞧你氣色一點都不好,我是想要你在家好好休息。」

蘇錦溪朝著鏡子看去,「是嗎?氣色真的不好嗎?」

「當然了,你是我的助理,但更重要的你是我老婆,在家乖乖等我。」

「好吧。」

「上次你不是喜歡看那個言情劇嗎,就在家追劇吧,食材家裡都有,不用出去買,放假就得好好休息。」

「謝謝三叔這麼體諒我。」蘇錦溪開心的踮起腳尖在他臉上親了一下。

司厲霆收拾完畢,帶著蘇錦溪的手機離開,並且囑咐了家裡的女傭,千萬不能給她電子設備以及不要讓她出門。

做完這一切他才離開,在輿論還沒有下去之前,蘇錦溪呆在家裡才是最好的選擇。

車子還沒有開到公司,蘇錦溪的電話就不停在響,大部分都是蘇家人打來的,也有一些她的同學來確認消息。

司厲霆直接關了手機,唐茗直接給司厲霆打了電話,「不是我曝光的。」

「我知道,沒有男人會喜歡被戴綠帽子。」

「那是誰曝光的?」唐茗顯然也很動怒,這次不僅將他給牽連進來,蘇錦溪已經被人給貼上了種種難聽的標籤。

「那些照片都是偷拍的,一定是有人早就盯上了我們,對方的目的是你還是我目前並不清楚,總之受傷最大的是蘇蘇。」

「我會調查清楚,那些網民十分激動,錦溪最近還是不要露面為好。」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