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菲實在是沒有勇氣說出老公這個詞,也沒辦法想象老公這個詞用在葉浪身上,簡直是不可思議滑天下之大稽!

葉浪倒是沒臉沒皮的摟的更緊了,這讓凌菲臉上一陣青紅交替,然而,落在戴強眼中就如小兩口打情罵俏一般,戴強有種心碎的感覺「那個,我突然想起來我還有些事情要做!」

話落,戴強轉身就要離去,葉浪急忙上前,一把抓住戴強,戴強猛的甩開葉浪的手「你幹什麼?」

「主任,是這樣的,你看,菲菲第一天來上班,狀態還不是很好,今天能不能先走呢?外面這群學生為什麼而來您也清楚,畢竟還未長大,都是孩子,可以理解,不像主任這般成熟,為人師表,照這個情況下去,咱們醫務室還不知道加班到什麼時候,我覺得菲菲離開才是最好的辦法,您覺得呢?」

葉浪這番話中有話,說的戴強面色難堪,又滴水不漏,戴強揮揮手「行行行,走吧,走吧,現在的年輕人真是越來越不靠譜了,談戀愛都談到辦公室來了,真是!」

話落,戴強便轉身離開,葉浪嘿嘿一笑,大聲喊道「謝謝主任啊!」

旋即沖著凌菲挑了挑眉,擠眉弄眼道「老婆,我們走吧!」

凌菲每次聽到這個稱呼都感覺起了一層雞皮疙瘩,恨恨的噁心道「你現在越來越讓我噁心!」

話落,便甩開葉浪的手,收拾自己的東西,葉浪倒是不生氣,無奈道「沒辦法啊,老婆,家裡鑰匙在你那,我沒辦法進去啊,我建議給我配一把鑰匙,以後我出入也方便點!」

凌菲身形一個踉蹌,四周圍看去,果然發現大家都在用異樣的眼神看著自己,葉浪此話一出,明擺告訴大家自己和他同居了,凌菲晃了晃頭,自己真是被豬油蒙了心才承認是他女朋友,哪怕就算累死也不能與這種人渣為伍!

凌菲緊忙收拾自己的東西,逃也似的離開,葉浪嘿嘿一笑,急忙追了出去,一把抓住凌菲「戲還沒演完,走這麼快乾嘛,難道你想以後每天的工作都是這樣么?不可想象啊,這麼漂亮的一個女孩,英年早逝啊!」

「我就算累死,也比跟你這麼噁心的人站一塊來的好,人渣!」

凌菲簡直不能用什麼詞語來形容葉浪了,自己的初吻被奪走不說,今天一天還親了兩次,自己還必須承認是她女朋友,凌菲感覺自己的世界觀都要被顛覆了!

而凌菲與葉浪出了醫務室的門之後,戴強怒氣沖沖竄了出來「我警告你們,以後不許隨隨便便的帶你們的什麼男朋友,老公進來,這是工作的地方,不是你們談戀愛,為所欲為的地方!」

眾人一縮脖子,紛紛翻白眼,這話怎麼不跟人家凌菲去說,分明是吃不著葡萄說葡萄酸!

「都聽明白沒有?」

「聽明白了……」

一陣懶洋洋的回答,讓大戴強拂袖而去!

凌菲怒氣沖沖離開,葉浪眉頭一挑,抽出一根煙點燃,深吸了一口,吐出一縷青煙「哎,女人啊,總是得教育啊!」

話落,葉浪一個健步竄到凌菲身後,在凌菲的驚呼聲,一把將凌菲抗了起來,快步出了醫務室,凌菲楞了三秒后,一陣如殺豬般的尖叫,瘋了似得掙扎!

「啪……」

葉浪一巴掌抽在凌菲的后臀,凌菲安靜了,整個紫禁國際安靜了,無數雙眼睛安靜了…… 足足幾十雙眼睛盯著葉浪,葉浪隔著空氣都能感覺到,一顆顆心破碎的聲音!

難道葉浪所稱的老婆就是女神凌菲?無法接受!

葉浪一手掐著煙捲,嘿嘿一笑「讓同學們見笑了,所謂當人訓子,背後訓妻,實屬沒辦法,這媳婦我回家以後一定好好管教,媳婦,咱回家!」

「誰是你媳婦?誰跟你回家?」

凌菲雙腿不停亂蹬,如瘋了一般,葉浪捏著煙捲的手掌,啪的一聲拍在了凌菲的后臀,十足的彈性讓葉浪心神一動,隨手又是啪了兩下,煙灰都沾在了凌菲的身上!

「我的天啊,那是我的女神!」

「完了,我的事情都變成了灰色!」

「哦,是毀滅還是生存,是尼瑪還是你爹?」

一陣陣殺豬般的哀嚎,隨著葉浪的幾巴掌響成一片,葉浪嘿嘿一笑「娘子,不想被拍腫,我覺得你還是老實點,聽話,乖昂!」

凌菲簡直崩潰,委屈的淚水就勢流下,絕望的眼神儘是悲怒,低頭恨恨的咬在葉浪的肩膀上!

「嘶!」

一口涼氣倒吸,劇烈的疼痛讓葉浪欲罷不能,來不及在嘚瑟,抓緊時間一溜煙跑開!

葉浪一路跑出數十米,將掙扎不已的凌菲放下,捂著肩膀一陣齜牙咧嘴「凌菲,你是不是屬狗的?真咬啊?」

凌菲身形顫抖,絕美的臉頰儘是紅潤,髮絲有些紊亂,落地之後便四處尋找什麼,映著夕陽餘光,威風吹拂的裙擺,就如畫中的仙子,真的很美,傾國傾城也比不上凌菲之美吧?

呆愣之後,葉浪急忙竄上前「嗯?凌菲,找什麼呢?我幫你?我這個人最喜歡的就是助人為樂,這一點你應該能看的出來!」

忽然,凌菲身形一頓,快速向前跑了幾米,彎腰從地上撿起了什麼,葉浪眺望過去,撿什麼呢?這麼認真!

只見,凌菲站起身形,拎著一把一米長的鐵棍大喝一聲「葉浪,我殺了你!」

「哎呦,我滴媽媽呀,艾瑪,凌菲,別衝動啊,有話好好說!」

葉浪身形一抖,急忙後退,凌菲如瘋了一般似得向著葉浪衝去,葉浪拔腿就跑,一邊跑一邊嚷嚷「凌菲,你可是女神,能不能注意形象,別跟瘋狗似得,還能不能一起愉快的路過小樹林了?」

「我殺了你……」

凌菲眼睛都紅了,哪裡還顧得上什麼形象!

「凌菲,咱們都是文化人,君子動口不動手,別鬧,聽話,昂,哎呦我曹,真過份啊!」

「我殺了你……」

「我他娘的就知道,你這娘們沒好心眼,我每次幫了你你都恩將仇報!」

葉浪幾個加速,身形瞬間竄出好幾米,一溜煙跑出學校,在周圍人震驚的表情中,兩人一前一後的跑出了學校!

而此時,楚歡,帶著二十多名小弟,以及張宇,馬昌達,李建哲無聊的等候著,楚歡叼著煙捲,啐了一口唾沫「麻痹的,還他嗎不出來,以為老子很閑么?」

「歡哥,我看,我看算了吧!」

張宇吞了一下口水,腦中不由想起水房的一幕,不禁打了一個冷顫!

「我說你他媽的怎麼……」

「宇哥,宇哥,葉老師出來了,好像要跑!」

李建哲眯著小眼睛,看到葉浪快速跑了出來,急忙跳著腳喊道!

「草,在哪?」

楚歡眼睛一瞪,急忙順著聲音看去,果然看見葉浪拔腿狂奔,當即大喝一聲「兄弟們,攔住他,別讓丫跑了!」

異世血族親王 說時遲,那時快,二十多人急速狂奔,場面頗為震撼,快速竄到葉浪身前,將葉浪攔住,葉浪腳步一頓「哎呦我去,別攔著,後面有狗,小心被咬著!」

話落,葉浪就要竄出去,楚歡眼疾手快,一個健步竄了上前,對著葉浪就是一腳!

「嘭!」

毫無防備之下,葉浪被一腳踹翻在地,楚歡大罵一聲「小子,今個讓你知道什麼叫社會!」

再一次2010 話落,楚歡搶過一把鐵棍,作勢就要向葉浪打去!

腹黑爹地圈禁嬌妻 「你們幹什麼?」

氣喘吁吁的凌菲追到這裡,卻看到這一幕,當即大驚失色,楚歡手中動作一頓「罵的,你跟誰這麼說話……」

當楚歡抬起頭之時,眼前一頓一呆,周圍眾人也是紛紛眼冒金星,太美了,美的不可方物!

楚歡急忙把手中的鐵棍一扔,嘿嘿一笑,急忙搓了搓手「哎呦呦,美女,這麼著急是去哪啊,跟哥哥一起去喝杯咖啡吧?」

葉浪嗤笑一聲,看了一眼周圍眾人,忽然見到了藏在眾人身後的張宇三人,頓時明白了過來,站起身形拍了拍身上的土「哥幾個這是要什麼?是不是有什麼誤會?還有你們,張宇,你們三個在這幹什麼?放了學還不趕緊回家?」

三人身形一顫,作勢就走,楚歡倒是不樂意了,轉過身形,猛的推了一把葉浪,葉浪身形一個踉蹌「你他嗎是不是分不清楚什麼狀況,草,輪得到你發號施令么?」

「你們幹什麼?這裡是學校,你在動手我就報警了啊?」

凌菲面色一變,急忙上前,這個時候她選擇與葉浪站在了一起!

「哎呦呦,你們聽到沒?報警,哈哈,我進警察局就跟回娘家似得,在正常不過了,不過出來以後,我可不會保證發生什麼了哦!」

楚歡一邊說著,眼中儘是不軌的光芒閃動,讓凌菲腳步眼中儘是冷意,相比於葉浪,楚歡是發自肺腑的討厭!

楚歡作勢就要想著凌菲走去,葉浪橫跨一步攔住楚歡「男人的事,男人來解決,讓學生跟女人走,我們慢慢談!」

「慢慢談?」

楚歡不舍的看了一眼凌菲,轉身盯著葉浪,指著葉浪的鼻子「好,我他媽就跟你談談,我就怕你談不起,談的胳膊腿沒了我就不管了!」

葉浪微微,不置可否的點點頭「凌菲,帶著學生們先走?」

「他們是什麼人?還有這些人是你的學生?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凌菲絕美的臉頰儘是著急,忍不住對葉浪炮語連問,張宇也越發的覺得事情不對勁,急忙上前「歡哥,要不就算了……」

楚歡一怒,轉身就是一巴掌「老子他媽什麼時候輪到你發號施令了?」

「啪!」

這一巴掌沒抽在張宇臉上,而是被葉浪一把手抓住「有事咱倆解決,學生跟女人是無辜的!」

葉浪的手勁大的出其,楚歡抽了幾下楞是沒抽出來,大吼道「放手!」

葉浪這才鬆手,楚歡身形一個踉蹌「好呀,夠牛比啊,行,咱們就解決解決!」

「凌菲,帶著學生們先走!」

葉浪轉身對著凌菲滿臉嚴肅的說道,凌菲身形一頓,看著葉浪的眼神有種摸不著的感覺,這是責任? 我的戒指太逆天 還是義務?

「為什麼?」

凌菲下意識的問道,葉浪微微一笑,輕輕的推了推凌菲「因為我是一名人民教師,教導學生,保護學生是我的義務,當然,還有保護女人,走,現在,立刻!」

凌菲此時心中竟然有種莫名的味道,說不出的因素,轉身走到張宇身前,拉著幾人,對著葉浪緩緩道「小心點!」

話落,凌菲轉身快步離開,葉浪嗤笑一聲,眼中閃過一抹鋒芒,嘀咕道「小心點?誰敢這麼讓我做?」 凌菲心情複雜的帶著同樣心情複雜的張宇等人離開,而此時的張宇等人也深深的懊悔著,事情已經超出他們的控制範圍了!

凌菲美眸更是盡顯緊張神色,她開始覺得葉浪並沒有那麼討厭,心中滿是擔心!

「不行,先報警!「

凌菲腳步猛的一頓,作勢掏出電話,張宇急忙竄到凌菲身旁,一把搶過凌菲的手機「不行,不能這樣,不能報警!」

張宇力氣很大,凌菲身形一個踉蹌,驚怒道「你這個同學怎麼回事?為什麼不能報警?」

張宇搖著頭,什麼也不肯說,凌菲美眸儘是一怒「現在你的老師正危在旦夕,為了我們爭取時間,你如此阻攔到底居心何在?」

話落,凌菲上前搶過手機,撥通電話就要報警,李建哲與馬昌達頓時慌了「完了,警察會把我們抓起來的,我們不想坐牢!」

張宇面色慘白,如果警察來了,一定會查到他身上,到時候自己就麻煩了,凌菲似乎感覺到了事情的不對勁「到底怎麼回事?」

張宇身形一顫,咬了咬嘴唇「我說,我說,都是我的錯……」

……

凌菲等人走後,楚歡帶著自己的小弟,將葉浪圍了個裡三層,外三層,生怕葉浪跑掉!

葉浪挑了挑眉,四周看了一下「這裡人太多了,旁邊有個小樹林,去那裡?」

楚歡楞了楞,看著一臉淡定的葉浪,滿是不可思議,他根本不相信葉浪不害怕,一定是還在裝比,等到了小樹林就是葉浪下跪的時候!

「老子今天就陪你玩個夠,希望你不要後悔!」

楚歡眼睛微微一眯,旋即率先走向小樹林,而葉浪則是被二十多人陪伴著,或者說監督著!

……

「你們真是太過份了?虧你們老師還那麼護著你們,可是你們卻做了什麼?」

聽完張宇的訴說,凌菲簡直不能接受,她還是第一次聽到這樣的學生!

「楚歡是這一塊的混混頭,非常有名,因為打架不要命,人稱楚霸王,這河西區域都是他的勢力,葉老師真的危險了,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幾人越想越慌張,對著凌菲焦急的說道,凌菲美眸一瞪,急的直跺腳「現在知道後悔了?早幹什麼去了?」

凌菲轉了幾圈,警又不能報,但是她也不能放任葉浪不管,急忙道「你們先回去,我過去看看!」

「可是!」

張宇本還想說些什麼,凌菲不容置疑的嬌喝道「回去!」

話落,就要向著葉浪的方向趕去!

「嘎吱!」

一道剎車聲響起,一輛黑色的賓士車停在了幾人面前,車上走下一名黃髮中年男子,身形挺拔,怪異的是懷中竟然抱著一柄唐刀,同時四名黑衣大漢下車,護住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擺擺手,四人當即退後,排成一條線,中年男子緩步走上前,四周看了一番,最終鎖定了張宇三人「請問你們是紫金國際的學生么?」

強大的氣場讓人震驚,下意識的點了點頭,中年男子也是抱著試試的態度問道「那你們認不認識一個年輕人,今天剛來紫金國際任職,二八班班主任?」

三人同時一愣,凌菲當即滿臉警惕「你們找葉浪幹什麼?」

中年男子眼中精光一閃,一個健步竄到凌菲身前,凌菲當即嚇了一跳「他在哪?」

凌菲後退一步,有些焦急的說「葉浪的麻煩已經夠多了,你們就不要在找他麻煩了!」

中年男子頗有興趣的看著凌菲,上下打量了一下「不錯,好小子,有眼光!」

「唰!」

一個健步轉身竄到李建哲身前,快速問道「葉浪在哪?」

「葉老師就在操場,不要打我……」

小胖子簡直被嚇破了膽,脫口而出,抱著頭蹲在地上,中年男子微微一笑「謝謝!」

話落,快速竄上車,四名大漢也跟了上前,車子快速發動,揚起一陣塵土!

凌菲長出了一口氣,她真是搞不懂了,葉浪,你到底得罪了多少人?

來不及多想,凌菲急忙向著操場衝去,就在這時,在凌菲身後,一條黑色的長龍車隊,足有二三十輛,快速的超越凌菲,向著葉浪的方向衝去,明顯是跟剛才的賓士車是一夥的!

凌菲,張宇等人紛紛錯楞,葉浪到底得罪了什麼人?

……

小樹林處,葉浪一人獨站一側,對面則是站著楚歡,與自己的二十多名小弟!

「楚爺今天不想跟你廢話,實話跟你說,整個紫禁國際都是我照的,打我的人沒有我的允許,就是天王老子也不行!」

楚歡叼著煙捲,拎著鋼管指著葉浪說道,葉浪揉了揉額頭「哥們,是不是古惑仔看多了,別整這麼多羊花活了,直接開始吧?」

「哎呦我曹,牛筆,我真欣賞你,行,看你也是個爽快人,這樣,五萬塊,這事算了了,以後在這紫禁市我罩著你,錢不到我也行,一條胳膊一條腿,你選一個……」

葉浪抽出一根煙點燃,深吸了一口,吐出一縷青煙「要命不給,要錢更沒有,你就看著辦吧!」

「罵的,你耍我?找死,兄弟們,給我上,把胳膊腿都給我卸了!」

楚歡雙眼一瞪,大手一揮,數十人瞬間向著葉浪衝去,葉浪紋絲未動,眼睛微微一眯,二十三個人,三十秒足夠了,戰鬥的血液開始燃燒,就在這時,葉浪耳朵一動,身形頓時一垮,什麼性質都沒了,一屁股坐在地上「這麼快就找到了,沒法活了!」

話落,竟然直接躺在地上,就如撒潑打滾的孩子一般,眾人紛紛一愣,楚歡大罵一聲「罵的,跟老子耍混蛋?砍死他……」

「轟隆隆……」

似乎是一陣陣悶雷聲響起,地面一陣顫抖,眾人心頭一顫,發生了什麼?

接下來,楚歡第一次見到了這麼震撼的場面,終身難以忘記!

「轟隆隆……」

半空中,數架直升飛機停在了眾人的上空,從直升機上不停的有人頭順著繩索趴下來!

「轟隆隆?」

那是什麼?我曹,坦克?

十幾架坦克,數十輛軍用吉普從不遠處趕來,不遠處一條長龍賓士車隊快速襲來,從車上賓士而下數不清的黑衣人!

遠處,一排排全副武裝的黑衣漢子,紛紛快速前進!

「影殺到位……」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