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天哪,你用什麼方法,居然連奇異之地都可以被你斬殺,你身上難道是有什麼秘寶不成?」血狐說出這番話的時候,看著面前的陸方的眼神之中就有些炙熱。

「那隻不過是一次性的用品,我已經用掉了,這可是我的寶物。」陸方直接拒絕了。

他跟面前這血狐並沒有什麼太大的關係,他可不會把自己的鮮血給他。

更何況這是他的鮮血,要是被其他人知道了,說不定還會從他身上下手,那可就糟了。

他的血液只屬於他自己一個人,他沒有打算給其他任何人,直接就是拒絕了。

「哦。」

血狐聽到這裡,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那一雙不斷轉動著的眼珠子,卻是帶著一些詭異,似乎它根本就不相信陸方所說的話。

陸方卻沒有理會面前這隻狐狸,而是走到了面前這沼澤地裡面開始搜索起來。

這裡面失去了那股支撐著的法則,裡面散發著濃郁的元力。

陸方的神識掃過,果然就在這裡面找到了兩顆珠子,這是一黑一白的兩顆珠子。

陸方拿在了自己的手中,只感覺到這兩顆珠子之中蘊含著一股龐大的元力。

陸方還沒有用力,就能夠感覺到這珠子裡面散發出來的奇特變化。

他頓時倒吸了一口涼氣:「這是怎麼回事?這珠子裡面居然能夠散發出這樣濃郁的力量。」

他微微的用神識在珠子裡面感應了一番,就感應到這顆珠子這兩顆珠子之中居然有著之前那萬化宗四兄弟的力量在這珠子裡面。

「我懂了。」

陸方就在這一刻反應了過來,這些珠子裡面的力量,肯定是來自於這些被殺的人。

「真是太可憐了。」陸方低聲喃喃的說著,眼眸之中帶著一些無奈之色。

「可惜什麼?」在周圍的好幾個人,臉上都是露出了一些詫異之色,對著面前的陸方說道。

「我是說,這些人實在是太可憐了。」陸方說道。

「他們就被這玩意給整弄死了,都沒有好好的大戰一場,就被陰死了,每一個人都應該在修為的道路上越走越遠,可是沒有想到的是,大家卻在爭鬥之上,死在路半路上。」

陸方說到這裡,帶著些感慨。

「哈哈!」

只是下一刻,在一旁的血狐卻是哈哈大笑了起來。

它輕輕的邁著自己的步伐往前面走了幾步,甩動著那紅紅的尾巴,帶著一些瀟洒之色。

它雖然是異類,但是此時卻像是一個普通人一般,開口說道:「這個世界本來就是這樣,是人吃人的世界,異類吃人,或者人吃異類,這本就是理所應當的事情,天然正義。」

只見血狐來回的走著,輕輕搖晃著它的尾巴,帶著一種陰沉的味道。

只見它微微眯著眼眸,讓人一看是那麼的有趣和可怕。

「所以,我認為這個事情,其實並沒有那麼簡單,這裡面,有著我們所不知道的內幕。」

它這樣的說道,就已經舔了舔嘴唇,看上去帶著一些陰沉而又可怕的氣色。

「呼!」

豪門甜婚:詹少放肆寵 「所以,這就是這個世界啊。」它這樣的嘆息著說道,帶著感慨之色,似乎是在緬懷過去。

「哈哈!」下一刻,陸方也是哈哈大笑了起來。

「的確,在這個世界上的確是強者為尊,誰能夠在這個世界上走的更遠,誰能夠在這個世界上變得更強,那麼他就是這個世界上的強者,就有著作為食客的資格。」

陸方說到這裡,就有著一種深刻的領悟。

這個世界上就是一個弱肉強食的世界,不變成強者,就無法制定這個世界上的規則。

比如這異類吃人最後卻隕落在自己的手中,那還不是只有一個原因,那就是他比這個奇異之地更強,所以他能夠戰勝掉它,最後剩下的這兩個珠子留在這裡。

「我們還是太弱了,建造這個禁地的人不知道是多麼的強大,居然硬生生的創造出了這個空間,甚至還把這麼多的存在關押在這裡面,真是讓人不敢想象。」陸方說道。

「這有什麼不敢想象的,修為抵達了那極致的部分,就會變成這樣,割裂空間,也只不過是爾爾。」血狐這樣說著,眼眸之中帶著一些莫名的神色。

就在這個時候,在一旁的血色男子,突然低下了自己的腦袋,看一下地面下的沼澤地。

就在這沼澤地之中,居然飄浮出了一些黑色的氣息。

「不對,你們看一看這下邊的大地,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這地下居然有許多的黑氣浮現出來了。」

只見這血色男子開口說道,眼眸之中帶著一種莫名的神色。

「這是怎麼回事?」陸方就在這一瞬間,眼眸之中一下子盯住了下方,他的腦海之中,傳來了天老的話。

「沒有想到在這裡居然有真魔之氣的出現,看來在這下面是有什麼東西。」天老這樣的說道,帶著一種驚詫的味道。

「什麼?」就在這一刻,陸方也是浮現出來了一股涼意。

「天老,你說這下面是什麼東西?真魔之氣?這該不會是跟魔頭有關係吧?」陸方這樣的問道。

「哎!」

就在下一刻,天老就是長嘆了一聲:「沒錯,真魔之氣就是跟魔頭有關係,據說有一個叫做真魔界的地方,裡面曾經有著無數的魔頭出現過,不過卻被擊退,斬殺了不少的魔頭。」

天老開口說道,似乎是回憶起了過去的事情。

「就算是我,當年曾經也碰到過這樣的魔頭,這些東西生命力十分強大,甚至還有一些異術,他們的真魔之氣之中似乎有毒,這在我們這個世界只要被沾上,就會立刻被腐蝕身體。」

他說到了這裡,一雙眼眸之中似乎有一些回憶。

「不過這也不算什麼,但是這種力量之中帶有著一種特別的力量,他們只要用自己的元神灌輸進某一些東西之中,再配合真魔之氣,就可以製造出類似的魔種。」

天老似乎是回憶起了過去,帶著一種緬懷的味道。

當時我所遇見的那個魔頭,居然製造出來了數10個怪物,這玩意那可是有趣的很,每一個性格都不同,每一個模樣都不同,每一個的實力都不同,殺起來很不順手。

「哎,當時我可是殺了數十個這樣的魔頭,殺的爽極了。」天老說到這裡,就帶這些暢快。

「不過據說,這些真魔離開的時候,被證道大陸上的大能封印驅除了,當時我斬殺了,只不過是個餘孽,出現這樣的東西,一定要小心才是,否則很可能會面臨他們的魔種。」

要是那些東西復活過來,那可就有意思了。

只見這人開口說到了這裡,就露出了一縷濃烈的殺氣。

「我能夠殺掉這些東西嗎?這下面如果是個封印,或許可以找到不少的寶物吧,這已經過去了應該有萬年之久了吧,如果是真魔,又在這個世界,恐怕早已經被消磨殆盡了。」

陸方開口說道,一雙眼眸中就帶著些期待。

「那是當然,這個世界可不是他們的真魔界,這可是證道大陸,萬族必爭之地,不過現在這地方卻是我們人族的,就可以證明我們人族的強大,封印陣法自然也是可以消磨他們。』

天老說到這裡的時候,臉上也露出了一些遲疑之色。

「不過這些東西那可沒有那麼簡單對付,想要對付他們,就還得使用一些特別的招數,用你修鍊出來的鳳凰涅槃火,可以對付他們。」天老說道。

「我明白了。」就在這個時候,陸方說道。

「什麼?」天老有些疑惑。

「剛才那奇異之地,會不會就是被這真魔之氣污染,變成了魔種?」陸方開口說道。 「我沒有見到過這種情況,但是你說的也極有可能,奇異之地被真魔之氣所污染,因此具有了魔性,從而喜歡吞噬人族,從而壯大自己,而且在之前的時候,的確造成一些魔相。」

天老說到了這裡,一雙眼眸之中就露出了凝重。

「這一件事情可有點不容易了,接下來必須要好好的調查清楚才行。」只見他低聲喃喃的說著。

「你有真龍之血的確可以下去看一看。」只見天老開口說道,聲音之中帶著一些嘶啞。

「呼」

陸方長長的吐了一口氣,眼眸之中帶著凝重。

「我倒想試一試,調查一番才行。」陸方開口說道,就開始有了行動,他的速度很快,直接邁步而出。

只不過是片刻之間,他的眼眸之中就有了自己的決定。

他打算看一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大步的向前面而去,他就走到了這坑的旁邊,從上往下看,就可以看見這個大坑之中冒出來的黑氣。

「沒想到在這裡面,居然還有這樣東西在這裡面。」只見陸方開口說道,聲音之中帶著一些嘶啞。

陸方抬手一揮,就在這一瞬間颳起了一陣風,只見這一陣風刮過,瞬間就把這些煙霧全部都給吹走了,露出了下面的東西,就在這地下之中,居然有著大片的階梯。

這些階梯一層接著一層,一路向下。

隨著剛才的沼澤地徹底的被破壞掉,那奇異之地被斬殺,這些沼澤泥土也都是四濺飛去,露出了下面的建築。

這樓梯一路向下,這下面是有著一個宮殿的大門,這宮殿大門之上,就有著一些奇異的紋路,看著面前這些紋路,陸方就皺起了自己的眉頭,他緩緩的伸出了手。

不過並沒有去撫摸,反而抽出了自己手中的龍鱗劍。

不知道為什麼,陸方就在這一扇門之上,感受到了一種巨大的壓力,彷彿面前這一扇門是活物一般。

這上面是什麼東西?為什麼能給我這麼大的壓力?

陸方用力的咽了咽自己的口水,低聲喃喃的說著。

他深吸了一口氣,又緩緩的吐了出去,臉上露出了一縷冷笑:「讓我看一看吧。」

下一刻,他舉起了自己手中的龍鱗劍,一劍劈在了這一扇門之上。

只見這門上就在下一刻發出了尖叫之聲,彷彿似乎是劈到了一個活物之上,這扇門上面似乎有著一些人在上面,發出了他最為可怕的尖叫聲,帶著一種恐怖的味道瀰漫在空氣之中。

在一旁的血狐看到了這一幕,於是發出了一些笑聲說道:「這東西一看就是有著生命的宮殿,你想要進去,可沒有那麼容易,我覺得還是要用暴力的手段直接破開會比較好。」

在一旁的血色男子也是開口問道:「要不要我們出手幫你?」

陸方聽到這裡,回頭看了一眼,這一人一狐。

可以清晰的看到他們是在看自己的笑話,於是陸方就開口說道:「你們自己看著辦,不要玩這種把戲。」

「對了,你們兩個在外面保護,一旦出現什麼事情,一定要配合我,否則我就會催動禁止。」只見陸方在這面前的這一人一狐說道,一雙眼眸之中,閃過了一縷冷色。

只見這隻狐狸帶著一縷冷笑說道:「那是當然了,難道你以為我是那麼不知好歹的狐狸嗎?既然你給了我血蓮,那我自然是會把答應你的事情做到完美。」

血狐說到這裡,就挺直了自己的背,裝作一個高手的模樣,這樣認真的對著面前的陸方說道。

重生之婦甲天下 「好,還有你呢?」陸方問道。

「你掌握了我的禁制,你問我有什麼用?」血色男子開口說道,眼眸之中沒有其他的神色。

他們都互相發過誓,自然不會拖後腿。

陸方點了點頭,這時候沒有再多說什麼,而是取出了自己的手中的龍鱗劍,看著前方的門。

「既然這樣,那我就直接用暴力手段破壞好了。」陸方說完之後,運轉功力,一劍斬落下。

只見他的手中就在這一刻浮現出來了一股濃郁的煞氣,他抬手一劍,劍氣四溢,這一劍斬落而下。

「轟!」

只聽一聲巨響,就在下一刻,這一扇門被轟開了,陸方的劍氣也在這一瞬間刺入了這大門之中,只見這大門就在這一瞬間被他給轟破了。

轟破大門之後,從這裡面一下子就湧出來了一股濃烈的黑暗的氣息,這就是魔氣。

這一股強大的魔氣,瞬間涌了出來。

讓陸方皺起自己的眉頭,他能夠感受到這裡面有著一種恐怖的危險,讓人十分的凝重。

陸方深吸了一口氣,又緩緩的吐了出去。

他並沒有下去,但就在這個時候,卻感覺到這裡面居然傳來一股巨大的吸力。

「糟糕。」陸方只來得及在自己的腦海中冒出這樣的想法,就在下一個瞬間居然就被吸進去了。

「這裡面是怎麼回事?難道還有真魔在這裡面活著?」

陸方在心中想著,心中帶著震驚。

就在下一個瞬間,他發覺自己來到了一個空間之內,只見這是一個光和暗交織的世界,他就在這一瞬間落在這裡面。

是一個巨大的光人,身上充滿著一種可怕的力量。

而在另外一邊,有黑暗的存在,他的渾身上下都瀰漫著一股強烈的黑氣,帶著一種恐怖的味道。

「桀桀!」

「沒有想到已經有人來了,真的是太可惜了,我還以為沒有人回來,沒想到居然來了三個人,這三個人身上都帶著魔氣,看來這一次就是我勝利了呢。」只見這魔影開口說道。

就在這空間之中,只見這魔影就在這一瞬間變得巨大膨脹了起來,他的身軀是那麼的可怕,身上瀰漫著一件鎧甲,帶著可怕的魔光就在這一瞬間變得巨大了起來。

他似乎要佔據上風了,在另外一邊,這光影居然受到了影響。

但是這光影也不虛,只見他抬手一揮,又出現了另外一種不小的能量抵擋住了。

「他身上也同樣修鍊著法則之力,是本世紀最為正規的力量,他們身上的魔道力量,也只不過是一點點而已,我才是勝利者。」

就在下一刻,他身上的光團就在這一瞬間膨脹。

原來這一人一魔,居然就在這空間之中發動著大戰,雙方交手帶著一股巨大的爆炸。

陸方看見自己身邊有這一人一狐,他們也是蒙了。

他們原本就在外面,就在陸方被吸進去的時候,他們也感受到一股巨大的吸力,把他們也一起吸收了進去。

雙方交手的這個時刻,讓他們感覺到了自己身上所湧出來的那股不安。

這兩邊的力量,有一點可怕。

他們身上的那一種強大的氣勢,彷彿就是這個世界上最為可怕的怪物一般,強者交手,弱者只不過是賭注而已。

「這是哪個地方?我們為什麼會被困在這裡?」就在這個時候,血色男子開口說道。

他說到這裡的時候,一雙眼眸之中帶著差異之色。

似乎這裡有著一股十分可怕的危險,讓他感覺到了心驚肉跳。

他野性十足,此時他的身體在不斷的顫抖著,對這個地方所出現來的兩個人感覺到了害怕。

在一旁的血狐此時嘴巴在不斷的顫抖著,上下在不斷的碰撞,彷彿是遇見了可怕的事情。

「他們兩個絕對是頂尖級別的人物,在這旁邊的這位存在,他身上的那魔氣是我在這個世界上見到過最可怕的存在。」

他說到這裡的時候,渾身都是顫抖了起來。

陸方深吸了一口氣,緩緩的吐了出去。

「現在我們就只是棋子而已,現在都不要說話,我們所說的每一句話,都在他們的掌握之中。」

陸方小聲說道,聲音之中十分的小,讓人彷彿是聽不見一般。

「我們知道了,我們不會那麼蠢的。」這一人一狐小聲的說道,十分的安靜。

就在這個時候,陸方以及這一人一狐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可怕的壓力,從這天空之上,有著一種目光投射到了他們的身上。

「這是?」

就在這個時候,陸方呼吸都變得急促了起來,緩緩的抬起了自己的頭。

就在這天空之上,兩雙目光都投射在了三個人的身上。

「你們三個就成為我們的棋子吧,接下來按照各自的力量來選擇,看誰的力量更加強大,培養出來的人誰更強大。」

只見其中這光人開口說道,眼眸之中帶著一些輕蔑之色。

「呼!」

這個時候的陸方臉色一下子變得慘白了起來,沒有想到居然會變成棋子。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