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夫人連忙點頭,便讓陳嬤嬤去準備了。

韶華陪著老夫人用過晚飯,才回去。

等回了院子,韶華便又去了書房。

「大小姐,三皇子的事兒?」鄭嬤嬤見韶華回來之後對三皇子隻字不提,便輕聲問道。

「不用管了。」韶華淡淡地說道。

「是。」鄭嬤嬤低聲應道。

韶華拿過一側的賬本看過之後,抬眸看著鄭嬤嬤,「賬本之事,貴叔查的如何了?」

「都查清楚了。」鄭嬤嬤便將重新整理的賬本都遞給了她,「大夫人的人也都換掉了。」

「嗯。」韶華點頭,「損失的,便都入賬了。」

「是。」鄭嬤嬤立在一側應道,而後說道,「大小姐,大夫人安插的人雖然都清除了,不過老奴還是覺得大夫人必定留有後手。」

「眼下是要將鋪子裡頭的人清理乾淨。」韶華淡淡道,「至於大夫人還留下了什麼,日後慢慢再清除。」

「是。」鄭嬤嬤抬眸看著她,「大小姐可是要去歇息了?」

「嗯。」韶華應道,便起身出了書房。

莫嬤嬤匆忙入了大夫人的院子,徑自穿過走廊,便入了屋內。

大夫人正斜靠在一側閉目養神,瞧著莫嬤嬤的臉色,微微抬手,屋子裡頭便只剩下莫嬤嬤與她二人。

她挑眉看著莫嬤嬤,「怎麼了?」

「安插在鋪子裡頭的人都換掉了。」莫嬤嬤壓低聲音說道。

「哦。」大夫人也只是勾唇一笑,低聲道,「不過是表面而已。」

「夫人,大小姐的手段不容小覷。」莫嬤嬤想著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將人全部清除了,只能說韶華是個極厲害的。

大夫人低聲道,「便讓她多得意些日子。」

「是。」莫嬤嬤瞧著大夫人絲毫不將韶華放在眼裡,她雖然心存疑慮,卻也不敢在這個時候與大夫人再提起。

隨即便退了下去。

大夫人嘴角地笑意停發地深,接著便又緩緩地合起雙眸,對此事並未有任何的惱怒與驚訝。

親親老婆:寵你沒商量 次日,韶華收拾妥當之後,便去了老夫人那處請安,

謝穎、謝蘭、謝欣、謝貞正在外頭等著,待韶華前來,姐妹五人才一同入了廳堂。

謝欣因著那日中邪,喚了大夫過來,吃了葯足足歇了一整日才緩過神來。

她看著韶華的時候,眼神透著幾分的冰冷。

而謝蘭因著席敏的事兒,對韶華也很冷淡。

謝貞反倒看見她笑吟吟地施禮,顯得尤為親近。

謝穎自是規矩地跟著,瞧著神色無恙,卻也不知在想什麼。

老夫人也只是與她們說了一會子話,便讓她們姐妹幾個陪著她用過早飯,才讓幾人回去。

謝欣特意趕到了韶華的跟前,冷視著她,「大姐,莫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

「四妹妹此言何意?」韶華不解,只覺得謝欣缺腦子。

謝欣冷哼了一聲,「大姐對我做過的事兒,我會銘記於心,日後定會好好回報大姐。」

她說罷之後,仰頭便走了。

謝貞瞧著謝欣那般,走了過來,「大姐,四姐那性子,你莫要放心上。」

「嗯。」韶華朝著謝貞微微點頭。

謝貞便也轉身走了。

謝穎看了一眼韶華,也離開了。

謝蘭看著她,也只是露出一抹淡淡的冷笑。

韶華瞧著,也只是暗自無奈地笑著,姐妹幾人,倒是各自為營啊。

鄭嬤嬤看著她,「大小姐,今兒個要去東邊的鋪子。」

「嗯。」韶華點頭,便也轉身先回去了。

收拾了一番之後,韶華這才出了府,坐著馬車前往東邊的鋪子。

「大小姐,老奴擔心有人暗中算計您。」鄭嬤嬤看著她說道。

「我知道。」韶華清楚,眼下的局面,便是大夫人喜聞樂見的。

她只是抬手翻著書卷,「算計也不過是些小把戲罷了。」

「老奴擔心,有人暗中挑撥。」鄭嬤嬤接著說道,「這內宅裡頭的手段雖然只有那些,不過也不能不防。」

韶華微微點頭,「怕什麼,有人敢算計,我自是不會忍讓的。」

「大小姐,四小姐便是那個被挑唆的。」鄭嬤嬤低聲道。

「嗯。」韶華漫不經心地應道,「你只管讓紫釵她們守著院子便是。」

「是。」鄭嬤嬤輕聲應道。

等到了東邊的鋪子,韶華下了馬車,臉上戴著面紗,掌柜的已經立在外頭候著。

她緩緩地上前,掌柜的連忙躬身道,「見過大小姐。」

「嗯。」韶華淡淡地應道,便抬步入了鋪子。

掌柜的自是將近期的賬本拿了出來,放在她一側的几案上。

韶華拿過逐一地看著,過了半晌之後說道,「到底是不同。」

「大小姐見笑了。」掌柜的是新換的,乃是貴叔特意尋的人。

韶華倒是覺得這掌柜的並非是那等奸頭耍滑的,辦事利索,這鋪子裡頭的賬本也是清清楚楚的,事無巨細,倒是很滿意。

隨即便又詢問了一些事情,這才放心地離開。

鄭嬤嬤看著她,「大小姐,可是去貴叔那處?」

「嗯。」韶華微微點頭。

眼下謝家的情形,反倒讓韶華行事越發地謹慎了。

思索了半晌之後,「後日回席家。」

「大小姐,您是要去送大奶奶?」鄭嬤嬤低聲問道。

「終歸是要送一送的。」韶華嘆了口氣說道。

「是。」

貴叔一早便得了消息,在等她過來。

韶華見貴叔神色微變,便知曉出了事兒。

待她去了後堂,貴叔便將一封密函遞給她。

她看過之後,雙眸微動,「三皇子之事,乃是他有意設計的?」

「是。」貴叔點頭應道,「陛下想來是知曉的。」

「那此事是為了庶族還是士族?」韶華低聲道。

「三皇子與庶族的關係甚好。」貴叔道出了關鍵。

韶華瞭然,將密函推給貴叔,「看來父親那處是知道的。」

「是。」貴叔看著她,「大小姐,三皇子的事?」

「遠觀便是。」韶華淡淡道。

「大小姐,您在謝家?」貴叔自是聽到了不少的風言風語,故而擔心道。

「放心。」韶華起身,便離開了。

等回了謝家之後,韶華原本想著要去一趟謝昶那處,不過謝昶並未回來,便作罷了。

晚些的時候,韶華正準備用晚飯,便聽到外頭傳來了不少的響動。

她抬眸看向匆忙入內的巧鳳,「出何事了?」

「四小姐不見了。」巧鳳垂眸回道。

「何時發生的事兒?」韶華想著,好端端的一個人,怎得突然不見了?

「從老夫人那處回來。」巧鳳看著她,「三夫人急壞了,特意去求了老夫人,如今正挨個院子找呢。」

「眼下是找到我這處了?」韶華挑眉,瞭然道。

「是。」巧鳳看著她,「有人瞧見,四小姐最後出現的地方便是咱們的院子。」

韶華大致明白了,「你們可曾瞧見了?」

「沒有。」巧鳳搖頭,從外頭回來,便一直待在韶華身旁,也並未見過四小姐。

韶華沉默了一會,便見巧喜入內。

「大小姐,三夫人已經帶著人衝進來了。」巧喜看著她說道。

「去看看。」韶華抬眸看著巧喜,「院子裡頭可都找過了?」

「找過了,奴婢也問過守門的婆子,還有其他的丫頭,並未瞧見四小姐。」巧喜事先都詢問過,巧梅與紫釵正帶著人先挨個地找呢。

韶華微微點頭,這才出了屋子,便瞧見三夫人已經帶著人走了過來。

「三嬸。」韶華上前微微施禮。

「哎,我也是沒法子的事兒,原先是不該來打擾你的,不過其他人的院子都搜過了,都沒有尋到欣兒那丫頭,我這才過來。」三夫人因著上次橫衝直撞的事情,今兒個反倒顯得很客氣。

韶華瞧著三夫人如此說,也只是笑了笑,「四妹妹不見了,我也著急,三嬸儘管搜便是了。」

三夫人瞧著韶華如此的痛快,便也笑了,不過卻是皮笑不肉不笑。

韶華側著身子,三夫人示意身後的婆子去搜。

那些婆子朝著韶華恭敬地行禮,便帶著人進去了。

鄭嬤嬤走了過來,立在她的身側,顯然院子裡頭是沒有謝欣的。

約莫一刻鐘之後,便聽到裡頭傳來一個婆子的尖叫聲,「找到了,四小姐找到了。」

韶華一愣,轉眸看著鄭嬤嬤。

而三夫人連忙露出了喜悅的笑容,也不過是轉瞬即逝,隨即冷著臉看向韶華,「這是怎麼回事?」

韶華轉身便見謝欣被兩個丫頭攙扶著從她的書房裡頭出來。

巧喜也是一陣驚訝,她去過書房,並未瞧見啊,怎得四小姐便從書房裡頭出來了呢?

韶華也覺得納悶,不過如今她自然抵賴不了。

「大姐,你……」謝欣面色慘白地站在她的面前,驚恐地看著她。

韶華也只是靜靜地看著謝欣,過了一會才開口,「四妹妹,此事我也是百口莫辯。」

「好一個百口莫辯。」謝欣冷哼了一聲,抬眸看向三夫人,「母親。」

「大侄女,她縱然有何不是,也該有我這個做母親的來管束,你如此做,著實不將我這三嬸放在眼裡。」三夫人當真是惱怒了,倘若上次之事乃是冤枉了韶華,那麼這次呢?

人可是在她院子里找到的,難不成她還要狡辯不成?

韶華沉默了一會,才開口,「三嬸,我也不知四妹妹是如何在我院子裡頭的。」

「大姐,事到如今,難道你還不肯說實話?」謝欣斜靠在一旁的椅子上,憤怒地看向韶華。

韶華斂眸,低聲道,「實話,四妹妹,你好端端的怎會在我的院子里?」

三夫人冷聲道,「罷了,此事便請老夫人來做主吧。」

韶華知曉,她不論說什麼,都不會有人信她,索性她便辯解了。

三夫人轉身讓一旁的嬤嬤去請老夫人過來,而她則是讓大夫給謝欣檢查了一番,身子並無大礙,不過受了驚嚇,歇息兩日便是。

謝欣突然不見,卻在韶華的院子裡頭找到,這無疑是韶華做的無疑。

只是眾人不知,為何韶華會如此做?

難道只是因著上次謝欣中邪,一口咬定是韶華害她?

即便是要教訓謝欣,那也不該偷偷摸摸地將她藏在自己的院子里?

此事本就讓人不解,故而謝老夫人聽了之後,便特意趕了過來。

三夫人瞧著老夫人,連忙沖了上去,「還請老夫人做主。」

老夫人掃了一眼謝欣,接著又將目光落在韶華的身上,「此事你作何解釋?」

韶華上前先是給老夫人行禮,接著不緊不慢滴說道,「祖母,此事本就不是孫女所為。」

「大姐,你將我打暈,帶到你的院子,關在那冷冰冰的屋子裡,如今竟然不承認?」謝欣激動地起身,一面斥責著,一面劇烈地咳嗽起來。

三夫人連忙親自將她摟在懷裡,看向老夫人,「老夫人,欣兒從來不會胡說的。」

老夫人只覺得奇怪,不過看著韶華的神色,她相信韶華不會做出這等沒腦子的事兒來。

只不過……

「既然你四妹妹一口咬定是你,你也該還自己一個清白。」老夫人直視著她。

韶華知曉,老夫人在這處,三夫人也不會待她如何,她看向謝欣,低聲道,「四妹妹,你說是我命人將你打暈帶來的,你可是瞧見那個打暈你的人了?」

謝欣點頭,「是。」

韶華雙眸微動,「那人是誰?」

「便是你院子裡頭的鳳歌。」四妹妹低聲道。

「去將鳳歌叫來。」韶華轉眸看著鄭嬤嬤說道。

「是。」鄭嬤嬤垂眸應道,便讓巧燕去叫了。

韶華上前扶著老夫人先入了屋子裡頭坐下,而後便恭敬地立在一側。

三夫人自然也不敢坐著,只能立在一旁。

謝欣委屈不已,好端端被如此對待,任誰都會不憤。

不一會,鳳歌便被喚了過來,當即便跪在了地上。

「奴婢見過老夫人、大小姐。」

「鳳歌,可是你將四小姐打暈,帶過來的?」韶華冷聲問道。

「是。」鳳歌低聲應道。

「為何?」韶華盯著鳳歌,沉聲道。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