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燙。」他的眼裡心裡注意力全都在穆七的身上,又怎麼能注意到食物好不好吃。

穆七自己嘗了一口,「嗯,味道還挺不錯的。」

於是她就這樣你一勺我一勺的吃了起來,一大碗粥被兩人瓜分,穆塵覺得這樣的感覺倒是挺好的。

「飯吃完了,那現在應該吃藥了。」穆七認真的給他分葯,嘴裡還嘟囔著,「醫生說這種葯挺苦的,不過是塵哥哥一定不會害怕的。」

穆塵這會兒心裡都是甜甜,別說是吃感冒藥,就算是吃毒藥他也覺得是甘露。

直接端水就喝,穆七見他眉頭都沒有皺一下就將花花綠綠的藥丸吃掉,「真的不苦嗎?」

「有一點……」

「那怎麼辦?早知道我就給你準備糖果了。」

「不用,這裡就有。」穆塵的眼裡突然略過一抹深意。

「嗯?是什麼……」穆七沒有說完,腰部被人攬住進了一個熟悉的懷抱中,唇上多了一抹溫暖。

如果說之前那個她沒有在意的吻是因為她更在乎自己的身體,那麼這一次呢?

和先前不同,更帶有一種試探性的侵略意味。

他死死盯著她的眼睛,如果她有一丁點的不喜歡他都會停下來,大眼裡都是茫然不懂,讓人更想繼續下去。

穆塵並沒有,適可而止結束,「這樣就不苦了。」

穆七吐了吐舌,「嗚嗚嗚,這麼苦怎麼可能不苦。」

她只是對藥味在意嗎?穆塵認真的問道:「七兒,我剛剛在吻你。」

「唔……對哦,是不是這樣就可以幫塵哥哥緩解痛苦了?」她以為這和以前碰額頭的意思是一樣的。

「是。」穆塵點頭。

雖然昨晚兩人並沒有發展實質關係,到底已經是肌膚相貼,他作為男人應該要對穆七負責。

不敢直接告訴她自己的心意,他只能用這樣的方式一點點試探她的心。

「那就好了,以後我終於可以幫塵哥哥了。」穆七天真的眼睛沒有一點懷疑。

只因為他是穆塵,她對他全心全意的信任,不管他做什麼她都不會懷疑他的動機。

「塵哥哥,你現在好點了嗎?」

穆塵伸手撫過她唇上的水澤,心裡有處陰暗的地方終於照進了光芒。穆七就是他的陽光。 月下穆南樞抱著顧柒行走在浪漫的古堡,安靜而又溫馨的氛圍讓顧柒心情很好。

很多年以後,她仍舊記得那時候穆南樞抱著她的溫柔和繾綣。

「接盤俠?」穆南樞很喜歡打趣顧柒。

「當然咯,你不喜歡我有得是人喜歡我。」

唇被人狠狠咬了一口,「小柒兒,我有沒有告訴過你一件事。」

「嗯?」顧柒皺著眉頭吃痛道。

「進了我穆家門,死都得是我的鬼。」

「哼,你都沒有娶我。」顧柒嘟著嘴,就這個還是自己主動的呢。

「我會娶你。」

顧柒這才眉開眼笑,「那我們過幾年再要孩子好不好?我還小,不想這麼早就生孩子。」

小丫頭自己都是個孩子呢,就想著孩子的事情了。

「好。」

他步履從容的走上台階,兩人到了古堡最高的房間。

這個房間十分豪華,但一直都閑置著,一個小時前穆南樞讓人收拾了出來。

他自己並不喜歡高處的建築物,高處不勝寒,他習慣了太久的孤獨。

所以他才會住在平房大宅,很少去很高的建築物。

窗戶大開,窗帘被風吹動,房間富麗堂皇,充滿了歐式風情。

顧柒眼睛都看直了,「哇,好漂亮的房間。」

窗口看出去正好看到懸挂在天空的月亮,她站在陽台上,可以清楚的看到下面的景物。

穆南樞從背後將她輕輕擁住,「喜歡這裡嗎?」

「喜歡,超級喜歡,這個場景我覺得我好像童話故事裡的公主。」

穆南樞嘴角輕揚,「你是我的公主。」

顧柒轉過身摟住他的脖子,「小樞樞,這句情話給你滿分,不怕你會驕傲。」

他低下頭吻上那張殷紅的唇。

背後是巨大的月亮,風輕輕的吹,兩人緊密相擁。

根本就沒有顧柒之前想的那樣,她是含蓄還是奔放,此刻就只剩下原始的本能。

她深愛著面前的男人,而這個男人正好也愛著她,如此而已。

一吻之後,穆南樞移到她的耳邊輕柔道:「真的準備好了?」

「嗯。」顧柒小臉紅紅害羞道。

下一秒身體被他抱起放到柔軟的大床上,穆南樞很溫柔,溫柔得讓顧柒很快就沉溺在他的情慾中。

穆南樞沿著她身體的曲線一點點往下,顧柒早已經渾身癱軟成水。

小口微張,她輕輕叫他的名字,有些緊張又有些害怕。

似乎感覺到了她的害怕,穆南樞更加溫柔的安撫著她。

「小樞樞,你怎麼……」

顧柒驚嘆他的行為,偏偏身體又很誠實的起了反應。

穆南樞學習了幾個小時也不是白學習的,精髓不說掌握的到了百分之百,百分之七十肯定是有的。

剩下的百分之三十就是實際操作,從顧柒的反應來看,應該是百分之百對了。

她的眼神開始渙散,兩頰暈紅,整個人彷彿是一顆紅透誘人採摘的果實。

顧柒第一次嘗到這種感覺,很陌生又很奇怪,身體彷彿不是自己的。

不知道什麼時候穆南樞移了上來,低啞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小柒兒,準備好了嗎?」

顧柒攬住他精壯的腰身,「好了。」

穆南樞蓄勢待發,偏偏這個時候顧柒突然覺得自己身體有些癢。

「好癢。」她看到自己身體上面起了一些小紅點。

穆南樞騎虎難下,「你吃了什麼?」

「晚餐我們一起吃的。」

「那就是你擦了什麼過敏。」

「是天竺葵精油,我放了很多,以前從來沒有用過天竺葵,應該是那精油過敏。」

顧柒死的心思都有了,顧浣果然沒有說錯,千防萬防還是沒能防止自己作妖。

明明感覺這麼好,明明馬上就可以吃到穆南樞。

顧柒哭唧唧的看著穆南樞,「小樞樞,現在怎麼辦?」

穆南樞嘆了口氣,用手指戳了戳她的腦袋。

「就是一個作妖的小妖精,等我。」

他只好穿衣起身,顧柒身上越來越癢。

「別撓,我馬上就回來。」

顧柒一把抓住他的衣服,「回來后我們再繼續嗎?」

「都什麼時候了還想這些,等你身體恢復再說。」

說著穆南樞離開,顧柒在床上打滾,不知道是癢還是後悔的。

她還在回味剛剛那種感覺,身體軟軟麻麻的,就好像是飛到了雲巔之上。

要是再繼續下去是不是更美好?她就像是一個饞嘴的孩子。

沒吃到之前是自己想想味道,偏偏舔了一口嘗著味道了,更是引得她鑽心撓肺。

穆南樞回來的時候手上還拿著一瓶藥膏,「別動,我給你塗上。」

涼涼的藥膏在她身上抹開,加上穆南樞手指的溫度和力道,讓顧柒想入非非。

她舒服得忍不住哼出了聲,藥膏不知道是什麼做的。

抹在身上涼涼的,瞬間就不癢了。

顧柒看著自己身上噁心的小紅點,她那份心思也消失了。

「小樞樞,這個什麼時候能好?」

「看你體質,今晚就別折騰了。」穆南樞差點沒被她氣死。

小混蛋將自己撩起了火,她自己又作了一個大妖。

她的身體是解決了,那自己呢?

穆南樞無奈的走向洗手間,他上輩子是不是做了很多壞事,所以這輩子才會遇上顧柒。

腦中想著剛剛她在自己身下的嬌媚容顏,穆南樞手上動作快了很多。

「砰」的一聲,顧柒出現在門口。

看著平時那淡漠禁慾的男人此刻的動作,白皙的雙頰染上一抹紅。

就好像是九天之神落了凡塵,身上沾染上人間的煙火氣。

而那個壞事的小東西站在門口,本該是尷尬的氣氛,她卻是一點都不覺得尷尬。

還一臉得意的表情,「我就是猜你有沒有,你果然在,被我抓到了吧!」

能打死這個小混蛋嗎?今晚第二次了!

「出去。」

穆南樞不愧是穆南樞,就算被抓了個正著,他也沒有窘迫。

變成現在這個樣子還不是那個混蛋丫頭害的。

顧柒沒有離開,反而朝著他走進。

「小樞樞,那個……我不是過來嘲笑你的,我,我想幫你。」

穆南樞挑眉,她幫自己?

顧柒扭扭捏捏的走到他身邊,然後蹲了下來,仰頭看他。

「雖然我沒有實際經驗,不過有的東西我還是很懂的。」

她笑容如花,穆南樞明白了她的用意,小丫頭居然會……

「不用。」穆南樞直接拒絕。

「啊呀小樞樞你別害羞,男人嘛都有這個需求,很正常的,來來來,柒爺幫你解決一下。」

分明是旖旎的事情,落在顧柒這裡就好像是稀鬆平常的事情。

「咳……真不用。」這個厚顏無恥的女人就不知道什麼叫臉皮嗎?

當然顧柒的特點之一就是臉皮厚到堪比城牆加磚的地步。

也不管穆南樞的拒絕,她自己就開始了。

險情之弱雞小曾要逆襲 被她觸碰的那一瞬間穆南樞就像是被人封印,他傻乎乎的站在原地,失去了所有意識。

半小時后,兩人洗漱乾淨躺在床上,顧柒爬到穆南樞耳邊說了一句話。

「有些男人啊,嘴上說著不要,身體倒是很誠實。」

穆南樞恨不得將小東西就地正法,這事還成了她嘲笑別人的資本。

一把將她拉回懷中,鐵臂禁錮著她的身體,「小柒兒,別放肆。」

顧柒才不懼怕他的威脅,對著他的耳朵就咬了一口,「就放肆,有本事你就吃了我啊。」

明知道穆南樞是顧忌她身體故意使壞,她身上塗滿了藥膏,她自己也覺得不舒服。

「下一次,你能下床,我跟你姓。」穆南樞毫不留情封住了她的唇。雖然沒有吃到她,今晚發生的也足夠讓他品味很久了,笨笨的小丫頭在這些方面簡直是個天才! 穆塵溫柔的看著她,「好很多了。」

好的不是身體,而是心裡,他覺得自己終於和穆七更近了一些。

以前最怕的就是自己對她表現出特別的心思之後會讓穆七覺得噁心,他是她的大哥哥,所以不敢做出半點越距之事。

昨晚穆七用了一種很傻的辦法來給他暖身體,對於他的觸碰她也沒有一點反感,這一點讓穆塵覺得很開心。

也許琳達說得沒錯,自己是可以慢慢靠近穆七的。

之前以為她喜歡的就是司厲霆,所以這麼多年來一直念念不忘。

這次她親眼見到司厲霆和顧錦在一起之後,回程的路上小七並沒有多失望,口中的話也是覺得意外。

自己小時候遇見的大英雄竟然和她親姐姐在一起了,這得是種什麼樣的緣分。

她不喜歡司厲霆,找的那些男老師也沒有意思,可見穆七現在是沒有想過要談戀愛的,或者說她沒有想過要和別人談戀愛。

一想到這穆塵心裡就湧起一股淡淡的喜悅,儘管他現在還不能完全確定穆七對他的感情,至少這是很好的開頭。

「塵哥哥你在想什麼呢?怎麼又在發獃?」穆七認真的盯著他。

「沒什麼,就是工作上的一些事情。」

「哎呀,反正我爹地已經那麼有錢了,你生病了就好好休息,不要操心工作上的事情了,反正還有兩位叔叔幫我爹地。」

「好。」穆塵就像是乖巧的孩子,穆七說什麼他都在一旁點頭。

穆七一直都是被人照顧的角色,現在讓她和穆塵交換身份,對她來說是新奇且開心的,她終於可以照顧穆塵了。

其實穆塵的身體素質一直都很好,昨晚捂出了一身汗今天身體就好多了。

他很少回見到穆七這樣主動照顧他的樣子,穆七開心他也覺得很欣慰,這樣他有更多機會和穆七親密相處。

沒有工作的午後,穆七靠在他身邊給他講故事,非要他睡覺,在穆七的心中是徹徹底底將他當成了孩子。

只要穆七開心,他也無所謂。

穆七伸手摸了摸他的頭,「嗯,不燙了,看來這葯果然有用,塵哥哥,你今晚吃了一定會快點好起來的。」

穆塵沒有告訴她其實現在他就已經好得差不多了,乖乖吃下所有葯,穆七還惦記著那葯的苦味。

「塵哥哥,苦嗎?」

本來穆塵是想說不苦的,在穆七面前他忍不住要示弱,似乎這樣更能勾起穆七過家家當長輩的那種心情。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