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械戰士啟動了身上的炮台,子彈呼嘯而出,如一場藍色流星雨般,在異獸的身上爆出朵朵血花。

越來越多的獸群沖至跟前。

陳柏率先迎上。

他飛身而起,瞬間迎向撲向他的的鼠類異獸,他的大刀猛然爆發出一陣光芒,重重的劈砍在鼠類異獸的脖頸處,鼠類異獸伸出爪子想抵擋,只見刀光閃過,它的的爪子和半邊身子同時落在地上。

田園獸世:媳婦,很甜呦! 陳柏馬不停蹄,繼續殺向下一隻,他的前方又衝過來數只異獸。

鳴石和力飛他們,左手持盾,右手持槍,衝過來的異獸被他們擋在面前,始終無法接近他們三米範圍內。

福祿此時使用的武器是一把雙面戰錘,這也是他在盤古人類面前固定的戰鬥武器。

只見此時,雙面戰錘有如被雷霆環繞,「茲拉」閃著電弧,福祿大開大合,每一次擊打在異獸身上,都會對異獸造成巨大的傷害。

一道箭光襲來,福祿身後剛被擊暈的異獸被瞬間爆頭,腦漿迸裂而出。

王遠和宋智貴遊走在粒子防禦塔的射程邊緣。

王遠的飛刀異常恐怖,長不過十寸,卻異常鋒利,能瞬間將異獸切割,例無虛發,深得百步穿楊的奧義。

隨著異獸越來越多,眾人都顯得異常興奮,眼前的異獸遠不是他們的對手,對於初出茅廬的他們來說,有很好的戰鬥手感。

「咚咚咚」

「噠噠噠」

到處是震耳欲聾的炮彈聲。

大地彷彿被打穿了一般,出現了各種巨大的深坑,深坑轉瞬間又被異獸的血肉填滿。

可異獸依然如打了雞血般,源源不斷的湧來。

不知不覺,眾人已經戰鬥了三個時辰。

按理說此時已是夜晚,但整個星球依然亮如白晝,漫天的炮彈如煙花般絢爛。

只見漫山遍野,全是異獸的斷肢殘軀,一層又一層,看起來猶如血紅的熔漿,只是撲鼻而來的腥臭讓人噁心。

眾人漸漸變得麻木,不斷的揮砍,不斷的填充炮彈,失去了一開始戰鬥的興奮,漸漸變得如機械般。

這時,突然獸群中一聲仰天怒吼傳來,震耳欲聾。

眾人急忙看去,只見一隻巨大的黑色身影,那身影似蛇似獸,霸氣非凡。

只是距離太遠,即便是福祿也沒有看清是何種異獸。

「王級異獸出現了」

王遠在耳麥中興奮低吼。 只見獸群不再攻來,開始如潮水般退去。

「嘟~」

「嘟~」

Z168戰艦突然傳來撤退號角聲!

「奶奶的,終於可以休息了」

宋智貴將盔甲的面罩打開,狠狠的吸了一口新鮮空氣。

「卧槽」

「嘔~」

他突然轉身嘔吐起來,原來空氣中瀰漫著刺鼻的硝煙味和血腥味,聞起來讓人作嘔。

他幾乎將整個內臟吐出來,卻還是覺得異常難受。

眾人好笑的看著他,再也沒人將面罩打開了,哪怕盔甲里再悶。

眾人走出基地,翻找異獸體內的能源,將第三代盔甲和武器的能源補充一遍。

匠人又在馬不停蹄的補充各科技武器的損耗。

眾人快速補給后,又趕快將基地外的屍體清理一遍。

因為他們每個人都知道,獸潮不止一波!

根據盤古的歷史記載,獸潮有時會出現三波,有時候會出現兩波,但沒有出現過一波就結束的情況。

別看他們剛才好像應付的都很輕鬆,他們很清楚,那些異獸,不過是幾個強大獸類種族雜交出來的異獸。

這些異獸的攻擊力有限,在獸群中處在最底層,屬於炮灰般的存在!

眾人的心情都有些沉重,畢竟這是戰爭,看著漫山遍野的異獸屍體,他們也有些惆悵!

對異獸來說,人類才是侵略者啊!

它們不過是一群為了保住家園,趕走侵略者的可憐野獸!

但他們不夠強大。

落後就要挨打,這是老祖宗留下的至理名言。

如果有一天,人類處在異獸的視角,面對敵人的侵略,他們也會反抗吧!

不,是必須反抗!

哪怕敵人的戰力再強大,他們也會義無返顧,勇往直前的去戰鬥,哪怕死亡,哪怕用屍體擋住敵人的步伐。

這就是生存!生容易,存活難!

趁著這個空檔,基地上搭建了更多的科技武器,幾位馴獸師和異能者也來到福祿他們身邊,醫師們處在他們和基地的中間,隨時準備支援。

耳麥中閑聊的聲音突然消失。

盤古戰歌緩緩響起,這首戰歌抑揚頓挫,澎湃激昂,描繪了人類不得以離開地球,在有限的時間內衝出太陽系的偉大征程。

為了生存,人類不得不奮起戰鬥,直面太空中的種種災難,無論是各種太空獸,還是各種陰詭自然災害,人類都需要闖過去。

盤古人,永不退縮,一往無前。

沒有明天,他們就用雙手開闢一個明天。

眾人靜靜地聽著,漸漸有些激動,彷彿如打了雞血般,讓他們熱血沸騰。

這首曲子初聽有些悲涼,但越往後越震撼,越往後越是大氣磅礴。

盤古人,榮辱與共!

他們是開拓者,正在開拓一個偉大的時代!

他們披荊斬棘,篳路藍縷,唯有以戰止戰!

為了生存,他們別無選擇。

突然。

遙遠的灰濛山脈中,一聲獸吼震天徹底。

第二波獸潮開始了!

遠方,地動山搖,無數異獸遮天蔽日,低吼著衝鋒而來!

眾人相視一笑,快速進入戰鬥狀態。

「3000米」

「2000米」

「1000米」

眾人看著衝來的獸群,明顯的感覺到比之前的要強大很多,光是體積就明顯大了一圈,不僅如此,獸群中還夾雜著很多身高在十米開外的巨大野獸。

「大家小心,這波獸潮的戰力要強大很多」

陳柏突然提醒道。

「沒事,砍就完了」

機械師中一人應和到。

「咔嚓」

「咔嚓」

他們的武器突然變換組裝,轉瞬間組裝成數米長的巨大武器,武器充斥著嚇人的能量弧,彰顯著它的不凡。

「砍他娘的」

王遠在後面也跟著應和。

馴獸師們也是鬥志昂揚,他們從盔甲背後取出他們的武器,蓄勢待發。

他們的棕熊夥伴被厚重的鎧甲包裹著,背部安裝有碩大的科技大殺器,顯得威武霸氣。

雖然是幼年時期,但被科技力量的加持下,它們的戰力同樣不容小覷!

基地面前,突然出現大片濃霧,奇怪的是濃霧並沒有遮擋住眾人的視線,眾人的視線依然清晰。

獸群突然一陣驚慌,它們不明白這濃霧從何而來。

「溜子,幹得漂亮!」

眾人在耳麥里驚呼。

下一刻,地面上的碎血肉突然變成一片沼澤地,沼澤不知深淺。

同時,沼澤上突然生出很多藤蔓,藤蔓蔓延的很快,藤蔓的周身布滿長長的毒刺。

「嘭」

「嘭」

「嘭」

大地在震顫,異獸在怒吼,人類已蓄勢待發。

「800米」

「發射」

一枚導彈陡然在空中爆開,一瞬間,空中布滿了雷電,雷電四射開來,狠狠的扎入半空中的獸群。

下一刻,無比壯觀的一幕出現了,無數被電焦的屍體從天而降!

戰鬥,正式打響。

地面上的獸潮蜂擁而至,不知從哪裡突然飄來一片濃霧,它們來不及思考,地面突然變得鬆軟,將它們淹沒。

獸群中有鼠類,蛇類,蟻類等數十種異獸。

沼澤並不能阻擋它們的腳步,它們在沼澤地依然如魚得水,可下一刻,沼澤中,突然出現無數毒藤,轉瞬間,無數異獸被毒藤裹住,它們越是掙扎,毒藤束縛越緊。

可獸群太多,後面依然如洪水般湧來!

沼澤逐漸被填滿,被壓平,只見基地前方300米處,黑壓壓的全是各種異獸。

「咚」

「咚」

獸群中,數十隻十米開外的異獸已衝到跟前,它們仰天怒吼,獸群突然瀰漫一道紅光,它們突然變得更加暴躁。

「先把大的幹掉」

基地中,一片核爆導彈射向沼澤中。

轉瞬間,地動山搖,核爆導彈彷彿長了眼睛般,集中在巨大的異獸身上爆開,刺耳的吼叫聲充斥天地間。

硝煙過後,眾人吃驚的發現,那些碩大的異獸並沒有被炸碎,導彈只炸碎了它們體表的盔甲,它們的防禦竟無比恐怖。

它們晃悠著身體,彷彿被炸暈了一般,過了一會,它們晃動身軀,繼續前行!

「用爆裂原子彈」

數十個巨大的光團瞬間射向獸群,光團自動定位到巨大異獸,下一刻,獸群中陡然爆發出數十朵蘑菇雲,無聲無息,眼前的異獸群突然灰飛煙滅,大地上出現數十個盆地。

一瞬間,天地間突然安靜了下來,眾人有些震驚爆裂原子彈的傷害,獸群一瞬間有些恐慌,無數異獸撒腿狂奔,逃的遠遠的。

「吼」

「吼」

天地間突然傳來兩聲獸吼!

無數異獸頓時停止奔跑,顫抖著身軀靜立在原地。

「要撤退了么」

耳麥中傳來不知誰的感嘆!

眾人沒有說話,大家靜靜的看著,他們是真心希望獸群撤退。

戰鬥到現在,他們有些倦了,乏了,內心也變得麻木不仁了。

遠處的大地突然裂開,磁原力噴薄而出,一道長長的身影閃電般竄入空中,頓時,天空中彷彿被滴了一滴墨。

「什麼東西?」

「獸王吧!」

「這哪是王八?」

滅絕師太的美麗春天 「千里眼呢,快看看是啥玩意?」

耳麥里,眾人七嘴八舌的討論著。

福祿眯縫著眼睛,隔得太遠,只能隱約看到像是一條黑龍從地下飛入空中。

下一刻,空中黑龍翻滾,空中變得烏黑一片,猶如一潭水被攪渾了一般。

「看到了,是黑雲」

宋智貴驚呼道。

黑色逐漸擴散,很快蔓延到眾人的視力範圍內,只見黑雲中彷彿有東西在其中騰雲駕霧一般。

「黑雲飄來了,大家小心」

只見黑色雲彩快速向眾人飄來,來勢洶洶。

天地間突然變得無比壓抑,盔甲內眾人面前的虛擬面板上顯示外面的氣壓變得異常至高。

眾人盯著飄來的黑雲,這黑雲漆黑一片,無法看清裡面隱藏的東西。

「要不發射兩個光爆彈瞧瞧」

不知誰在耳麥中提議道。 眾人頓時眼前一亮!

下一刻,數十枚光爆彈拖著火尾射入到黑雲中,陡然炸開。

「嘭」

一聲

猶如一聲炸雷,黑暗瞬間閃亮,隨後又變得黑暗一片。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