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邊是大海汪洋,一邊是火山噴發!

水火相會,蔚爲大觀!

那場景,可是驚呆了許多人!

唐六倒吸了一口涼氣:“看來,我一直在家族裏頭,真是小噓了天下英雄!”

“這南天,莫非真的可以擊敗水藍?”

唐六驚訝無比。

蒼嵐長老,也是手指頭,微微顫動。

“銀河軍裏頭,未來,也要誕生一位宇宙級強者呀!”

蒼嵐長老,對南天,也是帶有一絲欣賞。

現在,南天的生命之界,也是不是最初的一星級了,隨着等級的提升達到了三星級,生-命之界-的-開-合-關-閉,都可以做到神不知-鬼不覺。

水藍,再也無法平靜了。

他的瞳孔裏頭,充滿了驚恐。

本來,他以爲,用葬海一式,就可以壓住南天,甚至將南天給抹殺掉。

可是,現在看來,完全是錯了。

南天的招數,層不出窮。

現在,連如此濃郁的火元素,都能夠釋放而出。

水藍徹底慫了!

“他,怎麼會如此強大?”

“如此精純地火焰,除了黑焚煞谷裏頭祕法,可以激發出來?還有誰可以激發而出?”

水藍指着南天道。

“你來自黑焚煞谷?”

南天還沒有回答。

重生軍嫂是神醫 水藍,又搖頭否決了。

“不,你若是黑焚煞谷的人,又怎麼會將弩焚公子等人給擊殺掉?”

水藍喃喃地說道。

“我的身份,你不必多加猜測。還是,先想想你自己吧!”

扎特,小巖他們已經將水藍的汪洋大海,給烤得蒸發殆盡。

水藍的絕殺————葬海一式,已經徹底無用了!

可是,南天還有餘力!

因爲,那火元素,不是他自己激發的。

“琴音之劍!”

南天仗劍而行,依靠着“游龍身法”和“凌波微步”,近身上前。

“鏗鏘!”

南天將流星寶劍,架在水藍的脖子上。

水藍臉色蒼白虛弱,已經沒有力量。

“我敗了!”

水藍緩緩地道。

“好,那就去死吧!”

南天冷冷地道。

“你,你…….要殺我?”

水藍難以保持平靜。

“你這種心腹大患,我們已經結下大仇。不殺你,還留着你嗎?我不殺劍魔,不過是他是一個劍者,有一種英雄惺惺相惜!”

南天話畢,流星寶劍,猛地一劃。

其實,南天最恨水藍,最後過來找茬,害的南天浪費了最後一顆丹丸。

不殺水藍,如何解南天心頭之恨?

“噗嗤!”

水藍的人頭,滾落在地上,脖頸上的鮮血,如同泉水一般噴-射而出。

水藍的眼睛,睜得老大,死不瞑目。

他原本天縱奇才,代表葬海山莊出世,想要成就一番功名,不曾想,現在,橫死在生死臺,令人噓唏哉!

“殺伐果斷,此子,日後成就不可限量!”

蒼嵐長老,微微地點評着。

南天收起流星寶劍,大步走下生死臺。

這一次,再無一人,敢阻攔。 再上生死臺之前,南天只是一個默默無名地小卒子。

衆人都以爲,他會死在弩焚公子的手上。

結果,南天先是斬殺弩焚公子,後是以絕世劍道,讓劍魔折服,最後,又將實力驚人的水藍給擊殺。

連戰三場,連敗三位當世巔峯青年強者。

南天的名聲,自此大震!

從今往後,再無人敢小覷南天,也沒有人,會亂-嚼舌根,辱罵南天,配不上天音聖女之類的。

“特使大人!”

硌茲,第一個迎了上來。

“回客房去!”

南天下令道。

“是!”

硌茲等人,將南天拱衛在中間,一直護送到了自家的客房裏頭。

“傳我命令下去,誰都不允許進來!”

“我這幾天,不見客人。另外,如果軍部那邊有什麼任務和指示,你就代爲處理一下。”

在客房裏頭,南天對硌茲吩咐道。

硌茲點了點頭,他也清楚。

弩焚公子,落日劍魔,還有水藍,他們都是一等一地強者。

自家特使,連打三場,肯定疲倦至極,需要休息。

“小人,知道了!”

硌茲,躬身退下。

硌茲退下後,妙馨就出現在南天的客房裏頭了。

“你剛剛和人打鬥過,現在就要行動嗎?”

妙馨問道。

“要不,明天吧!”

妙馨說道。

“等不及了!”

“我沒有那麼多時間,樂音,也沒有那麼多的時間。”

還有句話,南天沒有說。

那就是丹丸的藥效,快要過去了。

現在,一連吞服了三個丹丸。

讓南天的機甲修爲和古武修爲,雙雙突破到了四品聖境。

但是,這個只是暫時性的。

只要再過幾個時辰,藥效一過,南天就只是八品聖境了。

到了那個時候,再去行動,就大大的不利了。

“現在,我還能擊敗三品機甲戰聖的強者!”

南天緩緩地說道。

“你去佈置一下。 艾在,愛在 我稍後,就去密室。”

南天態度堅決。

妙馨也沒有辦法,見到南天如此堅定。

“行!”

妙馨也是離開了。

事前,南天已經和妙馨溝通好了。

妙馨一旦將密室那邊,打點妥當,就會給南天發祕密信息。

南天在客房裏頭,閉目盤坐,並沒有等多久。

“滴滴滴!”

南天的通訊器,響了。

“看來,妙馨已經打點好了。”

南天若有所思地,輕聲道。

“青山,影殺,雨殺,明殺,出來吧!”

南天一聲召喚。

四大將軍,如影隨至。

根據精密的換算:

四大將軍裏頭,青山,影殺,雨殺將軍實力在機甲大時代裏頭,可以比肩三品機甲戰聖。

明殺將軍,則可以比肩二品機甲戰聖。

至於,小巖,扎特他們也是隨時待命。

他們的實力比四大將軍,要差一點。

但是,他們的實力,也不弱,現在紛紛是比擬七品聖境。

另外,火精靈地羣體裏頭,亦然有一些火精靈,踏入了聖境,實力不強,只有八品,九品左右,但是也算是構成了中流砥柱。

這麼一股強大的力量,南天自信,就算是前路,出現一個一品機甲戰聖。

南天衆人齊上陣,也叫他,有去無回!

“樂音,我來了!”

南天攥緊了拳頭。

時值傍晚,天音閣總部內,大部分人都去吃飯了。

南天領着四大將軍,按照,妙馨給的路線,悄然走到了密室附近。

天音閣的密室附近,駐紮有不少女修。

這些人,實力都很強,清一色的九品聖境。

負責值班的頭子,更是八品聖境。

“天音閣果然不愧是宇宙級勢力,看守人員,都這麼強大。”

南天由衷一嘆。

想當初,南天在紫淵衛裏頭,奮戰,遇到的最強的,不過是尉遲夷所長還有老龜這樣的聖者。

現在,步入一個全新地世界,南天眼前的道路,豁然開朗。

“明殺,你過去,不要殺人,擊昏即可!”

南天吩咐道。

明殺實力最強,他這個在亞特蘭蒂斯大陸上古帝級的神賜戰士,完全媲美機甲時代裏頭的二品機甲戰聖。

“諾!”

明殺將軍不苟言笑,大步一踏。

有女修發現了明殺將軍,她正要一喝是“何人”的時候。

這個女修就倒下了。

與此同時,那些在附近看守的女修們,紛紛倒下。

無一例外,她們全部被明殺擊昏了。

明殺的實力,恐怖如斯,可見一斑。

南天暗自估量着,哪怕,現在自己藉助三顆藥丸之力,估計也不是明殺將軍的一擊之敵。

“呵呵,還好,我是明殺將軍的少主。四大將軍,都聽我號令!”

南天心道。

“走進去!”

南天揮了揮手。

進入密室內部,還有幾個女修守衛。

她們的實力,更強大,清一色都是七品機甲戰聖。

領頭的幾個則是:六品機甲戰聖。

“擊昏!”

穿越之相生不悔 南天沉聲一喝。

“諾!”

四大將軍,一齊出手。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