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五萬!」

就在這個時候,段輝突然開口喊了一聲。

周雪琪聽到段輝的話以後,連忙扭頭看了段輝一眼,她心裏面非常的清楚段輝要這塊玉佩根本就沒有任何用,段輝肯定就是為了自己才買下來的,所以周雪琪心裏面還是非常感動的。

「四十萬!」

但是段輝的這個價格才剛剛喊完不一會,孫哲林竟然也開口競拍了。

要知道,孫哲林的家境其實還是不錯的,他的銀行卡裡面正好還有四十萬。

他知道秋雅應該非常喜歡這塊玉佩,所以在猶豫了很長時間以後準備放手一搏。

他覺得只要自己能夠買下這塊玉佩,並且送給秋雅的話,那秋雅肯定會非常的開心,到時候說不定還能直接答應自己的追求。

段輝扭頭狠狠的瞪了孫哲林一眼,他哪裡能夠想得到孫哲林竟然會在這個時候出來給他搗亂!

「段輝,其實我也不是很喜歡這塊玉,你還是不要因為我亂花錢了!」周雪琪猶豫了一下,輕聲沖著段輝說道。

其實如果周雪琪不說這句話那還好,段輝可能真的就會放棄了,畢竟他之前已經把自己手中的錢花的差不多了,現在手裡面就剩下五十萬了,如果買下這塊玉佩,那他基本上也就沒有什麼錢了。

但是段輝這個人比較愛面子,聽到了周雪琪的這句話以後,根本就沒有任何的猶豫,直接開口喊道:「我出五十萬!」

當段輝的這句話喊完以後,孫哲林有點傻眼了,呆愣楞的坐在原地不知道應該如何是好,畢竟剛才這四十萬已經是他能夠拿出來的最高價格了,現在段輝喊出了五十萬,孫哲林根本就沒辦法繼續跟了。

段輝看見孫哲林不說話了以後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得意,但是也有些心痛,畢竟剛才如果不是孫哲林的話,段輝覺得自己根本就不需要花這麼多錢。

「五十萬一次!」

就在這個時候拍賣師突然喊了一聲。

「一百萬!」

但是還不等段輝得意多長時間,一位身穿白色西服長相英俊金髮碧眼的外國帥哥緩緩的舉起了自己手中的號碼牌。

眾人紛紛扭頭看向了這位外國帥哥,而周雪琪段輝等人對於這個外國帥哥其實還是有些印象的,這個外國青年叫富朗克,剛才在拍賣會上面已經買下了很多的東西,而且全部都是用一個正常人沒辦法接受的價格買下來的。

這個富朗克還有一個習慣,剛開始的時候他不會出價,直到所有人都出完了價,他才會選擇出價,但是出價一般都非常高,根本就不給其他人還價的機會。

「這個人是不是瘋了?他怎麼什麼東西都要啊!」

段輝看見自己馬上就要到手的寶貝就這樣被人搶走了以後,心裏面自然非常的不甘心,但是段輝也清楚自己現在手裡面根本就拿出來這麼多的錢。

「段輝,還是算了吧!」

周雪琪拽著段輝說道。

「呼……」

段輝深吸了一口氣,然後看著陳天問道:「陳天,你手裡面有沒有錢,能不能借我一點?」

段輝知道吳濤跟趙博學根本就拿不出來這麼多錢,唯獨身份一直都非常神秘的陳天也許還能夠拿出來,所以他把最後的希望放在了陳天的身上。

「咱們兩個的關係還用得著借錢嗎?」

陳天看著段輝淡淡一笑,然後十分無所謂的說道:「你跟這個人喊吧,最後無論是多少錢,我都幫你掏了,就當是我送給你的禮物好了!」

「真的假的?」

段輝聽到陳天的話忍不住愣了一下,表情十分激動的沖著陳天喊道。

「這個時候,你覺得我會跟你開這樣的玩笑嗎?」

陳天淡淡的回了段輝一句。

陳天清楚這個玉佩最多也就是價值兩三百萬,所以對方喊到兩百萬之後,肯定就不會在加價了,這兩百萬對於段輝等人來說是一筆大錢,但是對於陳天來說根本就算不了什麼,再加上陳天對段輝的印象還是非常不錯的,當初花了一百二十萬請陳天他們幾個出來玩,眼睛都沒有眨一下,而自費過來的這個建議也是陳天跟黃淇說的,所以陳天覺得自己完全可以利用這個機會好好的補償一下段輝。

當周雪琪還有秋雅聽到了陳天跟段輝說的那些話以後,全部都用一種不可思議的眼神看著陳天。

這兩個女生雖然知道陳天的條件不錯,要不然絕對不可能住得上這麼豪華的大酒店,但是他們沒想到陳天竟然還如此的豪爽,這也就讓眾人心中對於陳天的身份開始產生了一絲疑惑。

他們都想不明白陳歐到底是什麼樣子的富二代,竟然能夠如此財大氣粗。

「一百一十萬!」

段輝直接開口喊道。

「一百五十萬!」

重來1988 外國青年富朗克很快便回了一個價格。

「一百六十萬!」

段輝猶豫了一下咬著牙說道。

此時的段輝壓根就沒有用陳天的錢的打算,他只不過就是因為自己現在手上沒錢,他準備等到自己有錢了,馬上就把錢還給陳天,要不然段輝也不會這麼固執。

「兩百萬!」

富朗克彷彿也不想跟段輝廢話了,淡淡說道。

當段輝聽到兩百萬這個數字以後,整個人都傻眼了,一時間竟然不知道應該如何是好。

因為兩百萬這個價格已經明顯超越段輝的承受範圍。

「段輝,你是不是瘋了啊?因為這個東西花兩百萬根本就不值得!」

周雪琪連忙瞪著水汪汪的大眼睛沖著段輝喊了一聲。

而段輝深吸了一口氣,忽然間也覺得自己剛才實在是有點太義氣用事了,畢竟如果僅僅就是一百萬以內,段輝覺得自己還是能夠接收的,但是現在價格已經都喊到了兩百萬,明顯就已經超過了段輝可以接受的範圍了。

「段輝算了吧,沒必要這樣了!」

周雪琪十分懂事的沖著段輝說道。

而段輝深吸了一口氣,低聲說道:「恩,算了吧!」

能夠感覺到,段輝此時非常的沮喪,但是他還沒有失去理智。

「三百萬!」

但是就在段輝準備放棄的時候,陳天突然開口喊了一聲。

在場的所有人在聽到了陳天喊出來的這個數字以後全部都愣住了,然後紛紛扭頭看向了陳天的位置,臉上的表情除了震驚便還是震驚。

即便是剛才喊出二百萬的富朗克也不曾想到,竟然會有人出三百萬的價格買下這個東西。

「這個人是不是瘋了啊?」

「是啊,這個人肯定是瘋子,竟然花了這麼多錢買下這個東西,腦子有問題吧?」

「說不定這個人就是有錢沒地方花了!」

眾人看著陳天的位置小聲的議論了起來,誰也不明白陳天為什麼會出這麼高的價格,而且剛才對方只不過就是出了兩百萬而已,陳天竟然直接喊三百萬,這中間可是正好差了一百萬啊!

「陳天,你幹什麼啊?這個東西根本就不值這麼多錢,你為什麼出這麼高的價格?」

段輝皺著眉頭語氣非常不解的沖著陳天問道。

「你想要這個東西嗎?」

陳天輕聲沖著段輝問道。

段輝聽到陳天的這句話明顯愣了一下,然後低聲說道:「我當然想要了,但是我……我覺的這個東西並不是那麼值錢……」

「值不值錢並不是你需要考慮的問題,你現在考慮的問題就是你到底想要還是不想要,我剛才已經跟你說了,錢的事情我來解決!」

陳天十分平靜的回了段輝一句。

段輝瞪著眼珠子看著陳天,此時此刻段輝才明白過來,自己根本就不是什麼有錢人,真正的有錢人就應該像是陳天這樣,根本就不需要考慮這個東西到底值不值錢,只需要考慮自己到底喜歡不喜歡這個東西就行了。

最後,陳天直接以三百萬的價格買下來了這塊玉佩。

也許是因為擔心陳天是隨便喊的價格,所以當這塊玉佩拍賣完事以後,身穿旗袍的禮儀小姐直接拿著玉佩找到了陳天。

果不其然,當玉佩出現在眾人的面以後,一陣沁人心脾的芳香襲來,讓人感覺非常的舒服。 「商大哥,送給你。」西西解下脖子上紅艷艷的絲巾遞向商尋,滿臉嬌羞。

她是酈城最美的少女,平日里嬌蠻的緊,此時一臉嬌羞的模樣,看直了其他男人的眼,不少人將忿恨的目光轉向商尋——

他們呵護求之不得的嬌花,竟然要被一個外人采了去了!

商尋目光冷淡地看著她:「不好意思,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

西西一愣,沒有想到自己的求偶竟然會被拒絕。

見商尋要走,她伸手就要去拉人:「她是誰?有我漂亮嗎?有我喜歡你嗎?」

商尋擰眉避開她的手,聲音冷了下去:「你如何能與她比?」

這邊的動靜已經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西西今晚本就是一個焦點,而商尋這個外人這段時間也是備受大家討論的存在,一時間歌舞聲都停了,所有人都看著兩人的方向。

眾目睽睽之下,商尋如此不給面子,一直備受男性寵愛的西西頓時怒了,她一把奪過小滿手中的絲巾:「現在你的定情信物都在我手中了,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我男人了。」

小滿大張了嘴,看看這個,又看看那個,有些不知所措。

商尋眉目徹底冷了下去,這段時間在這裡特意收斂的氣勢在這一瞬間完全釋放,西西嚇的本能地退後一步。

心有餘悸之後,卻是雙眸放光地盯著商尋,就是這樣出色的男人才配得上她!

平日里嬌蠻慣了,不知害怕為何物,她仰著頭,再次向商尋遞出自己的絲巾:「拿著,回頭我們擇個好日子把喜事辦了。」

說著,她吆喝著,「到時候大夥都來喝杯喜酒啊。」懶人聽書

「嘖,你這是跑來給人家當壓寨相公了嗎?」

在大夥的應和聲響起之前,一道清麗的聲音緊隨著西西的聲音響起,大家詫異地看過去。

商尋聽到這聲音眸子頓時一亮,周身的低氣壓瞬時消失的無影無蹤,他也看過去:「阿嶼!」

聲音里難掩喜色,甚至眼角眉梢都染上的歡喜。

風玫從人群背後走進去,有人不自覺地給她讓出一條道來,就在她要走到商尋的身邊時,西西直接攔在商尋面前,滿眼敵視地看著風玫:「你是誰?」

風玫笑,火光照耀下,雙眸璀璨如夜空星子,她下巴為抬,瞥向西西身後:「你問他。」

商尋已經越過西西走到風玫面前,替她理了理被夜風吹亂的頭髮,聲音溫柔:「怎麼提前來了?」

風玫拿眼斜他:「怎麼,不想我來?嫌我擋了你的桃花?」

商尋笑的更開心了:「吃醋了?」

風玫翻了個白眼,就聽他繼續道,「阿嶼,我好開心。」

「開心走了桃花運嗎?」

「縱有桃花萬千,我只願取你一朵,足矣。」

於這裡的人來說,今天本來就是示愛的日子,商尋這番表白,立即引得一番喝彩與祝福。

一旁的西西氣的臉色通紅,她直接將手中的絲巾往商尋身上扔過去,一手就要去將風玫拉開:「他是我的,誰允許你碰他的?」 「好神奇啊!」

朱門毒後 「是啊,真的好香啊,只不過就是太貴了……」

「沒想到這個世界上竟然還有這樣的寶物!」

秋雅,周雪琪等人直接圍在了服務員的身邊,小聲的議論了起來。

唯獨孫哲林一個人坐在原地,臉上的表情非常的不甘心,因為他已經不是被陳天打臉一次兩次了,他現在能夠明顯的感覺到秋雅對待陳天的態度跟對待自己的態度有非常大的不同。

但是孫哲林卻感覺有些無能為力,因為他心裏面清楚,陳天既然能夠直接拿出來這麼多錢,那說明陳天的身份背景簡單不簡單。

「先生,這是您剛才拍賣到的寶貝,您是打算打算現金支付還是刷卡呢?」

禮儀小姐十分客氣的沖著陳天問道。

「刷卡!」

陳天十分平靜的回了一句,然後直接從自己的衣服裡面拿出來一張銀行卡遞到了禮儀小姐的面前。

禮儀小姐連忙伸手接過了陳天的銀行卡,然後在POS機上面輸入了金額。

當周雪琪跟秋雅看見POS機上面的金額以後,臉上的表情都非常的奇怪,要知道平時這些女生就算是花個一兩萬塊錢買個包,可能都需要考慮很長的一段時間,但是此時陳天花出去的可是整整三百萬啊!

這筆錢要是放在合川市都足夠買一套大別墅的了,有些人可能這輩子都掙不到這筆錢,但是陳天就這樣隨便的花出去了,眾人覺得實在是有些不可思議。

「陳天,你不考慮一下了嗎?」秋雅猶豫了一下,輕聲提醒了陳天一下。

「考慮什麼?」

陳天語氣十分平靜的回了一句,然後直接在機器上面輸入了自己的銀行卡密碼。

幾秒鐘以後,刷卡成功。

禮儀小姐把銀行卡還有那塊天香玉全部都交給了陳天。

陳天接過了天香玉以後,直接將其中的一塊遞給了段輝,然後笑呵呵的沖著段輝說道:「現在你可以把她給你喜歡的人了……」

「怎麼只有一半啊?」

段輝撇著大嘴沖著陳天問道。

「咱們這裡有兩位美女,也不能都給周雪琪一個人吧!」

陳天笑呵呵的回了段輝一句,然後直接把另外一塊天香玉遞給了秋雅,輕聲沖著秋雅說道:「這塊送給你吧!」

秋雅聽到了陳天的話以後,心裏面非常的感動,因為秋雅根本就沒有想到陳天這個時候竟然還想著她,只不過秋雅清楚這塊玉的價格非常的昂貴,所以連忙拒絕道:「陳天這塊玉的價格實在是太貴了,我沒辦法接受……」

「對你們來說可能非常的昂貴,但是對我來說根本就算不了什麼,而且我也是為了段輝所以才把這塊玉買下來的,你就別客氣了,我們剩下的都是男生要這個東西也沒有什麼用!」

陳天笑呵呵的沖著秋雅說道。

「說啊,秋雅學姐,你就收著吧!」

段輝也跟著勸了一句。

秋雅看著陳天猶豫了兩秒鐘,最後還是伸手從陳天的手中接過了這塊天香玉,然後輕聲沖著陳天說道:「謝謝你了陳天!」

重生小地主 「沒事!」

陳天淡淡的回了一句。

而段輝則把自己的那塊天香玉交給了周雪琪,周雪琪猶豫了兩秒鐘,並沒有拒絕段輝,直接接過了天香玉。

段輝看見周雪琪接受了以後,心裏面自然非常的開心,因為周雪瓊現在的行為也算是給段輝傳達了一個信號。

陳天看見這一幕心裏面也非常的開心,畢竟周雪琪這個女生可要比段輝之前的女朋友強很多。

陳天買下這塊天香玉以後,拍賣會也就逐漸接近尾聲了,後面出現的東西也沒有什麼能夠吸引陳天注意的。

眾人看見時間差不多了,繼續留在這裡也沒有什麼事情,所以便打算回到房間休息。

但是就在這個時候,拍賣師突然沖著眾人喊道:「下面我們拍賣的東西是這次拍賣會最後一件寶貝,我知道在座的很多人應該都是沖著這個寶貝來的,所以我也就不跟大家廢話了,直接開始進行拍賣!」

陳天聽到這句話以後愣了一下,然後扭頭看向了舞台的位置,眼神當中帶著一絲疑惑,此時陳天也不知道主持人說的這個最後一件寶貝到底是什麼東西,但是陳天知道主持人竟然能夠說出這樣一番話,那這個最後出場的寶貝肯定也不是什麼普通的東西!

「主持人,這最後一個寶貝到底是什麼東西啊?」

「是啊,主持人,你就別買關子了,到底是什麼東西快點拿出來給我們大家看看吧!」

「我聽說這最後一件東西好像是從華夏那邊流傳歸來的寶貝,但是具體是什麼寶貝就不知道了……」

台下的那些人紛紛開口高聲沖著主持人喊道。

而主持人淡淡一笑,然後沖著自己的助理輕輕的擺了擺手。

助理連忙上台,主持人掀開了蓋在盤子上面的紅布,一副捲軸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當中。

「這是什麼東西啊?」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