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瀟瀟關上了門。

丁瑞走了。

白瀟瀟卻在想丁瑞說的話。

按照丁瑞說的來看,洛輕塵的墓地很有可能和丁家的古墓有關係。

而這個丁瑞又神神叨叨的,何況還有個沒露面的養屍人。

白瀟瀟睡不著,她感覺丁瑞還會來找自己,畢竟他要進去,一定是有利用自己的地方,比如說她是陰女,比如說他需要自己牽制洛輕塵,總歸是沒有安好心。

白瀟瀟是要去找洛輕塵的,可是她也不會乖乖的被丁瑞利用。

而且冷靜下來想一想,洛輕塵沒有殺白奶奶的理由。

他費盡心機娶了自己,不是為了結仇的,他怕她離開,若是他殺了白奶奶,他和自己就再也沒有可能了。

可是若不是洛輕塵,他為什麼失蹤了?

是因為失手殺了白奶奶還是因為他自己受傷了,或者有什麼不能出現理由?

白瀟瀟沒有頭緒。

她今天去找廖婆子說離婚的事情,就是為了逼出洛輕塵,若是這樣他還不出來,那就說明是第二種的可能性很大了,

洛輕塵出事了,他有不能出現的理由。

丁瑞這個時候出現就很有意思了,要麼他和白奶奶的死有關係,要麼他是看到了什麼。

回檔少年時 白瀟瀟沉了沉眼睛。 第930章娶親的大公雞

幾天後,廖婆子來了,帶來了一個白瀟瀟意料中的消息,洛輕塵失蹤了。

「我也聯繫不上他,不知道他去了哪裡。」

廖婆子憂心忡忡。

她說完補充道:「你奶奶的事情,未畢就是他做的,這麼多年了,沒聽說他害人,不然我也不可能給他作媒的。」

白瀟瀟安靜的聽著廖婆子話,人一旦冷靜下來,用腦子思考,就會發現很多事情,其實並不是表面上看起來那麼簡單。

比如廖婆子對於洛輕塵似乎維護的有些過頭了,她一直在強調的洛輕塵沒有害人的事情。

她才多大年紀,洛輕塵害沒害人,廖婆子是怎麼知道的?

而且,當初洛輕塵和她的婚事似乎過於順利了一點。

順利的廖婆子都感覺像是她在刻意維護洛輕塵一般。

廖婆子說完就注意到白瀟瀟正盯著自己看,她眉頭微微一皺,一時間盡然被看的有些心虛了。

廖婆子的反常,被白瀟瀟看在眼裡,她更加肯定廖家和洛輕塵的關係並不是那麼單純了。

白瀟瀟道:「我不知道你們家和洛輕塵是什麼關係,但是現在他失蹤了,我必須找到他。」

廖婆子沉默著,像是在思考著什麼。

白瀟瀟安靜的等著,廖婆子沉默了一會兒道:「你說的沒錯,他的確和我們認識,他算是我們家裡供奉的家神。」

白瀟瀟一怔:「你們供奉鬼?」

廖婆子嘆了口氣道:「有什麼辦法,廖銘小時候出了意外差點死了,家裡就他一個獨苗,我們也實在沒辦法才用了這個方法。」

她看了白瀟瀟一眼道:「所以他不能死,他一死,小銘就活不成了。」

白瀟瀟現在沒空和廖婆子計較這些事情,她說:「你知道他在哪裡嗎?」

「我知道,應該是在丁家祖墳的附近。」

「後山的墓是怎麼回事?」

雍少撩妻盛婚來襲 白瀟瀟問。

「那我們挖的,為了廖銘,當時他快死了,為了騙黑白無常。」

白瀟瀟大寫的佩服。

「你們廖家的膽子可真大啊。」

白瀟瀟說。

廖婆子道:「現在最關鍵的是先找到他,這麼長時間我擔心他出事了。」

白瀟瀟說:「對於丁家祖墳你知道多少?」

廖婆子說:「我知道的不多,我也算是懂一點風水,丁家的祖墳從前的格局是不錯,丁家祖上是做官的,又是這一代有名的大地主,後來因為歷史原因,當時破四舊的時候,丁家的祖墳受到了破壞,風水格局就壞了,從大吉變成了大凶,殭屍的事情我也聽說了,那樣的墓地養出殭屍不奇怪。」

白瀟瀟說:「怎麼不奇怪,我覺得很奇怪。」

廖婆子一怔,不明白白瀟瀟什麼意思。

白瀟瀟說:「前不久我師爺爺就是死在丁家這裡。」

廖婆子點頭,她雖然和張道士不熟悉,可是都是相關行業的,彼此也都是了解的,張道士的死,她是知道的。

「這有什麼不對?」

白瀟瀟說:「當然不對了,既然破四舊是建國之後的事情,那清朝的屍體早就是一堆白骨了,白骨怎麼會變成殭屍?」

她說完就一直盯著廖婆子,想看看她和那個養屍人有沒有關係、

廖婆子恍然大悟的模樣,很快臉色就變了:「你懷疑有人在這裡養屍?」

白瀟瀟點頭。

張道士說這個的養屍人很厲害,叫白瀟瀟先走,後來洛輕塵說他親自解決這個養屍人,可是養屍人一直沒有出現。

如今出了這樣的事情,如果單是白奶奶出事洛輕塵的嫌疑很大,可是現在洛輕塵自己也出事了,白瀟瀟就想的多了。

廖婆子的臉色也是十分難看。

養屍和養鬼不同,殭屍沒有神智,只聽養屍人的話,這樣的東西如是用來殺人,殺傷力是很大的。

她臉色難看道:「若是養屍的話,一定在丁家古墓里,我們必須走一趟了,無論如何都要去看看。」

很好,白瀟瀟要的就是這句話。

她是不會和丁瑞一起的,廖婆子倒是個不錯的選擇,別看她年紀大了,懂的東西可多了,還知道養鬼續命呢,這可是個人才,而且她和洛輕塵是站在一邊的。

白瀟瀟和廖婆子商量好,兩天後出發。

這兩天時間,白瀟瀟準備了一背包東西,兩天後,白瀟瀟看到了廖銘和廖婆子。

她並沒有多意外,他們兩個女人的戰鬥力本來就弱,加上一個廖銘能省去很多的麻煩。

廖銘大概是知道了白瀟瀟的事情,看著白瀟瀟的時候總是欲言又止。

白瀟瀟並不在意,她和洛輕塵的事情不想被人知道,只是因為這是在農村,擔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從她個人的角度來看並不覺得丟人。

三個人很快到了丁家村,繞過丁家村就到後山。

山上的風景算是不錯,可是越往裡走,越覺得荒涼,甚至有些詭異。

大中午的白瀟瀟愣是覺得周圍詭異的很。

廖銘說:「沒事,現在是正午,陽氣最旺盛的時候,不會有不幹凈東西。」

白瀟瀟搖頭:「你錯了。」

她看了一下手錶,現在正午12點十五分。

廖銘不明白她什麼意思。

白瀟瀟說:「正午12點正是陽氣泄露之時,而午夜12點雖然天沒亮卻是陽氣初生之時,所以古人講究,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中午又稱為晌午,要睡覺,不能在外面亂走,否則很容易碰到不幹凈的東西。」

廖銘臉都白了。

廖婆子認同白瀟瀟的話,說:「我們歇一會兒在走。」

白瀟瀟警惕看著四周,她本就不算是人,加上換了新身體,身體的敏銳的度也大大的增加了。

她明顯的感覺到四周不對勁。

三個人剛想躲起來,四周就傳來一陣陣敲敲打打的聲音,看不見人,卻能感覺到有東西過來了。

廖婆子掏出一張符紙,然後就看見他們幾米外走來一群人,都穿著鮮紅的衣服,就像是在娶親,為首那人手裡抱著一隻大紅公雞。

「都別動,等他們過去。」

白瀟瀟這個時候出奇的冷靜。

三個人沒動,這些人就像是沒看到他們一樣,敲敲打打的過去了。

白瀟瀟剛剛想松一口的時候,廖婆子忽然驚呼一聲。

「怎麼了?」

「廖銘不見了。」

白瀟瀟心一沉:「我去找。」 第931章我看就是它搞的鬼

白瀟瀟朝著剛剛那些鬼的方向追去,林子里有很多的灌木從,路很不好走。

白瀟瀟轉了一會兒,就迷路了,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她還是沒有找到廖銘,再一抬頭,就看到了好多的墳包。

這些墳墓上都長了綠色的草,幾乎和周圍的景色混為一談,不仔細看根本看不用出來。

白瀟瀟四下看了看的,並沒有發現廖銘。

她四處走了一圈,一抬頭就看見自己幾米處有一棵大樹。

是一顆枝繁葉茂的大柳樹,柳樹長的十分茂盛,樹頂部卻是枯的,高高的,看起來很不和諧。

白瀟瀟明白這是什麼樹了,這種樹叫引魂幡,上山村這邊的風俗,人死後,下葬時候砍一根樹枝,上面掛白幡,等下葬后栽在墳頭上的。

這棵長的這麼好,看這樣子是有點年頭了。

一陣風過,樹葉沙沙作響,平白的添了幾分詭異。

白瀟瀟一步步的走到大樹跟前,前面果然有一個隆起的小墳包,沒有墓碑,白瀟瀟他們所在的鎮子不算是有錢,很少有人下葬弄石碑的,所以白瀟瀟覺得這大概是誰家的祖先。

就在她狐疑的看著大柳樹的時候,樹上忽然掉下來一根枯枝,不偏不倚的正好砸中了白瀟瀟的頭。

白瀟瀟捂著頭看了一眼那根枯枝,也沒有多想,她繞著墳樹轉了一圈,就在樹后看到了廖銘。

白瀟瀟走過去,拍了拍他的臉,廖銘便睜開了眼睛,看到白瀟瀟他有一瞬間的迷糊:「我這是怎麼餓了?」

白瀟瀟說:「還記得我們遇到的那些娶親的隊伍么?你之後就不見了,你還記得自己是怎麼到這裡的嗎?」

廖銘搖頭。

白瀟瀟說:「我們趕緊走吧,去找廖奶奶。」

「好。」

兩個人快步離開,走了十幾米后,白瀟瀟回頭,大柳樹還靜靜的佇立著,看起來相當的詭異。

「怎麼了?」廖銘問。

白瀟瀟搖頭:「沒什麼。」

兩個人很快找到了廖婆子,廖婆子見廖銘沒事,簡單的詢問了一番,三個人決定趕緊離開這,他們必須在天黑前找到丁家的墓穴。

廖婆子對這一代還算是熟悉,可是三個人走了好一會兒,還是沒有找到丁家古墓。

然後白瀟瀟就看到了之前他們休息的大樹,還有剛剛不小心碰斷的樹枝。

「遇到鬼打牆了。」廖婆子臉色不太好看道:「剛剛那群鬼看來沒有善罷甘休。」

白瀟瀟道:「我們休息一下再走。」

她坐在路邊的岩石上,廖銘走到她身邊道:「接下來怎麼辦?」

「你覺得呢?」她反問。

廖銘笑道:「我也不知道,你看起來懂的比較多。」

白蕭蕭笑了一下:「不知道這隻鬼想做什麼?這大白天,他也不怕魂飛魄散?」

廖銘說:「他既然敢出來就不怕。」

白瀟瀟道:「那你覺得他想要什麼?」

廖銘說:「這我怎麼知道?若是女鬼的話,肯定是想要個男人了。」

「那男鬼呢?」

廖銘看了白瀟瀟一眼:「我不知道,我也不是男鬼啊。」

白瀟瀟沒在說話。

廖婆子拿出幾個,遞給白瀟瀟,白瀟瀟轉手就給了廖銘。

廖銘拿著包子把玩著,卻不吃。

白瀟瀟說:「你怎麼不吃啊,你外婆的手藝很好的。

廖銘道:「我不餓。」

廖婆子拿著包子的手一頓,看了廖銘一眼,很快便恢復了鎮定,繼續吃包子。

白瀟瀟邊吃邊說:「廖奶奶,你說剛剛那些鬼為什麼會抱著一隻公雞啊?」

廖婆子道:「大概是百鬼出遊吧。」

「我怎麼看著像是娶親,可是卻沒有新娘子,新郎好像就是那隻大公雞,我猜那隻鬼白天也不能出來,應該是被什麼限制了,不能離開,才用了公雞。」

廖婆子道:「倒是有這可能,這山的風水格局變了,既然能養出殭屍來,自然也能養鬼出來。」

白瀟瀟道:「我覺得剛剛那顆大柳樹就很奇怪,反正我們現在也走不了,不如回去一把火把它燒了。」

廖婆子點頭:「也好,這山上邪門的很,燒了說不定我們就能出去了。」

廖銘咽了咽口水:「這不好吧。」

「有什麼不好?」白瀟瀟反問。

廖銘道:「萬一不是那顆柳樹搞的鬼,我們是不是冤枉好鬼了?」

白瀟瀟點頭:「有道理。」

廖銘鬆了一口氣。

白瀟瀟道:「寧可錯殺一千,不可放過一個,我看就是它搞的鬼。」

她頓了下說:「不管是不是,我就要燒了它。」

廖銘「……」

廖婆子也說:「事不宜遲,我們現在就去,那棵樹就算是現在沒什麼,日後也會成精,裝神弄鬼的,不如我們現在就弄死它。」

兩個女人起身,就要去找大柳樹的麻煩,廖銘站在原地盯著白瀟瀟看了一會兒,最後才說:「我認識洛輕塵。」

白瀟瀟道:「你認識他和我有什麼關係?」

廖銘說:「別裝了,你早看出我是什麼了。」

倒是很誠實。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