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靜點頭,進了屋子。看了看房子,眼中有些驚訝,雖然恢復了平靜。

我給她倒了茶,她和商璟煜也沒說一句話。

我想起第一次見姚夫人時候的情形,當時她一副愛子心切的1模樣,我到是沒看出她是在演戲。

或許她對商璟煜是真的對更愛呢。

姚靜喝了口茶才說:「米昔死了!」

我剛剛已經從米夫人的話里得知了,但是親耳聽到我還是很震撼。

商璟煜也皺了皺眉:「怎麼回事!「

姚靜這才說:「米昔的屍體昨晚在街上被發現…」

姚靜猶豫了下說:「她死前被人侵犯過,還遭受過虐待!榮榮實在受不了,她就米昔一個女兒,你們別介意,她剛剛只是控制不住自己!」

姚靜走後,我久久不能回神,商璟煜打了個電話,十幾分鐘就我們到了長山區的警察局。

快要過年了,警局的人卻不少,商璟煜一來就有警察接待了他,領著我們到了一家辦公室。

「什麼案子?」商璟煜問。

吳警官這才說:「死者生前被侵犯過還遭受過虐待,但是她真正的死因是死於中毒…她被蛇咬了!」吳警官見過太多的屍體,早就沒有感覺了。

我一聽蛇咬的頓時就感覺那裡不對勁。

「我們能看看屍體嗎?」商璟煜問。

這也正是我想的。

吳警官為難的說:「這個我要請示下局長!」吳警官去請示局長的時候,我和商璟煜等著,我們都沒說話,米昔的死太意外了,我偷偷的看了看商璟煜,沒在他臉上看出什麼來,我不知道他有沒有難過?我也沒說話

,我是不喜歡米昔,可是她如今死了我卻覺得可惜,米昔漂亮有才華本來有很好的人生嗎,結果成了這樣。

吳警官到了局長辦公室,把事情一說,局長立即就同意了。

吳警官不解:「就算商璟煜再厲害,可是這……」

吳警官還沒說案,局長就打斷他的話:「你知道死的這是誰嗎?」

「米昔!」吳警官不知道局長為什麼這麼問。

「她還有一個身份,前市長的千金,你知道前市長現在在哪裡嗎?」

吳警官有點明白了。

「所以商璟煜介入是好事,他要幹什麼隨便他去,如果破不了案子,米市長那不好交代!」

吳警官徹底懂了,所以再回來的時候我們和顏悅色多了,商璟煜知道怎麼回事,沒說破。

我們進了停屍間,是個只有十平方米大小的房間,米昔躺在床上,身上蓋了一張白布,從頭到腳。「你們看,我出去了!」 霸道總裁太纏人 吳警官識趣的走了。 我咽了咽口水,四周很安靜,商璟煜掀開白布,米昔死氣又蒼白的臉出現在我們面前,曾經那麼有活力的一張臉再也沒有生氣了。

法醫應該已經解刨過了,米昔沒有穿衣服,身上多處地方用針線縫合了,看起來就像是破了的布娃娃,蒼白肌膚上滿是傷痕,甚至還有煙頭燙過的痕迹。

愛未眠:總裁,請溫柔! 吳警官說的沒錯,米昔被人虐待過。我們在她的胳膊上找到了吳警官說的被蛇咬過的傷口,然後我就知道是誰做的了。這樣的傷口我在楚言胳膊上也見過,就是上一次他被李欣妹的三頭蛇咬傷時就是這樣的

傷口。

我把我的想法說了,商璟煜果然沉了臉,他沒說話就往外走,吳警官也不敢攔著他。我跟在他身後,我們上車一路來到商家老宅,商老二一家子正在吃飯,看到我們商文天有點不高興,梁美鳳冷哼一聲,正準備說幾句風涼話,但是被商璟煜周身散發的怒

氣嚇得沒吭聲。商潔只管低頭吃飯,什麼都沒說。

商雯依舊那麼眼含情意的看著商璟煜,商卓也很老實的沒說一句話。

至於商爺爺一看就知道商璟煜來有話要說。

「爺爺!」商璟煜叫了一聲,我也跟著叫了一聲,然後商爺爺就和商璟煜進了房間。

我不想和商老二一家子大眼瞪小眼嗎,索性就在外面走走。

今天天氣不錯,太陽照在人身上暖烘烘的。我心裡一直在想米昔的事情,如果真的李欣妹的話,那李欣妹為什麼要殺米昔呢?雖然米昔是商璟煜的前未婚妻,可是她現在已經不是了,她是楚言的未婚妻。李欣妹就

算是喜歡商璟煜想要報復,該殺的人是我才對。

難道是米昔掌握了她什麼事情,才招來的殺身之禍嗎?

米建國已經加入了組織,米昔是他的女兒,組織是不可能對米昔下手的,但是李欣妹既然下手了為什麼要留下這麼明顯的證據?

我想不通。

樓上的書房裡,同樣子想不通的還有商爺爺和商璟煜。

商璟煜覺得這件事即使不是李欣妹做的也跟她那條三頭蛇脫不了感干係,商璟煜想弄清楚是不是有人殺了米昔嫁禍給李欣妹,挑撥組織和米建國的關係。

如果真是,那麼利用一個女人還用這麼卑劣的手段,這個人也不是什麼好人。

商赫看著他這個樣子就知道他想什麼了。

「你做的對,無論什麼人,這麼對一個女人,不管他出於什麼目的他也該死了!」

商璟煜點頭:「李叔那!」

「我去說。李叔被叫進來的時候就大概猜到是和李欣妹有關係了,對於這個孫女,李叔很無奈,她做了罪大惡極的事情,可是李叔狠不下心對她做什麼,畢竟她是李家唯一的血脈了



李叔很恭敬的站在一旁。

商赫把事情說了,李叔驚的久久回不過神。

「米…米小姐死了?」李叔問。

商赫點頭。「怎麼會…」李叔記得米昔,她小時候經常纏著少爺,那時候她就很漂亮,後來商璟煜和米昔訂婚時候還來過,很漂亮的女孩子,李叔很難想象那麼鮮活的生命就那麼沒了。

而且這件事極有可能還和他那個孫女有關係。

李叔半天說不出話來。

「李叔,我知道你和他有聯繫,把她叫出來吧!」商璟煜說。

李叔明白了,這是要動手了。

李欣妹這回回來,商赫和商璟煜已經給了她極大的寬容,不動她一是不想和組織硬碰硬杠上。二是給他這個老頭子面子。

可是李欣妹,你到底做了什麼事啊!

李叔痛心疾首,卻也無可奈何。

商璟煜見李叔變幻的臉色就知道他又心疼。

這個李叔什麼都好,就是這一點讓人無語。

「先生,少爺,我求你們再給她一次機會吧!」李叔又開始求情了。

商璟煜皺了皺眉。

商赫沒法說什麼,這是跟了他幾十年的人沒有功勞也有苦勞。

而且李叔年輕時候救過他的命。

商赫不說話。

商璟煜卻開口了:「讓她來見我!」

說完就出門了,根本沒答應李叔的要求,答不答應要看她做沒做。

米昔的死畢竟和她有關係,商璟煜不清楚這幕後人的目的之前不敢掉以輕心,而且誰能說這就不是李欣妹做的?萬一是李欣妹,那凌安也很危險。

商璟煜不敢冒險,這就要看李欣妹敢不敢來見他了。



「怎麼站在這?」商璟煜見我站在庭院里,回頭看了眼別墅,把帳算在了商家老二身上。

「裡面太悶了,出來走走!」

我看了看他:「有消息嗎?」

「如果李叔不把李欣妹找來,我就自己動手!」商璟煜說。

我就知道了。

這件事還是讓商璟煜去解決好了。

回到西山別墅,本來好好的心情因為米昔的事情我和商璟煜都覺得有些沉重不知道該說什麼。

吃過晚飯,我們就睡了。

半夜的時候商璟煜接了個電話。然後起來走了。

我知道可能是李欣妹。

但是我沒動繼續裝睡,等他走了我卻再也睡不著了。

一直到天亮商璟煜還沒回來。

我自己煮飯吃了,商璟煜當天夜裡才回來。

「解決了?」我問。

「還沒有,去查了!」商璟煜說。

我還想問得仔細點。

商璟煜倒是沒瞞著我:「這件事不是李欣妹做的,但是誰做的她因為不知道,她正在查!」

我有點失神,商璟煜果然對李欣妹很寬容!想起一天半夜他和李欣妹待在一起我就不舒服。

比起商璟煜我覺得我自己更像是中了情蠱。

見我沒吭聲,商璟煜又說:「無論如何,這個人算是間接幫了我們,米建國恐怕要想別的了!」我咬了咬嘴唇,我想問的你和李欣妹,雖然看起來他們兩是一點都不可能,但是誰知道呢,如果不是因為情蠱,商璟煜這些年也不會拒絕了這麼多女孩了,說起來其實雲

淺落才是下棋的高手,她算計了商璟煜生生世世,還有楚言嚴坤顧離他們…

我忽然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剛剛的不舒服蕩然無存。

想起了之前的話題。「對了,關於雲淺落,劉管家查到什麼了?」我問。 商璟煜低頭看了看我。

我在他唇上親了一下。

商璟煜才說:「說出來怕嚇著你!」

我想起情蠱的事,就問:「她該不會是個妖怪吧?」

「當然不是,不過她是巫女!」商璟煜這個還是從平江陸家那裡查到的,劉管家這幾天就是去平江悄悄的查訪了。

「巫女?」這是個古代的稱呼,很久不曾被人提起了。

指的就是那種一生下來就具有非凡能力的女孩子。

國外叫女巫,只不過相比國外對女巫的惡意,國內的巫女都是很受尊敬的。

我正這麼想著,商璟煜說:「雲淺落有非凡的能力,能夠控制蠱蟲,或者可以說凡事昆蟲她都可以控制。」

我一個哆嗦,果然如此。

「那…有沒有可能她…」我咽了咽口水。

我很糾結,要不要說。

「怎麼吞吞吐吐的?」商璟煜摸了摸我的頭髮,我靠在他懷裡,看著眼前對我滿眼柔情的商璟煜,就什麼都不想說了。

「決不能讓商璟煜知道!」我自私的想。

「沒什麼,我就是在想原來雲淺落那麼厲害,難怪李肅喜歡她!「

「你還真會誇!」商璟煜說。

第二天,就是除夕,商璟煜坐在客廳看電視,我把瓜果糖他瓜子什麼的弄了兩個盤子放在茶几上,窩在商璟煜身邊看電視。

電視的內容都差不多,亘古不變的春節聯歡晚會,商璟煜以前從來不看,如今看的津津有味。

當然我也是。

我忽然有了家的感覺,感覺一切都很美好。很溫馨。

我更加堅定了那個信念,情蠱的事情不能讓他知道。

所以我迫不及待的給景鈺打了個電話,景鈺此時正在華夏最西邊的一個小城市圍著他乾爹烤羊肉吃。

顧離在一旁看著。

「景鈺,是我,新年快樂!」我說。

景鈺笑笑:「你也新年快樂!對了,我乾爹找到治療商璟煜的辦法了!還有…」

景鈺猶豫了下,看了一眼顧離,出門,走了很遠才說:「情蠱的事情…」

我緊張的拿著手機:「情蠱我不想解了,我打電話就是想拜託你,千萬不要讓任何人知道情蠱的事情!」

景鈺一怔:「安安,你怎麼了?」

「我…我沒什麼,我不想讓他知道,你懂嗎…我怕他知道后…總之拜託你不要說好不好?」我問。

我感覺景鈺一定會鄙視我,但是我不在乎。

「安安,其實我剛剛就想說,我根本解不了情蠱,我乾爹也不行,不得不說雲淺落真是個奇才,她下蠱的方式曠古絕今。」

景鈺有點興奮的說:「所以,安安你不要有心理壓力,如果是我,我也不會解,既然大家都喜歡,何必在乎是不是一隻蠱蟲呢!」

我鬆了口氣,心情也放鬆了不少:「謝謝你景鈺!」

景鈺真的是個很溫暖的人。

「我過完年就過去,讓商璟煜再忍兩天!」

「好!『』掛了景鈺的電話,我感覺整個人都放鬆了不少。

我愉快了出門準備去廚房做點餃子,過年沒有餃子不行。

我走後,商璟煜從門後走出來。

「雲淺落,情蠱,原來是這樣,我怎麼就沒想到呢!」

……

午夜12點,在一聲聲爆竹聲迎來了新的一年。

這一年我24歲了。

我和商璟煜將買好的煙花擺了一排放在院子里,12點的時候點燃,煙花在空中開除出一朵朵絢爛的圖案。

「我看著被滿天煙花映照下的商璟煜,忍不住說:「商璟煜,我愛你!」

「嗯?」商璟煜挑了挑眉:「什麼?」

「我說你是個傻瓜!」

商璟煜「…」

很快過完了年,初一我們一起去看了商爺爺,關於李欣妹那件事我已經不那麼刻意的在乎了。

有情蠱在,商璟煜也絕對不會喜歡李欣妹,即使沒有情蠱他也不會喜歡李欣妹。

既然如此我還在糾結什麼。

商爺爺給我包了個大紅包,挺薄的一張紙,我回去一看,是張支票,6位數的,我嘆氣,商家人真是有錢啊。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