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了,那時候你可是欠我一頓飯,現在拿寶物來還吧。」薛冰盯住了陸方說道。

「那次可是你強行要求我請吃飯的,而且還點的那麼貴。」陸方不答應,甚至還冷笑了一聲。

「當時可是你自己主動要求請我吃飯的,我有逼你嗎?」薛冰冷哼了聲,對著陸方說道,言語之中十分的不滿,看著陸方一副絕對不會請的樣子,於是開口說道:「那我就只好跟我爸去告狀了。」

薛冰生氣的模樣,氣的鼓鼓的。

這樣陸方有些頭疼,早知道就不欠賬了,回想起之前的時候,兩個人聊得還算是不錯,陸方掏出了一片蓮花。

「這可是非常珍貴的寶葯,拿去吧。」陸方說道。

「咦!」

下一刻,薛冰睜大自己眼睛,彷彿是有些不敢置信。

「你,你居然得到了這樣的寶葯,這可是天蓮,只要服下一片,就能夠增加悟道的精神力,除此之外還可以自身經脈的強壯程度,對於修鍊來說簡直就是珍貴的藥材。」

她這樣喃喃的說道,一雙眼眸之中帶著強烈的炙熱。

「哦!」陸方應了一聲。

「你幫我護法,這天蓮必須要趕緊煉化,否則的話就要過期了,藥性都會流失掉。」

只見她一口吞下,緊接著就閉上了眼眸,開始修鍊了起來。

薛冰許久才是睜開了眼眸,那一雙眼睛之中閃過了精光,居然在片刻之間就已經修為獲得了極大的增長。

「沒想到居然還有這樣的好處。」她喃喃的說道。

「哼,看你這麼懂事的份上,那我們的這一筆債務就一筆勾銷了。」薛冰對著陸方說道。

「行吧。」陸方也點了點頭,兩個人這件事情似乎就此解決掉了。

「那我們繼續採藥吧。」就在陸方準備離開的時候,薛冰一把抓住了陸方的手說道。

「我為什麼要和你一起?」陸方皺起了自己的眉頭,似乎有些不耐煩。

「我有這裡面的地圖,我知道這裡面哪裡有陰葯的可能性會比較多。」只見薛冰拿出了一張地圖,臉上帶著笑容對著陸方說道。

「嗯?」

陸方一看這地圖,臉上就是笑了起來。

「早說嘛,早說我就帶你一起了,走吧。」陸方對著面前的薛冰說道,臉上浮現出來的笑容,笑得十分燦爛。

這一次進來本來就是為了增強自己的實力,既然薛冰能夠增強自己的實力,那麼陸方也不吝和她進行合作,兩個人都獲得好處。

陸方居然答應了自己的要求,薛冰一時間臉上露出了驚喜。

之前看陸方一副不肯答應的模樣,薛冰還以為陸方是絕對不會答應自己了,可是沒想到,居然峰迴路轉。

她一時間臉上浮現出來的笑容:「只要肯答應那就好。」她這樣的笑著,就走到了陸方的身旁。

緊接著在下一刻,她抓住了陸方的手:「走吧。」

陸方感受到這柔軟的手掌,一時間渾身一震,不知不覺之間,就回想起來了原本時空的妻子等人,以及綠眼蛇女王。

「呼!」

陸方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長長的吐了一口氣,手從薛冰的手中掙脫了出來。

「我自己會走。」陸方淡淡的說道,大步的向著前面走去。

薛冰拿著地圖在後面對著陸方喊道:「你走錯了。」她臉上的笑容,看著陸方渾身一震,然後又再一次走了回來:「算了,之前的時候我是在那邊感覺有什麼東西,既然你說我走錯了,那我們就直接走吧。」

陸方一把從薛冰的手中拿過了地圖,臉上浮現出來的笑容說道。

兩個人就在這一瞬間,轉身離去。

就在這黑暗之中,不遠處有著一道影子,似乎是在盯著陸方和薛冰,不過這道影子很快又消失不見了。

有了地圖之後,尋找陰葯的速度就是快上了不少。

「快,斬殺這條大蟒蛇,我們就能夠獲得這株陰靈果了。」薛冰在不遠處對著陸方大聲喊道,臉上帶著燦爛的笑容。

陸方手中握著龍鱗劍,抬手就是一劍揮了下去。

只見這條大蛇就在這一瞬間發出了一聲慘叫,已然被陸方的這一劍斬在了身體之上,下一個瞬間,這條大蛇就身首分離。

陸方走了上去,就撿起的是地面上的陰靈果,這上面有著10顆果子,陸方分給了一半給薛冰。

薛冰咬了一口,覺得十分的甘甜。

她在陸方的身後臉上露出了一些無聊的神色,抱怨著說道:「跟在你的身後,什麼敵人都被幹掉了,一點意思都沒有,地圖上的地方都已經被我們兩個掃蕩完了,所以我準備自己一個人去了。」

陸方的臉上浮現出來的笑容,淡淡的說道。

「好!」薛冰也不是什麼矯情的人,在這一路上她也準備自己去探險,兩個人就此告別。

時間過去的飛快,三天時間馬上就過去了。

疆海之王 「轟」一聲轟擊之聲響起,陸方從一個洞窟之中鑽了出來。渾身都是滿滿的灰塵。

「呸呸!」陸方的手中拿著一朵花,一口咬在嘴巴之中,只感覺到甘甜的味道瀰漫在他的口腔之中。

只是陸方身上的氣勢居然就在這短短的時間內已經得到極大的提升,似乎馬上又要再次突破了。

「嗯?」

就在陸方從這裡面鑽出來的時候,臉上露出了凝重之色。

「這是怎麼回事?」他看向了不遠處,在那深處之中似乎是有什麼動靜,陰風之中帶著一股血腥的味道。

在這三天的時間之內,陸方探索了不少的地方,得到了不少的陰葯,斬殺了不少的陰獸,在這幾天的時間之內,他的腰包都是鼓了起來。

化龍長老給他的這次機會,可以說讓陸方就此變的富裕了起來。

這讓陸方瞬間就是明白過來了,話都講到這次應該是付出了很大的代價,才給他換來這個名額。

斗羅大陸之燃冰斗羅 陸方輕輕地搖了搖頭,心中下定決心,這次一定要拿到內門弟子第1名。

「嗯?」

遠處飄來的血腥味越來越重,遠處的戰鬥變得更加的激烈了起來,一些怒吼之聲,也在不遠處傳來。

「不對,這聲音有些古怪。」聽到這些怒吼之聲,陸方的臉色頓時一變,整個人化成了一道遁光,向著這邊而去。

片刻之間,他就已經在這陰風之中穿過來到了這深處。

陸方才剛剛出現在裡面,就感覺到自己的身上湧出了一股寒意,臉色為之一變。

「沒有想到,這裡居然還有這樣的東西。」陸方的眼眸之中帶著震驚,發出了一聲驚呼。

就在面前這一些人形的怪物,他們身上披著鎧甲,手中握有武器,十分的兇狠。

而就在不遠處,有幾個逍遙門的弟子被圍困在了其中,遭受到了這些人形怪物的襲擊,陸方抬起自己的手在這玉佩之上拂過。

下一個瞬間這玉佩之上頓時冒出了一些金色的光芒,陸方的眼睛之中露出了一些驚喜。

「這是?」陸方看著自己手中的玉佩上面浮現出來的光芒,發現居然又增添了新的生物。

反穿越之現代公主 也就是說在這玉佩之中,有些東西其實並不會告知,只有遇見之後才會自動的激活,面前這些怪物,原來就是這裡面的陰人。

這裡面只記載了陰人是一種非常可怕的生物,身體十分的強壯,同時也擁有著很強的力量,但是來歷卻沒有說清楚,似乎是直接被隱藏掉了。

同時上面還有獎勵,只要斬殺陰人就能獲得門派貢獻點,可以用他們的人頭換取寶物。

陸方想到這裡眼眸之中就出現了殺氣,只見他抬手一劍,片刻之間陸方整個人就已經飛了出去。

「殺!」

陸方人劍合一,劍氣一下子就殺到了這些陰人面前,要將這些東西,徹底斬殺。

而這被圍困的人也都發現了陸方,帶頭的男子喊了起來:「小心,這些東西能夠污染道器。」 隨著這些被圍困的逍遙門徒的話,這些下面的陰人就在這一瞬間紛紛抬起了頭,它們的身體上面涌動著陰氣,那大大的眼睛,裡面是濃郁的黑色,渾身上下,帶著詭異的紋絡。

只不過是一眼,陸方就已經確定了下面這些陰人是非常恐怖的生物,難以對付。

「哼!」

這些被圍困的逍遙門徒,一個個眼眸之中都是帶著緊張,看著陸方掏出了自己手中的道器,根本沒有在意他們的提醒,一個個都是低聲暗罵,覺得陸方簡直就是膽子不要太大。

「可惡,他是誰?為什麼對自己這麼自信?在這種情況之下,大家都麻煩大了啊。」

而在這些被圍困的逍遙門徒之中,有一人身著青色花紋衣裳,有著一頭長發,身材高大,手中握有一旗幟,這旗幟之上散發著濃郁的元力的波動,真是好一個男兒。

只是他此時卻咬牙切齒,看著陸方抱怨著說道:「不知道這男子是誰,是哪個門下的,若是等我出去了,一定要叫他好看。」

就在這群逍遙門徒最中間,則站著一個靚麗的女子,她是一個瓜子臉,臉上略施粉黛,身上有著一襲鏤花綢衫,一隻手手上戴著一個漂亮的鐲子,另外一隻手則是掛著一串鈴鐺,似乎都是道器,一看就是門中非凡人物。

「師弟,切勿亂說,現在我們還在這困境之中,若是對方勝了,你說出這番話來,那隻不過是自找苦吃。。」

她對著一旁青衫男子呵斥說道,原來這青衫男子居然是她的師弟,實力也是非常不錯。

我是你的無關痛癢 但是他們卻一個不慎,遭受到了陰人的襲擊,所以才會導致這個結果。

陸方卻不知道已經有人恨上了自己,他手持著龍鱗劍,就在這一瞬間發出了一聲怒吼,他整個人帶著一股霸氣,就這樣從天而降。

污穢的氣息想要污染陸方手中的劍,可是在這瞬間被他的元力波動一瞬間撕裂了。

他就這樣站在那裡,整個人就好像是天神下凡,身上的元力就在這一瞬間像是金色一般擴散著。

他形成的巨大的力量,是那麼的恐怖。

他只不過是一個瞬間,就形成了一種可怕的壓力,向四周擴散而去是那麼的犀利無比。

龍鱗劍在陸方的手中只不過是一個瞬間,就是那麼鋒利的一劍斬落下,瞬間把這污染的氣息直接劈開了。

就在這一瞬間一道光芒就在他的手中出現,這強烈的光芒瞬間擴散而去,直接就把這些氣息全部都給凈化了。

陸方就站在這中間,整個人身上都散發著一股元力形成的金色光芒,將一切全部都隔壁在外面。

而在下面的這些人,一個個都是眼眸之中發出了驚呼。

「怎麼可能,居然連這個信息都可以全部都凈化掉,居然可以做到這種程度,這也太可怕了吧,到底是怎麼做到的?居然連這些污染的信息都全部給進化掉了,這實力就有點太可怕了吧。」

這青衫男子的眼眸之中帶著震驚,發出了一聲震天的呼聲。

在青衫男子身旁的師姐,朱唇微微的張開了,眼眸之中帶著震驚是不敢置信,怎麼能做到這種程度?

這些陰人似乎也有些不敢置信,他們那由霧氣形成的臉盤之上,露出了震驚和慌張。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他居然能夠做出這樣的實力,看來必須要除掉他,他手中的武器很特別。」

這陰人之中的帶頭男子,露出了這樣的一身冷哼,他舉起了自己手中的旗幟,身上的氣息在擴散著。

「殺!」

他發出的怒吼,周圍這一些陰人一個個也都在這一瞬間發出了興奮的聲音,一個個鳴吼了起來,一個個都是大叫著。

陸方一劍斬落而下,輕輕鬆鬆的就斬斷了陰氣,接下來的招式就變得更加的兇狠了。

他動手之間,身上的元力在擴散著。

就這樣懸浮在天空之上,他氣息變得更加的渾厚了起來,目光向下面直接掃了過去。

他的神識也隨著目光一掃而過,在尋找著面前陣法的弱點所在,他看見了這一切,一時間眼睛變得那麼的明亮,似乎要看穿這一切。

「快來救我們,這是逍遙門的大師姐,只要把我們救出去,我們一定會給你天大的好處的。」

看著青衫男子的呼喊之聲,陸方卻根本就沒有理他。

而是目光向著四周搜索著,他要做的事情並不是要救這些人,就這些人只不過是順帶的。

門派中的弟子如果遇到了危險,出手拯救可以獲得一筆貢獻點,才能夠收穫不少的感謝,不過他更重要的事情就是發現了,這裡面似乎是有著一個縫隙,如果能夠抓到這縫隙之中的出口,那可就是件天大的好事了。

陸方就在尋找的這一處,那就是陰人的來源,那就是連接著另外一個空間,陰界。

他能夠找到這個地方的話,說不定看一看另外一個世界是什麼情況。

天老暗中告訴陸方,這個地方的存在絕對沒有那麼簡單,只要能夠找到的話,說不定能夠從另外一個世界之中印證許多的東西,從而使得修為不斷提升。

經過天老地方解釋,陸方才明白這個名額的珍貴程度。

難怪這些人之所以會進來,有這麼大的危險,這些人還趨之若鶩,自然是有這個原因在這其中。

陸方舉起了自己手中的龍鱗劍,對準了下面的這些陰人。

「你們是從什麼地方過來的?如果你們願意把這個事情給交代清楚,我就放過你們。」

陸方這樣平淡的說著,話語聲之中雖然十分的冷靜,但是就在這一瞬間似乎是穿透了所有的這些陰人的心中。

「桀桀桀!」

這些陰人們的身上散發著一股濃郁的陰氣,一個個是那麼的陰沉,在凝聚著,笑起來的時候,是那麼的讓人感覺到心寒的感覺。

帶頭的陰人發出了大笑之聲,那一雙眼睛是那麼的邪惡,盯住了陸方。

他是來自於陰界的強大陰人,他這次過來就是為了狩獵,陸方身上瀰漫著強大的元力,還有這渾厚的氣血,就是他最好的獵物。

他舉起了自己手中的長槍,身上的陰氣隨著他的呼吸在輕輕的流動著,瀰漫在他的周圍。

「你,只不過一個區區的獵物而已,就乖乖的被我們給吞食吧,陰界,不是你所能夠窺視的。」只見他這樣的說著,一道強烈的陣法就在這一瞬間直衝而上,就要把陸方給圍剿的其中。

周圍的陰風受到了這些陰人們的影響,瞬間就是席捲了過來。

「呼!」

這些陰風隨著下面這些陰人的影響,就在這一瞬間形成了濃烈編製出來的陣法,一層接著一層就像是蜘蛛網一般。

從這四面八方就向著陸方席捲了過來,就要把他困在了其中。

「小心,這就是陰人們的陣法,你只要一旦被這些陰風包裹在其中,你恐怕就會遭受麻煩。」

被困住的師姐這時看到陸方似乎也受到影響,於是發出了一聲大吼聲。

只見她的眼眸中帶著緊張,是不是沒有想到這些陰人把陸方當成了強大的敵人,要把他給困在其中。

陸方接到提醒,沒有說話。

而是對著天老說道:「天老,你跟我說的機會在什麼地方?」陸方問道,聲音之中帶著一些嘶啞。

他也有些著急了,只見下面的這陣法向著他席捲而來的時候,讓他感受到了巨大的壓力。

他握著自己手中的龍鱗劍在抵禦著一切的危險,他的呼吸變得急促了起來,身上的氣息在澎湃著,沸騰著。

「該死的!」

陸方的呼吸不斷的粗重了起來。

「好了。」就在這個時候,陸方這雙眼眸之中浮現出來了一團光芒,是那麼的詭秘。

他的一雙眼睛就在這一瞬間彷彿要看穿這一切,就在這個時候,,他的眼眸變得奇特了起來,那是一團金色的光芒出現在他的眼睛之中。

陸方就在這一瞬間感受到自己的身體發生了劇烈的變化,整個人看上去就好像是產生了一種迷幻般的感覺。

金色的光芒就在這一瞬間旋轉著,一下子盯住了下面的人。

在陸方的目光之下,就產生了一種迷幻的感覺,隨著那眼神的變化,一下子似乎要看穿一切。

下面的這些人都感覺到了一些奇幻,似乎是來到了仙界一般。

特別是這些人之中的陰人,也在這一瞬間感受到了一些迷幻般的感覺,陰人精神本身就十分的強大,一般的幻術根本就迷惑不了他們。

但是此時的這些陰人,就在這一瞬間全部都被迷幻住了,他們陷入了幻覺之類。

此時的陸方是不是沒有想到居然這麼輕易的就把這些人拖入了幻覺之中?

這是天老利用陸方的精神力構建出來的幻境,這是一個非常精妙的幻境,有著仙人的山川河流,彷彿是在天宮一般。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