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包間的門被打開,沐暖暖看到他們,忽然覺得很委屈,朝著他們跑了過去,「爸爸媽媽!」

冉芳華一個激動,上前幾步把沐暖暖一把摟進懷裡,「哎,我的乖女兒!」

沐正則以守護的姿態站在她們母女身邊,輕拍著沐暖暖的頭,「沒事了,別怕,爸爸媽媽一直都在手機里看著你呢!暖暖,你表現得很好,你是爸爸的驕傲!」

「對了,姍姍怎麼沒來?」

「姍姍馬上要高考了,正是學習最緊張的時候,就沒讓她來。」

沐家這邊一家三口和睦又溫馨,秦家人則是眼巴巴地看著,可是他們沒資格嫉妒。

真的和假的就是不一樣。

安寧得知能成為秦家千金之後,迫不及待的和張霞撇清關係,開口閉口就是「我養母」,還想著趕張霞回老家去。

可沐暖暖壓根沒有改口的打算,甚至都連正眼都不給秦家人一個。

莫晉北作為東道主,給兩家人牽線搭橋,招呼大家都坐下來說話,一邊吃飯一邊聊。

秦遠道:「安寧和張霞雖然已經伏法,但當年那個人販子還沒有落網,我們還要繼續追查下去。」

有些事情還沒有解開,有些真相還需要繼續追查。

當年那個人販子是怎麼偷走暖暖的,又是怎麼逃過秦家的眼線的,這些都還需要調查。

秦爺爺開口道:「沐先生、沐太太,我代表秦家全家謝謝你們救了暖暖。這份恩情對我們秦家來說重於山,我們都記在心裡了。有什麼需要幫忙的,你們別客氣,儘管說。

對了,我聽說你們的小女兒要考大學了?T市有不少好大學,她可以隨便選。你們可以舉家搬到T市來,也方便常常見到暖暖。」

沐正則不卑不亢地說:「謝謝秦老爺子的好意,姍姍的學習成績不錯,幾次模擬考成績都很好,我對她有信心。至於搬到T市……」

沐正則面露難色,「我們住慣了小縣城,搬到大城市真的不習慣。還有我的學生,我也沒法不管了。」

秦爺爺對於沐正則不由得高看一眼,贊道:「沐先生人品高潔,你們把孩子們都養得很好,令人敬佩!」

秦爺爺又看向了沐暖暖,「暖暖,你是我們秦家的孩子,這個姓氏……」

聞言,沐暖暖堅持道:「我不改姓!」

秦致說:「這件事情還是慢慢來吧,暖暖是個重情重義的好孩子,我們應該尊重她的決定。」

沐正則和冉芳華暗暗鬆了一口氣,要真的改了姓,好像暖暖都不是他們的孩子了。

秦爺爺疼愛地看了一眼沐暖暖,又看了一眼莫承佑,道:「暖暖和承佑的婚事定下來了嗎?」

秦川三隻哥哥紛紛露出不舍,但又不敢違背老爺子的意思。

秦爺爺的想法不同,莫家和秦家家世相當,又是世交。

莫承佑這孩子又是他們看著長大的,人品沒得說。

暖暖嫁過去之後,肯定會過得很好,最好早早把兩個孩子的婚事定下來。

莫晉北笑著說:「我們已經正式跟沐家提親了,只要兩個孩子願意,就可以先訂婚了。」

沐暖暖腦子有點蒙,搞不懂話題怎麼轉得這麼快,就說到訂婚上去了?

她剛想說話,莫承佑就溫柔的給她夾了一筷子菜。

沐暖暖臉紅紅的吃下去,莫承佑又她夾了一筷子。

她想想,訂婚就訂婚吧,反正莫承佑遲早都是她的男人。

接下來就是家長們的主場了,沒有莫承佑和沐暖暖開口的機會了。

三家的家長們開始興奮的討論起訂婚的事宜。

訂婚的場地還是選擇御尊酒店,要怎麼布置現場,要請那些客人,要準備什麼流程,要放什麼音樂……

大家討論得熱火朝天,根本不給沐暖暖後悔的機會了。

在御尊酒店用完餐之後,大家興緻盎然,又繼續去了帝苑接著聊。

一直聊到了深夜,沐正則和冉芳華就在帝苑住下了。

秦家人倒是想帶走沐暖暖,但沐暖暖根本不答應。

沒辦法,秦家人正好戀戀不捨的走了。

因為時間太晚了,沐暖暖回去訓練營不方便,也留在了帝苑。

這是她第一次在帝苑住,很緊張。

莫承佑敲她的房門,「暖暖。」

沐暖暖噠噠噠跑過去打開門,眉眼都是笑,「我就知道你會來找我!」

莫承佑似乎有心事,想了想才說:「現在訂婚沒關係嗎?你不怕影響到你的事業?」

身為偶像少女團隊成員,還沒有出道就訂婚,在這之前沒有過先例,也不知道粉絲能不能接受?

沐暖暖其實本來有點小糾結的,但聽到莫承佑這麼說,頓時不樂意了。 沐暖暖一雙黑白分明的眼睛睜得大大的,「你不願意?」

她還在猶豫呢,莫承佑居然不願意?

沐暖暖這小暴脾氣立刻就上來了,叉著小腰,「我要好好說服你!」

莫承佑溫和地說:「你如果不怕影響你的事業,我當然是願意的,你不用說服我。」

沐暖暖非常不滿,「不行,我必須要說服你!」

她叭叭叭的念著「說服說服說服」,不知道怎麼的,到了後面就念成「睡服睡服睡服」了。

等到莫承佑聽清楚了,好氣又好笑地掐著她的臉蛋兒肉,「你說什麼?」

哎呀,被發現了!

沐暖暖把小腦袋一揚,豪氣萬千地說道:「你不是不願意跟我訂婚嗎?我要睡服你!」

莫承佑故作冷靜點點頭:「好。」

沐暖暖一臉見鬼的小表情,「你說啥?風太大我沒聽清?」

莫承佑好笑地看著她,「我確實不太服哦。」

沐暖暖:……

忽然察覺到自己給自己挖了個大坑!

糟糕!

她今天太膨脹了,太飄了,想和太陽肩並肩。

居然大言不慚想要睡服莫承佑?

話都說出口了,現在反悔豈不是顯得她很慫?

以後還能有家庭地位嗎?

為了捍衛自己將來的家庭地位,沐暖暖決定拼了!

她偷偷瞟了一眼莫承佑那高大帥氣的身材,再看看自己弱小可憐的小身板。

好像不太匹配?

沐暖暖決定臨時抱佛腳,先找點狗血言情小說看看,惡補一下。

她緊繃著小臉,一臉嚴肅的對莫承佑說:「你等我一個小時,不,半個小時就夠了。」

莫承佑:???

「好,那我在這裡看會兒書?」

「行,想看什麼隨便看。」沐暖暖大氣地揮揮爪子,宛如自己才是這屋的女主人。

莫承佑忍著好笑,拿了一本書,坐在沙發上開始看。

沐暖暖神情嚴肅地抱著手機,想在網上找找學習資料。

嚴打力度如此之強,天靈蓋以下不許描寫。

她壓根找不到任何可以參考的學習資料!

沐暖暖摸著下巴想了想,點開了塔讀文學,找到了熊貓芃芃寫的小說。

聽說這個熊貓芃芃的小說很狗血,看看能不能找到車。

可惜……嚴打之下安有完卵?

車輛全部被沒收了!

官方吐槽最為致命:這麼清水,你還有臉說自己是寫霸總小說的?

沐暖暖偷瞟一眼在暖黃燈光下悠閑看書的莫承佑,不禁有點心虛。

她在心裡自我開解,別緊張,說不定莫承佑比她還新手呢?

大家都是新手村的,沒理由莫承佑悄悄升級不帶她。

莫承佑感受到她時不時投過來飄忽的小視線,實在無法忽視。

他把書合上,走過來拍拍她的小腦袋,「時間不早了,早點休息吧。」

這就來了?

沐暖暖一咬牙,拍拍身邊的位置,「來吧!」

莫承佑:???

他只是想說句晚安,就回自己房間去了。

大家的爸媽都還在樓下喝茶聊天,他們就要樓上來真的嗎?

這樣不太好吧?

沐暖暖見他猶豫不決,再次膨脹了,抓住機會反客為主,「你別怕,就當是交流學習,共同進步。」

莫承佑眼眸微深,「你確定?」

沐暖暖:「確、確定啊!」

莫承佑:「可你的聲音在發抖。」

沐暖暖強勢挽尊:「你聽錯了,我這是在吊嗓子,我可是偶像歌手,隨時不忘提升業務能力。」

莫承佑沉默一陣,合衣躺下。

沐暖暖:你說躺就躺,都不矜持一下的嗎?這和說好的套路不一樣啊喂!

莫承佑神情淡定,平躺好,雙手還合十放在腹部,甚至微笑著說:「需要我閉上眼睛嗎?」

沐暖暖手忙腳亂地說:「你要是覺得緊張,你就閉上吧!」

莫承佑倒是想看看她到底要做到什麼程度,於是乖乖的閉上了眼睛。

沐暖暖:完犢子!這一題老師沒交過!

文科生就算是不會的題也能寫滿試卷!

她望著燈光下俊美的男人,咽了咽口水。

莫承佑長得真好看啊!

他完美的繼承了莫晉北和南宮念念五官的所有優點。

他閉眼靜靜躺在那裡,周身清冷無垢,帶著一股淡淡的雪松香氣。

在室內暖黃的燈光下,他俊美得驚人,唇色很淡,莫名讓人臉紅心跳。

想要看看他那雙輕輕閉著的黑眸,是何等的顧盼生輝,姿態動人。

莫承佑等了很久,沐暖暖都沒有動靜,只是盯著他看。

他的耳朵悄悄的紅了,給彼此找了個台階下,聲音暗啞,「如果你不會的話,就不要勉強了。」

沐暖暖一個差生被學神碾壓,宛如被戳破的小氣球,當即炸毛,「我有什麼不會的?」

她鼓起勇氣,上去親了親他的臉。

就親了一下,一秒鐘都不到。

莫承佑閉著眼睛,只感覺到小貓兒似的一抹軟乎乎的東西湊上來,一觸即離。

沐暖暖親完就馬上退開三米遠,雙手叉腰,用六親不認的語氣問:「就問你服不服?服不服?」

莫承佑:……

還真是個又膽小又可愛的小慫包呢!

沐暖暖完全的詮釋了什麼叫鍵盤俠。

平時嘴巴叭叭叭,一上手就秒慫。

幹啥啥不行,嘴炮第一名!

莫承佑非常配合地說:「我服了。」

下一秒,沐暖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躲進了被窩裡,隔著被窩虛張聲勢地說:「既然你服了,那今晚就放過你吧!」

莫承佑卻忽然不想放過她了。

小丫頭太調皮了,剛才躲進被窩裡的時候,那雙白嫩嫩的小腳丫差點踹到他某個不可描述的地方。

一隻潔白如玉的大手把她的「城堡」拉下來,「暖暖,你剛才那個不叫介面勿。」

沐暖暖正臉紅心跳的躲在「城堡」里,冷不丁被人掀翻了屏障。

接著,被莫承佑按著親了半個小時!

對不起,不能詳細寫。

親完之後,沐暖暖的嘴唇都腫了!

她捂臉,「嗚嗚嗚,我服了,我再也不敢了……」

有人在門口敲門,兩人都是一驚。

沐暖暖趕緊躲進被窩裡,莫承佑去開的門。

門外站著的南宮念念,看到莫承佑在暖暖的房間里。 南宮念念先是一愣,接著狠狠打了莫承佑一下,「你在這裡做什麼?還不回你的房間睡覺?」

這絕對是親媽,后媽不可能這麼凶!

「那我回去了。」莫承佑說了一聲。

他頓了頓,看向了被子里拱起的那個小慫包,「暖暖,早點休息,明天我送你回訓練營。」

「嗯。」 嗟來的食 被子里傳來小小聲的回應。

莫承佑回去了,臨走前還被南宮念念給狠狠瞪了一眼,「臭小子!」

這絕對是親媽,后媽不可能這麼無情!



葉微瀾回到秦家之後,就被秦致下令關起來了。

她一開始還沒有察覺,直到她想要出門的時候,發現門口多了兩個身材高大的保鏢。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