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著,他直接起身離開了辦公室,根本不顧林筱如臉上突然變得蒼白的臉色。

眼睜睜看著顧以寒走出辦公室,林筱如的手緊緊握拳,塗著紅色指甲油的手指,幾乎都要戳破手心!

是她的錯覺么?她總覺得,自從和蘇可歆相遇之後,顧以寒就對自己越來越冷淡了。

難道顧以寒,真的還沒放心蘇可歆?

不!

不可能的!

他都已經打算讓蘇可歆出醜了,怎麼會還余情未了!

愛是一場奮不顧身的冒險 等一下。

但是,顧以寒那麼做,會不會其實是為了拆散顧遲和蘇可歆,這樣蘇可歆就又單身了?

這個念頭從林筱如腦海里冒出,她的臉色就更加蒼白起來。

該死!

不行,她決不能讓蘇可歆還有任何翻身的機會!

林筱如死咬著紅唇,心裏面,慢慢有了一個計劃。

……

林筱如離開顧以寒辦公室時,外頭雜誌社的人,一看見她,又忍不住小小沸騰起來。

「天哪這就是總編的未婚妻,好漂亮啊,而且穿的也好看。」曉梅看的眼睛都直了,忍不住讚歎了一句。

蘇可歆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目光掃過林筱如,眼神微微一暗。

是啊,林筱如一直很漂亮,從小就是小公主一樣的存在,明艷動人。

比起來,自己就是不起眼的雜草,永遠埋沒在她的光環之中。

一旁的邱悅聽見曉梅的話,冷笑一聲,「當然了,這就是正牌和小三兒的區別,蘇可歆我要是你,就會知難而退。」

蘇可歆冷冷掃了一眼邱悅,驀地站起身。

邱悅被她嚇了一跳,到退一步,「蘇可歆,你、你要幹嘛!」

「不幹嗎。」蘇可歆看著她紙老虎一樣的模樣,嘴角不屑的弧度更甚,「我只不過是,下班回家。」

說著,她拿起桌上的包,走出辦公室。

她運氣不錯,到電梯時,林筱如已經做上一班電梯離開了,兩個人避免了一次照面。

坐車回到家裡,一進門,她聞到廚房裡飄出的飯香,就知道張叔和王媽回來了。

她洗了洗手,和顧遲一起用餐。

飯桌上,顧遲不知為何,面對著王媽做的精緻的菜色,胃口反而不如前幾天,漫不經心地夾菜給蘇可歆,開口:「這周末有空,我陪你去醫院看望你母親。」

蘇可歆一愣,慌張地脫口道:「不用了。」 顧遲微微挑眉,側眸看向蘇可歆,「為什麼?」

蘇可歆意識到自己剛才的反應太直接了,臉色一陣尷尬,胡亂道:「媽媽身體剛好,需要靜養」

「不是因為這個理由吧。」顧遲倒是瞭然的模樣,「是因為你媽媽,並不想見我吧。」

蘇可歆拿著筷子的手僵了一下,扯起嘴角,「怎麼會呢?」

「怎麼不會?」顧遲倒是很平靜,「我看得出,你媽媽不喜歡我。」

蘇可歆說不出反駁的話來,只能尷尬道:「不是你的問題,主要是媽媽她不喜歡有錢人家。」

顧遲的劍眉挑的更高。

蘇可歆的家室,他自然也是調查過的,所以關於蘇雅芬「小三」這個不光彩的身份,他也是知道的。

顧遲沒說什麼,但蘇可歆卻彷彿看出了他的想法,苦笑一聲,「你知道我是林家的私生女吧?你一定在想,我媽媽當初自己跟了林海生,為什麼還說什麼討厭有錢人之類的話?」

顧遲沒答話。

「其實,我媽媽,根本就沒有跟過林海生。」蘇可歆的臉色,突然冷了下來,「我媽媽和林海生是大學同學,林海生一直喜歡我媽,可我媽從來不喜歡他。可林海生一直對我媽不死心,結了婚都不消停,甚至讓人給我媽媽下了葯,強了我媽媽,我媽媽才有了我媽媽雖然恨林海生,但覺得肚子里的我是無辜的,就忍氣吞聲的生下了我。」

顧遲看著蘇可歆。

這一層的事,他倒是沒有查出來。

「姜玲憎恨林海生對我媽的感情,因此到處散步謠言,說是我媽勾引的林海生,說我媽是小三。我媽在上流社會不認識人,也沒辦法給自己平反,只能一個人忍著這樣難聽的名聲,將我拉扯長大。」

蘇可歆說到當年的事,雙手緊緊握拳,眼底滿是怨恨。

她真的很恨林海生。可偏偏,他是自己的親生父親,這一點是無法改變的。

顧遲垂眸看著蘇可歆,手覆上她的拳頭,將她緊握的手指,一根根地掰開。

蘇可歆一愣,抬頭看向顧遲,尷尬的笑笑,「不好意思,我是不是失態了?」

「沒有。」顧遲依舊很平靜,但黑眸里的光芒,似乎比平時要溫和不少,「你告訴我這些,我很高興。」

他是真的高興。

這些事,他如果想知道,當然查得到,但由蘇可歆主動告訴他,這意義就不同了。

蘇可歆怔住,看了一眼顧遲,忍不住笑出了聲,「你真是個奇怪的人。」

顧遲淡淡一笑,不置可否。

的確,認識蘇可歆之後,他自己也覺得自己越來越奇怪了。

接下來的幾天,風平浪靜。

時間終於到了周末,顧家宴會的日子。

這日,蘇可歆起了個大早,化妝師和髮型師早就到家裡了,忙活了一整天,才終於幫她搞定了造型。

顧遲很早就準備好了,靜靜地等在客廳里。

很快,他聽見高跟鞋清脆的聲響,抬頭,看見樓梯上走下來的蘇可歆,他不由愣住了。

上一次為了見顧家人,蘇可歆也穿過禮服,那一次顧遲已經被她驚艷過一次。

可這一次,竟更加震撼。

蘇可歆今日穿的,是一件玫瑰金的長裙,貼身的裁剪勾勒出她窈窕的身軀,後背挖空了些許,露出她背脊漂亮的弧度。

一頭長發盤起,臉上的妝容精緻卻不張揚,將她五官的秀眉發揮的淋漓盡致。

蘇可歆還是有一些穿不慣高跟鞋,提著裙角,勉強地走下了樓梯,就看見顧遲正看著自己,眼神灼灼。

她頓時覺得臉頰發燙,輕聲問:「好看么?」

方才梳妝完畢,看著鏡子里的自己,她自己都有些傻眼。

畢竟是女孩子,哪一個不希望自己能穿上漂亮的裙子,化上美麗的妝容。只不過,從小到大,她都只能看著林筱如擁有這個權利,而她,只能穿著最簡單的白T和牛仔褲,在一旁看著林筱如閃閃動人。

可今天,她才知道,自己也可以那麼美麗。

顧遲看著眼前的蘇可歆,輕笑一聲,沒有直接回答她的問題,卻是一把捉住她的腕子,輕輕一拉。

蘇可歆本來穿著高跟鞋就站不太穩,立刻就被他給拉入了懷裡,跌坐在他輪椅的腿上。

直到兩個人的距離變得密不透風,蘇可歆散落的幾根髮絲,撩撥在顧遲的脖頸之間,顧遲才環住她的腰,低聲道:「美,美的我都不敢帶出去了。」

蘇可歆沒想到向來沉默寡言的顧遲,竟也可以說出這樣撩人的話語,臉不由更紅,說不出話來。

顧遲輕笑一聲,滑動輪椅,就這麼帶著蘇可歆,走出了別墅,上車。

在車上坐定,司機很快朝著顧家本家的別墅駛去。

車上,蘇可歆忍不住有些緊張起來。

且不說今天要見到林筱如和顧以寒,光是想到這次宴會會有那麼多人,她就很怕自己會出醜。

顧遲看著她緊繃著的笑臉,似乎猜到了她的想法,低聲問:「緊張?」

「嗯。」蘇可歆承認,「怕給你丟人。」

「你那麼美,怎麼會給我丟臉?」 鄉村小仙醫 顧遲淺笑,「以前參加過這種宴會嗎?」

「沒有。」為了緩解自己心裡的緊張,蘇可歆話也多了起來,「不過以前為了賺學費,去這種宴會當過服務生,當時就好羨慕那些能穿的那麼漂亮的女孩子。當時我還想過,自己哪一天能夠參加就好了。」

顧遲忍不住笑出了聲,「那你算是完成心愿了?」

「算是吧。」蘇可歆也不由笑了,「我當時回家,還偷偷學著宴會上那些女孩跳那些交誼舞的舞步,心想自己以後如果能參加,也能跳那麼優雅就好——」

蘇可歆突然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不該說的,頓時閉上了嘴,有些緊張的看著顧以寒。

該死的。

她也太不注意了。明知道顧遲在眾人面前就是個殘廢,是不可能跳舞的,她還哪壺不開提哪壺。

相對比起蘇可歆的緊張,顧遲倒是很平靜,嘴角的弧度依舊,淡淡道:「是么?」

蘇可歆現在不敢多說什麼了,一直沉默的到達目的地。

顧遲率先滑下車,然後扶著蘇可歆下來。

蘇可歆小心翼翼地走下車,看見眼前的別墅,不由呆了呆。 這是非常大的一座別墅,別墅前停著好多名牌轎車,車裡不斷有美麗的年輕女孩,在英俊男人的攙扶走下。

蘇可歆一下子有些恍惚。

就是這樣的宴會啊

還真的是跟電視劇里一樣呢。

她大腦有點放空,只是任由顧遲牽著自己,走進別墅。

一路上遇見不少人,似乎都是顧家人或是顧家的世交,因此都知道顧遲的身份,紛紛露出禮貌敬意的笑容,「顧二少。」

那些人態度都文質彬彬,但蘇可歆還是意識到,他們的眼神,止不住地朝著自己瞥,帶著好奇跟打量。

蘇可歆努力忽略那些目光,跟著顧遲走進別墅。

別墅內的宴會廳非常大,裝飾的高貴典雅,顧遲帶著蘇可歆走向主桌,遠遠的,蘇可歆就看見了林筱如和顧以寒。

顧以寒穿著一身灰色的西裝,裁剪得體,看起來非常英俊。林筱如穿著明黃色的長裙,整個人如盛開的花朵一般明艷動人。

「哎喲,顧遲,你來了啊!」

最先看見顧遲和蘇可歆的,是坐在顧以寒身邊的一個男人,看來大約五十歲不到的模樣,五官也算是明朗端正,但偏偏一雙眼睛有太多世故,看起來讓人不怎麼舒服。

蘇可歆馬上就猜出,這應該就是顧遲的哥哥,顧以寒的父親,顧肖。

顧肖很快將目光落在蘇可歆身上,笑容里多了幾分意味深長,「這就是弟妹了吧,久仰大名,來來來,趕緊坐下。」

和大叔相親以後 蘇可歆跟著顧遲在桌邊坐定,顧遲很快開始介紹在座的人,蘇可歆禮貌的一個個打招呼。

最先介紹的,自然是顧老爺子,蘇可歆雖然之前就見過一次,但沒給他老人家留什麼好印象,因此此時自然要態度好一些。

顧老爺子從鼻子里哼了一聲,沒說什麼。

接下來介紹到顧肖,對方依舊在上下打量自己,讓蘇可歆很不舒服。

緊接著就是顧以寒和林筱如,顧以寒看見蘇可歆的剎那,眼底不可克制地閃過一絲驚艷,但很快,又恢復了冷漠的模樣。

而林筱如,看著蘇可歆,眼裡的嫉妒根本遮掩不住!

她沒想到,蘇可歆竟會變得這麼漂亮!幾乎都要將自己這個宴會的主人公,都生生比下去。

不僅如此,更讓她驚艷的,還是蘇可歆身邊的顧遲。

雖然之前就知道,顧以寒這個小叔長得很英俊,能力也強,可畢竟是個殘廢,林筱如以前心裡還是不屑的。

可此時,看見了顧遲的真人,林筱如才知道,什麼叫做人中之龍。

她一直以為,顧以寒已經是她見過最優秀的男人了,可和顧遲比起來,顧以寒還是太過青澀和平凡。

顧遲今天穿的是一件再簡單不過的黑色西裝,可在他身上,卻穿出一種與眾不同的味道來,沉穩中透著張揚,低調中透著優雅,還有幾分性感的味道。

林筱如都有些看呆了。

如果顧遲不是坐在輪椅上,恐怕她都會忍不住覺得,自己千方百計得到的顧以寒,也不過爾爾了。

好不容易介紹完了在場的顧家人,女傭們終於開始上菜。

看著眼前整整一桌的山珍海味,蘇可歆卻不敢放開了肚子吃,只是小心的夾著離自己最近的菜吃。

顧遲似乎注意到了蘇可歆的拘謹,便按照她平日里的口味,夾了幾個菜到她的碗里。

這麼一個看似隨意的舉動,卻是讓餐桌上不少人,都變了臉色。

顧老爺子眼底閃過一絲訝異,看著蘇可歆的眼神,也多了幾分不一樣。

而顧肖,則是沉了沉臉色,不知在想什麼。

而最沉不住氣的,就是顧以寒了。

看著蘇可歆和顧遲親昵熟稔的動作,他只覺得胸口裡的那團火,又燒了起來!

他眼底閃過一絲薄怒,突然,他冷笑一聲,語氣不明地開口:「小叔還真是寵愛嬸嬸啊。」

蘇可歆拿著筷子的手頓時僵住。

顧以寒這傢伙,又想做什麼?

顧遲不咸不淡地瞥了顧以寒一眼,「寵愛自己的妻子,有什麼問題么?」

顧以寒眼底的怒火更甚,再次開口時,語氣已經變得陰陽怪氣,「寵愛是沒錯,但嬸嬸的品行,恐怕是配不上小叔你的寵愛吧。」

這一句話,宛若一個悶雷炸彈,主桌上突然死寂下來,大家都紛紛變了臉色。

蘇可歆的臉色一白。

而顧遲的臉色,則是變得無比冰冷,「顧以寒,你想說什麼?」

「我沒想說什麼。」看著顧遲似乎動怒了,顧以寒的心情反而好了起來,「只不過,我恰巧和嬸嬸是一個大學的,因此關於她學生時代的事,也算是略知一二。」

聽著顧以寒一而再再而三賣關子,最先沒了耐心的倒是顧老爺子。

他重重地將手裡的筷子一放,語氣不耐,「有話快說,有屁快放,少在那兒旁敲側擊的,看的我就心煩。」

蘇可歆早就聽說,顧老爺子是軍人出生,立下了很大的軍功。退伍之後下海經商,憑藉自己的智慧和手腕,很快在S市站穩了腳跟。

不過到底也是兵營里出來的,在生活里,多少有點不拘小節,最煩別人整一些歪歪扭扭的東西。

顧以寒被自己曾爺爺呵斥的臉色一白,但還是很快道:「太爺爺,據我所知,蘇可歆念書的時候,曾做過出賣自己的事,這樣的女人,我真的不覺得適合進入我們顧家。」

蘇可歆臉上最後一絲血色褪去。

她沒有忙著解釋,也沒有憤怒,只是抬頭,死死地盯著坐在自己對面的顧以寒。

顧以寒說完這番話之後,只覺得胸腔里的那一股怒火得到了釋放,原本想得意洋洋的看一眼蘇可歆,可不想一抬頭,就對上蘇可歆蒼白的臉色和清亮的眼神。

那種眼神

與其說是責備,不如說是難以置信。

哦,我的王子ⅱ 一剎那,好像一根針,狠狠扎進了顧以寒的心裡。

顧以寒整個人都呆住。

這個瞬間,他突然有幾分後悔自己剛才的衝動。 諸天地球大融合 他開口想說什麼,可突然間,只聽見隔壁桌的客人,突然驚叫一聲——

「天哪,那是什麼東西!」 大家被這聲尖叫打斷了思緒,猛地抬頭,就突然看見,前方的大屏幕突然亮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